叫板文联? 北京多地现“李白再世”个人广告,律师:有悖公序良俗

近日,北京的多个公交车站台出现了一则广告:一个名为张天佑的人,自称“李白再世”,广告上不仅有他个人的介绍,还有他个人出版的诗集。

7月13日,记者到北沙滩东、长虹桥北、东土城路南口等多个公交站点探访,发现这些公交站点都出现了相同的广告。这则广告上不仅有张天佑拿着摇扇、写着个人姓名的宣传照,还有宣传其个人诗歌观点的介绍。他出版的诗集也出现在广告上,诗集封面上赫然写着“李白再世”四个字。

不知是不是巧合,这些广告刊登的地点位于中国文联大楼、中国作家协会附近。这样宣传个人及其作品的广告出现在公交车站,让不少市民觉得这样“狂妄”的语言实在太随意。现场一位市民表示,如果这是张天佑个人有特为之,实在是太过招摇。

记者通过上网查询发现,这个名叫张天佑的人,从大学起开始作诗,主张诗词打破格律,全其音乐性,并亲身实践写了很多诗词,“李白再世”四个字,即标榜在其诗集《登云路》的封面之上。还有网友翻出了2014年拍摄于北京大学门外的照片,那时他就打着“李白再世”的招牌在北大门前卖书了。

在张天佑的短视频账号上,他展示了自己的数百首诗作。在留言中,有网友对其执着的追求表示了赞赏,也有网友指出,所谓的“李白再世”,连平仄都没有严格遵守,语言也难以和唐诗媲美。更有网友评价说:“难道非此行为艺术不足以表达其狂傲病态之心吗?就算他的诗歌真的优秀到足以与古人比肩,有必要做此令大众哗然的举动吗?如此招摇过市,难道不怕得到一个班门弄斧的局面吗?”

对此,北京市常鸿律师事务所彭艳军律师认为,该广告已经涉嫌违反《广告法》第3条:广告应当真实、合法,以健康的表现形式表达广告内容,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要求。这则广告宣传的内容描述过于夸大,很多只是个人主观论断,缺少科学性、严谨性,容易对社会尤其是青少年产生不良的引导,有悖社会的公序良俗。

另外,根据广告法第5条,彭律师特别提醒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从事广告活动,应当遵守法律、法规,诚实信用,公平竞争,对发布的广告应该进行必要的审核把关。

来源: 《北京晚报》

HCT编辑: 晓天

返回主页

1980年创刊的《计算机世界》报纸质版将于6月停止发行

“为了更贴近读者和广大用户的信息消费习惯,《计算机世界》报拟于2021年6月正式停止纸质版的出版与发行。总1844期是《计算机世界》报以纸质版形式面向读者的最后一期。”

近日,微信公号“计算机世界”发布消息称,《计算机世界》报停止纸本发行。

消息提到,“中国IT史,半部看计世”。1980年创刊的《计算机世界》报伴随了几代IT人的成长,推动了中国IT产业的蓬勃发展,见证了ICT、IOT产业的从无到有。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指出,“发展数字经济、建设数字中国”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四五”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确定的我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作为40年的《计算机世界》报顺应变革、与时俱进,将全力发展数字媒体,以产业研究与咨询、数字出版与服务、数字营销与品牌活动的推动者身份站在产业信息服务的最前沿。

未来,《计算机世界》报将通过计世传媒APP、计世网(www.ccw.com.cn),以及学习强国号、新华号、人民号、人民视频、央视频、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平台机构自媒体的形式继续提供产业信息服务。停止纸版发行,是为了致敬时代,以“升维”的方式踏上数字传媒时代新征程!

公开资料显示,《计算机世界》由工信部电子科技情报所与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合作出版,是中国第一份面向计算机与信息产业领域的行业报纸。

来源: 澎湃新闻

 

返回主页

 

机器人续写名著引发热议 作家怎么办 该为此担忧吗?

国际象棋传奇人物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在1997年与IBM的深蓝计算机比赛时两手抱头。Getty Images

光明日报5月24日消息,近来,人工智能(AI)续写经典小说,其情节曲折却又颇有创意,在一些文化社区和视频网站引发热议。一时间,人类作家能否保住饭碗再次成为讨论话题。

这种担忧并非文学创作领域所独有。在新闻业中,新闻算法程序或所谓的新闻写作机器人早已实现广泛应用。这些程序除了能撰写和发布新闻资讯外,还能基于用户的新闻信息消费行为特征,对后续新闻主题进行智能化筛选和推送,让新闻信息分发更加准确有效。自动新闻写作软件“叙事科学”(Narrative Science)的开发者甚至认为,未来此类人工智能软件还将逐渐转移到“新闻产业链的上端”——解释性新闻。同样,在剧本写作、电影剪辑、音乐创作、艺术设计等超越纯粹重复劳动,以人类独特的创造性为存在基础的领域,人工智能的介入程度也越来越深。所有这一切,是否意味着人工智能终将取代人类,成为文化生产的主角?

不可否认,人工智能在不少方面确实比人类要高效得多,但若仅据此就得出人类必将被其取代的结论,显然为时过早。无论人工智能多么接近人脑,其内在的局限性决定了两者之间的差别始终是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而这绝不只是量的差别,更是质的差别。人工智能获得和人一样的自我意识,成为和人平起平坐的意识主体,甚至反过来控制人类,这样的场景基本上只存在于科幻电影的虚构剧情中。

人工智能可以通过深度学习以及自然语言生成技术完成诗歌创作或小说续写,但这并不意味着机器的“思考”过程就等同于人类的思维过程,更不意味着人工智能算法机制生产出来的诗歌或新闻等文本产品,与人类生产出来的类似作品具有同等的创造性或文化特征。其根本原因在于,人工智能技术始终无法突破符号操控的层次,也就无法出现具有心灵和主体观念的机器。它无法像人类那样具有自我意识,从而可以制造出复杂的概念、价值和意义体系。

比如,尽管人工智能可以根据蒲松龄的《狼》续写出令人瞠目的情节,但这种“创作”并不能说明软件程序本身具备了主体意识,从而出现了要主动“创作”并对这种活动进行反思的主观意图。与之相反的是,蒲松龄在特定历史语境中,基于自己独特的处境,产生了创作这篇文言小说的冲动,并以自己独特的文学风格将其呈现出来。前者只是软件程序对既有的海量数据和符号进行深度学习的结果,而后者却体现了人类创作者独特的主体意识。

尽管人工智能算法能对特定的结构化信息进行识别,甚至随着技术的进步,它可以对情绪、情感以及态度等相对复杂和模糊的信息进行甄别和定位,但人工智能在对这些信息进行处理的过程中自身并不会产生相应的复杂情绪和情感反应。它始终不会产生“自我”概念,对“自己”在做什么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进行解释,从而赋予自身的存在一种意义和价值。而人类意识的独特之处则在于,人类不仅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样做的意义为何,而且对自身行为的意义进行阐释,将其与复杂的情感和社会语境相结合,从而产生无穷的意义阐释的可能性,并在自我反思的过程中对此前的意义体系进行修正,从而产生特定的观念谱系和文化史。而这些都是只能对信息的符号形式特征进行学习和分析的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程序无法做到的。

与人类相比,人工智能即便在进一步发展的条件下具备分析情绪或软性事实,并识别不规则或异常数据信息的能力,依然无法理解人类表达中的细微之处,也无法形成价值判断和道德使命感。而正是这些无法被量化的意义内涵,影响到人类进行文化创作时独特的表现方式,同时也凸显了人类文化实践丰富的社会和政治意义。

总之,尽管人工智能算法技术快速发展,并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出现突破性的进步,但人工智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类似人类思维过程的“意识”尚无可能。这种缺陷导致人工智能技术始终停留在不断完善对信息和象征形式进行分析和控制的层次,而无法发展出独立思考的“心灵”,也就不可能具备人类主体基于大脑神经思维过程和以身心合一性为基础的主体意识所形成的意义建构能力、文化创造性和道德感。

无疑,在与人工智能的博弈过程中,人类始终占据着优势地位,但也会随着人和机器智能分工比例和方式的变化,而不断进行自我革新。在这种情况下,人工智能的发展趋势是与人类携手并进、相互合作促进,而不是彻底取代人类。一方面,人工智能的应用解放了劳动力,提高了工作效率;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在人类的引导和调整下,往往也会表现得更为出色。

作者系系中国传媒大学传播研究院副教授

HCT编辑武梅

返回主页

游戏少年想赚千万做主播 先来一节劝退课

有的青少年连话都不能流利地说清楚,就盲目地认为自己可以靠做游戏主播挣钱,“我得给他们怼回去,先把学习搞好了、舌头捋利索了,再谈其他”。

图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上海一所名牌初中的学生小鹏(化名)为了在自己“手速最好”的年纪当上一名游戏主播,曾因父母给他断网闹过4次绝食,其中最后一次把自己关在房间里50个小时。

最近一段时间,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嘉兴路派出所飘鹰居委社区责任民警陈梁顺几乎每天都会接到来自家长的求助。他因为帮助小鹏重拾学业、考上市重点高中而突然成为“网红民警”。求助短信、微信、电话此起彼伏,还有不少是外地家长。

“我接触到的游戏少年,基本都想做电竞主播。”陈梁顺接到的第一个案例,就是绝食50个小时的小鹏。据小鹏的父亲桂先生反映,疫情期间上网课,孩子在电脑上开“小窗”玩游戏,家里给他断网,他就破解邻居家的WiFi密码,继续玩游戏。

想做游戏主播,有时成了这类青少年为了打游戏而找的借口。当家长们对孩子沉迷游戏、罔顾学业表现出不满甚至愤怒时,“当一名年入千万元的游戏主播”往往会成为孩子们打游戏的“最佳梦想”。

为当游戏主播闹绝食

桂先生告诉记者,整个2020年寒假期间,小鹏几乎没写过一个字,没看过一本书,天天都在打游戏。而他的梦想,就是拿着一张初中毕业文凭去当一名游戏主播。“说是厉害的主播一年可以挣1000万元,根本不需要大学文凭。”桂先生说,小鹏曾反复劝父母,现在十几岁是手速最快的时候,错过这个点,他就没法做游戏主播了。

民警陈梁顺介入,是桂先生拨打110报警的结果。当时,小鹏已经因为与父母意见不合不吃不喝50个小时了。

“我自己也玩游戏,所以就跟他聊聊游戏。”陈梁顺告诉记者,他成为民警后还参加过《皇室战争》的职业比赛,打到了线上全国32强的好成绩,但他最后输给了一名复旦大学数学系学生,“这个例子就能充分说明,玩游戏不是只有初中文化水平就行了的”。

桂先生手上有一本记录了陈梁顺每次上门时间的日历,日历显示,小鹏2020年中考前的几个月,陈梁顺上门劝导了小鹏40多次。每一次,陈梁顺几乎都在向孩子传递一个信息——不论将来从事什么职业,先拿一张大学文凭再说。

“很多孩子,被网上舆论给麻痹了。各种网络媒体总是报道电竞主播能挣多少高薪,却从来不说,这种玩玩游戏、聊聊天就能挣钱的行业到底背后有多少人是在金字塔底部铺路。”陈梁顺告诉记者,自己后来接触到的游戏少年中,还有女生,“觉得自己长得好看,还会玩游戏,就能挣钱了”。

他说,一部分游戏少年智商很高。以小鹏为例,他在中考前夕“迷途知返”,决定重拾学业,考上了市重点高中。高中最近一次月考,年级排名220多名的他跃升至第62名,数学成绩更是拿到了全班第一。

“这对他们来说不是不可能。”陈梁顺最近与数十名游戏少年及其家长接触后发现,就这群高智商、低社会认知度的青少年而言,他们或许最缺一门“主播劝退课程”。

以为是来打游戏的,没想到还要“上班”

电竞综合运营商英雄体育VSPN联合创始人兼COO郑夺,就是一名电竞行业内的“首席劝退官”。这名毕业于北京大学的高材生,如今还是中国传媒大学电竞专业课的客座教授。他开设的“电子竞技概论”等电竞专业必修课,远远超出了单纯的“打游戏”本身,而是将方向对准电竞行业的赛事组织、内容制作、宣传播出和商业化等核心模块,是在给学生介绍一个充满未知的“职业发展空间”。

郑夺日常会接到许多朋友的求助电话,“几乎都是孩子沉迷游戏,希望让孩子来我公司参观,看看电竞公司日常干些啥的。”他有时候会把公司里的“电竞选手”叫来给孩子们上课,“告诉他们一天打10个小时以上的游戏是什么感受”。

他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有些家长也在“不懂行”的情况下被孩子“忽悠”了。比如,有的家长会认为自家孩子“手速”很快,找到郑夺来推荐“未来电竞选手”。但从专业角度看,日常在人群中手速快的人也就在100APM(每分钟鼠标键盘点击次数),而在PC电竞时代,顶级职业电竞选手手速要达到260-300APM。“直接找到我的朋友的孩子,拍一段手速视频过来,几乎没有一个能打职业的。”郑夺说。

由于不懂行,有些家长盲目把孩子送上了电竞之路,但孩子的电竞梦却很有可能半途而废。与此同时,这些在手速最佳年龄段的孩子,也失去了在学习最佳年龄段里继续求学的机会。

RNG电子竞技俱乐部英雄联盟战队负责人阮琛曾向上海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过建议——给那些放弃学业从事电竞工作的青少年一个返校复学的机会。

阮琛告诉记者,电竞业从业者年龄通常在14岁到25岁之间,黄金年龄在15岁到20岁之间。这个年龄段,很多人还在上初中、高中、大学,进入电竞业,就意味着放弃学业。

电竞业顶尖选手的年收入,是全国知名篮球、足球运动员的两倍甚至三倍,明星选手年收入过亿元也是“正常现象”。“很多人觉得可以把电竞作为终身职业。但其实这个行业淘汰率特别高。”阮琛介绍,如果为了电竞放弃学业,年轻人会处在“特别尴尬”的境地,“即便手速快的,训练了半年、一年,发现上不去了,怎么办?”

去电竞公司工作有没有可能?对此,郑夺拿出了自家公司的数据——英雄体育VSPN平台自2016年成立以来,从7个人发展到1500人,公司每年招聘600人,离职式淘汰400人左右。而这些被“淘汰”的人中,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对电竞行业不了解而主动离职的,“不少人说,我以为来电竞公司有很多时间玩游戏,没想到工作这么忙,于是就离职了”。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VSPN工作的员工至少都是本科学历,且以985、211高校为主,其中还不乏香港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等世界名校的毕业生。VSPN的主播,以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毕业生为主。

不懂行的家长和孩子,都在凭各自的想象“鸡同鸭讲”

一个令业内人士担忧的现状是,由于电竞知识的匮乏和普及率不够,导致电竞这个“神秘行业”在家长圈里呈现出支持和反对“两极分化”的态势——有的家长极力反对孩子从事电竞行业,连什么是电竞赛事、电竞主播都不知道,纯粹就是粗暴地不让孩子接触;有的家长则觉得电竞行业能挣大钱,孩子手速够快,可以辍学到行业里闯荡。

这两种极端情形,前者直接导致家庭亲子关系破裂,有的孩子甚至离家出走、住在网吧或绝食抗议;后者则很容易把孩子送上“电竞打不成、读书读不成、工作找不到”的尴尬境地。

据媒体报道,成都一家电竞教育机构,一年招收100多名学员,他们多多少少存在厌学、沉迷游戏等问题。而经过专业培训与各类模拟比赛,大部分人最后都能认清自己与职业选手的差距,回归现实。

“我常常想,如果上星的电视台能多播出电竞比赛的专业解说、中小学校能开设电竞职业规划或者介绍类的课程,家长和学生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盲目了?”郑夺说,目前电竞赛事的直播多数在一些家长接触不到的小众平台上,比如S10赛事,一年在网络平台上转播4000-5000场,受众数以亿计,但很多家长却从未接触过这样的赛事。“因为不懂,家长要么盲目切断网络,要么盲目同意孩子辍学打比赛。家长和孩子,都在凭各自的想象聊,鸡同鸭讲。”

社区民警陈梁顺也有类似观点,他告诉记者,自己之所以能“实力劝退”为玩游戏而绝食的小鹏,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玩游戏、懂游戏”。“每个孩子,我基本都是拿自己玩游戏的经历来劝退。”最近一段时间,他接触到的前来寻求帮助的网游少年家长,几乎都不具备“懂游戏”的素质。

陈梁顺认为,孩子玩游戏、沉迷游戏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一个较为普遍的社会问题,而这个问题“破题”的关键点就在于能否让家长和孩子都清楚地知道,电竞行业是什么、在电竞业工作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来自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2020年1-3月,我国头部游戏直播平台开播主播数呈不断上涨态势,到2020年3月达到最高值,开播主播数为433.7万人;但2020年4-6月开播主播数逐步回落,6月头部游戏直播平台开播主播数为303.9万人。

上海骑鲸客文化传播公司创始人王霆告诉记者,他的“播赞”公益课程“劝退”了众多想要做电竞主播的青少年。“目前已经培训了约300人。很多年轻人不知道,看上去简单的直播带货、电竞直播,背后细节太多。他们盲目入行,却没做好思想准备。”

最近几天,王霆的课程又收到了一些电竞少年的报名申请,他打算为他们定制一个为期一周、每天都打12个小时以上游戏的培训班,“请专门的选手来给他训练训练,拉拉手速、体能,看他们还想不想继续当游戏主播了”。

王霆说,有的青少年连话都不能流利地说清楚,就盲目地认为自己可以靠做游戏主播挣钱,“我得给他们怼回去,先把学习搞好了、舌头捋利索了,再谈其他”。

来源: 《中国青年报》HCT编辑武梅

返回主页

 

世界当代艺术市场正向东方转移

© REUTERS / ISAAC LAWRENCE

世界现代艺术市场出现向东方转移的趋势。去年,香港在拍卖市场上的份额首次超过了伦敦。艺术学家们认为,这种趋势今年还将保持下去,而且主要借助于国际上对中国现代艺术家创作兴趣的增长。

总体上,对于现代艺术来说,2020年非同寻常。世界范围内的展会都关掉了,或者转入在线方式,拍卖行也同样进入了网络。据《巴伦周刊》援引ArtTactic报告信息,与2019年相比,甚至大型拍卖行中的佳士得、菲利普斯和苏富比也下滑了26%。

2019年,这些拍卖行在世界上的总销售额已在下降,达19.8%。因此,把市场颓势归咎于新冠大流行并不公正。此外,从各国统计可以发现,主要是美国和英国这些市场主流出现了下降。同时,香港在艺术品市场的销售份额,起码从2017年开始一直都在增长。苏富比2020年报告对此已有佐证。

2020年,香港三大主要拍卖行的销售额仅下降了2.2%。与纽约的24.1%和伦敦的36.9%相比微不足道。其结果是,香港在世界现代艺术市场上的份额增长了23.2%,历史上首次超过了伦敦。

独立艺术家柯建东评论道:“香港早在八九十年代就进入了艺术领域,并且多年来都站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前沿。就像经济金融或者其他领域一样,香港较早地就成为了国际文化艺术交流的一个窗口,这使得他本身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同时在与艺术机构合作方面,早期在香港也有像巴塞尔艺术展等比较重要的当代艺术活动,包括香港的拍卖市场对中国来说也是较早的平台。所以香港在早期就有很好的艺术积淀,包括比较成熟的运作体系和推广模式,这些都奠定了他在国际上处于较高的高度。”

他说:“我们可以看到2020年的巴塞尔艺术展被取消,那么未来在艺术的模式上可能会出现新的变化。特别是对当下的中国而言,无论是政府还是全民意识都对文化和艺术有着较强的需求。政府对这方面的积极性也比较高,包括粤港澳大湾区政府在今年也非常重视文化艺术的推广。所以我个人认为在未来艺术市场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发展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拍卖行2020年销售的现代艺术作品中,中国艺术家的作品要更为昂贵。苏富比三幅最为昂贵的作品作者是中国艺术家张裕、赵晓刚和赵无极。

拥有自己画廊的柯建东强调,国际上对中国艺术家的兴趣很高。

他说:“虽然早期西方对中国的当代艺术和传统艺术都不太了解,但是我还是看好今后我们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因为我经营过个人的美术馆,接触过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观者。比如像来自文艺复兴发源地佛罗伦萨的客人。他们就对东方以及东西方元素结合的艺术有着浓厚的兴趣。由于意大利在古典艺术中已经奠定了足够高的高度,反而东方元素对他们来说一直都是神秘的文化。所以我认为随着文化的输出和国际间交流的加强,中国当代艺术在全球会越来越受到重视,而且未来艺术发展也会更加偏向东方。”

因此,香港吸引着世界主流拍卖行、收藏家以及2013年开始的巴塞尔艺术展并非毫无缘故。需要指出的是,今年此展还将举行,尽管是以在线方式。

作者: 莉季娅· 斯坦钦科

返回主页

集科技艺术于一身的瑞士及法国制表工艺 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瑞士及法国精湛的制表工艺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认可。法新社

(法新社苏黎世12月16日) 瑞士及法国的机械表制造工艺今天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这项工艺在横跨两国的朱拉山地区已存在数世纪,这次申遗成功使它再次成为焦点。

瑞士文化部发表声明指出,被列入这份颇负声望的全球名单,使得”这项在法国及瑞士朱拉山(Monts Jura)山弧地区现存且具象徵性的传统” 引人关注。

UNESCO表示,这项获UNESCO认可的工艺 “集科学、艺术及科技于一身”。UNESCO每年都会宣布体现各个国家精神和遗产的文化工艺品名单。

瑞士及法国去年共同提出申请,希望这项流传好几世纪的跨国制表工艺列入UNESCO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两国列举的清单包括机械表制造工艺及艺术机械学相关技术,这些技术被用来制造手表、时钟及其他用来测量和显示时间的物品。此外, 自动机械、音乐盒和机械鸣鸟的制造也列入其中。

来源: 法新社

返回主页

宗泽艺术: 手工挂历定制续速中……

纪念二战结束75周年“中俄云端回响”在线音乐会将于9月3日举行

为纪念二战结束75周年,将于9月3日举行“俄中云端回响”在线音乐会。

此次活动是由俄罗斯中国总商会、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欧美同学会以及俄罗斯亚太地区研究中心联合主办。

据组织者透露,项目运作期间克服了新冠疫情带来的大量困难,目前莫斯科和上海两地已经完成演出节目的拍摄。

莫斯科时间9月3日15时整(北京事件20时整)将在多个视频平台正式播出。

俄罗斯中国总商会会长周立群表示,此次活动得到各个方面的大力支持。

在线音乐会将在哔哩哔哩弹幕网、爱奇艺、抖音、优酷、YouTube和微信公众平台播出。预计,收看的观众人数可达上百万人。

演出节目包括俄罗斯和中国战争年代的歌曲。亚历山德罗夫红旗歌舞团、中国钢琴家孔祥东等知名音乐家也参加这次演出。

同时受邀参加活动的老战士将回忆战争年代经历。

周立群说,对于年轻一代的教育培养,“中俄云端回响”意义非凡,并为中俄两国人文合作交流注入正能量。

来源:Sputnik

返回主页

国家网信办:多家涉未成年人在线学习网站平台被查处

据国家网信办网站消息,近日,国家网信办依法查处一批存在涉未成年人在线学习违法违规行为的网站平台。

国家网信办指出,当前,学习教育类网站平台和APP已成为未成年人居家学习的主要渠道。许多网站平台能够履行社会责任,传播课程知识和健康向上的正能量内容,为青少年在线学习提供了便利条件。但是,也有部分网站平台主体责任意识淡漠,在利益驱使下,借机传播一些有害和不良信息,恶意弹窗引流,严重干扰青少年正常学习,为广大群众深恶痛绝。针对上述问题,国家网信办在7月初启动的2020“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中,聚焦网站平台网课学习频道、学习教育类APP、工具类应用弹窗等未成年人常用的环节和应用,在前期处置“学而思网校”APP基础上,近日依法查处了一批影响恶劣的网站平台。有关典型案例公布如下:

7家网站平台网课学习频道推送导向不良信息,故意利用色情低俗、暴力恐怖等有害内容引流

百度APP“轻松学”频道以诗歌学习为名,传播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导向不良的视频。

网易APP“易起上课”频道推送涉低俗色情、网络游戏、猎奇惊悚等违规和不良内容。

哔哩哔哩网及其APP“校园学习”频道推送低俗色情、网络游戏、直播等违规和不良内容。

爱奇艺“教育”频道推送恐怖题材游戏视频和八卦秘史等不良内容。

腾讯网及其APP“小学”“上课啦”“开课”等频道推送涉网络游戏、娱乐综艺、网络小说、恋爱技巧等与学习无关的内容。

今日头条APP“在家上课”频道推送涉同性恋等低俗不良内容。

西瓜视频“在家上课”频道推送网络游戏、恐怖惊悚等不良内容。

3款青少年常用学习教育类APP中存在导向不良、色情低俗等有害信息以及游戏直播等与学习无关内容

“超星学习通”APP“推荐”栏目传播导向存在严重问题的内容,“学习资料”栏目包含描写儿童自杀内容的读物,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

“纸条”APP中部分用户借学生作文名义,在“练笔”栏目发布低俗色情信息,“故事”栏目发布不适合青少年阅读的言情、早恋小说,且平台中存在大量涉交友、约打游戏、主播等与学习无关的内容。

“小肚皮”APP中存在大量低俗色情内容,部分账号发布涉未成年人“有偿陪聊”信息,个别账号利用游戏虚拟物品诱导未成年人拍摄不雅照片,严重毒害青少年身心健康,性质十分恶劣。

6家平台13款常用工具类应用弹窗过多过频过大,影响网课呈现,甚至推送低俗色情信息

360浏览器(含360安全卫士、360桌面)、搜狗浏览器(含搜狗输入法)、QQ浏览器(含腾讯QQ、腾讯电脑管家)、万能压缩(含万能五笔)、鲁大师布丁压缩(含布丁桌面)等6家平台13款常用软件工具,捆绑安装多个弹窗插件,在青少年上网课时频繁弹出,部分弹窗过大影响网课呈现,部分弹出页面关闭按钮不明显或无法一键关闭,甚至弹窗推送低俗色情内容,严重干扰青少年上网课。

此外,还有一批存在其它涉未成年人违法违规行为的网站平台

“新浪网”“搜狐网”“网易网”“优酷网”“乐视视频”“西瓜视频”“好看视频”“梨视频”“爱卡汽车”“腾讯微信公众号”“哔哩哔哩网”“土豆网”等12家平台传播不适合未成年人观看的暴力血腥“邪典”动画片。

“腾讯QQ”“百度贴吧”“豆瓣网”“爆米花视频”“西瓜视频”等5家平台中存在涉死亡游戏、诱导自杀、未成年人贷款、未成年人炫富等不良信息或群组。

“新浪微博”“百度贴吧”“弹幕网”“动漫之家”“爱扣时尚网”“游久网”“快吧游戏”等7家平台中存在以未成年人为主角的大尺度低俗图片视频。

针对上述网站平台存在的突出问题,国家网信办视违规情节和问题性质,依法分别采取约谈、责令限期整改、暂停相关频道栏目更新、全面下架,停止互联网接入服务、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等处罚措施,坚决打击借网课教育等损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和身心健康的行为。

国家网信办有关负责人指出,学习教育类APP和网站平台网课学习栏目的用户以未成年人为主,要认清自身定位,履行社会责任,明确红线底线,本着对广大未成年人高度负责的态度,大力提倡传播青少年课业知识和健康向上的正能量内容,严格禁止游戏、直播、恋爱、娱乐等与学习无关的内容,坚决打击淫秽色情、暴力血腥、诱导犯罪等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信息,真正成为广大未成年人获取知识、健康成长的好伙伴、好帮手。

国家网信办有关负责人介绍,下一步将会同有关部门继续加大清理整治力度,对责任缺失、问题严重,损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和身心健康的网站平台,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并陆续公布典型案例,回应群众关切,形成有力震慑。同时,欢迎广大网民、媒体和社会各界积极参与监督举报,共同为未成年人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

来源: 中新网

最佳在线课堂(6)

返回主页

神隐落基山脉10多年的“芬恩宝藏”被人发现

2010年的这张照片显示了福雷斯特·芬恩(Forrest Fenn)的宝藏。The Thrill of the Chase/Facebook

在过去的十年中,曾有成千上万的勇敢者冒险进入落基山脉,寻找一个装满黄金、红宝石、祖母绿和钻石的藏宝箱。

冒险活动终于结束了,宝藏已被人找到。

89岁的收藏家、艺术品交易商和越战老兵芬恩周日在其网站上宣布了这一消息。

芬恩说他在诗歌里提供了藏宝位置的线索。New Mexican Photo

芬恩在公告中写道:“它就躺在落基山脉郁郁葱葱的茂密植被下,从未从我十多年前藏匿它的地方移动过。”“我不认识找到它的人,是我书中的诗把他引到了确切的位置。”

藏宝箱里的财富估计价值超过100万美元。芬恩10多年前将它藏于落基山脉的深山老林,然后发布消息, 鼓励人们进山探宝。他希望此举能激发人们探索自然的热情,并给受经济萧条影响的人们带来新的生活希望。

2017年,芬恩曾告诉《新墨西哥报》,铜宝箱重约20磅,里面的物品重22磅。他自己经过了两次旅行,才将箱子运到了藏身之处。

芬恩将能找到宝藏所在地的线索藏于他2010年的自传《追逐的快感》(The Thrill of the Chase)中的24行诗中。

几天前,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人通知芬恩他找到了这批宝藏。并向芬恩发送了一张发现财宝的照片来证实他的发现。

据《新墨西哥报》报道,全世界约有350,000人追寻过该宝藏。一些人辞职全心寻宝,起码有4人因此丧身 — 最近的死亡事件发生于2020年3月。

当被问及对藏宝箱被人找到的感受时,芬恩说, 已经过去了十年。 寻宝结束了; 既感到高兴,也有些伤感。

HCT王昊报道

返回主页

母亲节,分享一下特朗普外孙女演唱的中文歌《我的好妈妈》

今天是母亲节,分享一下之前特朗普外孙女演唱的中文歌曲《我的好妈妈》。

歌词

我的好妈妈

下班回到家

劳动了一天

多么辛苦呀

妈妈、妈妈快坐下

妈妈、妈妈快坐下

请喝一杯茶

让我亲亲你吧

让我亲亲你吧

我的好妈妈

我的好妈妈

免责声明: 以上内容为用户在观察者网风闻社区上传并发布,仅代表发帖用户观点。
HCT编辑: 武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