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忽视的塑料污染:别往厕所里丢隐形眼镜

contact lens

美国的研究人员正在追踪抛弃式隐形眼镜的最后时光。

研究发现,15%至20%的美国用户只是随手将这些成分复杂的镜片丢进了浴室水槽,或是丢在马桶里冲走了。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研究显示,最终这些塑料大多流入污水处理厂。

被丢弃的镜片随着污水污泥的流动蔓延到了农田,加剧了环境中的塑料污染。

美国约有4500万人佩戴隐形眼镜。不同国家佩戴的比例不同,欧洲国家介于5%至15%之间。

过去十年间,人们使用日抛、周抛以及月抛式隐形眼镜的数量大大增加,很快,制作镜片的材料开始大量使用材质较软的塑料。

这项新的研究发现,在美国,每年抛弃的隐形眼镜约有140亿个,相当于20万公斤(44.1万磅)塑料垃圾。

研究报告的作者对美国的隐形眼镜佩戴者进行了调查,发现15%至20%的人会将镜片扔到水槽或者马桶里,也就是说,最终大部分镜片会流入污水处理厂。

大部分污水中的物质会变成污泥散布在农田上。研究作者估计,大约1.3万 公斤的隐形眼镜以这种方式堆积起来。

美国亚利桑那州环境健康中心(Centre for Environmental Health Engineering)的哈尔登(Halden)教授向BBC新闻表示:”隐形眼镜不会在污水处理过程中降解,它们会夹杂在污水污泥中。”

“我们知道,污泥中的物质会被大雨冲走,流回地表水,而地表水则通向海洋。被抛弃的隐形眼镜很可能经历漫长的旅程。”

sewage
隐形眼镜会在污水污泥中堆积,再散布到农田。

研究人员担心这会对生态环境造成威胁,可能会在弱势生物体内累积不可降解的有毒污染物,譬如虫类和鸟类。

“如果地里的虫子吃了土壤,鸟又吃了虫子,那这些隐形眼镜就跟海洋中的塑料垃圾一样,也会进入生物体内,成为人类食物链的一环。”哈尔登教授说。

隐形眼镜的制作材料通常包括丙烯酸玻璃、有机硅和含氟聚合物,能让塑料的材质更软,使眼睛接触到氧气。

为了弄清楚污水处理厂对这些材料的影响,研究人员将隐形眼镜中的5种聚合物暴露在处理厂常见的厌氧及好氧的微生物环境中。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科尔卡(Varun Kelkar)是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他说:”我们发现,在污水处理厂中微生物的长期作用下,隐形眼镜的粘度会明显改变。”

“当塑料的结构丧失部分强度时,就会断裂,变成小块塑料,小块塑料最终形成微塑料。”

lens
隐形眼镜会迅速变干,碎裂成小块塑料。

研究人员希望,隐形眼镜的制造商能在标签上写明,如何正确丢弃隐形眼镜。

通常没有人回收隐形眼镜,不过,隐形眼镜的最大制造商之一博士伦公司(Bausch + Lomb)去年推出了隐形眼镜回收计划。

研究报告的作者表示,有条件的话应该回收隐形眼镜,即使不能回收,也应该跟其他不可回收的固体垃圾扔在一起。

哈尔登教授说:”解决办法很简单,就是不要再把隐形眼镜丢进浴池的水槽或者马桶里!”

“这样能切实提升我们的生活质量,也是在合理使用塑料。如果一个社会选择用塑料来制作隐形眼镜,那也应该告知消费者如何负责任地丢弃这些产品。”

该项研究发表于在波士顿召开的美国化学学会(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全国会议上。

 

返回主页

 

蔬菜怎么吃才有防癌功效 科学家有新发现

卷心菜
卷心菜,属于十字花科蔬菜,因为高纤受欢迎。REUTERS

长期以来,蔬菜,特别是十字花科蔬菜对肠胃的益处,人们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英国的科学家,最新公布了研究成果,发现蔬菜防癌的科学根据。

他们发现卷心菜、西兰花和羽衣甘蓝这一类的十字花科蔬菜,能降低患肠癌风险的原因不仅仅在于高纤。

英国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中心(Francis Crick Institute)的科学家宣布:原因在于,这类蔬菜在消化过程中产生了抗癌化学物质。

该中心是由英国癌症研究慈善组织(Cancer Research UK)、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伦敦大学学院医学研究会(UCL)和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联合组建的生物医学研究中心。

蔬菜

该中心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老鼠和实验室培育的微型直肠,发现了蔬菜对肠道内膜的改变作用。

西兰花
西兰花,含大量维生素A和C。ALAMY

肠道内膜与皮肤一样,处在不断更新的过程,每四到五天时间更换一次。

但是这样一个不断更新的过程需要密切管控,否则就会导致发炎甚至癌症。

根据科学家刊登在最新一期《免疫》期刊(Immunity)的研究报告,十字科花蔬菜中的化学成分在这个循环更新过程中至关重要。

食疗?

科学家着重研究了在咀嚼蔬菜过程中产生的一种名为吲哚-3-甲醇(indole-3-carbinol)的化学物质。

参与研究的吉塔·斯多金尔博士(Dr Gitta Stockinger)还特别提及这些菜的正确有效烹饪方法:“蔬菜一定不能煮得太长时间,譬如西兰花,一定不能煮得太烂。”

这一化学物质在继续通过消化系统的过程中,将因为胃酸发生变化,在肠道中能改变干细胞的行为,促进肠道内膜和控制发炎免疫细胞的再生。

研究显示,老鼠从食物中大量摄入吲哚-3-甲醇能免于癌症,尽管老鼠的基因决定它们有肠癌的高风险。

如果老鼠不从蔬菜中摄入吲哚-3-甲醇,肠胃细胞分裂就毫无控制。

斯多金尔博士补充说,“即便在老鼠已经有肠道肿瘤的情况下,我们转换饮食结构增加蔬菜,也能抑制肿瘤的生长。”

斯多金尔博士说,这些发现都“让人乐观”。她本人已经减少了吃肉,现在大量吃菜。

她向BBC表示:“我们如今听到的很多饮食建议每隔一段时间就发生变化,让人很迷惑,搞不清楚究竟有什么因果关系。”

羽衣甘蓝
羽衣甘蓝

“如果你只告诉我吃菜有好处,而不告诉我为什么有好处,我是不会吃的。”

“有了这项研究,我们就知道了这个系统运作的分子机制。”

慈善组织癌症研究的添姆·凯教授(Prof Tim Key)说,这个对老鼠的研究说明,不仅仅是西兰花和卷心菜等蔬菜所含的纤维帮助降低了肠癌风险,这些蔬菜中发现的分子也起了作用。

“进一步的研究将发现,这些蔬菜中的分子是否对人体也有同样的效果。”

“无论如何,现在已经有很多理由让人们多吃菜啦。”

 

来源: BBC

 

返回主页

病人隐藏爱滋病史 医师怒:开刀完才知

桃园敏盛医院一般外科主任徐光汉昨于脸书分享,一名爱滋病患日前自急诊入院,从开刀到结束“完全没有告知”医护人员,爱滋病患隐匿病情,让医疗人员暴露高风险环境,盼疾管署能正视此问题。

徐光汉说,这名患者为小肠肿瘤合并肠阻塞,急诊入院后自开刀到结束,完全未告知自己是爱滋患者。十天过后,护理人员从病人的病理报告,加上曾做预化疗前肝病检查起疑,表示要强制送检人类免疫缺乏病毒(HIV)检验。患者从一开始不同意送检,最后坦承有十年爱滋病史。

徐光汉说,从医以来并非首次遇到爱滋病患隐匿病情,因现行健保卡仍不必注记、抽(HIV)还得经过本人同意;但患者在接受诊疗过程中若不告知,医疗人员开刀、换药、抽血、打针等侵入性及体液接触治疗,形同在完全没有防护下进行诊疗,暴露在高感染风险下,“政府是这样对待医疗人员吗?”

卫福部疾管署副署长罗一钧表示,该案已委请地方卫生局厘清经过。依“人类免疫缺乏病毒传染防治及感染者权益保障条例”规定,爱滋感染者就医时,须主动告知医事人员感染者身分,若未立即告知,违者将依法处3万元台币(约978美元)以上、15万元台币以下罚锾。

不过,罗一钧指出,若该名感染者处于昏迷、意识不清楚等紧急状态,或处于隐私未能被保护的环境,如有非医疗团队的第三人在场,例如同房病患、患者家长等,则可以不主动告知,疾管署也责成地方卫生局了解

WJ:记者许政榆、陈雨鑫

减肥又健康 碳水化合物应该这样吃

桑德·范·图尔根博士

许多节食人士都知道要想保持身材苗条,要少吃富含碳水化合物(carbs or carbohydrates)的食品。因此,各种低碳食谱应运而生,而且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其实,很多人并不清楚碳水化合物其实也分不同颜色和种类,它们的作用和功能可大不相同。有些是”好碳水”, 有些则是”坏碳水”。

  • BBC主持人图尔根博士说,关键在于你所吃进去的碳水化合物的颜色,你要尤其注意那些米色(beige)的碳水化合物,因为它是人们平时消费最多的一种碳水化合物。
  • 碳水化合物种类

    首先我们先来看看什么是碳水化合物,它们有什么作用?

    我们从食物中获取营养,碳水化合物给我们提供能量,或热量(卡路里)使我们的身体能够正常运作。

    比如,我们所吃的主食米饭、面包、面条、玉米饼、饼干、麦片等都是常见的碳水化合物。

    但是,碳水化合物可以分为3种类型,即淀粉类(starch)、糖类(sugar) 以及纤维类(fibre)。

三种颜色,不同功能

淀粉类是人们最熟悉的和最直接联想到的碳水化合物,例如前面所说的面包、面条、土豆和米饭等。

米色,淀粉类碳水化合物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面包、米饭是典型的米色淀粉类碳水化合物。

这类”米色”的碳水化合物对你没有好处,要注意了!

糖类被称为”白色” 碳水化合物,包括碳酸饮料、糖果以及加工和精制食品,比如蛋糕和饼干。

这些淀粉类和糖类碳水化合物主要成分在被人体消化后会转化为葡萄糖,为人体提供能量。

如果你摄入过多这类碳水化合物,多余的葡萄糖就会被转化为脂肪,导致发胖。

此外,还有抗性淀粉,又称抗酶解淀粉(resistant starch)碳水化合物,例如扁豆、豆子以及一些未加工的全谷类。

豆子类食物
Image caption豆子类食物属于抗性淀粉

这些食品相对而言消化比较困难,使它们可以进入结肠。

它们的主要任务是为你肠道里的细菌提供营养,换句话说它们的主要任务是为你肠道微生物提供养分,而不是为你提供能量。

因为健康的肠道细菌(微生物)对人体的健康非常重要,它们对人的精神健康和身体健康都必不可少。

小窍门

如果说米色和白色碳水化合物是能让人容易长胖的”坏碳水化合物”的话,那么可以通过加热把它们变成”好碳水化合物”。

例如,先把面条或是面包放到冰柜里,之后再加热。这样食物的分子将会重新组合变得更加接近抗性淀粉。因此让它们在消化系统中可以走的更远,到达下消化道。

因此,我们可以通过少吃米色和白色碳水化合物来达到减肥目的,或者使用替代产品。

例如用块根芹、红薯、黑麦面包、裸麦粉粗面包来代替米饭、面粉、土豆、面条、早餐麦片等。

同时,还可以吃鸡蛋、肉类、鱼、坚果和豆子。

鸡蛋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早餐可以用鸡蛋代替白面包或是早餐麦片

每盘食物中一半应该是绿色或是颜色鲜艳的食物,包括新鲜蔬菜、绿色沙拉、西红柿及茄子等。

吃什么,怎么吃?

英格兰北部默西塞德郡的马萨拉尼医生(Dr Faisal Maassarani)做了一个试验,他让一些体重超标或是患有糖尿病的病人减少米色和白色碳水化合物的摄入量,希望借此能改善他们的健康。

参加实验的一共有7人,他们当中全部是体重超重或是肥胖症者,并且都伴有二型糖尿病、高血压以及胆固醇过高等疾病。

首先,医生给他们做了几项基本测试。然后,马萨拉尼医生请来了大厨使用健康食材为这些人准备了丰富的菜肴,想要证明健康食品也可以让人吃得饱和吃得好,并且可以让人经济上负担得起。

结果发现,2周过后,每个人体重平均下降3公斤以上,最神奇的是一位患糖尿病17年的人,现在糖尿病”几乎消失了”。

肥胖图片版权PA
Image caption摄入过多坏碳水化合物不但使人长胖,还可能带来诸多健康问题。

因为,在所有的食物中,碳水化合物对血糖的影响最大。

这一实验显示,要想减肥和改善健康状况没有必要回避碳水化合物,关键是吃哪种碳水化合物,怎么吃?

这几位参加试验的志愿者在2个星期内都遵照医生的建议,对自己的饮食习惯做了调整。

他们增加了绿色碳水化合物的摄入,减少了白色和米色碳水化合物,效果显著。

综上所述,正确摄入好碳水化合物,不仅可以控制体重,还可以让人更健康,减少肥胖、二型糖尿病、肠癌等疾病的风险。

与此相反,如果摄入过多”坏碳水化合物”,不但给你自身健康带来一系列问题,它还可以改变你的基因从而遗传给你的下一代。

因为要想生出健康的宝宝,不光是要母亲身体好,父亲的健康状况也十分重要。

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明,肥胖男子的精子中会产生数千个基因变化,也就是说,在你孕育你下一代之前,你的精子状况已经为你孩子的健康埋下伏笔。

 

(Dr. Xand van Tulleken)

这几种食物 隔夜吃似乎更健康

适当加热,可杀死隔夜菜中的细菌。(Getty Images)

网络上常有一些文章警告人们隔夜菜的坏处,不过据每日邮报(Daily Mail)报导,许多人以为“菜肴只有刚煮好时最营养”,这个观念其实不见得正确;科学家表示,以下这些菜肴在冷藏静置一夜后,会因为化学反应而变得更健康。

1.米饭

据美国化学学会(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会议公布的一项研究,米饭如果烹调及保存方式得当,隔夜之后热量会降低,每100公克的米饭,热量会从130卡洛里降到52卡洛里。

这是因为米饭在冷却静置一段时间后,其中的糖分子连结方式会改变,从容易被吸收消化的“一般淀粉”,转变成不易被消化吸收的“抗性淀粉”。

这项研究的团队在煮饭时,会加入一匙椰子油,研究结果显示,椰子油可以帮助米饭粒粒分明,而且似乎有助于抗性淀粉产生。

虽然这只是初步研究结果,尚未通过人体试验,但对减肥者来说毋宁是个好消息,也打破了“不要吃隔夜饭”的迷思。

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微生物学讲师古德堡(Martin Goldberg)表示,隔夜饭会出问题,往往是因为储存方式不当,因此容易引发食物中毒。他建议,如果要食用隔夜饭,最好在煮好后马上冷藏。

2.大骨汤

动物的骨头含有丰富胶原蛋白,若利用这些骨头来熬汤,会使胶原蛋白转变成果冻般的浓稠胶质。这些胶质在冷却的过程中,会吸收炖汁的风味。

食品科学家克利斯蒂(Sam Christie)表示:“冷却的过程会发生许多复杂的化学反应,放上几小时后,能增加这些骨头的分解程度,产生大量的蛋白质分子。”

如果放上一段时间,汤汁中的矿物质与营养素,例如钙、镁等,也会变得比较容易被人体吸收。这些营养素能够保护骨骼、牙齿与关节,并有益头发、指甲生长。

古德堡提醒,汤汁最好只重复加热一次,而且要确保温度达到摄氏60度以上,以杀死细菌。

3.马铃薯

一项英国研究发现,刚煮熟的马铃薯含有7%的抗性淀粉,但如果经过静置放凉,抗性淀粉会上升到13%。

克利斯蒂表示:“煮好的马铃薯放凉后,淀粉分子会扩张与结晶化,这些抗性淀粉会对消化系统带来类似膳食纤维的效果。”

一些研究也发现,抗性淀粉的益处不下于膳食纤维,不仅可帮助食物通过消化系统,减少便秘,降低直肠癌的风险,还能增加饱足感、减少脂肪堆积。

4.咖哩

隔夜的咖哩不仅更好消化,且营养更易吸收。

许多人应该听过“咖哩放上一夜后更好吃”这种说法,这是有道理的。克利斯蒂说:“咖哩放上一段时间后,其中的动物性蛋白质会分解,变得更为温醇柔和。”

这是因为咖哩中富含香料与脂肪,在静置足够的时间后,其芳香物质会融为一体,使味道变得更平衡。隔夜的咖哩不仅更好消化,且营养更易吸收。尤其当蛋白质和淀粉一起煮时,烹调过程很容易引发多项化学反应;重新加热可以再度催化这些化学反应。

5.意大利面

电视节目明星医师涂勒肯(Chris van Tulleken),曾将刚煮好的意大利面,以及重新加热的意大利面,分别提供给两组受试者,接着进行抽血检查。他发现,重新加热的意大利面,营养更容易被肠道吸收,而且受试者血糖升高的数值,只有食用一般意大利面的一半,有助于控制体重及预防糖尿病。

克利斯蒂解释:“意大利面是碳水化合物,食用后体内血糖值会快速上升,而身体为了回到平衡状态,会分泌大量胰岛素,久而久之这些波动就容易造成疾病,例如第二型糖尿病。”此外,过多胰岛素也会促使体脂肪形成。

他说,“重新加热的意大利面,在小肠中较能抗拒酶解,所以较不会产生造成血糖升高的葡萄糖。”

这些专家提醒,虽然有些食物隔夜后对人体更有益,但一定要有良好的烹调及保存过程,切勿吃下腐败变质的食物。

《世界日报》王若馨编译

地球在哭泣:我再也咽不下去塑料袋了

6月5日是联合国”世界环境日”,今年的主题是”塑战速决”(Beat Plastic Pollution)。

当天,联合国再次发出警告:塑料灾难已经延伸到地球每一个角落!联合国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全世界总计生产出的90亿吨塑料制品中,被循环利用的只有9%。

这就意味着,绝大多数塑料垃圾最后的归宿是填充地球、或者被丢进大自然。

报告举了一个例子。目前,全球每年用掉的塑料袋多达5万亿个,如果一个个排开,可以覆盖两个法国(法国的面积大致相当于原来的四川省)。

联合国呼吁各国政府考虑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或者对此类产品征税。

报告提出的一个口号是:”不能再次用,那就拒绝用”。

 

塑料垃圾

现在,塑料几乎已经成了污染的代名词。但事实上,人类和塑料的关系并不总是这样充满敌意的。

今天,我们一起来追根溯源,从塑料的诞生开始,回顾我们和它关系的演变;展望未来,想想怎样才能“塑战速决”。

塑料的诞生

“除非我搞错了,这项发明将来一定很重要。”

利奥·贝克兰(Leo Baekeland)1907年7月11日在日记中写下这句话。当时他心情不错,年仅43,事业相当有成。

贝克兰生于比利时,父亲是鞋匠,没受过教育,也不懂儿子为什么想上学。利奥13岁的时候,父亲让他给自己做学徒。但是利奥的妈妈另有打算。

在妈妈的鼓励下,利奥坚持上夜校,后来拿到奖学金就读根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Ghent)。20岁时获得化学博士学位。

他娶了导师的女儿,迁居纽约。靠做相纸赚的钱,足够今后一辈子无忧无虑地生活。贝克兰夫妇在杨克斯哈德逊河畔买了一栋房子,利奥在家里专门准备了一个实验室,充分享受玩儿化学的个人爱好。

1907年7月,他在摆弄甲醛和苯酚。这个试验,将给他带来人生第二桶金。

“有毒的爱情”

 

利奥·贝奥兰

贝克兰名气太大了,《时代》周刊用他做封面时甚至不用加名字,就这一句话:”它不会燃烧,它不会融化”。

那年7月,利奥发明是的前所未有的全合成可塑性材料,他将其命名为胶木(bakelite,音译贝克莱特)。

贝克兰对自己这个新发明重要性的预测完全正确。没多久,塑料就无处不在了。

苏珊·弗莱克(Susan Freinkel撰写)在撰写《塑料:一个有毒的爱情故事》(Plastic: A Toxic Love Story)一书期间,曾经用了一天的时间记录当天摸过的所有塑料:开关、马桶盖、牙刷、牙膏筒;她也记下了不是塑料的东西:手纸,木地板,陶瓷水龙头。

一天过去了,不是塑料的有102个,是塑料的有196个。

我们生产这么多塑料,耗费开采原油的8%,其中一半做原料,一半做能源。

贝克莱特公司的广告词丝毫也不心慈手软,称人类已经打破了原来的动物、矿物、植物分类标准,现在有了”第四个王国,疆域无边无际。”

听上去有些夸张,但确实是真的。

 

赛璐珞

科学家之前也在考虑改进、模仿天然物质。早期的塑料比如赛璐珞,原材料来自植物;贝克兰本人也在寻找绝缘用虫胶的替代品。但是他不久就意识到,胶木可以更加灵活、多变。

贝克莱特公司将其产品称为”用途无尽的材料”。这一点他们说的也不算太过分。

塑料做成了电话、收音机、枪支、咖啡壶、台球、珠宝,甚至走进第一枚原子弹!

贝克莱特的成功震撼、改变了三观:还能造出什么人工合成、具备大自然中不一定找得到的属性的材料?

1920和1930年代,各种各样的塑料源源不断地涌现出世界各地的实验室。有聚苯乙烯,通常用作包装;有尼龙,尼龙丝袜让它名声大振;有聚乙烯,就是做塑料袋的那种。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天然原材料供应紧张,塑料生产又上了一个新台阶,填补空缺。战争结束后,又有像特百惠(Tupperware,塑料保鲜容器)这类激动人心的新产品走入消费品市场。

但是,激动持续的并不是太久。塑料的形象逐渐发生了变化。

1967年那部电影《毕业生》片首很著名,男主角本杰明·布拉道克要毕业了,一位上了年纪、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邻居主动来提供职业建议。他把本杰明带到一个安静的角落,庄严肃穆、好像要揭露人生真谛一般说,”就一个字:塑料!”

这句话后来被反复引用,因为它揭示出塑料这个字内涵的变化。对邻居这样的老一代人来说,塑料仍然代表着机遇、现代化;对于年轻的本杰明,塑料则是虚假、肤浅、代用品的化身。

尽管如此,邻居的建议也还是没错的。半个世纪过去了,尽管形象出了问题,塑料产量仍然增加了大约20倍;今后20年内还将再翻一番。

塑料中的有些化学成分据信会影响动物的发育、繁殖。塑料垃圾填埋地球,那些化学成分最终会渗入地下水;塑料垃圾丢入海洋,一些动物会吞吃下去。

但是,天平总有另一边。塑料也有好处,不仅仅是经济上的,也是环境上的。

用塑料零部件做的汽车更轻,耗油量更低;塑料包装延长食品保鲜时间,减少浪费;如果瓶子不是塑料的,就要是玻璃的。孩子去玩的游乐园,你希望看到哪种碎瓶子?

最终,我们必须改进塑料的回收和再利用,哪怕就是出于原油不是用不完这一个原因呢。

有些塑料不能回收,比如胶木,但是许多可以回收的也仍然没回收。事实上,现在塑料包装的回收率只有大约七分之一,远远低于纸张、钢铁。其他塑料制品的回收率就更可怜了。

改进,需要每个人付出努力。也许你已经见过,现在有些塑料制品上有个小三角,里面是数字1到7。那是”树脂识别码”,这是塑料行业协会的举措,目的是帮助回收。但是这个体制远非完善。

那么,治理塑料垃圾有没有什么其他技术方法呢?

热爱科幻的人一定很喜欢最近的一项新发明:ProtoCycler。给它吃塑料废品,它会吐出3D打印的线材!眼下,这可能最像《星际迷航》中的复制机。

  • 一物降一物 环境杀手塑料有”天敌”
  • ProtoCycler

当年,人们肯定觉得胶木是革命性的,就像今天我们看《星际迷航》中的复制机一样。

简单、廉价的合成产品,强度很好,可以替代瓷器餐具、金属小工具;同时也很美,美到可以用来做首饰,甚至替代珍贵的象牙。

塑料真是魔术一般的材料。但是,如同所有的塑料制品一样,我们也拿它想当然了。

今天的制造商没有放弃的一个理念仍然是:用廉价、分文不值的材料做出实用、宝贵的产品。

最新的将塑料废品升级改造的技术是,将其和农业废料、纳米粒合在一起、做出具有新属性的新材料。

对此,利奥·贝克兰一定会拍手称赞的。

 

来源: BBC

 

 

生食三文鱼前最好冷冻或做熟

三文鱼是否有寄生虫取决于生存环境


  “以后再也不吃三文鱼了”,日本料理中备受青睐的三文鱼刺身最近让不少人退避三舍。事情源于央视财经频道近日播出的《科技里飘出的新“鲜”味》新闻中提到,我国市场上三分之一的三文鱼都出自青海省共和县龙羊峡水库人工养殖的淡水三文鱼。随后有网友指出,龙羊峡人工淡水三文鱼的真实身份其实是虹鳟鱼,而淡水虹鳟鱼生吃可能致人感染寄生虫。此外,淡水虹鳟鱼的营养和口感都不如真正的挪威三文鱼,还可能存在饲料中添加色素的食品安全风险。

  三文鱼富含高蛋白,含有对心血管和大脑发育有重要作用的omega-3脂肪酸,维生素D含量丰富,味道也很鲜美,是自然界给予人类的一道不可多得的食材,因为对“国产三文鱼”的质疑而拒吃,难免因噎废食。科学认识三文鱼是我们继续放心享用这份海洋馈赠的前提。

 “三文鱼”不是一种鱼

  “三文鱼”是英文“Salmon”的音译,而“Salmon”最早可追溯到拉丁文“Salmo”,意为“跳跃”。维基百科的资料显示,英文“Salmon”并不单指一种鱼,而是辐鳍鱼纲鱼类中几种鱼的通称,其中包括鳟鱼、鲑鱼、北极茴鱼和白鲑等。三文鱼原产于北大西洋的支流和太平洋,后来被引进到北美五大湖和南美的巴塔哥尼亚,如今世界很多地方都有三文鱼的集中养殖地。三文鱼属于溯河产卵的鱼类,鱼卵在淡水中进行孵化,然后再迁徙到海洋,到了繁殖期,又会回到淡水中产卵。大部分的三文鱼都属于海鱼,但也有部分品类的三文鱼终其一生都只能在淡水中生活。

  全世界用于销售的三文鱼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鲑鱼属,主要产地为大西洋,也被称作大西洋鲑。另一类是大马哈鱼属,只分布于北太平洋。而无论是大西洋鲑还是北太平洋大马哈鱼中都涵盖着一些种类的鳟鱼。目前,世界上销售的绝大多数大西洋鲑都是人工养殖的,这一比例几乎高达99%,而大约80%以上的太平洋大马哈鱼是野生捕捞的。这些鱼在中国市场上销售时,统一被称为“三文鱼”。

 三文鱼寄生虫一部分对人有害

  加拿大生物学家多萝西·基瑟尔(DorothyKieser)发现,三文鱼最易感染的是一种叫鲑居尾孢虫的寄生虫,这是一种粘原虫寄生虫,鱼被感染后会失去对行为的控制力出现“眩晕病”。这种寄生虫寄生在三文鱼的体内,形成许多含有乳白色汁液的囊肿,这些白色汁液中又含有大量寄生虫。三文鱼产卵的同时会释放寄生虫孢子,随后,这些孢子会寄宿在海洋中的无脊椎动物体内。

  当三文鱼卵在淡水河中孵化后,幼鱼会迁徙回海洋,此时作为第二宿主的海洋无脊椎动物会释放孢子,使幼鱼被感染,这种感染世世代代循环。研究者发现,鲑居尾孢虫并不会对成年三文鱼造成威胁,只有幼年三文鱼会面临这种寄生虫致命的威胁,尤其是那些在淡水中度过时间更长的幼鱼,感染更为明显。其中,以银大马哈鱼感染率最高,其次是红大马哈鱼、奇努克鲑鱼、狗鲑和粉红鲑。不过,鲑居尾孢虫在温血动物体内是无法寄生和产生威胁的,它们对人也不会造成威胁。

  另一种三文鱼常见的寄生虫是海虱,这种寄生虫无论对人工养殖三文鱼还是野生三文鱼都很致命。海虱是一种以黏液、血液和皮肤为食的体外寄生虫,它们在三文鱼游动时会附着并寄生在鱼的皮肤上。成年三文鱼可以在感染海虱的状态下生存,但未成年的、皮肤相对较薄的三文鱼则难逃这种致命的感染。研究发现,野生海洋中和开放式的三文鱼养殖场,海虱的数量都高得惊人。海虱对三文鱼的威胁远远大于对人的威胁。

  此外,三文鱼体内还寄生着异尖线虫,这是一种可引起异尖线虫病的海洋寄生虫,其生命循环通过鱼类和海洋中的哺乳动物来完成,人虽然不是异尖线虫的适宜宿主,但是误食了含有幼虫、未经煮熟的鱼肉,幼虫可寄生于人体消化道各部位,引起剧烈的腹痛或过敏等反应,亦可引起内脏幼虫移行症。

  生食三文鱼前最好先冷冻或烹饪熟吃

  中国渔业协会原生水生物及水域生态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周卓诚介绍,欧美国家对生食鱼类寄生虫的风险有明确规定。如加拿大BC省疾病控制中心和健康服务署就规定,对于野生捕捞的除金枪鱼和贝类以外的游泳性鱼类(不包含鱼卵),生食前都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冷冻处理,以避免寄生虫对人的危害。对于养殖的鱼类则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小鱼投喂的养殖鱼,因为担心小鱼饵料带来的寄生虫风险,要经过冷冻处理才能生食。另一种是人工饵料投喂的养殖鱼,考虑到人工饵料在加工时经过高温过程,已杀死了所有寄生虫,因而不存在相关风险,可以不用冷冻。

  这一规定的科学依据在于,野生鱼类主要捕食小型鱼类和甲壳类生物,使得鱼类间有了寄生虫的传播途径。同样,在开放性环境中人工养殖的鱼类同样面临生存环境和捕食对象的不可控,因此,不能说人工养殖的鱼类就一定没有寄生虫,关键要看养殖环境是否可控。

  科信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副主任钟凯表示,由于渔药的使用,养殖三文鱼的寄生虫可能会少一些。但为了安全起见,在食用这类三文鱼抑或淡水养殖的虹鳟鱼之前,要将鱼在零下20摄氏度下冷冻至少一天,以避免肝吸虫等淡水鱼常见的寄生虫风险。而直接烹饪熟了吃是最放心安全的。

  颜色和纹理不能作为识别三文鱼的标准

  “我国三分之一的三文鱼其实是虹鳟鱼”事件发酵后,很多网友贡献出识别真假三文鱼的各种办法,比如看颜色法,“颜色特别橙红艳丽的是经过染色的虹鳟鱼,真正的三文鱼橙红色没有这么深”。又比如看脂肪线法,“真正的三文鱼脂肪线呈白色,特别明显。虹鳟鱼脂肪线不明显”。

  中国渔业协会原生水生物及水域生态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周卓诚表示,三文鱼的橙红色主要来自于虾青素。海洋中的微藻、浮游生物自身可合成虾青素,它们被甲壳类动物食用后,色素会储存在壳中,其他鱼类捕食甲壳类动物后,色素就存储在皮肤和脂肪中。无论是三文鱼还是虹鳟鱼,鱼肉的橙红色都取决于食物带来的色素。科信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副主任钟凯表示,人工养殖的虹鳟鱼可通过在饲料里添加角黄素,使虹鳟鱼的鱼肉呈现三文鱼般的橙红色,两者仅从肉色可能分辨不出来。

  至于脂肪线,钟凯表示,过去的虹鳟鱼养殖技术不成熟,脂肪层比较薄,没有养殖三文鱼典型的红白相间的质感,现在好的养殖虹鳟也可以有很漂亮的脂肪层。

  周卓诚表示,一些品质不好或反复解冻的三文鱼也可能脂肪线不明显。因此,脂肪线不能作为辨别三文鱼还是虹鳟鱼的标准。

  钟凯提供的辨别方法是看整鱼。“虹鳟身体两侧有比较明显的彩虹色鳞片,如果能看到整鱼或鱼皮,这是比较明显的特征。”另外,也可以看大小。“三文鱼通常可以达到15斤以上,而虹鳟很少超过10斤,这是一个辅助的判断标准。”

来源:健康报

袁隆平沙漠种植水稻获成功,再作“中国贡献”

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带领的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团队近日对在迪拜热带沙漠实验种植的水稻进行测产,最高亩产超过500公斤。这是全球首次在热带沙漠实验种植水稻取得成功,为沙漠地区提升粮食自给能力、保障全球粮食安全和改善沙漠地区生态环境再添“中国贡献”。

  热带沙漠长出中国杂交水稻

  热带沙漠出现“人造绿洲”来源于一份跨国邀请。

  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副主任张国栋介绍,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受迪拜酋长私人投资办公室邀请和委托,在当地热带沙漠开展水稻实验种植。今年1月份,他们选取几十个杂交水稻材料,在迪拜近郊沙漠进行小范围种植,对其抗旱性、抗碱性和抗倒伏性等性状进行测试。

  经过5个月生长,首批水稻已近成熟。5月26日,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组织来自印度、埃及、阿联酋等国的专家进行产量测评,其中一个水稻材料产量超过500公斤/亩,还有两个水稻材料产量超过400公斤/亩。来自印度的测产专家伊什在电话中向袁隆平表示:“这样的测产结果让人非常激动,印象深刻。”

  袁隆平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这次测产结果超出他的预期。500公斤/亩是理想,没想到能达到,这说明中国杂交水稻技术遥遥领先,海水稻技术初露锋芒。

  6月下旬,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将对晚熟水稻再次测产。“根据测产结果,我们将从试种水稻中选取优势水稻材料,通过改良并研发适合当地气候环境的杂交水稻品种。”张国栋说。

  中国海水稻技术是沙漠种植水稻成功关键

  迪拜沙漠昼夜温差达30多摄氏度,白天极端高温,地表温度达50多摄氏度,湿度在20%以下,还经常有沙尘暴。在迪拜热带沙漠实验种植水稻需要克服重重困难。而当地种植水稻最大的挑战是沙漠土壤有机质含量低,全是散沙,没有团粒结构,无法保墒,而且地下7.5米就是海水。

  “如果从地表浇灌水稻,就需要大量淡水。当地淡水非常宝贵,主要依靠海水淡化,这种灌溉方式显然不具可行性。同时,淡水下渗与地下海水相汇,在高光照条件下,还容易引起地下海水上升,发生次生盐碱化。”张国栋说。

  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将海水稻种植研发的成果–“四维改良”技术引入迪拜。其中,要素物联网模组是最关键的核心技术,它主要由两根搭载了多种传感器的管道构成,第一根管道根据传感器反馈需求,将所需水肥自动送达水稻根系部,供水稻生长;第二根管道是将土壤中渗出的多余水肥回收,运送至回收池供第一根管道循环使用。此外,要素物联网模组在地表还有智能喷洒灌溉系统,能根据水稻不同时期需肥特点、土壤环境和养分含量状况,精确控制喷头和喷枪定时定量喷洒水分和养分。

  世界粮食安全再添“中国贡献”

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执行主任刘佳音介绍,今年下半年,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与迪拜酋长私人投资办公室将启动100公顷实验农场,在更大范围对生产成本和栽培工艺稳定性进行验证,形成在沙漠地区水稻推广技术标准。

  2019年,双方将启动建设100公顷标准农场,并从2020年开始快速复制,扩大种植面积,打造更多“人造绿洲”。

  据了解,迪拜酋长私人投资办公室计划与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合作,通过资本、技术和土地合作,以覆盖阿联酋10%以上国土面积为目标,以10平方公里“人造绿洲”为单元,打造“绿色迪拜”和“生态迪拜”,大幅提升阿联酋粮食自给能力和粮食安全,并有效改善当地生态环境。

  此外,双方还签订了共建中东及北非海水稻联合研发推广中心框架协议,致力于将“人造绿洲”推广到整个阿拉伯世界,改善沙漠地区生态状况,解决贫困和自然条件恶劣地区的饥饿问题。

  张国栋告诉记者,在沙漠种植水稻三年以上,土壤有机质含量升高,就能形成团粒结构,可以在“四维改良”基础上种植多种高附加值作物。

来源:新华网

缺少接触微生物细菌 儿童可能更易患血癌

白血病

现代居住环境与卫生条件的改善意味着我们目前的家居环境可能比去”干净”了许多。

这当然是件好事,然而,这种缺少细菌的现代生活却导致儿童中罹患癌症人数的增加。至少,英国最知名的科学家之一是这么认为的。

其中,一种受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cute lymphoblastic leukaemia)影响的儿童数量达到2000:1,即每2000儿童中就有一人发病。

癌症研究机构的梅尔·格里夫斯教授(Prof Mel Greaves, from the Institute of Cancer Research)经过多年研究,积累了30年的证据显示,如果人类的免疫系统不在生命早期”暴露”在足够的细菌下,那就有患癌的危险。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微生物(microbes)对人类健康的重要性。

疾病的3个阶段

这听起来有点可怕,但是,这也意味着可以有阻止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

这种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在发达、富有的社会似乎更普遍。这显示它可能与人类现代生活方式和环境有关。

之前,也曾有一些说法称高压电缆、电磁波以及一些化学制品可能导致白血病

但这种说法到底有多大真实性很难说,至少格里夫斯教授不这么认为。

格里夫斯教授在与全世界研究人员合作后得出结论说,这一疾病分3个阶段:

  • 首先,似乎在母亲子宫里时出现的基因突变,这是无法阻止的。
  • 其次,在孩子生命的第一年缺少与微生物接触,失去了让免疫系统学习如何正确应对威胁的机会。
  • 前面两个因素为孩子在儿童时期的感染营造了条件,导致免疫系统功能失常以及罹患白血病。

这种关于白血病的”统一理论”并不是哪一个单独研究的结果,而是相当于一个综合各项研究得出的证据。

格里夫斯教授说,”研究显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有其明显的本身原因,在后期受到各种感染所诱发后,它就会在那些免疫系统没有得到’经验’的易感儿童身上发作。”

这些研究证据包括:

  • 意大利米兰爆发的猪流感(swine flu)导致7名儿童患白血病。
  • 研究显示,去幼儿园的孩子以及有哥哥姐姐的孩子患白血病的比例较低,因为他们接触细菌的机会较多。
  • 吃母奶有利于增加对白血病的抵抗力,因为吃母奶可以刺激肠道内有益细菌的生长。
  • 那些在完全没有微生物状态下繁殖的动物在受到感染后会得白血病。

看来,中国民间所流传的所谓”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的说法,也许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当然,这项研究决不是责备那些过于讲究卫生的父母。但是它表明,社会和医学进步也会付出一定的代价。

而且,接触有益细菌是很复杂的事,并不是多接触脏东西这么简单。

最重要的是,格里夫斯教授说,大多数儿童白血病是有可能避免的。

他希望,将来能够给儿童一种安全的”含多种细菌的饮料”,比如就像一杯酸奶那样喝下去,来帮助训练他们的免疫系统。

这一想法可能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但与此同时,格里夫斯教授说,父母们可以对孩子”普通的和小感染不必大惊小怪,鼓励孩子与其它儿童的社交与接触”。

Bloodwise慈善机构的研究主任阿拉斯代尔·兰金博士(Dr Alasdair Rankin)敦促孩子家长不要太担心。

他说,”生命早期就能练就一副强大的免疫系统可能会帮助减少患白血病的风险,但目前还没有任何绝对措施可以帮助预防儿童白血病。”

有益细菌

过去,人们往往把微生物认为是”坏蛋”,但该研究表明这是现代医学发生重大改变的一部分。

认识到微生物在我们健康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可以对一些疾病有了全新的认识,其中包括由过敏引起的各种疾病乃至到帕金森症、抑郁症以及白血病等。

英国慈善组织”英国癌症研究”(Cancer Research UK)的斯旺堂教授(Prof Charles Swanton)说,”儿童白血病不常见。无论从父母或是从医学专业人员这方面来说,目前并不清楚采取什么措施防止这一疾病。”

他表示,希望那些有孩子患白血病的父母不要感到内疚,目前并没有什么已知的手段可以防止他们患病。

 

BBC

 

 

 

一物降一物 环境杀手塑料有“天敌”

泰国一条河流上漂浮的塑料瓶

正当全世界都苦于塑料造成的环境公害之际,科学家无意中发现的一种化学物质,只要几天就能”吃”掉某些塑料。

故事最早要从2016年说起,在日本大阪堺市一个塑料垃圾场,科学家发现了一种细菌。这种细菌的特别之处在于,它以塑料为“主食”。

科学家们经过研究试验,对这种自然产生的细菌加以改良,生成了能降解聚酯(PET)的酶,并将它命名为PETase。

这种酶,在几天时间内就能“消化”聚酯(PET)。

聚酯(PET)是人们日常使用的塑料瓶中的主要成分,也被广泛使用于服装行业。

负责这一研究的英国普茨茅斯大学的科学家说,这将可能彻底改变塑料回收过程,使构成塑料产品的某些物质可以重复有效地利用。

参加研究的普茨茅斯大学约翰·梅根教授(John McGeehan)说,“PET大量出现是最近50年的事情,自然界生成一种细菌,能吃掉这种人工物质应该是最近才发生的。”

不过,聚酯(PET)所属的聚酯纤维在大自然中的确早就存在。

梅根教授介绍说,聚酯纤维为植物叶子提供保护。所以能吃掉聚酯纤维的细菌已经进化了数百万年。

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科学事务编辑大卫·舒克曼(David Shukman)走访了普茨茅斯大学的研究实验室,感受到所有参与者的兴奋情绪。

他分析说,在这一发现之后,科学家们面临的一大挑战,是如何将实验室中的发现投入实际使用。

”找到一种技术,能低成本生成这种酶,将会是他们要克服的一大障碍。另外一大问题,是掌握大规模工业化使用这种酶的技术。”

 

据舒克曼分析,无论前面还有多少障碍,在塑料污染危机中,寻找科学解决办法的道路上,这样的科学动力都是至关重要的。

塑料瓶所用的聚酯和纺织行业中所说的聚酯面料、涤纶面料均为同一种原料。塑料瓶经回收后约有80%会被用于纺织行业。

新改良生成的酶PETase可以改变这样的一生产过程,将聚酯再变成原料,再次重新使用。

梅根教授说,“这样一来,聚酯就可以再次被制成塑料,避免用更多石油生产塑料,也就是让塑料有了真正的回收利用价值。”

不过,吃塑料的酶要大规模地投入使用,仍然需要很多年的研究。另外还需要将其吞噬塑料的速度加快,才能真正成为有经济价值的产品。

虽然前路漫漫,但梅根教授乐观地认为,这将是人类最终消除塑料污染、控制塑料泛滥的新起点。

 

来源:BBC,

责仼编辑:武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