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药 首款非西方疫苗 正式入列世卫组织”紧急使用清单”

图源: WHO

(5月7日) – 世界卫生组织(WHO)今天宣布,批准将中国国药集团生产的一款新冠疫苗列于世卫组织紧急使用清单。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瑞士日内瓦世卫组织总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的声明中说:

“世界卫生组织批准了中国国药集团生产的新冠疫苗供紧急使用。因此,该疫苗成为安全性,功效和质量方面获得世界卫生组织批准的第六款疫苗。”

谭德塞表示, 这款疫苗满足了世卫组织有关新冠疫苗安全性、有效性及其质量的标准,将使世卫组织主导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可以采购国药集团的新冠疫苗,以及增强相关国家药品监管机构批准这款疫苗的信心。

中国国药疫苗,是由中国国家生物技术集团(CNBG)的子公司、北京生物制品研究院有限公司生产的, 是首款获得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的非西方疫苗。该疫苗是一种灭活疫苗,易于存储,因此非常适合资源匮乏的环境。该疫苗也是第一种带有疫苗瓶监控器的疫苗,疫苗瓶上的小标签会随温度而变色,以便卫生工作者知道疫苗是否可以安全使用。

世卫组织免疫战略咨询专家组(SAGE),在全面评估中国国药新冠疫苗的相关信息后表示,专家组认为有足够证据证明该疫苗的安全性,以及其预防重症的能力,有效率达79%。国药疫苗适用于18岁以上人群,虽然60岁以上人口的相关数据较少,但没有理由认为国药疫苗在该群体上会表现不同。事实上,许多已使用国药疫苗的国家都为60岁以上群体接种了该疫苗。

世卫组织此前已紧急授权使用数款新冠疫苗,包括美国辉瑞制药公司和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联合研发的疫苗,英国阿斯利康制药公司和牛津大学联合研发的疫苗,美国强生公司旗下杨森制药公司研发的疫苗等。

编辑武梅

返回主页

印度: 疫情形势仍在恶化 单日新增412,000感染病例

(5月6日) – 印度周四报道了每日记录的新增COVID-19感染病例报告。

“医疗基础设施不可能无限期地扩大,尽管已增加氧气供应,仍远落后于案例数量的增加。这是人与人之间的传播, 我们必须减少病案”,《印度快报》。UPI

根据今天发布的官方数据,印度在过去24小时内登记了412,000新增感染病例以及4,000例新增死亡病例,这使该国的感染总人数突破2100万人,死亡总人数超过23万。专家认为,真实数据可能比这要高很多。

新德里高等法院周四下令当地政府为患者提供更多的医疗空间,称该市现有的基础设施“暴露”在“混乱之中”。

新冠肺炎患者周二在印度新德里的一家由体育馆改建的护理中心接受氧气治疗。UPI

首席部长基里瓦尔(Arvind Kejriwal)周四表示,如果他的政府能从中央政府那里获得补给,他将不会让任何人因持续的氧气短缺而丧生。

新德里电视有限公司(NDTV)为当地政府辨护说:“如果我们能获得足够的氧气供应-700吨-我们将能够在新德里建立9,000至9,500张床。” “我们将能够制造氧气床。我们向你保证,我们不会让任何人死于新德里的氧气短缺。”

印度中央政府被批评没有为各州和地区提供足够的氧气,致使医院不得不应对严重的短缺。一些病人在等待床铺和氧气时死在救护车和停放的汽车里。

批评人士则抱怨说,某些短缺与政治有关。他们认为在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的人民党所控制的地区,物资交付被赋予了更大的优先权。

印度中央银行巳宣布向印卫生部门注入67亿美元的资金,以改善濒临崩溃的医疗系统。

工人和家庭成员将尸体运送到新德里附近的多个葬礼堆上进行火化。UPI

HCT武梅

返回主页

再创纪录 马里25岁产妇一胎诞下5女 4男

2021年5月5日(星期三),摩洛哥护士在摩洛哥卡萨布兰卡私人诊所产科病房的保育箱中照顾九个婴儿中的一个。美联社

(5月5日) – 西非国家马里一位名叫哈利马·西塞(Halima Cisse)的25岁产妇4日在摩洛哥一家医院产下九胞胎 — 5个女孩、4个男孩,比产前超声波检测到的胎儿数量多了两个。

这似乎是有记录以来的第一次,一个妇女一次生下了9个尚存的婴儿, 马里卫生部长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五个女孩和四个男孩以及他们的母亲目前“都过得很好”。

西塞一直期待有七个婴儿; 然而, 作为世界上最贫穷国家之一的马里医院设备不足,无法为这种异常的多胎妊娠提供足够的护理, 因此马里政府命令马里的医生将她送往摩洛哥分娩。西塞在摩洛哥接受特殊护理后,于周二剖腹产下了婴儿。

卡萨布兰卡诊所的主任优素福·阿拉奥伊(Youssef Alaoui)告诉摩洛哥国家电视台,一个半月前,马里医生已就此事与他们联系, 他们没想到会有9个孩子。

他说: “西塞在30周时早产,大出血后进行了输血, 现在处于稳定状态。”

伦敦国王学院生殖医学教授雅各布·哈拉夫(Yacoub Khalaf), 在听说西塞并未使用生育疗法时表示,如果不进行生育治疗,这类多胎分娩的成功可能性会非常小,而且很危险。 母亲“极有可能会失去子宫或失去生命”,婴儿“可能会遭受身心障碍, 脑瘫的风险更高。”

他敦促全世界, 对监护生育治疗以及一次生育这么多早产婴儿的风险和成本提高认识。

HCT安妮在线报道

返回主页

 

相濡以沫27年 比尔•盖茨和梅琳达•盖茨今天宣布分手

比尔·盖茨和他的妻子梅琳达·盖茨2018年9月26日在纽约林肯中心举行的守门员活动中发表讲话。Getty Images

(5月3日星期一) – 微软联合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比尔·盖茨(Bill Gates)在今天下午的一条推文中说,他和他的妻子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决定在27年后分手, 但两人仍将继续致力于教育、性别平等和医疗保健方面的慈善事业。

“在经过深思熟虑,并为我们的关系进行了大量工作之后,我们才决定终止婚姻。”比尔和梅琳达在今天的声明中写道。

“在过去的27年中,我们养育了三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孩子,并建立了一个在世界各地运作的基金会,以使所有人都能过上健康、富有成效的生活。我们继续怀有对这一使命的信念,并将在基金会继续我们的工作,但我们不再相信我们可以仍像夫妻一样在下一个阶段的生活中共同成长。在我们开始探索新生活的过程中,我们要求为我们的家庭提供空间和隐私。”

比尔·盖茨自1975年与保罗·艾伦(Paul Allen)创立微软以来,一直担任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直至2000年由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接任这个职位。之后, 比尔·盖茨担任董事长兼首席软件架构师。实际上从 2008年开始,盖茨便逐步放弃了在公司的日常工作,将更多时间花在了他同梅琳达共同创立的基金会上。

2020年,当新冠状病毒在全球肆虐之际, 比尔·盖茨辞去了微软董事会的职务, 同梅琳达一起, 把主要时间花在了打理2000年成立的非营利性基金会上。两位既是该基金会的联合主席也是受托人。

比尔和梅特琳都曾在微软工作。梅琳达曾担任该软件公司的市场经理。两人于1987年在微软的一次员工晚餐会上相识。梅林达后来说,“他花了好几个月才让我出来。”  据说比尔曾对利弊权衡了好久,最终才在1994年同梅琳达在夏威夷结婚。

盖茨夫妇分道扬镳后的财务细节尚不清楚。根据事实集(FactSet)数据,比尔·盖茨拥有微软1.37%的流通股,总价值超过260亿美元。这对夫妇2019年决定将价值200亿美元的微软股票转移到基金会,以寻求增加对慈善事业的承诺。据税务文件显示,如今该基金会拥有超过510亿美元的资产。

据《福布斯》报道,比尔·盖茨是世界第四大富翁,仅次于贝佐斯,法国LVMH的伯纳德·阿诺特和特斯拉的埃隆·马斯克。

两年前,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Jeff Bezos)宣布他和妻子麦肯齐(MacKenzie)离婚。比尔·盖茨和贝佐斯(Jeff Bezos)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创产的公司也是世界上的顶尖科技公司。亚马逊和微软在云计算业务方面有着激烈的竞争。亚马逊今年早些时候表示,贝佐斯将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该公司云计算主管贾西(Andy Jassy)将接任他的职务。

HCT安妮, 蓝天在线报道

返回主页

 

印度行业领袖呼吁政府减少经济活动挽救生命 莫迪大选受挫

Getty Images

(5月2日) – 印度领头行业机构, 印度工业联合会(CII), 今天敦促当局采取“最强有力的国家步骤”,削减经济活动以挽救生命。

联合会主席、柯达马辛德拉 (Kotak Mahindra)银行总裁、亿万富翁柯塔克 (Uday Kotak), 代表联合会呼吁当局采取最高水平的最大应对措施以切断病毒传染链,因为建设医疗基础设施需要时间。

柯塔克在声明中说:“在生命伤亡人数上升的关键时刻,印度工业联合会敦促采取最强有力的国家步骤,包括减少经济活动以减少痛苦”。

此外,国家流行病控制委员会建议莫迪政府实施全面封锁,遏制疫情蔓延。

据印媒报道, 印度政府将因允许举行选举集会和印度教节日庆祝活动面临指控,参加造成灾难的此类活动的人们并未遵守防疫措施。 此前,新德里法院也表示将起诉政府官员,指控他们未能采取必要措施挽救感染者的生命。

Reuters

世界媒体播出和刊载的受害者尸体火化可怕画面,显示出印度仍面临严峻形势。

印度卫生当局今天宣布,在过去的24小时内,印度全国感染人数超过39.2万人,比一天前的40多万人略有下降,但死亡人数跃升至创纪录的3,689万人。

印度目前全国感染总数超过1900万人,死亡总数超过21.5万人。

印度现正处于选举季节。据路透社报道, 印度总理莫迪的印度人民党在西孟加拉邦刚举行的选举中被现任首席部长领导的政党所击败。

HCT王昊报道

返回主页

 

世卫下周末前公布中国国药和科兴疫苗评估

总部在北京的科兴生物疫苗。Getty Images

(5月1日) – 据路透社4月30日报道, 世界卫生组织(WHO)助理总干事西莫(Mariangela Simao)周五表示, 世界卫生组织将在下周末之前发布对两种主要中国疫苗的紧急使用列表评估。

西莫说,世卫的独立委员会正在评估中国国药集团的疫苗,下周将评估中国科兴生物的疫苗,下周初或者下周末之前我们将得出评估结果。

此前中国方面已经向全球60多个国家进行过疫苗援助,而且已有多国领导人公开接种过“中国疫苗”。此外,部分欧盟国家也开始购买中国疫苗,而越来越多的订单还正在路上。由此可以看出各国对于中方疫苗安全性的评价是越来越高,因为中国疫苗除了安全可靠之外,还有一个其他疫苗不具备的优点,那就是疫苗制造能力很强,根本不需要担心断供的情况。

相比之下,世卫对中方疫苗的评估进度,远比预期的要慢许多。

HCT安妮

返回主页

帮助祖国抗击新冠疫情 印度裔科技巨头负责人在行动

微软和谷歌在捐赠、技术和民众动员领域一直是印度最重要支持者    欧洲通讯社

谷歌和微软正在与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以及印度国内外的技术领先者合作,以帮助印度抗击最近日趋严重的新冠疫情浪潮。

来自印度的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和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于4月25日承诺,将为印度提供支持,以应对最新一轮的新冠疫情。

纳德拉在推特上发表推文称,“我对印度当前的处境感到痛心。我感谢美国政府动员援助。微软将继续利用其影响力、资源和技术来协助印度的抗疫工作,并助其购买重要的供氧设备。”

随后,皮查伊在推特上发表推文称,“看到印度日益恶化的疫情危机,我很震惊,谷歌及其员工将向GiveIndia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1800万美元的援助,用于采购医疗物资、支持高风险社区组织以及协助传播新冠疫情关键信息。”

据报道,在第二次毁灭性的新冠大流行浪潮中,印度报告称,在过去的24小时内新增确诊病例超过35万例,创下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最高记录。

皮查伊推文中还包含了一个链接,谷歌在其中详细介绍了帮助应对日益恶化局势的方法。

谷歌印度地区负责人兼副总裁桑杰·古普塔(Sanjay Gupta)表示,“今天,我们宣布向印度提供1800万美元的新资金。”

捐款将作为现金援助提供给受危机打击严重的家庭,以增加其日常开支,另外一部分将捐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帮助获得印度最需要的紧急医疗用品,包括氧气和检测用品。

古普塔表示,这其中还包括员工正在进行的捐款,到目前为止,已有900多名谷歌员工向支持弱势和边缘化社区的组织捐款50万美元。”

古普塔表示,这笔资金还包括增加对公共卫生信息运动的“广告助公益计划”的支持。从去年开始,Google MyGov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向民众传达了有关如何确保安全及新冠疫苗的相关信息。

根据古普塔说法称,谷歌公司将通过增加1500万美元的计划来增加对本地卫生部门和非营利组织的支持,以提供更多语言覆盖范围的选择。

谷歌已经在帮助印度提供其基本信息产品,例如搜索、地图、YouTube和广告。可以使用英语和8种印度语言来搜索印度的新冠疫情新闻,将继续改善翻译能力,并突出显示可靠信息。

这些信息包括新冠病毒检测点和新冠疫苗接种点信息,地图和搜索显示数千个疫苗接种点。谷歌还与卫生和家庭福利部以及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等组织密切合作,以支持人们对疫苗和计划的认识。

亚马逊宣布将向印度医院和公共机构捐赠1万台制氧机  路透社

不只是谷歌和微软

与此同时,德里印度理工学院(IIT)校友、硅谷亿万富翁投资人科斯拉(Khosla)在推特上向印度政府表示愿意提供帮助,科斯拉创立了科斯拉风险投资公司(Khosla Ventures),也是升阳电脑 (Sun Microsystems)的共同创办者之一太阳微系统公司(Sun Microsystems)的联合创始人。

亚马逊于4月25日宣布,其将向医院和公共机构捐赠1万台制氧机,以增强这些医院和公共机构在印度多个城市救助新冠病毒感染者的能力。

一份报告称,其中第一批货物定于4月25日在孟买到货,预计大部分设备将在4月30日之前运抵印度。

据报道称,亚马逊已经与印度平台和其他合作伙伴合作,从新加坡紧急空运8000多台氧气浓缩器和500台呼吸机。

除此之外,据报道,亚马逊印度公司还与非营利组织合作购买了超过1500台制氧机和其他生物医学设备。

印度用于电子商务和金融技术的支付系统公司Paytm创始人Vijay Sheikha在4月25日的一条推文中表示,“我们已经用自己的资金向各种规模的制氧中心提供了补给,我们希望你能合作解决氧短缺问题。”

由印度出生的拜亚·乔亚(Dibinder Joya)领导并从事食品配送服务业务的Zomato,于4月21日推出了包括氧气在内的紧急配送功能。

这是因为德里的几家大型医院屡次接近氧气耗尽并发送求救信息,此外,马哈拉施特拉邦、古吉拉特邦、哈里亚纳邦和中央邦的医院也面临着氧气短缺问题。

据报道称,许多人还前往社交媒体为他们的朋友和家人寻找氧气或病床。

来源: 电子网站

返回主页

游戏少年想赚千万做主播 先来一节劝退课

有的青少年连话都不能流利地说清楚,就盲目地认为自己可以靠做游戏主播挣钱,“我得给他们怼回去,先把学习搞好了、舌头捋利索了,再谈其他”。

图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上海一所名牌初中的学生小鹏(化名)为了在自己“手速最好”的年纪当上一名游戏主播,曾因父母给他断网闹过4次绝食,其中最后一次把自己关在房间里50个小时。

最近一段时间,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嘉兴路派出所飘鹰居委社区责任民警陈梁顺几乎每天都会接到来自家长的求助。他因为帮助小鹏重拾学业、考上市重点高中而突然成为“网红民警”。求助短信、微信、电话此起彼伏,还有不少是外地家长。

“我接触到的游戏少年,基本都想做电竞主播。”陈梁顺接到的第一个案例,就是绝食50个小时的小鹏。据小鹏的父亲桂先生反映,疫情期间上网课,孩子在电脑上开“小窗”玩游戏,家里给他断网,他就破解邻居家的WiFi密码,继续玩游戏。

想做游戏主播,有时成了这类青少年为了打游戏而找的借口。当家长们对孩子沉迷游戏、罔顾学业表现出不满甚至愤怒时,“当一名年入千万元的游戏主播”往往会成为孩子们打游戏的“最佳梦想”。

为当游戏主播闹绝食

桂先生告诉记者,整个2020年寒假期间,小鹏几乎没写过一个字,没看过一本书,天天都在打游戏。而他的梦想,就是拿着一张初中毕业文凭去当一名游戏主播。“说是厉害的主播一年可以挣1000万元,根本不需要大学文凭。”桂先生说,小鹏曾反复劝父母,现在十几岁是手速最快的时候,错过这个点,他就没法做游戏主播了。

民警陈梁顺介入,是桂先生拨打110报警的结果。当时,小鹏已经因为与父母意见不合不吃不喝50个小时了。

“我自己也玩游戏,所以就跟他聊聊游戏。”陈梁顺告诉记者,他成为民警后还参加过《皇室战争》的职业比赛,打到了线上全国32强的好成绩,但他最后输给了一名复旦大学数学系学生,“这个例子就能充分说明,玩游戏不是只有初中文化水平就行了的”。

桂先生手上有一本记录了陈梁顺每次上门时间的日历,日历显示,小鹏2020年中考前的几个月,陈梁顺上门劝导了小鹏40多次。每一次,陈梁顺几乎都在向孩子传递一个信息——不论将来从事什么职业,先拿一张大学文凭再说。

“很多孩子,被网上舆论给麻痹了。各种网络媒体总是报道电竞主播能挣多少高薪,却从来不说,这种玩玩游戏、聊聊天就能挣钱的行业到底背后有多少人是在金字塔底部铺路。”陈梁顺告诉记者,自己后来接触到的游戏少年中,还有女生,“觉得自己长得好看,还会玩游戏,就能挣钱了”。

他说,一部分游戏少年智商很高。以小鹏为例,他在中考前夕“迷途知返”,决定重拾学业,考上了市重点高中。高中最近一次月考,年级排名220多名的他跃升至第62名,数学成绩更是拿到了全班第一。

“这对他们来说不是不可能。”陈梁顺最近与数十名游戏少年及其家长接触后发现,就这群高智商、低社会认知度的青少年而言,他们或许最缺一门“主播劝退课程”。

以为是来打游戏的,没想到还要“上班”

电竞综合运营商英雄体育VSPN联合创始人兼COO郑夺,就是一名电竞行业内的“首席劝退官”。这名毕业于北京大学的高材生,如今还是中国传媒大学电竞专业课的客座教授。他开设的“电子竞技概论”等电竞专业必修课,远远超出了单纯的“打游戏”本身,而是将方向对准电竞行业的赛事组织、内容制作、宣传播出和商业化等核心模块,是在给学生介绍一个充满未知的“职业发展空间”。

郑夺日常会接到许多朋友的求助电话,“几乎都是孩子沉迷游戏,希望让孩子来我公司参观,看看电竞公司日常干些啥的。”他有时候会把公司里的“电竞选手”叫来给孩子们上课,“告诉他们一天打10个小时以上的游戏是什么感受”。

他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有些家长也在“不懂行”的情况下被孩子“忽悠”了。比如,有的家长会认为自家孩子“手速”很快,找到郑夺来推荐“未来电竞选手”。但从专业角度看,日常在人群中手速快的人也就在100APM(每分钟鼠标键盘点击次数),而在PC电竞时代,顶级职业电竞选手手速要达到260-300APM。“直接找到我的朋友的孩子,拍一段手速视频过来,几乎没有一个能打职业的。”郑夺说。

由于不懂行,有些家长盲目把孩子送上了电竞之路,但孩子的电竞梦却很有可能半途而废。与此同时,这些在手速最佳年龄段的孩子,也失去了在学习最佳年龄段里继续求学的机会。

RNG电子竞技俱乐部英雄联盟战队负责人阮琛曾向上海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过建议——给那些放弃学业从事电竞工作的青少年一个返校复学的机会。

阮琛告诉记者,电竞业从业者年龄通常在14岁到25岁之间,黄金年龄在15岁到20岁之间。这个年龄段,很多人还在上初中、高中、大学,进入电竞业,就意味着放弃学业。

电竞业顶尖选手的年收入,是全国知名篮球、足球运动员的两倍甚至三倍,明星选手年收入过亿元也是“正常现象”。“很多人觉得可以把电竞作为终身职业。但其实这个行业淘汰率特别高。”阮琛介绍,如果为了电竞放弃学业,年轻人会处在“特别尴尬”的境地,“即便手速快的,训练了半年、一年,发现上不去了,怎么办?”

去电竞公司工作有没有可能?对此,郑夺拿出了自家公司的数据——英雄体育VSPN平台自2016年成立以来,从7个人发展到1500人,公司每年招聘600人,离职式淘汰400人左右。而这些被“淘汰”的人中,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对电竞行业不了解而主动离职的,“不少人说,我以为来电竞公司有很多时间玩游戏,没想到工作这么忙,于是就离职了”。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VSPN工作的员工至少都是本科学历,且以985、211高校为主,其中还不乏香港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等世界名校的毕业生。VSPN的主播,以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毕业生为主。

不懂行的家长和孩子,都在凭各自的想象“鸡同鸭讲”

一个令业内人士担忧的现状是,由于电竞知识的匮乏和普及率不够,导致电竞这个“神秘行业”在家长圈里呈现出支持和反对“两极分化”的态势——有的家长极力反对孩子从事电竞行业,连什么是电竞赛事、电竞主播都不知道,纯粹就是粗暴地不让孩子接触;有的家长则觉得电竞行业能挣大钱,孩子手速够快,可以辍学到行业里闯荡。

这两种极端情形,前者直接导致家庭亲子关系破裂,有的孩子甚至离家出走、住在网吧或绝食抗议;后者则很容易把孩子送上“电竞打不成、读书读不成、工作找不到”的尴尬境地。

据媒体报道,成都一家电竞教育机构,一年招收100多名学员,他们多多少少存在厌学、沉迷游戏等问题。而经过专业培训与各类模拟比赛,大部分人最后都能认清自己与职业选手的差距,回归现实。

“我常常想,如果上星的电视台能多播出电竞比赛的专业解说、中小学校能开设电竞职业规划或者介绍类的课程,家长和学生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盲目了?”郑夺说,目前电竞赛事的直播多数在一些家长接触不到的小众平台上,比如S10赛事,一年在网络平台上转播4000-5000场,受众数以亿计,但很多家长却从未接触过这样的赛事。“因为不懂,家长要么盲目切断网络,要么盲目同意孩子辍学打比赛。家长和孩子,都在凭各自的想象聊,鸡同鸭讲。”

社区民警陈梁顺也有类似观点,他告诉记者,自己之所以能“实力劝退”为玩游戏而绝食的小鹏,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玩游戏、懂游戏”。“每个孩子,我基本都是拿自己玩游戏的经历来劝退。”最近一段时间,他接触到的前来寻求帮助的网游少年家长,几乎都不具备“懂游戏”的素质。

陈梁顺认为,孩子玩游戏、沉迷游戏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一个较为普遍的社会问题,而这个问题“破题”的关键点就在于能否让家长和孩子都清楚地知道,电竞行业是什么、在电竞业工作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来自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2020年1-3月,我国头部游戏直播平台开播主播数呈不断上涨态势,到2020年3月达到最高值,开播主播数为433.7万人;但2020年4-6月开播主播数逐步回落,6月头部游戏直播平台开播主播数为303.9万人。

上海骑鲸客文化传播公司创始人王霆告诉记者,他的“播赞”公益课程“劝退”了众多想要做电竞主播的青少年。“目前已经培训了约300人。很多年轻人不知道,看上去简单的直播带货、电竞直播,背后细节太多。他们盲目入行,却没做好思想准备。”

最近几天,王霆的课程又收到了一些电竞少年的报名申请,他打算为他们定制一个为期一周、每天都打12个小时以上游戏的培训班,“请专门的选手来给他训练训练,拉拉手速、体能,看他们还想不想继续当游戏主播了”。

王霆说,有的青少年连话都不能流利地说清楚,就盲目地认为自己可以靠做游戏主播挣钱,“我得给他们怼回去,先把学习搞好了、舌头捋利索了,再谈其他”。

来源: 《中国青年报》HCT编辑武梅

返回主页

 

金一南:澳大利亚在国土安全方面压力很小 却参与了19世纪以来几乎所有的军事行动

澳大利亚联邦内政部常务副部长迈克·佩苏略预计将跟随彼得·达顿从内政部进入国防部工作。ABC

(4月27日星期二 ) -《澳大利亚报》(The Australian newspaper) 今天刊载了澳大利亚安全部门高官、联邦内政部常务副部长佩苏略(Mike Pezzullo)在4月25日“澳新军团日”当天发给部门所有工作人员的致辞。

佩苏略在信中称, 在一个永远充满紧张和恐惧的世界里,战鼓的敲响有时微弱而遥远,有时会更大声,且更为接近。虽然澳大利亚总是在寻找和平,但也应做好“派出战士参加国家战争的准备。

佩苏略在信中还表示:“今天,自由国家仍继续面对这一悲惨的挑战。” “让我们用决心和力量,用武装训练和国家艺术,减少战争的可能,但不是以宝贵的自由为代价。”

佩苏略的言辞被广泛认为是对澳大利亚国防部长达顿(Peter Dutton)的支持。达顿周日(25日)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知情人》节目(Insiders)采访时表示,不能排除与中国就台湾问题爆发战争的可能性。

澳大利亚联邦工党的影子内阁成员肖顿(Bill Shorten)批评佩苏略使用了“煽动性的语言”。

他对九台电视网说:“我认为这是过度亢奋的语言,我不确定我们的高级公务员是否应该使用这种语言。”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之后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寻求“和平统一”。“希望澳方充分认清台湾问题的高度敏感性,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切实谨言慎行,不向‘台独’分裂势力发出任何错误信号,多做有利于台海和平稳定和中澳关系的事。”

中国军事专家金一南在接受中文媒体采访时认为,澳大利亚对华威胁并不可怕,它没有那么强,没有那么厉害,也没有那么悬乎。我们根本不必在意它介不介入台湾问题。它如果执意要介入的话,只能对澳大利亚本身带来更大的损害而已。

金一南还表示,“澳大利亚领土四面环海,跟任何国家都不接壤,不仅在陆地上不与其它国家接壤,海上相邻的国家也很少,它在国土安全方面的压力很小。但奇怪的是,澳大利亚竟然参与了19世纪以来几乎所有的军事行动。像南非布尔战争、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它都参与了。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也都出兵参与了。

尽管澳大利亚的军事力量没有那么强大,威胁没有那么大,但它特别爱管事,它就像狼狈为奸的狈一样,经常趴在狼的身上,狼咬谁,它就跟着咬谁,狼吃谁的肉,它也上去吃谁的肉。澳大利亚就喜欢扮演这样的角色。”

HCT编辑武梅

返回主页

 

无惧风险 中国公司正以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在美国上市

无惧风险,中国企业正在美国快速上市。彭博社

(4月26日) – 尽管中美关系在拜登执政之后似乎并未见明显改善, 然而中国公司正在以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在美国上市。

据彭博社报道,今年以来,来自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公司通过在美国的首次公开募股(IPO), 共筹集了66亿美元,创下一年以来的新高,比2020年同期增长了八倍。最大的IPO是电子烟制造商RLX Technology Inc.的16亿美元上市,其次是软件公司Tuya Inc的9.47亿美元发行。

现实是,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几乎没有缓解的迹象,而且中国公司从美国交易所退市的威胁依然存在。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上个月表示,它将开始实施一项法律,强制会计公司让美国监管机构审查对海外公司的财务审计。不遵守规定可能导致从纽约证券交易所或纳斯达克退市。

鉴于中国出于安全考虑一直拒绝美国监管机构审查其在海外上市的公司, 因此内地公司面对的风险仍然很高。 霍根·洛弗斯(Hogan Lovells)律师事务所大中华区私募股权主管斯蒂芬妮·唐(Stephanie Tang)说:“他们承认这是潜在的风险,如果发生某些事情,他们可能需要为下雨天做好准备。”“但这种风险本身不会阻止这些公司至少在今年下半年或明年进入美国。”

2020年,中国企业通过美国IPO筹集了近150亿美元,是2014年之后的第二高纪录,当时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的流通量达到250亿美元。

据报道,滴滴出行已秘密提交了数十亿美元的美国IPO申请,将使这家中国网约车巨头的估值高达1000亿美元。知情人士说,类似优步(Uber)的卡车运输初创公司全卡车联盟(Full Truck Alliance)也计划今年在美国上市,筹资约20亿美元。

此外,中国公司在美国进行的额外股票销售也受到了广泛好评,其下一个交易日的发行价平均回报率通常为11%。

尽管近年来像香港这样的金融中心已经更改了上市规则,使新经济公司更容易在当地上市,但这并没有阻止中国公司在美国境内的流动。在美国上市的中资公司,把在香港第二次上市扩大投资者基础作为对冲退市风险的工具。 有数据显示,此类二级上市去年筹集了近170亿美元,今年已经筹集了超过80亿美元。

知情人士说,滴滴出行稍后还将在香港进行潜在的双重发行,而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小鹏汽车(Xpeng Inc.)也在上市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在金融中心进行了股票出售。

业内人士认为, 美国资本市场之所以吸引中国公司,主要原因有申请流程较简化, 公司流动性高,投资者基础广泛以及在美国上市可获相关声望等。而现在他们前往美国,因为知道他们随后也可以在香港上市。

HCT蓝天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