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一口气公布437项关税加征排除商品,利好中美企业消费者

据第一财经9日20日报道,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公布了3份对华加征关税商品排除清单通知,超过400项商品在免于加征关税之列。与之前历次不同的是,此次清单涉及了美方宣布的3批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

三批加征关税商品均涉及

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本次关税排除清单共涉及437项商品,排除的商品主要为各类仪器设备零部件、有机合成材料、日用品、化学制品、纺织品、机电设备、化工制品、钢铁制品等。这些商品分别分布在美国去年以来宣布的340亿美元、160亿美元、2000亿美元这3批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中。

从2018年12月28日至今,USTR共公布了11批次的商品排除清单。据第一财经记者查询,前8次先后各排除了984项、87项、21项、515项、464项、110项、69项和10项商品。而9月17日USTR则一次性公布了3批次排除清单,分别涉及上述3大批商品,这是此前从未发生过的。

USTR在关于340亿美元加征关税商品的排除清单通知中称,2019年9月17日,USTR发布第3290-F9号通知,对可获得关税排除的商品进行公告。根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案》第301条b款,第301条c款和第307条a款以及跨机构301条款委员会的建议,美国贸易代表宣布对其中310项商品实行关税排除。声明称,该决定还参考了“咨询委员会及公众对相关关税排除产品的建议和意见”。

这310项商品主要为各类机电仪器、设备和零部件,包括不同型号及用途的泵轮机、电动设备、发动机、起重设备、医疗设备和光学设备等。

而此次列入了160亿美元加征关税商品排除清单中的,则包括聚氯乙烯卷、聚氯乙烯板、塑料管、管和软管接头和连接器、球形旋钮钢管、铁或钢制露台、凉棚和棚架、镀锌钢管、农业或园艺机械用旋转式内燃机等89类商品。

  此外,还有日用品、化学制品、纺织品、机电设备等38类商品被列入2000亿美元加征关税商品排除清单。其中日用品约占1/3,具体包括和美国民众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LED灯具、用于花园、庭院和桌面的照明配件、复合木地板、用于咖啡冲泡且自带过滤装置的水杯、便携式的单人用烤架、狗用安全带等。

美国化学理事会(ACC)此前发布声明,对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计划表示反对。声明表示,虽然2018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化学品增长了22.7%,但报复性关税抑制了美国对中国化学品的出口,导致2018年化学品对华贸易逆差几乎增长了2倍,从14亿美元增至40亿美元。美国化工行业是美国主要的出口行业,占美国出口贸易总额的10%以上。

圣诞商品在列

此次关税排除清单的刷新,对中国出口企业、美国进口企业和美国消费者来说都属利好。

对于将要过圣诞节的美国消费者而言,一个好消息是:用于圣诞树装饰的一款小型照明装置也在此次排除清单中。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曾发布的一份调查显示,在美国人消费的“中国制造”产品TOP10中,圣诞节用品和圣诞用灯分别位列第三位和第十位。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考虑到库存需求,美国80%进口灯饰的采购都在每年的8~10月完成,而中国商品占这些美进口灯饰的85%左右,并且几乎美国人所用的所有LED灯都来自中国。

纺织品中,100%的涤纶机织超细纤维织物、涤纶制品也在此次排除清单中。

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对美纺织服装出口额约103亿美元,占中国对美国纺织服装及原料出口额的16%左右,涉及出口企业1.7万家左右。

美国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主席耶克萨(Rufus Yerxa)曾表示,美国不再具备生产服装、纺织品等相关产品的基础设施。

对于美国纺织品行业来说,此次对中国纺织品的部分“解禁”至少缓解了燃眉之急。

多个领域的业内人士表示,此次排除清单的公布,对中国相关领域的出口企业也是利好消息,尤其是当前正在努力争取圣诞订单的企业。

 

 

返回主页

紧张局势将缓解的乐观情绪致使美股周四反弹

周四,受到美国和中国之间贸易紧张关系可能缓解希望的推动,美国股市开盘即大幅上涨。涨势持续且稳定。

截止美国东部时间下午4点,道指(INDU)上涨约326.15(+1.25%),收26,362.25;标准普尔500指数(SPX)上涨36.64(+1.3%),收2,924.58;纳斯达克综合指数(COMP)上涨116.51(+1.48%),收7,973.39。

据多家媒体报道,市场的乐观情绪来自中国政府官员周四发表的评论,称中国政府希望继续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以及中国将推迟对最新一轮美国关税的报复。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周四在商业部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方)坚决反对贸易战升级,“愿意以冷静的态度通过磋商与合作解决问题。贸易战升级不利于中国,不利于美国,也不利于全世界人民的利益。”

上周,中国宣布对美国进口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这令总统特朗普感到沮丧和恼怒。

作为报复,特朗普随即宣布从10月1日开始,对目前征税为25%来自中国的250亿美元商品和产品,征收30%的税。此外, 对从9月1日起以10%的税率征收的来自中国的剩余300亿美元商品和产品 改为征收15%的税。

贸易战升级导致当天市场震荡,股市大幅下挫,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曾一度下跌623.34点,收报25,628.90,为几周来最大的单日跌幅。

HCT啟明在线报道

返回主页

美国科技巨头IBM“花式劝退”老员工,数万人丢掉饭碗

“年龄歧视和性骚扰一样,一直是行业公开的秘密。”美国平等就业委员会代理主席利普尼克这样评价IBM裁员的做法。有文件显示IBM在过去短短几年时间内就裁掉了“5万至10万名”员工。

图片:Techcrunch

为了吸引千禧一代年轻人,让公司看起来和亚马逊、谷歌一样“新潮炫酷”,IBM在过去几年炒掉的员工数量可能高达10万人。

据每日经济新闻8月2日报道,美国时间7月31日,前IBM人力资源副总裁阿兰·瓦尔德在法庭作证时称:

为了吸引千禧一代年轻人,让公司看起来和亚马逊、谷歌一样“新潮炫酷”,IBM在过去几年炒掉的员工数量可能高达10万人。

每经小编注意到,IBM因为涉嫌绕开法律进行年龄歧视,目前面临多起诉讼。从曼哈顿、加州到宾夕法尼亚和德州,都有被IBM裁掉的前员工发起民事诉讼。

前HR副总作证:裁员5万-10万人

德州法庭文件显示,瓦尔德在一桩民事诉讼中作证时称,IBM在过去短短几年时间内就裁掉了“5万至10万名”员工。

他表示,有着108年历史的“蓝巨人”在人才招聘策略上,决心向千禧一代年轻人展示IBM并不是一家“老古董”公司。为了让公司看起来是一家与谷歌、IBM类似的“既酷又新潮的公司”,IBM在过去几年通过“滚动裁员”的方式裁减了大部分老员工。

IBM的这一策略故意针对像61岁的乔纳森·兰利(诉讼原告)这样的老员工。

法庭文件显示,兰利指控IBM在他供职24多年后将他解雇,原因就是他的年龄问题。

IBM已经提交动议,请求法院驳回兰利的诉讼。7月31日,兰利的律师针对IBM的动议向法院提交了反对依据,其中包括瓦尔德的证词。职业社交网站领英的资料显示,瓦尔德在IBM工作了近8年时间,在2018年10月离职。瓦尔德对此不予置评。

其实早在2015年,《福布斯》杂志的一篇报道称,IBM将在未来几年裁员10万人,占据员工总量的四分之一。当时IBM发言人对此反驳称,这一报道“可笑,没有依据”。

根据另外一桩在纽约曼哈顿的集体诉讼文件,IBM从2014年开始“修正老员工比重”,着手解雇老员工,并使用千禧一代取代他们。IBM咨询部门称,千禧一代要远比婴儿潮一代更具创新能力,乐于接受技术。

今年6月,IBM裁员大约2000人。IBM当时在声明中称,

“我们正不断重新配置我们的团队,从而与我们专注于IT市场高附加值领域的目标保持一致,同时在能够为我们的客户和公司创造价值的重要新领域大力招募员工。”

美国媒体:近五年至少裁员2万人

2018年3月,新闻调查网站ProPublica发布了一份深度调查报告。该站记者拿到许多IBM内部文件,发现IBM在过去5年大约炒掉了2万名40岁以上的美国员工,约占这几年被裁美国员工总数的60%。

在设法查阅了IBM的内部文件、法律文件和公共记录,并采访调查了逾1000名IBM前员工后,ProPublica发现,IBM涉嫌绕开美国法律监管,擅自开除年龄较大的员工。

比如,美国平等就业法规定,被裁员的员工可以要求公司披露本轮被裁员工和留任员工的平均年龄,以便仲裁机构判断公司是否有针对大龄员工的歧视。

不过,IBM拒绝透露已裁员人数,也拒绝透露决定裁员与否的年龄标准线。IBM不但拒绝向相关员工提供此类信息,还要求他们签字放弃自己的申诉权,以及放弃协同他人寻求赔偿的权力。

与此同时,IBM还采用种种招数,掩盖自己对大龄员工的歧视:

即便某些老员工工作表现突出,IBM也会将其列为裁员对象,并以他们不熟悉某些技术为理由挤兑他们;

把裁员说成退休,并采取种种措施鼓励员工自己辞职。这些举措减少了纸面上的裁员数目,因此不致刺激公众,使其提出披露具体数目的要求;

一面鼓励裁员对象申请其他职位,一面暗中怂恿经理不要接受他们,同时还要求许多员工培训接班人;

告诉某些年长的员工说其技能已经过时,然后把他们转为非正式工(类似于派遣工),之后他们往往还做以前的工作,但收入和福利都大不如从前。

IBM转型急需年轻一代

“年龄歧视和性骚扰一样,一直是行业公开的秘密。”美国平等就业委员会代理主席利普尼克这样评价IBM的做法。

在数十年前称霸业界的时代,IBM在美国的员工人数曾一度增至25万。后来IBM不但将种族平等、男女同工同酬等目标逐一纳入规划,而且提供了业界无人能及的高薪和近乎终身雇佣的制度。

为此,IBM鼓励员工要有主人翁意识,把公司利益当做自己家的利益来考虑。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IBM还在一份员工手册中称:“一旦发生经济衰退或遇生产方向大变,人事就势必变动。某些企业会用裁员来适应新局面,但IBM却会再培训、再分配甚至再安置原有员工。”

后来,由于接连错失芯片技术革新、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浪潮,IBM逐渐无法维持原有的员工福利和高薪了。如今,IBM更倾向于用低薪、经验差的年轻员工取代高薪、经验丰富的老员工,以及用敏于接受新事物的员工取代风格固化的员工。

2014年,IBM公司转型提出CAMS服务,即云服务、大数据、移动、社交媒体。

在IBM咨询部门做的一张PPT报告中指出,千禧一代非常适合CAMS方面的工作。这份报告后来被当作集体诉讼时的证据,证明IBM早有针对老员工的裁员计划。

这份报告称,千禧一代有着“数字原生代、追求真实、用于创新、设计天赋”的特点,和CAMS业务所需的特质很契合。

为此,老员工被视作为裁员目标,在评职时受到更严苛的评估。尽管IBM强调公司一切都符合法律,但是员工想要领取遣散费,就必须接受私下仲裁。

也就是说,如果员工因为年龄大了感觉自己要被放弃了,必须单独提出并保密,这样才能拿到遣散费。因为保密而增加了外界收集证据的难度。在硅谷,这种做法完全合法并且被广泛运用。

许多前员工都公开表示,他们曾尝试在IBM公司内部或在新技术领域中寻找新岗位,但仅有少数人找到了工作。许多人都表示,整个行业中年龄歧视的问题普遍存在。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