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推文称拥有特赦自己“绝对权利”

 针对通俄门调查,川普4日推文称拥有特赦自己的绝对权利。法新社

法新社4日报导,总统川普4日推文称,他拥有特赦自己的“绝对权利”,川普并再度对通俄门与妨碍司法的调查发出抨击。

川普在推特网站上说:“正如众多法律学者所说,我有绝对权利,可‘特赦’自己,但我没有做错事,为什么需要这么做。”川普还说:“另外,没完没了,由13名非常愤怒和矛盾的民主党人(及其他人)领导的猎巫行动,也继续跟进到期中选举来。”

 

5.8万现钞飞了 海关无故没收 移民提告

克里夫兰的一名64岁男子,去年10月在机场准备出关时,被联邦海关与边境保护局搜身检查,虽然并未遭到任何罪名起诉,随身行李所带的5万8000元现金却被没收。(取自推特)

住在俄亥俄州克里夫兰的一名64岁男子,去年10月在机场准备出关时,被联邦海关与边境保护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搜身检查,虽然并未遭到任何罪名起诉,随身行李所带的5万8000元现金却被没收。本周稍早,这名男子向位于俄亥俄州的联邦法院兴讼。

克里夫兰居民卡萨西(Rustem Kazazi)在诉状中指出,2017年10月24日,他与家人来到克里夫兰霍普金斯国际机场(Cleveland Hopkins International Airpor),准备搭机先到纽瓦克(Newark),然后转搭国际航班回老家。不过,联邦运输安全局(TSA)在例行检查中发现他所携带的现钞,通报海关与边境保护局人员,后来他被要求脱衣接受搜身,虽然完全没有查到任何违禁品,他的现金还是全部被没收,就连海关人员开给他的没收单据上,也没注明没收金额。

卡萨西被海关怀疑涉嫌走私、运毒或洗钱,虽然他严正否认,在并未触犯任何法律的情况下,钞票还是通通被没收。

出生于阿尔巴尼亚的卡萨西是退休警察,抽中美国国务院的绿卡抽签后,2005年与家人移民来美,2010年入籍成为美国公民。离乡背井多年,他在2017年秋季准备返乡探亲,打算帮亲人整修房子,并计画在当地购买度假小屋。

住在克里夫兰郊区帕尔马高地(Parma Heights)的卡萨西,带着妻子以及即将从俄亥俄州立大学化工系毕业的儿子同行,随身行李则带着过去12年来攒下的5万8100元积蓄。

卡萨西接受访问时说,因为安全考量,决心随身携带现钞,而不透过银行汇款。他说,阿尔巴尼亚犯罪比美国严重许多,以前有人透过阿尔巴尼亚银行汇款,由于金额较大,结果遭人拦截,把钱拿走。他也表示,如果算上汇率以及高额手续费,都不划算。

他说:“我很怕他们是要私吞。”他表示,后来收到寄到家里的海关通知书,上面写着没收金额为5万7330元,但当时他带的都是百元面额超票,不知为何出现这个数字,也不知为何短少了770元。

综合报导: 记者颜伶如

 

伊万卡在华注册13个商标, 美国人喊“腐败“

前两天刚因为“晒娃”被围攻的美国“第一女儿”伊万卡·特朗普又被批了,这次是因为其公司在中国注册商标。

据美联社29日报道,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中国通过了伊万卡公司13个商标的审查,与此同时,该公司的另外8个商标也已被初步批准。

对此,美国有团体批评称,伊万卡不愿放弃自己的业务尤其令人担忧,因为她有可能通过自己的地位和其父的总统身份获得经济利益,从而涉及腐败问题。

不少美国网民也痛批伊万卡“腐败”,有人直截了当质问她,知道“裙带关系”(nepotism)怎么拼写吗?

据报道,伊万卡在中国的品牌涵盖了人一生需要使用的东西,从婴儿毯到棺材,以及香水、化妆品、餐具、镜子、家具、咖啡、巧克力等各方面。

观察者网查询中国商标网发现,伊万卡的这家公司全称为“伊万卡·特朗普商标有限公司”,在中国商标网能查询到72个申请记录,商标名称则涵盖“IVANKA TRUMP”、“伊万卡·特朗普”、“伊万卡·川普”等,首个商标申请时间为2008年12月25日。

三个月来,伊万卡·特朗普商标有限公司在中国获批及初审的商标 中国商标网截图

其最新获批的一项商标注册公告日期为5月27日,商标名称为“IVANKA TRUMP”,商品/服务范围包括:质量评估、地质勘探、化学研究、计算机软件更新服务、气象预报、服装设计、笔迹分析(笔迹学)、无形资产评估、替他人创建和维护网站、地图绘制服务等。

美联社指出,截至28日的数据显示,至少有25个伊万卡·特朗普商标有待审查,36个获准注册,8个获得初步批准。除了在中国注册的这些商标,伊万卡的公司在菲律宾也成功注册了3个商标。

作为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的身份自从他父亲出任美国总统后就变得微妙起来,更何况,她和丈夫库什纳此后还前后进入白宫担任特朗普的顾问,这样的政商背景,让她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关注。

美联社称,尽管伊万卡退出了其公司的品牌管理,将资产投入到家族运营的基金公司,但是她本人仍然从中牟利。

美国社会组织“公民责任和伦理”(Citizens for Responsibility and Ethics)执行主任诺阿∙布克拜因德(Noah Bookbinder)表示:“伊万卡∙特朗普不愿放弃自己的业务尤其令人担忧,因为伊万卡品牌持续在海外扩张。”

“这涉及严重的腐败问题,因为她有可能通过自己的地位和其父的总统身份获得经济利益,或者她经商的国家可能对她的政治工作产生影响。”

《纽约时报》援引专家的观点,称最近一系列商标授权所需的时间似乎与此前一样,但更广泛地来看,伊万卡在中国获得越来越多的商标及其家族在中国的商业利益引发了一个问题:特朗普家族是否会在中国获得一般人得不到的特殊考虑?

一名批评人士则指出,与伊万卡做生意的外国政府知道,他们是在与总统的女儿打交道——她也是在白宫工作的人。

民主21(Democracy 21)组织领导人弗雷德·韦特海默(Fred Wertheimer)和“公民责任与伦理”负责人诺曼·艾森(Norman Eisen)认为,“一些国家无疑会认为这是讨好特朗普的一种方式,其他国家可能会把他女儿的公司提出的商业请求视为他们不能拒绝的请求。”

然而,

对于在海外注册商标,伊万卡的公司给出了与上述批评截然不同的解释,其声称这些商标是为了阻止他人用伊万卡的名字牟利。

伊万卡品牌总裁阿比盖尔·克莱姆(Abigail Klem)表示,该品牌对商标的保护是“正常的商业行动”,尤其是在商标侵权猖獗的地区,已经申请、更新、和严格保护其国际商标。

“我们最近看到,一些无关的第三方申请商标数量激增,他们试图利用这个名字,我们有责任努力保护我们的商标。”

《纽约时报》称,在中国,有不少人利用著名品牌和名人的名字注册商标,将其“占有”,希望从中获利。北京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门负责人冯超说,已经有10多件与伊万卡本人无关的伊万卡商标。

其中包括南方城市佛山的一家公司用伊万卡的拼音为公司的卫生巾和卫生棉条注册的“Yiwanka”商标,南京的好女儿酒业有限公司用英文的Ivanka Trump和中文的伊万卡·特朗普注册了商标。

另据英国《金融时报》2017年2月报道,当时以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的名字命名的中国企业多达40家,其中绝大多数公司成立于特朗普获选美国总统后,涉及服饰、美容、内衣等多个行业。

除了伊万卡,特朗普本人自然也逃不了“被注册”的尴尬,《金融时报》称,据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数据显示,自从2016年初以来,特朗普字样被注册到公司名称中的现象非常泛滥,在美国大选时段达到了顶峰。

以“TRUMP”命名的卫浴产品



2017年2月之前14个月,至少有80家中国公司注册名称中含有两种常见的“Trump”的中文译名:特朗普和川普。而其中,大约有60家公司注册于特朗普胜选之后。

2006年12月7日,特朗普本人递交了“TRUMP”商标的申请,但就在此前两周,一个名叫董伟(音)的中国人就已经注册了该商标,并在其“创普”实业有限公司的马桶等卫浴产品上使用。

为此,特朗普一次又一次上诉,直到2016年9月6日,国家商标局宣布董伟的商标无效,紧接着,11月3日,特朗普的商标在中国商标局公示,三个月后,即2月13日,公示过程中没有异议,特朗普终于得以在中国拥有以自己名字作为商标的使用权。

观察者网:王恺雯

美国父母为赶走80后啃老族儿子赢得官司

最近,美国纽约一对父母因为其30岁的儿子不肯搬走,赖在家里“啃老”,把他告到当地最高法院,希望让儿子离家独立。

当地Syracuse的最高法院5月22日做出裁决,命令这对夫妇的儿子迈克尔·罗通多(Michael Rotondo)搬离父母家。

迈克尔过去8年一直住在父母家里,而且不交房租,也不帮父母做任何家务。

他父母三番五次劝他搬走,甚至主动提出给他一笔安置费。但他就是不肯离开家。

没有办法,迈克尔的父母把儿子告到当地法院,希望动用法律手段强迫儿子搬走。

迈克尔

但却被告知,由于迈克尔是家庭成员,必须得由最高法院裁决,才能让他搬走。

与此同时,迈克尔强调父母没有给自己足够的准备时间。

他希望能有6个月的时间再搬出去,对此法官表示,他应该跟父母协商,自愿搬走。

麦克尔后来对记者表示,他会对这一裁决上诉,但又说他本来也打算在3个月后就搬走。

 

迈克尔的父母

全球现象?

无独有偶,这种“啃老”现象不仅在美国,在英国、中国等国家其实都有。

由于房价和房租上涨,就业机会等现实问题,英国也有越来越多的成年人成为飞不出父母”巢穴”的“啃老族”。

根据英国2017年的统计数据,在英国就有340万成年人由于各种原因不得不和父母挤在一起住,其中25%以上的人年龄在20-34岁之间。

有些人不但自己跟父母同住,还带来自己伴侣。年近30岁的女音乐教师米瑞就是这样。

她不付父母任何房租,有一段时间自己的前男友也跟着她在父母家寄居了4个月。

中国情况

中国对“啃老族”这个词并不陌生。“啃老”现象在城镇比较突出。

相比西方而言,中国父母可能更拉不开面子,主动赶子女出门。

有些父母,特别是独生子女的父母更习惯于或是干脆愿意让成年子女住在家里,即使他们有工作,有能力出去另辟空间也是如此。

中国华中师范大学社会福利研究中心的梅志罡认为,中国“啃老”人数众多,而且随着就业压力增大以及人口老龄化,“啃老”队伍还会继续壮大。

而且,“啃老”已经从一种家庭现象演变成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梅志罡认为,中国“啃老”现象有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例如”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的习惯思维。

一些子女认为拿父母的天经地义,而有些父母则对子女宠爱有加,宁愿养活他们一辈子。

加之人们在就业、房价以及社会保障方面的压力等,短时间内恐怕无法缓解这种“啃老”现象。

而从长期来看,它需要个人、家庭、社会以及政府的共同努力和合作,特别是在加强个人独立自主性、就业、培训、住房、社会福利等方面做出努力和改善。

 

责仼编辑:武梅

传美施压 要求中国签农产、能源长期进口协议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本周,赴中国谈判,据传美国要求中国签订农产品、能源进口长期协议。 法新社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本周,赴中国谈判,据传美国要求中国签订农产品、能源进口长期协议。)

 

金融时报报导,华府正施压北京当局,要求签订复数年合约购买美国农产品和能源,减少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

消息人士称,美国正推动与中国达成长期商品进口协议,旨在让最终贸易协议免受中美两国的政治压力影响。报导指出,若中与与美国签订长期协议,可能冲击美国盟国的出口,如欧盟、澳洲、巴西和阿根廷。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本周访问北京,料将讨论中国从其他国家采购,但可以​​转从美国进口的产品清单,这份清单本月已提交给北京。美国谈判代表也将要求中国取消配额并改变规定,例如过去禽流感爆发时对美国家禽进口的限制措施。

美国参众两院通过“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

共和党参院党鞭孔宁(John Cornyn)欣见推法成功。(Getty Images)

美国参众两院昨天先后通过“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这项获得两院跨党派支持的法案目的在加强对外国投资、并购敏感科技美企的管控。该法案的“外国”焦点是中国,目的在于遏制所谓中国利用投资轻松获得美国科技界、甚至军方的前沿技术。

共和党参院党鞭孔宁(John Cornyn,德州)今天在参院议事大厅拿出画著“中国的策略性目标”的看板,逐一介绍中国常用的十种策略,从民间、商界、军方渗透、窃取数据、新科技,逐渐发挥影响力,孔宁说,“这不是公平交易,他们(中国)可以进出美国、大举投资,但美国企业想进军中国市场却得向政府交出钥匙。”

孔宁称,我们愿意与中国进行和平、平衡和有建设性的合作,但事实上是,中国对美策略性入侵的触角深且广,他们借此提升本国的科技和军事现代化,对美国的安全早已构成威胁。

孔宁和众议员匹腾吉 (Robert Pittenger,北卡)是两院联合法案“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共同提案人,该法强化CFIUS功能,使它能审核,并拒绝某些外国投资。本周二批准的法案删除一部分,即要求CFIUS审查可能导致技术转让的合资企业,批准的法案还重新定义一般不会被CFIUS刁难的“被动投资”。

CFIUS是跨部门机构,负责对可能涉及敏感技术被对手国取得的交易进行审查。近期被CFIUS否决的交易案,包括海南集团并购白宫超级短命的前新闻室主任史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创立的天桥资金( SkyBridge Capital)。

匹腾吉四月曾接受访问表示,川普总统会支持“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但在中兴通讯制裁案尘埃未定、美中关税谈判、贸易战尚未止战休兵之际,该法案的通过为川普的签署该法,增添变量。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