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汗等于燃脂?脂肪转化成肌肉?减肥知识送给你

出汗等于燃脂?脂肪能转化成肌肉?

想减肥但感觉“太难了”;或许,只是因为你掌握的减肥“知识”不一定对。

知识点一:只摄入基础代谢热量不可持续

稍微有点常识的“减肥党”都知道,除了遗传因素及病理性原因,大部分肥胖是由热量盈余造成的,人体摄入的能量超过消耗的能量,就会变成脂肪储存在体内。于是,记录食物热量的APP成了标配。

那么,减肥吃够基础代谢的热量,或者说长期低热量饮食能成功减肥吗?

答案恐怕是:不行。

事实上,人体每日总能量消耗分为三个部分:基础能量消耗、食物生热作用以及身体活动能量消耗。其中,基础能量消耗决定了人体能量最基本的需要量,它对生命存活起了一系列重要的作用,如体内细胞功能、蛋白质合成等。它占据了每日能量需要的60%—75%。

基础能量代谢率的准确概念是指在中性温和的环境中,清晨醒来,人体处于消化吸收后状态(即消化系统处于非活动状态,需要至少隔夜12个小时禁食),正常呼吸并完全放松(平躺,没有任何外部肌肉运动)时人体单位时间内(一般是每分钟或每小时)每平方米体表面积散发的热量。

基础能量消耗则是用基础能量代谢率乘上时间系数得到的,但人们通常习惯将基础能量消耗说成基础代谢率或基础代谢。

中国首批注册营养师、中国营养学会会员谷传玲分析,以成年轻体力劳动者女性(白领女性基本都是)为例,每天的平均能量需要是1800千卡,如果只吃够基础代谢的量,最多是1350千卡。就算完全不活动,跟1800千卡比起来能量还亏空450千卡,肯定会饿(基本超过300千卡就会饿),天天挨饿难以坚持,减肥也就难以成功。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副教授范志红也表示,减肥不能光看热量摄入。“减脂期间肯定要控制热量,但长期只摄入维持基础代谢的热量或更低的热量,也是一件不能持续的事情。你肯定会觉得饿,很痛苦,所有痛苦的事情都很难坚持下去。”她说,更重要的是,在控制热量的同时必须要保证蛋白质、维生素等所有营养素的摄入。

 知识点二:出汗与卡路里消耗没啥关系

说到减肥,很多人的第一感觉无疑是大汗淋漓。确实,当你挥汗如雨运动完一称,确实体重减了,于是,裹着保鲜膜、穿上暴汗服跑步的不在少数,仿佛流出的是汗水,也是脂肪。

然而,出汗真得是在燃烧脂肪吗?真相让人失望。大量出汗后体重下降只是身体里的水分减少而已,和脂肪没多大关系。

南京体育学院科学训练中心、运动队体能康复师陈钢锐撰文分析,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研究员做了一个实验,实验的对象是高温瑜伽课。一节90分钟的高温瑜伽课,由11位女性与8位男性参加,完成26个不同的动作,再加上两种呼吸练习。

最终的研究结果显示,一节让人大汗淋漓的高温瑜伽课,消耗的卡路里效果并没有高过一节流汗很少的普通瑜伽课。也就是说,在运动量不变的情况下,出再多汗你消耗的卡路里也不会增加。

那是不是出汗就跟减脂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呢?陈钢锐说,也并非那么绝对,对同一个人来说,如果在同样的环境中运动,那么运动的强度越大,运动时间越长,往往出的汗也越多。也就是说,排除环境和个人因素的话,出汗量是跟运动强度、运动量成正比的。而一般来说运动量大些,减肥的效果也会好一些。

所以,出汗不是判断这一次的运动是否达到减脂效果的标准,但还是可以作为一种辅助的参考来和其他指标一起判断你今天的运动强度是否足够。

但陈钢锐提醒,北京曾经就有一个女孩,为了能流更多的汗在夏天穿羽绒服跑步,结果引发了中暑。道理很简单,出汗是为了散热降温,裹上保鲜膜、穿所谓排汗服,大大降低了散热效率,后果只有一个——体温升高,导致中暑高热,甚至危及生命。出汗多,并不代表减肥效果就好,恰恰提示要多补水。

  知识点三:脂肪永远不能转化成肌肉

关于减肥,还有一种美好的愿望,如果能将身上的脂肪转化成肌肉就好了,既减脂又增肌,完美。

但令人悲伤的是,这不可能。脂肪和肌肉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物质,从来都不是简单的相互转化的关系。肌肉是组成人体的一种组织,根据分布部位及肌肉特征,分为三种,分布在各组织器官及骨骼表面,每一块肌肉与支配肌肉的神经、营养肌肉的血管、分隔包裹肌肉以及连接肌肉与骨骼的结缔组织一起,共同构成一个器官。

人体全身的肌肉共约639块。约由60亿条肌纤维组成,其中最长的肌纤维达60厘米,最短的仅有1毫米左右。一般人的肌肉占体重的35%—45%。

脂肪呢,实际上它分为好多种,比如磷脂、甘油三酯、类固醇、糖脂等。在自然界中,最丰富的是混合的甘油三酯,在食物中占脂肪的98%,在身体里占28%以上。

肌肉的基础成分是氨基酸,是由碳、氮、氢、氧四种原子拼搭而成的。而脂肪里只含有碳、氢、氧三种原子。这两种物质就类似蛋白和蛋黄,是不可能相互转化的。

健身教练范辉介绍,肌肉组织的增减主要在于运动量大小,而脂肪组织的增减是在于热量摄入的多少。摄入热量多+运动量小,自然脂肪就增加肌肉变少,人就“胖”起来;如果摄入热量和运动量都大的话,则可能肌肉和脂肪都增多。

范志红说,脂肪永远不能转化成肌肉,但运动可以消耗脂肪,“因为当身体感觉到我的肌肉还不够强,扛不住这个运动,它就会将食物当中的蛋白质变成氨基酸,变成身体的蛋白质,锻炼可以一边减脂一边增肌,让身体的肌肉比例上升,脂肪比例下降,让身材更苗条、有型。”

来源:科技日报

返回主页

 

快迅:2019诺贝尔物理学奖揭晓!

海外网10月8日电 当地时间10月8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吉姆·皮布尔斯(James Peebles)、米歇尔·麦耶(Michel Mayor)和迪迪埃·奎洛兹(Didier Queloz)。

吉姆·皮布尔斯的获奖原因是对宇宙演化过程的理论发现,米歇尔·麦耶和迪迪埃·奎洛兹的获奖原因是他们对地球在宇宙中的地位的发现。

根据诺贝尔奖官方网站介绍,诺贝尔物理学奖是根据瑞典著名化学家阿尔弗雷德·贝恩哈德·诺贝尔的遗嘱,以其部分遗产作为基金创立的5个奖项之一,旨在奖励对人类物理学领域里做出突出贡献的科学家,由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设立物理学奖项,最早在阿尔弗雷德·诺贝尔1895年的遗嘱中被提及。19世纪末,越来越多的人将物理学视为最重要的科学,也许诺贝尔也这么认为,因此他的研究也与物理学密切相关。

据诺奖官网介绍,从1901年至20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已颁发113次,被授予“在物理学领域作出最重要发现或发明的人”,其中最年轻的获奖者为25岁,最年长者为96岁。此前历届得主中仅有三位女性。

以下为近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获得者名单及其主要成就:

2018年,美国科学家阿瑟·阿什金、法国科学家热拉尔·穆鲁以及加拿大科学家唐娜·斯特里克兰,凭借在激光物理学领域的突破性贡献获奖。

2017年,三名美国科学家雷纳·韦斯、巴里·巴里什和基普·索恩,凭借在发现引力波方面取得的成就获奖。

2016年,三名科学家戴维·索利斯、邓肯·霍尔丹和迈克尔·科斯特利茨,凭借在物质的拓扑相变和拓扑相方面的理论发现获奖。这三名科学家均在英国出生,获奖时均在美国的大学从事研究工作。

2015年,日本科学家梶田隆章和加拿大科学家阿瑟·麦克唐纳,凭借发现中微子振荡获奖。

2014年,日本科学家赤崎勇、天野浩和美籍日裔科学家中村修二,凭借发明蓝色发光二极管(LED)获奖。

2019年诺贝尔奖从10月7日起陆续揭晓,其中,7日当天公布了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美国医学家威廉·凯林(William G. Kaelin Jr)、格雷格·塞门扎(Gregg L. Semenza)以及英国医学家彼得·拉特克利夫(Sir Peter J. Ratcliffe),他们凭借革命性地发现让人们理解了细胞在分子水平上感受氧气的基本原理而获奖。

据诺奖官网消息,其他奖项的揭晓时间预计为:9日公布化学奖获得者,10日公布文学奖获得者,11日公布和平奖获得者,14日揭晓经济学奖获得者。

 

返回主页

 

法国将阻止脸书加密货币Libra在欧洲发展

(法新社巴黎12日电) 法国今天警告,将阻止脸书(Facebook)在欧洲发展加密货币Libra的计画,因为Libra会威胁到各国政府的「货币主权」。

法国财政部长勒麦尔(Bruno Le Maire)在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虚拟加密货币会议开幕式上表示:「我想要非常清楚地表明: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不能批准Libra在欧洲土地上发展。」

社群网站龙头脸书因为在散布假消息和极端主义内容影片所扮演的角色而声誉受损,因此脸书6月宣布发行Libra的计画时,各国政府和批评人士都表示担忧。

脸书计划于2020年上半年发行Libra,将有一篮子货币资产支撑,避免出现类似比特币与其他加密货币般的大幅波动。

除了脸书以外,Libra还获得Visa、万事达卡(Mastercard)和PayPal等支付巨擘,以及共乘服务应用程式Lyft和Uber等撑腰。

自从脸书宣布发行Libra计画后,法国官员就直言不讳警告Libra所构成的危险,勒麦尔在今天的会议中也持续施压。

其中一个担忧就是,民众可能会在危机时刻选择使用Libra,而放弃国家货币,让政府管理经济的努力复杂化。

脸书计划发行加密货币Libra

来源: 法广

Ropot 智能炒菜机

 

你知道这些适于睡前享用的美味食物吗?

对于那些想要减肥的人,国外的营养学家建议晚上吃点零食。 这同样对糖尿病患者有益 – 因为适量食用高蛋白质和低脂肪的食物将有助于在夜间稳定血糖水平。

专家认为,睡前可以吃一个煮熟的鸡蛋。吃少量的杏仁和核桃、一份无糖希腊酸奶、西红柿、黄瓜和胡萝卜都会受益。

那些想要减肥的人可以晚一点进食晚餐,吃上一小块肉排或鱼排,配一些蔬菜。

夜宵要食用蛋白质,可以吃含有健康脂肪和碳水化合物有限的食物。营养学家指出,这些食物可以限制夜间血液中葡萄糖的摄入,并在早晨维持较低的血糖水平。

来源: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返回主页

张浩案,美国为打压中国芯片技术精心编织的又一张黑网

(张浩近照,如今他已被困美国四年。张浩妻子范莉萍提供)

时隔四年,被美国“钓鱼执法”逮捕并扣上间谍帽子的天津大学教授张浩一案最近终于取得新进展。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在美方多次拖延后,张浩案终于定于9月10日在美国一家地区法院开庭审理,最终判决有望在几天或更长一段时间内做出。与此同时,张浩所属的诺思(天津)微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则已在中国国内对事件中的美方“主角”安华高科技公司(现更名为博通)发起法律攻势。

(张浩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不太好,经常失眠、呕吐。张浩妻子范莉萍提供)

《环球时报》记者经过调查更吃惊地发现,在过去四年中,美国为操纵张浩一案下了无数“黑手”:伪造证据,通过黑客侵入天津大学网络系统窃密,将公共知识“包装”成所谓的“商业秘密”,还有一张早有预谋织下的大网……而美国针对张浩的真实目的随之逐渐浮出水面。处在旋涡中心的张浩,迄今已孤身被困异乡四年无法回国。他的妻子告诉《环球时报》,张浩依然坚信自己无罪,但长期软禁生活已让他的身体和精神每况愈下。

(天津大学的微机电实验室。白云怡摄)

诺思公司反诉美企:到底谁才是“技术小偷”?

2015年5月,美国逮捕并指控张浩“串谋经济间谍活动”,认为张浩与其同事庞慰在美国工作时窃取了行业巨头安华高科技公司的滤波芯片相关资料,把其带回天津大学并以此为创建合资公司诺思微系统,接下来,诺思生产的芯片被出售给中国国家机构和一些公司。

然而,一名接近张浩和诺思公司的知情人士23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诺思已在天津市一中院反诉安华高销售给美国苹果公司的滤波芯片侵犯诺思和张浩的知识产权。

据这名知情人士称,张浩与其同事庞慰在美国时就已是微机电滤波芯片领域的领军人物,经美国专利部门批准,在美获得7项专利。二人进入天大并成立诺思后,天大和诺思在该领域获得200余项专利。2016年,诺思发现安华高销售给苹果公司的滤波芯片使用了庞慰和张浩研发的专利技术,并拆解苹果公司手持设备取证。2017年9月28日,诺思向天津一中院对苹果公司提起诉讼。

(被捕前的张浩。左一为张浩,左二为庞慰。来自网络。)

“诺思有极大的信心可以打赢这场官司”,该人士告诉记者,“因为所有证据都对诺思有利。”

然而,此举很快遭到苹果和安华高的大力反扑。“诺思发起诉讼后,对方曾表示,寻求庭外和解,但遭到诺思拒绝。”该人士对《环球时报》透露,随后,苹果又以案件管辖地存在问题等理由上诉,也遭天津高院驳回。

眼见未能达到目的,2018年,安华高和苹果开启了“拖延战略”:安华高向天津一中院起诉张浩与诺思的专利的权属存在问题,而苹果则在北京知识产权法庭起诉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要求其宣告张浩与诺思的专利无效。由于这两案尚未审理结束,天津市一中院在去年暂时中止对诺思诉苹果侵权案的审理。

“诺思和天大希望司法机构可以同时审理这三个平行的案件,尽快有一个公正的结果。”该知情人士表示,“他们坚信有充分证据可以胜诉,而这对张浩在美案件的审理也能有所助益。”

黑客窃取、制造伪证…这四年,美国在张浩案中还下了哪些 “黑手”?

众所周知,2015年张浩被美方以参加学术会议为名诱骗到美国,以“钓鱼执法”的形式逮捕。然而,美国在此案中做的“手脚”远不止与此,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也陆续浮出水面。

一名接近张浩的知情人士23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安华高科技公司提供给美国法庭和中国法庭的关键证据是张浩与庞慰互通的数十封邮件,该公司称其涉及商业秘密。但这些邮件大部分储存在天津大学的邮件服务器中,系美方黑客入侵天大网络系统非法获得。此外,这些邮件还有明显的编辑、修改痕迹。

“天津大学邀请了来自国内著名大学和机构的多名技术专家对安华高提供的邮件进行鉴定,这些专家分析完之后得出一致意见,认为这些并非原始邮件,而是经过编辑修改。这是很明显的伪证。”他这样告诉记者。

美方为张浩扣上“间谍”帽子的另一项重要依据,是一名叫詹姆斯·马尔韦农的所谓“中文语言学家和中国军事专家”的报告。《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这份报告可笑地声称,张浩供职的天津大学和诺思公司都是“中国政府机构”,理由是天津大学隶属于中国教育部,而教育部掌握中国大学的经费和补贴发放。诺思则因是与天大合资成立,也是中国政府的分支机构。

事实上,天大在诺思公司中的股份只有7%,而马尔韦农对中国体制的理解也十分粗浅荒谬。值得一提的是,马尔韦农正是当年“中国山东蓝翔技校是对美国网络黑客攻击基地”这一“高论”的炮制者之一,该技校实际上一所以传授烹饪技术和挖掘机驾驶而闻名的中国就业培训机构。

不仅如此,甚至远在“钓鱼执法”诱捕张浩之前,美国就开始以欺骗的形式悄悄地织就这张“大网”。据上述知情人士告诉《环球时报》,2012年,安华高的高管里奇·卢比打着学术交流的名义前往天津大学的微机电实验室参观,并提出愿和天大一起发表论文,合作申请专利。“当时天大人员在心理上完全没有防备,还请卢比为学生指导和作报告,只是拒绝了卢比提出的提供科研经费和注资收购诺思的提议。”

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卢比此行的目的并非这么简单。回国后,此人立即向美国FBI提交了一份报告,夸张且不真实地形容“中国在天津大学完全复制了安华高的滤波芯片生产线”,并再三要求FBI介入此事。“事实上,天大的实验室只不过两百平方米,和安华高上万平米的规模差距之大不可以里计。而其所用设备更非如卢比形容的那样,70%以上都是以较低价格采购二来的二手设备供学生实习为主。”该人士透露,随后的诸多迹象显示,卢比此人与FBI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美国为何布下这么大一个局针对张浩与诺思?或许答案就藏在诺思的主要产品——滤波芯片中。滤波芯片技术被视为芯片半导体行业“皇冠上的明珠”,也是现代无线通信、5G、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所有这些行业的核心与基石。直到今天,该技术几乎一直为美国安华高科技公司垄断。不过,天津大学和诺思已成为中国国内领先且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滤波芯片研发机构,且已形成小批量供应市场的生产能力,对中国芯片行业取得突破封锁和打压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旋涡中心的张浩:压力、孤独折磨下的异国四年

《环球时报》记者上周末见到了张浩的妻子和父亲。张浩妻子范莉萍告诉记者,案件迟迟未能开庭,给张浩带来很大的心理压力。她向记者展示了张浩的近照,照片中,张浩显得疲惫而憔悴,与四年前判若两人。范莉萍表示,除了担心案件,张浩也特别牵挂自己年迈的父母。去年张母得了几场重病,今年上半年张父突发大面积脑梗,他都无法回国照料,内心感到十分痛苦和自责。

张浩在美国没有医保,当地的医疗费用又很昂贵,所以他一直坚持通过跑步来舒缓压力。但今年以来,张浩的身体状况严重下滑。“他夜里经常失眠,吃东西容易呕吐,所以不敢进食。体质也越来越虚弱,以前可以跑十几公里,但现在浑身乏力到几百米都无法坚持。”范莉萍说,目前张浩被允许7点到21点在北加州活动,佩戴电子监控设备,定期向法官报告。

经范莉萍称,经咨询医生,心理压力大及孤独过久可能是张浩身体状况下滑的主因。她告诉记者,2016年底、2017年美方都曾说要开庭,但随后又因各种原因未果,“每次一停至少半年”。尤其2018年下半年,案件进展更几乎出于“完全停摆”的状态,“遥遥无期,让人根本看不到希望”。

张浩案进展停滞正值中美紧张局势愈演愈烈之时。近年来,在美华人科研学者频频遭遇打压,被审查、开除、询问甚至被起诉逮捕者日益增多。据范莉萍称,自己去探望张浩进出美国海关时,也经常遭遇饱含偏见的问询,“比如问我是不是华为的”。而由于担心通讯设备被美国监控,范莉萍和家人经常不得不关闭手机。

张浩一案不仅让其个人的学术生涯受到巨大影响,也对天津大学和诺思的发展造成了不小的打击。张浩在天津大学的同事段学欣告诉《环球时报》,天大精密仪器与光电子工程学院在张浩此前专攻的微机电方向的研究已几乎完全暂停。而诺思公司也因张浩一案的影响,在融资上遇到极大困难,被资本视为“存在较高风险”。据记者了解,现在诺思为员工发薪都已是勉力支撑。

9月10日,张浩案终于将在美国地区法院加利福尼亚北区圣何塞分院开庭。天津大学精密仪器与光电子工程学院党委书记王海龙对《环球时报》表示,天津大学将继续成为张浩教授的坚强后盾,帮助并支持张浩教授打官司。

“这四年来,我曾很多次做过这样一个梦:我的儿子掉进了水里,我要去救他。”张浩的父亲张家其这样对《环球时报》记者叹道,“我只希望张浩能打赢官司,尽快平安回来。以后哪怕当个普通老师也好,再也不要去美国了。”

来源: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白云怡

 

返回主页

 

项立刚: 推广5G,莫忘4G服务

视频截图

最近,网上流传着一种说法:电信运营商为了推广5G,故意降低4G的网速,这是要逼用户成为5G用户。

4G网速是否真变慢了,作为一个消费者、一个行业观察者,我可以负责地说,确实是变慢了。实际上,变慢了这件事不是今天才出现,一年前,这种情况已经开始出现,并且越来越明显。我们刚开始用4G时,下载速度可达到每秒50-80Mbps,现在大多数情况下,每秒只有30Mbps,甚至在一些地方,下载速度只能做到每秒5-10Mbps。这个速度可以说比我们开始用4G时慢了很多。

需要强调的是,电信运营商必须维护消费者的利益。消费者愿意使用4G还是5G,必须有选择权,不能5G来了,消费者的4G手机就得扔了。今后一段时间里,4G网络须继续存在,绝不能降低4G网速,让4G的服务大打折扣。

那么,是不是电信运营商故意降低4G速度,为了逼用户转5G呢?这显然是误解。目前,5G网络还没有全面部署,在北京想找到5G信号还是一件多少有点困难的事。今年,中国的5G部署主要还是集中在重点城市的重点地区,明年大约会在全国300个城市铺开。要让中国人都能用上5G,至少还需要到2021年以后,5G还没起来,电信运营商就急着降速,那用户也不可能立刻用上5G。而且,这个所谓4G降速,也不仅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4G速度变慢在全国范围内都有,包括在一些县城和农村地区。运营商如果要在这些地区降速逼大家用5G,显然也为时过早。

既然电信运营商不太可能为了逼用户使用5G而降低4G的网速,但为什么4G的网络慢了呢?我认为这与提速降费有很大的关系。

大家都知道,移动通信用户是共用移动通信网络。4G网络上用户量少,那么使用的时间就会少,网络压力也就小,网速自然就快。反之,如果有大量用户同时使用,网速一定会慢,比如在体育赛事或演唱会的现场,网络就会出现大规模拥塞。

当4G开始时,资费还比较高,使用4G的用户并不多,那时用户每个月用的流量也很少,自然网速很快。我最初使用4G时,每月只使用约800 M的流量,但每个用户的平均流量连800M也不到。经过几年的发展,尤其是大规模提速降费后,今天流量费用已经非常低。现在,中国4G用户数已达到11亿,用户量和流量均大幅度增加,且增速远远超过基站建设的速度。因此,我们用着用着网络慢了,就不难理解。

用户需要高品质的网络是正当要求,尽管运营商不太可能为了逼用户转5G而降速4G,但即使用户量增加,运营商也应尽可能提升网络品质,保证网络的稳定,让用户感受不到影响或少受影响。这是电信运营商的义务,也是电信运营商需要加大努力的方向——在建设5G网络的同时,也要保证4G网速的正常。(作者是信息消费联盟理事长)

来源: 环球网

返回主页

香港警方反对周末两项游行 指多次游行变暴力冲击

中新网8月16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纵暴派一直以“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为幌子,申请游行集会,但几乎每次结束后都演变成暴力冲击。香港警方15日基于有关原因,向申请17日及18日举行的游行发出“反对通知书”,仅准许18日在维园举行集会。

民阵”申请在18日由维园游行到遮打道行人专用区,并在终点举行集会。警方15日基于维护公共安全、公共秩序及保护他人的权利和自由为由,提出反对,但准许“民阵”在当日早上10时至晚上11时在维园集会。

警方在“反对通知书”中列出18个由包括“民阵”在内等不同团体,由6月至今举行过的公众集会及游行,指这些集会及游行附近的地点,在活动结束后多有示威者做出暴力行为、纵火和大范围堵路,更使用汽油弹、钢珠、砖头及各类自制武器,大规模破坏公物、破坏社会安宁,令参与的示威者、记者及警务人员严重受伤。

根据近日的社会气氛及冲突日趋暴力,警方有理由相信若批准游行,部分示威者届时会偏离原来游行路线,做出不在“民阵”控制范围内的行为,遂决定反对“民阵”的游行申请。

警方同日也反对拟于17日在红磡及土瓜湾一带举行的游行。警方表示接获逾1200封公众信件反对该次活动,并担心地区人士被滋扰,认为活动具一定争议性、游行路线涉及九龙区主要干道。

警方指,这次游行途经众多与经营旅行团业务相关的店铺及食肆,极有可能吸引大量持不同意见者聚集,造成争拗及混乱场面,一旦发生暴力冲突及纵火事件,会严重危害市民及游客的人身及财产安全,对公共安全及秩序构成严重影响。

申请游行的学联前秘书长李轩朗在获悉申请结果后焚烧“反对通知书”的副本,声称会提出上诉,若上诉失败则会“见机行事”,希望市民“自己衡量风险后”,决定是否参与当天的行动等。

【编辑:吉翔】

先“厌女”后“极端” 美3枪击案凶手 都仇恨女性

民众前往俄亥俄州岱顿追悼枪击案死者,献上鲜花、蜡烛和美国国旗。(Getty Images)
德州民众举著十字架,上面写着枪击案死者姓名,追悼上周末在艾尔巴索无辜丧生的民众。(Getty Images)

从加州吉尔洛大蒜节(Gilroy Garlic Festival)以及德州艾尔巴索(El Paso)、俄亥俄州岱顿市(Dayton)接连发生的三起枪击案,根据警方调查与媒体报导,三名枪手有着某些共同点,例如曾经明确发表对女性的深恶痛绝,或者坚信某种走极端的偏激主义,而这些理念则与厌女倾向有关。

“今日美国报”(USA Today)分析,过去一周美国国内连续发生三起重大枪击案,引发社会各界对种族歧视、仇外主义及白人至上主义的热烈讨论,但涉及仇恨女性的问题面向,却较少受到注意。

专门研究仇恨团体的非营利组织“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PLC)资深分析师汉克斯(Keegan Hankes)表示,人民领袖应该对于一切有毒的理念予以谴责,而这些盘根错节的教条系统,就是导致一连串悲剧发生的导火线。

汉克斯说,很多人都是先出现反女性的言论,后来才变成追求白人民族主义或信奉其他白人至上主义,厌女倾向可以说是前往这些极端思想的“入门通道”。

  • 俄州枪手 曾威胁杀死女同学

岱顿市枪击案24岁凶嫌拜兹(Connor Betts)的高中同学对媒体表示,拜兹当年因为握有“暗杀名单”与“强暴名单”,结果受到停学处分。

曾经与拜兹一起参加夏令营的福特(Taylor Ford)表示,曾目睹拜兹在学校游乐场对着当时的女友紧掐脖子;拜兹的高中同窗艾娃‧路易斯(Eva Lewis)则说,与拜兹一起参加学校音乐剧演出时,他曾多次威胁要杀死她。

  • 大蒜节枪手 推崇仇恨女性书籍

加州吉尔洛大蒜节枪手、19岁勒根(Santino William Legan),曾在Instagram发文中大力推崇19世纪著作“强权就是公理”(Might Is Right),这本书的内容则充满种族歧视与仇恨女性的言论。

  • 德州枪手 行凶前批“种族混血”

德州艾尔巴索枪击案21岁凶嫌克鲁修斯(Patrick Crusius),行凶前在社群网站张贴种族歧视发文,并指美国正遭到“种族混血”的破坏;虽然警方并未透露克鲁修斯是否曾发表任何憎恶女性的言论,但专家指出,白人至上主义与厌女倾向有着密切关联。

追悼者在德州沃尔玛前摆放十字架,追悼枪击案丧生者。图为女性追悼者在十字架前默祷。(Getty Images)
加州大蒜节枪击案丧生的一名13岁女孩举行丧礼,图为她的母亲(中)在亲友陪同下参加女儿的丧礼。(美联社)

来源: 《世界日报》

返回主页

美国科技巨头IBM“花式劝退”老员工,数万人丢掉饭碗

“年龄歧视和性骚扰一样,一直是行业公开的秘密。”美国平等就业委员会代理主席利普尼克这样评价IBM裁员的做法。有文件显示IBM在过去短短几年时间内就裁掉了“5万至10万名”员工。

图片:Techcrunch

为了吸引千禧一代年轻人,让公司看起来和亚马逊、谷歌一样“新潮炫酷”,IBM在过去几年炒掉的员工数量可能高达10万人。

据每日经济新闻8月2日报道,美国时间7月31日,前IBM人力资源副总裁阿兰·瓦尔德在法庭作证时称:

为了吸引千禧一代年轻人,让公司看起来和亚马逊、谷歌一样“新潮炫酷”,IBM在过去几年炒掉的员工数量可能高达10万人。

每经小编注意到,IBM因为涉嫌绕开法律进行年龄歧视,目前面临多起诉讼。从曼哈顿、加州到宾夕法尼亚和德州,都有被IBM裁掉的前员工发起民事诉讼。

前HR副总作证:裁员5万-10万人

德州法庭文件显示,瓦尔德在一桩民事诉讼中作证时称,IBM在过去短短几年时间内就裁掉了“5万至10万名”员工。

他表示,有着108年历史的“蓝巨人”在人才招聘策略上,决心向千禧一代年轻人展示IBM并不是一家“老古董”公司。为了让公司看起来是一家与谷歌、IBM类似的“既酷又新潮的公司”,IBM在过去几年通过“滚动裁员”的方式裁减了大部分老员工。

IBM的这一策略故意针对像61岁的乔纳森·兰利(诉讼原告)这样的老员工。

法庭文件显示,兰利指控IBM在他供职24多年后将他解雇,原因就是他的年龄问题。

IBM已经提交动议,请求法院驳回兰利的诉讼。7月31日,兰利的律师针对IBM的动议向法院提交了反对依据,其中包括瓦尔德的证词。职业社交网站领英的资料显示,瓦尔德在IBM工作了近8年时间,在2018年10月离职。瓦尔德对此不予置评。

其实早在2015年,《福布斯》杂志的一篇报道称,IBM将在未来几年裁员10万人,占据员工总量的四分之一。当时IBM发言人对此反驳称,这一报道“可笑,没有依据”。

根据另外一桩在纽约曼哈顿的集体诉讼文件,IBM从2014年开始“修正老员工比重”,着手解雇老员工,并使用千禧一代取代他们。IBM咨询部门称,千禧一代要远比婴儿潮一代更具创新能力,乐于接受技术。

今年6月,IBM裁员大约2000人。IBM当时在声明中称,

“我们正不断重新配置我们的团队,从而与我们专注于IT市场高附加值领域的目标保持一致,同时在能够为我们的客户和公司创造价值的重要新领域大力招募员工。”

美国媒体:近五年至少裁员2万人

2018年3月,新闻调查网站ProPublica发布了一份深度调查报告。该站记者拿到许多IBM内部文件,发现IBM在过去5年大约炒掉了2万名40岁以上的美国员工,约占这几年被裁美国员工总数的60%。

在设法查阅了IBM的内部文件、法律文件和公共记录,并采访调查了逾1000名IBM前员工后,ProPublica发现,IBM涉嫌绕开美国法律监管,擅自开除年龄较大的员工。

比如,美国平等就业法规定,被裁员的员工可以要求公司披露本轮被裁员工和留任员工的平均年龄,以便仲裁机构判断公司是否有针对大龄员工的歧视。

不过,IBM拒绝透露已裁员人数,也拒绝透露决定裁员与否的年龄标准线。IBM不但拒绝向相关员工提供此类信息,还要求他们签字放弃自己的申诉权,以及放弃协同他人寻求赔偿的权力。

与此同时,IBM还采用种种招数,掩盖自己对大龄员工的歧视:

即便某些老员工工作表现突出,IBM也会将其列为裁员对象,并以他们不熟悉某些技术为理由挤兑他们;

把裁员说成退休,并采取种种措施鼓励员工自己辞职。这些举措减少了纸面上的裁员数目,因此不致刺激公众,使其提出披露具体数目的要求;

一面鼓励裁员对象申请其他职位,一面暗中怂恿经理不要接受他们,同时还要求许多员工培训接班人;

告诉某些年长的员工说其技能已经过时,然后把他们转为非正式工(类似于派遣工),之后他们往往还做以前的工作,但收入和福利都大不如从前。

IBM转型急需年轻一代

“年龄歧视和性骚扰一样,一直是行业公开的秘密。”美国平等就业委员会代理主席利普尼克这样评价IBM的做法。

在数十年前称霸业界的时代,IBM在美国的员工人数曾一度增至25万。后来IBM不但将种族平等、男女同工同酬等目标逐一纳入规划,而且提供了业界无人能及的高薪和近乎终身雇佣的制度。

为此,IBM鼓励员工要有主人翁意识,把公司利益当做自己家的利益来考虑。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IBM还在一份员工手册中称:“一旦发生经济衰退或遇生产方向大变,人事就势必变动。某些企业会用裁员来适应新局面,但IBM却会再培训、再分配甚至再安置原有员工。”

后来,由于接连错失芯片技术革新、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浪潮,IBM逐渐无法维持原有的员工福利和高薪了。如今,IBM更倾向于用低薪、经验差的年轻员工取代高薪、经验丰富的老员工,以及用敏于接受新事物的员工取代风格固化的员工。

2014年,IBM公司转型提出CAMS服务,即云服务、大数据、移动、社交媒体。

在IBM咨询部门做的一张PPT报告中指出,千禧一代非常适合CAMS方面的工作。这份报告后来被当作集体诉讼时的证据,证明IBM早有针对老员工的裁员计划。

这份报告称,千禧一代有着“数字原生代、追求真实、用于创新、设计天赋”的特点,和CAMS业务所需的特质很契合。

为此,老员工被视作为裁员目标,在评职时受到更严苛的评估。尽管IBM强调公司一切都符合法律,但是员工想要领取遣散费,就必须接受私下仲裁。

也就是说,如果员工因为年龄大了感觉自己要被放弃了,必须单独提出并保密,这样才能拿到遣散费。因为保密而增加了外界收集证据的难度。在硅谷,这种做法完全合法并且被广泛运用。

许多前员工都公开表示,他们曾尝试在IBM公司内部或在新技术领域中寻找新岗位,但仅有少数人找到了工作。许多人都表示,整个行业中年龄歧视的问题普遍存在。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返回主页

云计算来了 云回收还会远吗?

云服务器的使用寿命通常只有三年左右,这意味着一些最早期设备已经超出其使用期限,这给回收商们创建了一个新市场。

金属回收商们的新战线是诸如计算机、服务器和处理器这样的电子产品。

全球规模3,000亿美元的废金属市场正在把目光从报废汽车和复印机转向一个新的领域:云计算。

从电子邮件到电子游戏,全球对于存储的需求不断增长,大型数据中心的数量也随之猛增。据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称,自2015年以来云基础设施类投资飙升,预计今明两年数据中心设备市场的平均年化增长率约为16%。

然而专家称,云服务器的使用寿命通常只有三年左右,这意味着一些最早期设备已经超出其使用期限。技术变革的快速步伐正在为诸如Sims Metal Management Ltd. (SMSMY)和总部位于加州的Electronic recycling International Inc.(简称ERI)之类的公司创建一个新市场。按规模计,Sims Metal Management是美国最大的回收商之一。

数据中心设备包含处理器和风扇等部件,这些部件可以被拆出来,在电子市场上转售。这些设备还含有铝、铜和钢铁等金属,许多专家认为,随着中国等大型经济体更多地依赖消费推动经济增长,减少对出口的依赖,这些金属将变得更有价值。

Sims和ERI在美国分别参与了处理少量云计算材料回收的试点,押注未来几年回收量将大幅增长。由于不断上升的贸易壁垒和大宗商品价格疲软冲击了利润,目前废金属回收企业正寻求重振利润。

在Sims位于伊利诺伊州西芝加哥的一处设施内,工作人员在检测并翻新笔记本电脑。

据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微软(Microsoft Co., MSFT)和Alphabet Inc.(GOOG)旗下谷歌(Google)公司的数据显示,2018年这三家公司的年度资本支出总额超过600亿美元,较上年增长50%。这三家公司运行超大型网络,并且都在升级和扩展数据中心。

围绕敏感数据安全问题的担忧加剧,促使科技公司对如何处置不再需要的设备保持警惕。

一些公司要求将服务器当场拆解,这样一来雇员就可以观看并录下相关场景。其他一些公司在把被淘汰的服务器送往废品场途中使用武装押运。业界在什么是可以再利用的这一问题上也有不同意见。一些科技公司要求将所有设备彻底粉碎和熔化,即便其中包含可以再次使用的零部件。

而谷歌在一则网帖中表示,越来越希望尽可能地回收和转售一些零部件,以免将其送进垃圾填埋场。该公司将旗下数据中心比作一座座充斥着服务器、驱动器、路由器以及其他组件的小城市。谷歌和亚马逊对更新基础设施的计划不予置评。

微软正在加紧努力,确保云基础设施组件的回收、翻新和转售更加可持续,同时也更加安全。

澳大利亚上市公司Sims的首席执行长Alistair Field预计,回收数据中心的交易将在12-18个月内出现,未来几年将形成这类生意;这些数据中心大到巨型仓库规模,小到通常只有标准集装箱尺寸。

他估计,从2025年开始,每年大约有200万吨废旧设备被分解并回收。

Field表示,由于云运营商为数据安全支付额外费用,利润率可能会很高,但没有人真正知道亚马逊或谷歌每年将释放多少此类云电子垃圾。

来源:《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