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允许在动物体内培育人体器官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副教授巴勃罗·罗斯博士(Pablo Ross)和他的同事,在绵羊胚胎发育的早期阶段就将人类干细胞引入胚胎中。图环球科技

新华社东京3月2日电: 日本文部科学省日前修改了有关规定,允许在动物体内培育人体器官,以扩大利用动物培育移植用人体器官的相关研究。

日本《朝日新闻》2日报道,按照先前规定,日本研究人员可以将人类诱导多能干细胞(iPS细胞)等细胞注入动物胚胎,以培养“人兽混合胚胎”,但培养时间不得超过14天;而按照修改后的新规定,研究人员可将“人兽混合胚胎”移植到动物体内并让其产出幼崽。

不过,修改后的规定仍禁止将“人兽混合胚胎”移植到人类子宫,并禁止产出的幼崽交配繁殖。

报道介绍说,比如现在研究人员可以将具有分化潜力的人类iPS细胞注入不能形成胰脏的猪胚胎中,再将胚胎移植到猪的子宫里,获得拥有人类胰脏的小猪。

据报道,东京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正计划向学校的伦理审查委员会申请进行相关研究,并表示将在保证透明的同时慎重开展研究。

 

返回主页

性病新发现 四种令专家担忧的超级病菌

医学科学的发展,使人类战胜疾病的能力越来越强,但是旧的可能复发,新的仍会出现,人类与疾病的斗争是永无止境,其中也包括性病。

这里我们为你介绍有可能严重威胁公众健康的4种引发性病的细菌。

脑膜炎双球菌

 

口交是传播脑膜炎双球菌的主要途径。ISTOCK

脑膜炎双球菌(又名脑膜炎奈瑟菌,Neisseria meningitidis)可以引起严重脑膜炎。它可能引发可致命的大脑和脊髓保护膜感染。

它也是更常见的泌尿生殖系统感染的原因。

1970年代的一项研究发现,雄性黑猩猩通过自我口交把口鼻中的细菌传到阴茎,导致泌尿生殖系统感染。

研究人员注意到,黑猩猩经常性地触摸口鼻以及生殖器器官。

大约有5-10%的人在鼻和喉部位携带脑膜炎双球菌。 研究显示,他们可能会通过口交、深吻以及其他一些密切接触把这一细菌传给伴侣。

但是,研究人员不确定,到底是通过哪种途径使得该病在欧洲和北美的同性恋及双性恋男子群体中大爆发的?

科学家们确定,2015年袭击美国多所城市的一种菌株是通过与其近亲淋病奈瑟菌(Neisseria gonorrhoeae)进行基因重组后获得的DNA。

这一基因突变使性病传染力更强。

从世界范围来看,共有5种脑膜炎双球菌。 大多数的感染都是由这5种脑膜炎双球菌引起的。

幸运的是,有两种疫苗可以为帮助人们预防这5种脑膜炎双球菌感染。

生殖支原体

 

生殖支原体可以模仿衣原体,影响女性生育能力。ISTOCK

生殖支原体(mycoplasma genitalium)是已知的最小细菌,它已经有性传播感染的“绰号”。

这种细菌是在1980年代得到确认的。今天,据估计人口中大约有1-2%的人携带该细菌,特别是在青少年和年轻人中很普遍。

感染了生殖支原体后经常没有任何症状,但是它可以模仿衣原体或淋病( chlamydia或 gonorrhoea)的症状,对尿道和子宫颈产生反复的刺激。

由于这种细菌可能引发女性生殖系统的盆腔炎,可能导致不孕,流产,早产甚至死产。

虽然使用安全套可以帮助预防感染,但是研究人员警告,生殖支原体对抗生素已经产生越来越强的抗药性,其中包括阿奇霉素和强力霉素。

研究人员担心,由于其抗药性越来越强会使得它越发泛滥。

如果加强检测,可能有助于预防生殖支原体超级细菌。

其实,检测该细菌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检测尿液、子宫颈以及阴道拭子(swabs)就可以下诊断。

然而,现实中确很少使用这种方法,因为它需要美国先解除管控才可以。

福氏志贺氏菌

 

福氏志贺氏菌是一种导致胃痉挛和血性腹泻的性传播感染。 ISTOCK

福氏志贺氏菌(shigella flexneri)也通称为福氏痢疾杆菌。

志贺氏菌病(Shigellosis) 或志贺氏痢疾(Shigella dysentery)通过与人粪便的直接或间接接触传播。

感染后,人会出现严重胃痉挛,以及血样和粘稠性腹泻,对该细菌的传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虽然该疾病在儿童以及在中、低收入国家旅行的人身上比较普遍。但研究人员在1970年代,开始记载同性恋以及双性恋男子的病例。

科学家认为,该细菌通过肛交或口交得到传播,并自从那时起在全球范围内出现多起通过性传播感染病例。

美国专家表示,该细菌已经开始对用于治疗淋病的阿奇霉素产生抵抗力。

为此,公共卫生机构担心志贺氏菌有可能导致淋病超级细菌的产生。因此,目前的治疗也采取了各种微调策略。

卫生官员建议那些感染该细菌的成年人,如果身体没有其他方面的问题的话就不要服用抗生素。虽然患者会很难受,但问题不会太大。

性病淋巴肉芽肿(LGV)

 

使用安全套可以帮助避免性病的传播.         ISTOCK

美国旧金山的医生克里斯托弗说,这种性传播感染是通过不太常见的沙眼衣原体中的菌株引起的,它会引起非常可怕的感染。

如果感染了性病淋巴肉芽肿,生殖器官可能先长丘疹,水疱或溃疡,之后细菌将会侵入到身体的淋巴系统。

如果是直肠感染,可能会出现肠炎症状,并导致慢性和严重的结肠和直肠异常,例如瘘管和狭窄。

在过去10年, LGV在欧洲和北美变得越来越普遍。 它还与同性恋和双性恋男子中多起疾病爆发有关。

至于衣原体(chlamydia),LGV则会增加其感染HIV病毒的风险。

在性行为中使用安全套可有助于减少感染的风险。

目前治疗LGV的方法通常是需要为期3周的强力霉素等抗生素疗程。

 

来源: BBC

 

返回主页

 

如何防止基因编辑婴儿事件重演?

 

斯坦福大学遗传学研究员马修·波特斯博士,他曾试图与中国科学家贺建奎交谈以打消其植入经基因编辑胚胎的打算。ANASTASIIA SAP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年前,斯坦福大学的遗传学研究员马修·波特斯(Matthew Porteus)博士突然收到了一位年轻中国科学家的来函,要求与他见面。

几周后,这位名叫贺建奎的科学家来到他的办公室,抛出一个惊人的消息。他说,他已获得中国一个伦理委员会的批准,可以将经他进行基因编辑的人类胚胎用于妊娠,这是一种以前从未进行过的实验,在许多国家都是非法的。

“我花了大约40分钟,用十分明确的语言来告诉他,这种做法是多么错误,多么鲁莽,”波特斯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

波特斯并没有将贺建奎的意图告诉任何人,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说服贺不再这么做,并且他也不清楚该如何举报一名中国科学家的计划。得到贺建奎透露信息的其他两位美国科学家也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现在,在贺建奎宣布创造首例基因编辑婴儿 —— 一对于11月出生的双胞胎 —— 并震惊科学界近两个月后,世界上的主要科学和医学机构都迫切地试图出台国际保障措施来防止这样任意妄为的实验再次发生。

贺建奎在11月于香港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上为他的所作所为辩护。 ALEX HOFFORD/EPA, VIA SHUTTERSTOCK

然而,虽然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同意这种恐怖景象必须加以制止,但在如何制止上却意见不一。即便是贺建奎所使用的基因编辑工具Crispr的发明者们,在怎样才是最佳方法的问题上都有不同看法。

一些科学家希望颁布持续数年的暂止禁令来制止将经基因编辑的人类胚胎用于妊娠。另一些认为禁令限制性过强,或者不可执行。一些认为,科学期刊应该同意不发表胚胎编辑研究。另一些人则认为那是具有误导性的,或者是徒劳的。

但多数人同意,主要的健康和科学机构应迅速采取行动。世界卫生组织正在召集小组讨论会,制定全球标准供各国政府遵循。美国国家医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Medicine)和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的负责人已联合提议,与其他国家的学术机构成立委员会,制定标准,这样科学家就无法“寻找方便的地点开展危险、不符合伦理的实验”。该提议包括建立“一项国际机制,使科学家能够提出他们的担忧”。周四,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安排了该议题的讨论环

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安排了该议题的讨论环节。执行将需要各个国家去做,许多国家已经有相关的法律法规。但由科学家制定的全球标准可以给各国一个有力的推动。

担忧不只在于基因编辑婴儿会导致意想不到的健康问题,还可能遗传给后代,或可能会有人企图生育经过设计的婴儿,通过基因改变获得身体特征、智力或运动能力。

贺建奎所用基因编辑技术Crispr的发明者之-詹妮弗·达奥纳认为,学术期刊应当拒绝发表“任意妄为”的基因编辑研究。ANASTASIIA SAP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科学家们还担心,这会拖累那些没有太大争议性的基因编辑,这些处理不涉及胚胎,且在疾病治疗或预防方面有着更大的潜力。

不仅一些美国科学家知道贺建奎的意图,其中一位可能还支持过他。他在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的博士生导师迈克尔·迪恩(Michael Deem)告诉美联社称,在针对参与胚胎编辑项目夫妇的知情同意环节期间,他就在中国。

莱斯大学正在展开调查。迪恩的律师也曾告诉美联社,他在贺建奎的基因组学公司里有“少数股权”,他说:“迈克尔不做人类研究,他也没有做这个项目的人类研究。”

贺建奎和迪恩尚未回复《纽约时报》的邮件。莱斯大学发言人拒绝提供关于调查的任何信息。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在香港举行的一场基因组编辑大会召开前披露了此事,而后年龄在35岁上下的贺建奎于11月通过一则视频声明对外公布了他的研究。

“我被吓坏了,能感到某种身体上的不适,”Crispr发明者之一詹妮弗·达奥纳(Jennifer Doudna)说。贺建奎在感恩节发给过她一封题为“婴儿已出生”的邮件,这是她第一次得知他在做什么。

贺建奎说,他使胚胎中一个会让人感染HIV的基因失了效,但这在医学上是没有必要的,因为预防HIV还有更简便、更安全的方式。

他给出的数据表明,基因编辑无意间可能已导致带有未知健康问题的基因转变。对于贺建奎是否确保婴儿父母理解了基因编辑的风险,仍存在很大怀疑。他说他还完成了第二个妊娠,对此中国当局表示尚在进行中。

波特斯称,他现在觉得自己当初在了解到贺建奎的计划后应该和同事们商议,并在他仍在自己办公室时,就写封邮件给中国的一位资深伦理学家。

另一位与贺建奎交谈过的美国人、斯坦福大学伦理学教授威廉·赫尔伯特(William Hurlbut)博士说,2017至2018年,他曾在与贺的讨论中对他的工作表示过强烈反对,包括警告他“‘这会害了你,会让你蒙羞。’”

赫尔伯特说,截止去年10月,“我个人确信他要么已经植入,要么已经有了活产儿。”

他说他没有告知任何人,因为“当时我的想法是,这又不是说我知道某人要去杀人了;这是个既成事实。我没觉得自己有任何道德义务或实际的好处要去把这件事说出来。”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马克·德威特(Mark DeWitt)拒绝接受采访,但他说他也曾试图劝阻贺建奎。

所有三位美国科学家都指出,贺建奎告知他们时期望他们能保密,这也是科学家通常分享初步研究的方式。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博士说,如果贺建奎是在美国的大学或资助机构完成工作,科学家们可能已经就此事发出了警报。他所在的这个机构不资助人类胚胎编辑研究。中国的体制太过复杂,美国科学家可能不了解“究竟他们该敲响什么样的警钟,该向谁敲响警钟,”他说。

Crispr的另一发明者张锋去年夏天与贺建奎见面,批评了他的胚胎编辑结果。他说,贺建奎没有告诉他,他已经植入了经过基因编辑的胚胎。TONY LUO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般认为中国当局对遏制非正统的科学实验更多是持自由放任态度,而在据中国国有媒体报道,当局表明政府初步调查发现贺建奎“严重违反”了国家有关规定后,国际社会开始加紧行动,就此事给出一个协调一致的对策。

调查结果——即他伪造了伦理文书,使用了安全性、有效性不确切的基因编辑方法,有意逃避监管——表明他可能面临刑事指控。贺建奎的学术单位深圳南方科技大学解除了他的聘用合同。

“显然,中国政府在严肃对待这件事情,”华盛顿的国家医学科学院院长曹文凯(Victor Dzau)博士说。

贺建奎是否会遭到处罚,在一开始是不明朗的。近年来,中国大举投资,旨在成为科技大国,包括出资吸引贺建奎这样的科学家回到中国,他在美国完成了博士和博士后工作

。一些令人大为震惊的实验,如将头部移植给另一个身体的想法,并未被阻拦。

“这种危险且无正当理由的研究,一定要得到正式承认并被判定为非法,”在初步结果公布后,达奥纳说。“这一公布确认了一道伦理和科学行为的国际‘红线’,以帮助确保这类激进的、无医学必要性的、疏于管束的研究不再发生。”

在接受调查期间,贺建奎一直住在职工宿舍,能够在校园走动,去健身房,并与一些西方的科学家沟通。赫尔伯特已和他通过电话和邮件,他说在那些谈话中,贺听起来“对自己将来能有所贡献仍抱有希望”。

贺建奎起初说过,他对自己所做之事感到“自豪”,在被问及是否表达过悔意时,赫尔伯特回复道:“他对这件事披露给世界的方式和时机真的感到后悔。”

贺建奎近期还给英国遗传学家罗宾·洛维尔-巴奇(Robin Lovell-Badge)发过邮件,称:“我完全同意,‘对于那些想开展人类基因编辑的人,科学家应该划分出一套明确的‘该做’和‘不该做’的事项准则。’”

至少有一份重要期刊在香港的声明之前就决定不发表贺建奎的研究,科学家们也在就是否要发表展开争论。

波特斯说,他最初认为,应该把它贴在一个接受未经同行评审的早期研究的论坛上,因为“我们可以进行一次彻底的梳理,以便了解每一个细节。”但现在,他说,“我不再认为这样做是合适的。这种行为太过分了,不能获得任何形式的认可。”

尽管贺建奎说他的动机是保护人们不感染艾滋病毒,显然他也希望得到权威科学家的认可。在这对双胞胎出生前的几个月,他要求会见Crispr的另一位发明者张锋。在张锋位于波士顿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的实验室,贺建奎展示了他在实验室培养皿中对人类胚胎进行基因编辑时获得的数据,这并没有让张锋感到警觉,因为已经有几位科学家这么做了。但张锋尖锐地批评了贺建奎的基因编辑结果中的“大问题”。

贺建奎完全没有提及植入胚胎的事情。“也许我不应该挑那么多毛病,这样他就会透露更多信息,”张锋说。

一些专家说,阻止错误使用胚胎编辑的最佳方法是由所有新科学技术的公共和私人参与者协调行动,包括监管机构、专利局、资助组织和责任保险公司。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生物伦理学家R·奥塔·查洛(R. Alta Charo)最近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发表的文章中提议,建立一个“由公共和私人实体组成的综合生态系统,可以约束我们当中的任意妄为者”。

斯坦福大学神经生物系伦理学家威廉·赫尔伯特就贺建奎的意图与他进行过多次谈话。ANASTASIIA SAP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第一步可能是成立一个由美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牵头的国际委员会。美国国家医学科学院院长曹文凯说,许多国家现在已经同意成立这个委员会。它将在今年发布一份报告,制定详细的指导方针。

目前的标准反映在2017年美国国家科学院的一份报告中,称只有在预防或治疗“严重疾病或残疾”,且没有“合理替代方案”时,才可以将经过编辑的胚胎用于人类妊娠。曹文凯希望更加细化,比如哪些疾病严重到足以证明风险是合理的,哪些风险是可以接受的,以及需要多少初步测试。

他说,委员会可能会建议对植入编辑过的人类胚胎的行为实施暂止禁令,直到报告得以发表。一些顶尖科学家希望有更长的暂止期。

张锋说,五年的暂止禁令将允许科学家展开必要的公开讨论。

达奥纳不同意这种观点,她支持制定“非常严格的国际标准”,让期刊“声明它们不会发表这样的作品”。

她一直在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柯林斯在电子邮件中争吵,后者倾向于暂禁。

“如果你使用‘暂禁’这么严重的字眼,它的影响力就会大一些,”柯林斯说。他指出,要想实现它,就需要达成国际协议,打消个别国家那种“我们觉得现在没问题了”的念头。

来源: 《纽约时报》    作者: 帕姆·贝鲁克 (Pam Belluck),是美国著名健康和科学记者和作者

好商品尽在华风服装城

 

返回主页

 

蔬菜怎么吃才有防癌功效 科学家有新发现

卷心菜
卷心菜,属于十字花科蔬菜,因为高纤受欢迎。REUTERS

长期以来,蔬菜,特别是十字花科蔬菜对肠胃的益处,人们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英国的科学家,最新公布了研究成果,发现蔬菜防癌的科学根据。

他们发现卷心菜、西兰花和羽衣甘蓝这一类的十字花科蔬菜,能降低患肠癌风险的原因不仅仅在于高纤。

英国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中心(Francis Crick Institute)的科学家宣布:原因在于,这类蔬菜在消化过程中产生了抗癌化学物质。

该中心是由英国癌症研究慈善组织(Cancer Research UK)、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伦敦大学学院医学研究会(UCL)和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联合组建的生物医学研究中心。

蔬菜

该中心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老鼠和实验室培育的微型直肠,发现了蔬菜对肠道内膜的改变作用。

西兰花
西兰花,含大量维生素A和C。ALAMY

肠道内膜与皮肤一样,处在不断更新的过程,每四到五天时间更换一次。

但是这样一个不断更新的过程需要密切管控,否则就会导致发炎甚至癌症。

根据科学家刊登在最新一期《免疫》期刊(Immunity)的研究报告,十字科花蔬菜中的化学成分在这个循环更新过程中至关重要。

食疗?

科学家着重研究了在咀嚼蔬菜过程中产生的一种名为吲哚-3-甲醇(indole-3-carbinol)的化学物质。

参与研究的吉塔·斯多金尔博士(Dr Gitta Stockinger)还特别提及这些菜的正确有效烹饪方法:“蔬菜一定不能煮得太长时间,譬如西兰花,一定不能煮得太烂。”

这一化学物质在继续通过消化系统的过程中,将因为胃酸发生变化,在肠道中能改变干细胞的行为,促进肠道内膜和控制发炎免疫细胞的再生。

研究显示,老鼠从食物中大量摄入吲哚-3-甲醇能免于癌症,尽管老鼠的基因决定它们有肠癌的高风险。

如果老鼠不从蔬菜中摄入吲哚-3-甲醇,肠胃细胞分裂就毫无控制。

斯多金尔博士补充说,“即便在老鼠已经有肠道肿瘤的情况下,我们转换饮食结构增加蔬菜,也能抑制肿瘤的生长。”

斯多金尔博士说,这些发现都“让人乐观”。她本人已经减少了吃肉,现在大量吃菜。

她向BBC表示:“我们如今听到的很多饮食建议每隔一段时间就发生变化,让人很迷惑,搞不清楚究竟有什么因果关系。”

羽衣甘蓝
羽衣甘蓝

“如果你只告诉我吃菜有好处,而不告诉我为什么有好处,我是不会吃的。”

“有了这项研究,我们就知道了这个系统运作的分子机制。”

慈善组织癌症研究的添姆·凯教授(Prof Tim Key)说,这个对老鼠的研究说明,不仅仅是西兰花和卷心菜等蔬菜所含的纤维帮助降低了肠癌风险,这些蔬菜中发现的分子也起了作用。

“进一步的研究将发现,这些蔬菜中的分子是否对人体也有同样的效果。”

“无论如何,现在已经有很多理由让人们多吃菜啦。”

 

来源: BBC

 

返回主页

被通缉的75万大闸蟹突然消失 行踪成谜

中华绒螯蟹具有侵略性,被政府通缉。(纽约州环保厅)

6月5日,史密森尼杂志网站(www.smithsonianmag.com)刊登一篇题为“通缉:重新开始追捕中华绒螯蟹”的报导。文中称,1992年,一队渔民在旧金山湾南部捕虾时意外捕获一只中华绒螯蟹(Chinese mitten crab,俗称大闸蟹)。从那时起,这种毛茸茸的甲壳动物呈爆炸式增长。到了1998年,旧金山北湾估计有近75万只大闸蟹。牠们到处挖洞,使河岸坍塌,还堵塞渔具、偷吃诱饵,严重破坏当地生态;但到2005年,牠们突然消失了。 

专家推测,大闸蟹不见踪迹很可能是躲过雷达的扫描。纽约州环境保护厅新闻专员塞维里诺(Lori Severino)接受采访时表示,2007年,纽约州哈德逊河(Hudson River)首次发现了中华绒螯蟹,此后几年陆续接获有关牠们的报告。专家估计,大闸蟹可能没有消失,而是藏匿于三个地区:加州旧金山湾、马里兰州奇沙比克湾(Chesapeake Bay)和纽约州哈德逊河。塞维里诺呼吁,纽约州居民若是发现中华大闸蟹,要马上向有关部门报告。 

侵美 疑轮船压载水引入 

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公共事务专员汉米尔顿(Hannah M. Hamilton)博士表示,就目前所知,中华绒螯蟹侵入美国的方式有两种:一、牠们透过轮船的压载水进入西海岸和五大湖地区。二、马里兰州的中华绒螯蟹可能是由民众购买后放生的,因为仅发现雄性螃蟹,而市场里也仅出售雄性。不过,牠们也可能是由压载水引入的。 

她说,中华绒螯蟹较早在北美出现是1973年,地点是五大湖之一的伊利湖(Lake Erie),但当时人们并未在意,现在则认为牠们是“有害野生动物”。1989年,中华绒螯蟹透过进口或运输大量入美。1994年,牠们大量出现在旧金山湾区,后来被端上食客的餐桌,但科学家开始担心这个湾区入侵者。 

中华绒螯蟹的最突出特征是两个前爪上面有毛。(invasions.si.edu)

1995年,科学家开始进行“生物入侵旧金山湾和三角洲”案例研究。2005年,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U.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将中华绒螯蟹列入国家野生动物保护系统入侵物种名录中。 

她说,2000年后,媒体开始关注这个外来生物。2001年,有媒体发表“中华绒螯蟹的生活史、分布和影响”研究文章。2007年,媒体不断报导有关中华绒螯蟹的消息,如“伊利湖的螃蟹?渔夫声称他从码头上抓了一只”、“艾塞克斯(Essex)捕蟹人捕获入侵的绒螯蟹”、“中国蟹带来毛茸茸的问题”、“当螃蟹袭击时:潜伏在哈德逊河中的中华绒螯蟹”。2008年,媒体报导“加拿大圣劳伦斯河流域的中华绒螯蟹:新纪录和入侵风险”。 

2009年,加州渔猎厅(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Fish and Game)把中华绒螯蟹列入加州非本地生物数据库(CANOD)。2009年和2010年,纽约州开始蒐集哈德逊河出现中华绒螯蟹的数据,但未公开。2013年,中华绒螯蟹列入全球生物多样性讯息机构(GBIF)数据库。2017年,美国环境保护局(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将中华绒螯蟹列入STORET数据库。 

棕色表示中华绒螯蟹可能藏匿地,重点是旧金山湾区、马里兰沿海和纽约州哈德逊河。(USGS)

她表示,中华绒螯蟹最早在加州海岸发现,但到2012年,在旧金山湾已很少见到,也没有证据表明牠们进入五大湖。然而,随着最近蒐集到美国东海岸大西洋地区的中华绒螯蟹资料来看,牠们可能在此落脚。而且从2007年起,中华绒螯蟹的雌性标本开始出现,每个标本都含有储存在特殊器官中的卵子和精子。“这是交配的证据,说明牠们已经在此安家落户。” 

落脚 主要藏匿哈德逊河 

纽约州环保厅新闻专员塞维里诺说,2007年,哈德逊河首次发现了中华绒螯蟹,并在接下来三年陆续接获报告。她表示,该厅最近收到“关于中华绒螯蟹的报导”不多,无法估计牠们究竟有多少。 

她说,中华绒螯蟹对纽约的生态环境有很多潜在的不良影响。当牠们钻入河岸时,会使堤坝不稳,侵蚀其他动植物的栖息地,并提高周围地区氾洪的风险。最近报告哈德逊河螃蟹数量已下降,“对哈德逊河生态系统有利”。

 

6月6日,缅因州波特兰举办如何烹饪绿蟹会议,号召人们扑杀欧洲入侵物种绿蟹(green crab)。 (美联社)

最近,纽约州环境保护厅把渔民捕获的中华绒螯蟹送到史密森尼(Smithsonian)环境研究中心,请该中心进行DNA测试,看看这只螃蟹是在纽约繁殖的,还是非法进口并倾倒在哈德逊河中的。不过,目前尚未获得结论。 

史密森尼杂志网站的报导称,自2007年以来,有100多只中华绒螯蟹在纽约哈德森河上现踪。人们也在马里兰州奇沙比克湾、德拉瓦湾(Delaware Bay)和新泽西州发现了牠们的踪迹。科学家发现东海岸牠们唯一的繁殖点在哈德逊河,最后一次发现中华绒螯蟹是在2014年。 

塞维里诺说,中华绒螯蟹是华人餐桌上的美食,中国人也愿意捕捉这样的螃蟹。但是,纽约州环境保护厅并未与中国公司合作捕捉中华绒螯蟹。“消费者也不可能在纽约市超市里合法买到中华绒螯蟹,因为这些螃蟹是入侵物种,在纽约市超市出售的任何中华绒螯蟹都是非法的。” 

武力 胜过在地原生蓝蟹 

塞维里诺说,中华绒螯蟹具有侵略性,可能会取代哈德逊河原生物种蓝蟹。而且,中华绒螯蟹会捕食水中生物,包括鱼卵和本地鱼类,因此中华绒螯蟹若大量繁殖,会使纽约州鱼类的数量减少。 

中华绒螯蟹的定居对美国本土蓝蟹是一个威胁。(uwlax.edu)

纽约州环保厅网站(www.dec.ny.gov)称,“中华绒螯蟹就在哈德逊河口”。网站声称,中华绒螯蟹是最新的哈德逊河入侵者!中华绒螯蟹可以在淡水和咸水存活,是“会走的螃蟹”,可以从水中出来,爬过障碍物,向上游移动,并且能够在咸水里移动几百哩。牠们大部分时间都在淡水河流中度过,迁移到咸水中繁殖。成蟹会向上游移动,有时在淡水中度过两至五年。 

虽然在这个系统中没有建立数据,但2004至2006年间频繁的目击事件引起关注。纽约州第一次发现中华绒螯蟹是2007年6月初在哈德逊河Tappan Zee区域上游27哩处。截至2008年6月9日,至少抓到3只幼年的中华绒螯蟹,1只在普特南郡的冷泉(Cold Spring),2只在达契斯郡(Dutchess County)的帝维利湾(Tivoli Bays),表明牠们正在繁殖。分析还显示,牠们在“迅速向北移动”。 

围捕 纽约州法禁止运销 

塞维里诺说,纽约州法律禁止在纽约州拥有、进口、运输和销售活的或死亡的中华绒螯蟹。它还禁止将中华绒螯蟹放生到纽约水域。 

最近,马里兰州政府在网上公开号召民众,捉住那些“可恶的”中华绒螯蟹。同时,纽约州环境保护厅也号召居民齐来捕捉大闸蟹。消息在中国的网站上转发后,引来众多吃货兴奋留言,“说吧,要吃成几级保护动物”,“请问,我能带一个川菜师傅过去吗”,“控制一下表情,我都看见你眼睛里的锅了”等。 

他们以为,政府鼓励捕捉,市场上一定有卖,其实不是那么回事。纽约多家海鲜批发行表示,“不知道有捕捉大闸蟹这回事,我们的螃蟹都是墨西哥、南美洲运来的”。有的批发商则说,“这是非法生意,我们不做”。

 

大闸蟹是华人美食之一,但在纽约运输和销售大闸蟹属于非法。(pexles.com)

纽约大中华超市集团董事长张利惠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去曾有人把中国的大闸蟹弄来美国卖,结果被判坐牢。“这个不能开玩笑,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美国出产大闸蟹,我们超市卖的都是美国蓝蟹。”纽约市布朗士富尔顿鱼市(Fulton Fish Market)是美国最大的海鲜交易市场,每天成交的海鲜有几百万磅。不过,从网上列出的销售品种看,该市场不卖螃蟹。 

消失 可能是躲藏或迁徙 

史密森尼杂志网站的报导称,入侵的螃蟹军团看来是消失了,但是科学家对牠们究竟已经离开还是躲藏起来,持怀疑态度。由于水温适合,史密森尼科学家也要求划船者报告任何中华绒螯蟹的踪迹。 

报导称,史密森尼环境研究中心(SERC)生物学者鲁易兹(Greg Ruiz)曾说:“牠们非常多,是真正的爆发。牠们堵塞了进水口,而水是加州的经济命脉。”直到2005年,中华绒螯蟹的数量仍然很多,然后牠们突然消失。不过,这个故事在东海岸重演。 

生物研究员史巴克斯(Darrick Sparks)与鲁易兹领导的海洋入侵实验室合作。在中华绒螯蟹出现在东海岸后不久,史巴克斯和其他技术人员帮助该中心设立了一个中华绒螯蟹热线和网站。从2005年到2009年,他们蒐集了数十份报告,但在2009年之后,报告逐渐减少。

乍一看,这可能是打击入侵物种的胜利。鲁易兹说,牠们究竟还在不在,“我也不知道答案” 。根据史巴克斯的说法,美国并未针对中华绒螯蟹进行专业搜索,大多数报告都来自那些意外捕获螃蟹的船民或渔民。史巴克斯说:“有人应该在水面上看到一些东西。” 

今年,史密森尼生物学者向全美的船民、渔民、科学家和政府机构求援,请他们报告中华绒螯蟹的踪迹。重点在三个地区:旧金山湾、奇沙比克湾和哈德逊河。鲁易兹说:“我们抛出这个请求,就像摇动树木,看看是否有东西掉出来。” 

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保护局号召民众捕捉中华绒螯蟹

纽约州环保厅网站说,如果发现中华绒螯蟹,要立即捉住,并冷冻保存(如果不能冷冻,则保存在酒精里)。标明捕获的日期和位置(GPS坐标,在地图上精确定位)以及捕获过程。如果可能,拍摄特写照片,并透过电子邮件将照片发送至史密森尼生物学者信箱进行身分识别。信箱是:SERCMittenCrab@si.edu。 

许多美国人不吃螃蟹,因此需要教育。

 

文章来源: 世界日报

返回主页

 

科考队发现一“中国新物种”:在喜马拉雅南麓拍到亚洲胡狼

原标题:科考队发现一“中国新物种”,在喜马拉雅山南麓拍到亚洲胡狼

中国境内首次发现犬科新物种——亚洲胡狼。

喜马拉雅山南麓的亚洲胡狼。 本文图片均为TBIC(西藏生物多样性影像保护机构)提供,并授权澎湃新闻使用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悉,7月7日,科考队员彭建生、董磊、徐波、余天一等人在西藏的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南麓吉隆沟区域考察时,拍摄到狐狸一样兽类的清晰影像。

8日下午,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李晟向澎湃新闻确认,照片中的动物是亚洲胡狼,系犬科犬属动物。

据李晟介绍所知,这是我国首次通过影像实证记录的方式,确认亚洲胡狼在中国有野外分布。此前人们从未在中国境内拍摄到该动物。

李晟表示,亚洲胡狼在分类学上与狼同属,但体型更接近豺。其分布范围较广,在北非到中东到南亚区域都有发现。但在中国分布在边缘地带,比如中印交界区域、靠近尼泊尔的区域等。这一犬科物种的首次确认,也表明在喜马拉雅山脉南麓区域,可能有更多人们未知的动植物物种存在,需要更多的科学考察。

北京其他研究机构的一位权威专家也向澎湃新闻确认,相关影像上是亚洲胡狼。

非政府组织TBIC(西藏生物多样性影像保护机构)发起人、摄影师罗浩告诉澎湃新闻,当时队员们正在海拔3500米左右的草甸、碎石滩区域考察,草地灌丛中突然出现一只类似狐狸的兽类。在它穿过灌丛,沿着山坡迅速消失之前,队员们拍摄到了它非常清晰的影像。这只动物下颌到腹部的白色皮毛类似豺,但其他区域的灰黑毛色不符合豺的特征;与狼相比,其腿较短,吻部也较短。由于它很快消失,队员们没能拍下视频等更多影像。

BIC组织旨在邀请专家和科考队员等通过影像手段,记录环喜马拉雅区域的生物多样性资源。

来源:澎湃新闻网

中国科学家成功培育转基因“环保猪” 生长快速

微博@中国日报 图

中国日报6月19日消息,猪肉是我国居民经常食用的肉类,然而由于猪体内缺乏消化酶,无法充分吸收饲料中的氮磷等元素,只能任其随粪便和尿液排出体外,造成严重环境污染。华南农业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转基因技术将来自微生物的酶类基因转入猪基因组中,成功培育出污染显著减少、节约粮食且生长快速的转基因猪。该研究成果近期已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eLife》上。但专家指出,转基因猪走向餐桌还需要通过长期、谨慎的生物安全评价。

 

生食三文鱼前最好冷冻或做熟

三文鱼是否有寄生虫取决于生存环境


  “以后再也不吃三文鱼了”,日本料理中备受青睐的三文鱼刺身最近让不少人退避三舍。事情源于央视财经频道近日播出的《科技里飘出的新“鲜”味》新闻中提到,我国市场上三分之一的三文鱼都出自青海省共和县龙羊峡水库人工养殖的淡水三文鱼。随后有网友指出,龙羊峡人工淡水三文鱼的真实身份其实是虹鳟鱼,而淡水虹鳟鱼生吃可能致人感染寄生虫。此外,淡水虹鳟鱼的营养和口感都不如真正的挪威三文鱼,还可能存在饲料中添加色素的食品安全风险。

  三文鱼富含高蛋白,含有对心血管和大脑发育有重要作用的omega-3脂肪酸,维生素D含量丰富,味道也很鲜美,是自然界给予人类的一道不可多得的食材,因为对“国产三文鱼”的质疑而拒吃,难免因噎废食。科学认识三文鱼是我们继续放心享用这份海洋馈赠的前提。

 “三文鱼”不是一种鱼

  “三文鱼”是英文“Salmon”的音译,而“Salmon”最早可追溯到拉丁文“Salmo”,意为“跳跃”。维基百科的资料显示,英文“Salmon”并不单指一种鱼,而是辐鳍鱼纲鱼类中几种鱼的通称,其中包括鳟鱼、鲑鱼、北极茴鱼和白鲑等。三文鱼原产于北大西洋的支流和太平洋,后来被引进到北美五大湖和南美的巴塔哥尼亚,如今世界很多地方都有三文鱼的集中养殖地。三文鱼属于溯河产卵的鱼类,鱼卵在淡水中进行孵化,然后再迁徙到海洋,到了繁殖期,又会回到淡水中产卵。大部分的三文鱼都属于海鱼,但也有部分品类的三文鱼终其一生都只能在淡水中生活。

  全世界用于销售的三文鱼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鲑鱼属,主要产地为大西洋,也被称作大西洋鲑。另一类是大马哈鱼属,只分布于北太平洋。而无论是大西洋鲑还是北太平洋大马哈鱼中都涵盖着一些种类的鳟鱼。目前,世界上销售的绝大多数大西洋鲑都是人工养殖的,这一比例几乎高达99%,而大约80%以上的太平洋大马哈鱼是野生捕捞的。这些鱼在中国市场上销售时,统一被称为“三文鱼”。

 三文鱼寄生虫一部分对人有害

  加拿大生物学家多萝西·基瑟尔(DorothyKieser)发现,三文鱼最易感染的是一种叫鲑居尾孢虫的寄生虫,这是一种粘原虫寄生虫,鱼被感染后会失去对行为的控制力出现“眩晕病”。这种寄生虫寄生在三文鱼的体内,形成许多含有乳白色汁液的囊肿,这些白色汁液中又含有大量寄生虫。三文鱼产卵的同时会释放寄生虫孢子,随后,这些孢子会寄宿在海洋中的无脊椎动物体内。

  当三文鱼卵在淡水河中孵化后,幼鱼会迁徙回海洋,此时作为第二宿主的海洋无脊椎动物会释放孢子,使幼鱼被感染,这种感染世世代代循环。研究者发现,鲑居尾孢虫并不会对成年三文鱼造成威胁,只有幼年三文鱼会面临这种寄生虫致命的威胁,尤其是那些在淡水中度过时间更长的幼鱼,感染更为明显。其中,以银大马哈鱼感染率最高,其次是红大马哈鱼、奇努克鲑鱼、狗鲑和粉红鲑。不过,鲑居尾孢虫在温血动物体内是无法寄生和产生威胁的,它们对人也不会造成威胁。

  另一种三文鱼常见的寄生虫是海虱,这种寄生虫无论对人工养殖三文鱼还是野生三文鱼都很致命。海虱是一种以黏液、血液和皮肤为食的体外寄生虫,它们在三文鱼游动时会附着并寄生在鱼的皮肤上。成年三文鱼可以在感染海虱的状态下生存,但未成年的、皮肤相对较薄的三文鱼则难逃这种致命的感染。研究发现,野生海洋中和开放式的三文鱼养殖场,海虱的数量都高得惊人。海虱对三文鱼的威胁远远大于对人的威胁。

  此外,三文鱼体内还寄生着异尖线虫,这是一种可引起异尖线虫病的海洋寄生虫,其生命循环通过鱼类和海洋中的哺乳动物来完成,人虽然不是异尖线虫的适宜宿主,但是误食了含有幼虫、未经煮熟的鱼肉,幼虫可寄生于人体消化道各部位,引起剧烈的腹痛或过敏等反应,亦可引起内脏幼虫移行症。

  生食三文鱼前最好先冷冻或烹饪熟吃

  中国渔业协会原生水生物及水域生态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周卓诚介绍,欧美国家对生食鱼类寄生虫的风险有明确规定。如加拿大BC省疾病控制中心和健康服务署就规定,对于野生捕捞的除金枪鱼和贝类以外的游泳性鱼类(不包含鱼卵),生食前都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冷冻处理,以避免寄生虫对人的危害。对于养殖的鱼类则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小鱼投喂的养殖鱼,因为担心小鱼饵料带来的寄生虫风险,要经过冷冻处理才能生食。另一种是人工饵料投喂的养殖鱼,考虑到人工饵料在加工时经过高温过程,已杀死了所有寄生虫,因而不存在相关风险,可以不用冷冻。

  这一规定的科学依据在于,野生鱼类主要捕食小型鱼类和甲壳类生物,使得鱼类间有了寄生虫的传播途径。同样,在开放性环境中人工养殖的鱼类同样面临生存环境和捕食对象的不可控,因此,不能说人工养殖的鱼类就一定没有寄生虫,关键要看养殖环境是否可控。

  科信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副主任钟凯表示,由于渔药的使用,养殖三文鱼的寄生虫可能会少一些。但为了安全起见,在食用这类三文鱼抑或淡水养殖的虹鳟鱼之前,要将鱼在零下20摄氏度下冷冻至少一天,以避免肝吸虫等淡水鱼常见的寄生虫风险。而直接烹饪熟了吃是最放心安全的。

  颜色和纹理不能作为识别三文鱼的标准

  “我国三分之一的三文鱼其实是虹鳟鱼”事件发酵后,很多网友贡献出识别真假三文鱼的各种办法,比如看颜色法,“颜色特别橙红艳丽的是经过染色的虹鳟鱼,真正的三文鱼橙红色没有这么深”。又比如看脂肪线法,“真正的三文鱼脂肪线呈白色,特别明显。虹鳟鱼脂肪线不明显”。

  中国渔业协会原生水生物及水域生态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周卓诚表示,三文鱼的橙红色主要来自于虾青素。海洋中的微藻、浮游生物自身可合成虾青素,它们被甲壳类动物食用后,色素会储存在壳中,其他鱼类捕食甲壳类动物后,色素就存储在皮肤和脂肪中。无论是三文鱼还是虹鳟鱼,鱼肉的橙红色都取决于食物带来的色素。科信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副主任钟凯表示,人工养殖的虹鳟鱼可通过在饲料里添加角黄素,使虹鳟鱼的鱼肉呈现三文鱼般的橙红色,两者仅从肉色可能分辨不出来。

  至于脂肪线,钟凯表示,过去的虹鳟鱼养殖技术不成熟,脂肪层比较薄,没有养殖三文鱼典型的红白相间的质感,现在好的养殖虹鳟也可以有很漂亮的脂肪层。

  周卓诚表示,一些品质不好或反复解冻的三文鱼也可能脂肪线不明显。因此,脂肪线不能作为辨别三文鱼还是虹鳟鱼的标准。

  钟凯提供的辨别方法是看整鱼。“虹鳟身体两侧有比较明显的彩虹色鳞片,如果能看到整鱼或鱼皮,这是比较明显的特征。”另外,也可以看大小。“三文鱼通常可以达到15斤以上,而虹鳟很少超过10斤,这是一个辅助的判断标准。”

来源:健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