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媒:一带一路第二届峰会开幕 机遇与债务并存

中国-马尔代夫友谊之桥是两国共同建设的跨海大桥,也是海上丝路的一环

德国之声:中国第二届一带一路峰会从周四开始,一直到周六结束,地点选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今年与以往不同的是,意大利与瑞士这两个欧洲国家的加入。

这场峰会将招待来自37个国家的代表,包括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塞尔维亚、缅甸、肯亚等。 美国确定不会派遣代表出席。

三月,中国延揽到意大利成为第一个加入一带一路的G7国家。 中国政府表示,截至2019年的三月底,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已经从2013年的64国增加到115国。

此外,在峰会期间,瑞士总统兼财政部长乌力·毛勒(Ueli Maurer)将与中国签署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两国合作谅解备忘录。

意大利是首个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意向协议的G7成员国,引发了巨大争议。本周,该国总理孔蒂还要飞赴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峰会。而该国北部的小城瓦多,早已在3年前引入了中国资本,大规模扩建港口基础设施。

正在建设中的瓦多港半自动集装箱码头,蓝色的港机设备都来自振华重工。

“在自家窗前,这当然不是什么美景,但是能带来就业岗位,所以这是件好事。”在意大利小城瓦多的集市上,当地居民马埃塔(Marco Maietta)对德国之声说。

另据路透北京4月25日报道, 中国财政部部长刘昆周四表示,中国将通过多种渠道支持“一带一路”项目融资的同时,致力于一带一路的可持续发展,防范债务风险。

他是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资金融通分论坛上做出上述表述的。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在同一场合称,中国将遵循市场化原则,通过商业资金为“一带一路”融资,并强化项目的债务管理,以促进可持续发展。“一带一路”项目将使用当货币以控制汇率风险,同时提高项目的透明度。

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4月25日至27日在北京举行。中国料将在论坛上宣传该倡议的重新校正版本,以期能减轻外界对其旗舰基础建设政策透明度不高又加重债务的抨击声浪。

返回主页

 

 

英国将允许华为有限参与5G网络非核心部分的建设

路透苏格兰格拉斯哥4月24日 – 英国将允许中国华为有限参与英国5G网络的建设,试图在美国和中国围绕下一代通信技术的争端中找出一种折衷做法。

华为是全球最大的通讯设备生产商。在美国对盟友称不要使用华为技术,因担心其可能是中国进行间谍活动的工具后,华为受到严密审查。对于美国的说法,华为予以断然否认。

由首相特雷莎·梅担任主席的英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周二开会讨论了华为问题。两位安全方面的消息人士匿名告诉路透,英国将禁止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所有核心部分的建设,对于非核心部分的参与将设置限制。

“重要的是我们要找到合适的平衡点,既要确保我们的网络以不受任何来源干扰的安全方式建设,也要具备竞争力,”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夏文达,Philip Hammond)表示。

每日电讯报首先报导了该决定。

欧洲国家受到美国要求对华为采取强硬路线的压力,但也不想损害与中国的贸易和外交关系,他们在美中两国的争端中小心行事。

华为对伦敦的决定表示欢迎,但内阁大臣们提醒尚未做出最终的决定。

**五眼联盟**

英国的妥协给其他西方国家提供了一个可以效仿的模式。

一位美国官员表示,五眼联盟成员国美国、英国、澳洲、加拿大和新西兰将不会在最为敏感的网络采用华为的技术。

“我们正在讨论敏感网络的定义及其范畴,”美国国家安全局高层Rob Joyce表示。

对英国情报机构首脑而言,华为问题只是保证5G网络安全性的更广泛挑战的一部分,他们认为中国在未来某些全球化技术中占据主导地位才是更为根本的威胁。

英国政府通讯总部(GCHQ)网络中心主管Ciaran Martin淡化“五眼联盟”闹不和的征兆,称任何有关华为的决定都必须考虑到英国国际贸易态势。

当被问及美国在华为问题上的立场是否有所软化时,他说:“我不会用类似软化这样的措辞。”

“我乐见辩论开始涉及到更广泛的领域,像是5G所需的一般安全标准,以保护我们及盟友免受任何攻击。”国家网络安全中心(NCSC)主管Martin说。

华为否认为中国进行间谍活动,称其遵守法律,表示美国是在抹黑它,因为西方企业在竞争中落在后面了。

**中国威胁?**

在英国,华为的设备要么是没有,要么就是被排除在现有的核心网络之外,但像无线电天线这类低风险部件的使用则非常普遍。

电信设备市场目前由三大供应商主导,分别是华为、瑞典的爱立信(Ericsson)(ERICb.ST)和芬兰的诺基亚(Nokia)(NOKIA.HE),网络运营商反对在这三家企业之间搞竞争限制。

英国目前尝试的做法是,继续将华为技术排除在网络的核心部分之外,但同时用在敏感度不那么高的地方。

然而英国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Tom Tugendhat认为,允许华为留在5G网络内,会损害五眼联盟之间的信任。

“五眼情报共享网络是我们最重要的安全联盟,”Tugendhat说。“让华为参与英国的基础设施运营,其后果是信任遭到破坏。”

Tugendhat认为,很难界定5G的核心与非核心部分,不应该允许中国企业建设英国的5G网络。

编译 杜明霞/张荻/张若琪/郑茵 审校 汪红英/张涛/戴素萍

返回主页

 

 

习近平出席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活动

 

新华社青岛4月23日电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70华诞之际,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23日出席在青岛举行的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活动。

琴岛春意浓,黄海春潮涌。青岛奥帆中心码头,担负检阅任务的西宁舰按照海军最高礼仪悬挂代满旗,五星红旗、八一军旗迎风飘扬。来自61个国家的海军代表团团长齐聚检阅舰,共同等待喜庆时刻的到来。

4月23日下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活动。12时40分许,习近平来到青岛奥帆中心码头,检阅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仪仗队,随后登上执行检阅任务的西宁舰。 新华社记者 李刚 摄

12时40分许,习近平来到青岛奥帆中心码头。在雄壮的乐曲声中,习近平检阅海军仪仗队,随后登上检阅舰。

13时许,检阅舰鸣笛启航,驶向阅兵海域。

此刻,人民海军32艘战舰威武列阵,战机振翅欲飞,远涉重洋前来参加庆典活动的13国海军18艘舰艇整齐编队。

14时30分许,检阅舰到达预定海域。海军司令员沈金龙报告受阅部队准备完毕,习近平下达检阅开始的命令。激昂的《分列式进行曲》在大海上响起。

受阅舰艇分成潜艇群、驱逐舰群、护卫舰群、登陆舰群、辅助舰群、航母群破浪驶来。受阅飞机呼啸临空。

大海滔滔,铁流滚滚。自1949年4月23日从江苏泰州白马庙启航,人民海军在党的指引下,一路劈波斩浪,逐步发展成为一支能够有效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海上武装力量。

受阅舰艇通过检阅舰时,一声长哨,官兵整齐站坡,向习主席致敬。“同志们好!”“主席好!”“同志们辛苦了!”“为人民服务!”军乐作伴,涛声作和,习近平的亲切问候同官兵的铿锵回答相互激荡,统帅和官兵的心紧紧连在一起。

新时代,新航程。习近平对人民海军建设高度重视,先后多次视察海军部队,发出“努力把人民海军全面建成世界一流海军”的号召。人民海军正以崭新姿态阔步向前、逐梦海天。

15时许,检阅舰调整航向,向参加庆典活动的来访舰艇编队驶去。

国际舰队检阅,是海军这一国际性军种特有的海上礼仪活动,是世界各国海军友好交流的一种独特方式。

俄罗斯、泰国、越南、印度、日本、菲律宾、孟加拉国、文莱、韩国、新加坡、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缅甸等国的舰艇悬挂代满旗,按照作战舰艇、辅助舰船的顺序,以吨位大小排列,依次通过检阅舰。

习近平向各国官兵挥手致意。各国海军代表团团长在检阅舰后甲板就座观礼。

15时30分许,在《友谊地久天长》的乐曲声中,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圆满结束。

许其亮、丁薛祥、魏凤和、王毅等参加活动。


返回主页

斯里兰卡连环爆炸:26年战争恐怖并未被抛身后

周日,斯里兰卡各地的教堂和豪华酒店遭到爆炸袭击,死亡人数飙升至290人。

斯里兰卡曾经经历过长达26年的内战,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领导人在2009年被击毙后,斯里兰卡宣布内战结束。尽管这场内战造成近8万人的死亡,但随着时间的逝去, 人们已经开始将它淡忘;可星期天的恐袭,八个炸弹在教堂和豪华酒店爆炸,290多人的死亡, 使人们仿佛又感受到了当年战争的恐怖,大家的焦虑又回来了。

亲人遇难,悲痛欲绝。BBC

朱利安·伊曼纽尔

48岁的伊曼纽尔博士是一名医生。 他在斯里兰卡长大,现在和他的妻子孩子一起住在英国的萨里。

他们本周在科伦坡拜访了一些仍住在这座城市里的亲戚。 当其中一枚炸弹爆炸时,他们正在科伦坡肉桂大酒店的房间里睡觉。

“我们听到巨大的爆炸震动了我们的房间,时间是大约8点30分,”他说。 “然后我们被带到我们酒店的休息室,在那里我们被要求从后面撤离。这是我们看到伤员被送往医院的地方,我们看到酒店遭到一些损坏。”

“我在斯里兰卡度过了最初的18年,所以我看到了很多种族冲突。”

斯里兰卡曾受到僧伽罗人和泰米尔族之间几十年冲突的蹂躏,但自2009年以来一直相对平和。“ 我的孩子分别是11岁和7岁,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像战争这样的东西,我的妻子也没有。因此,对他们来说这很难。“

他补充道:“这真的令人很难过 — 我认为斯里兰卡已经把所有这些暴力事件抛在脑后了,但现在看到它再次回归,是令人遗憾的。”

乌斯曼·阿里

阿里先生住在科伦坡。 当“礼拜者匆匆从他家附近的罗马天主教堂撤离时,他发现了一些异常:通往市内主要医院的道路突然充满了救护车。 他检查了标签#LKA – Lanka – 并迅速了解了发生了什么。

在可怕的镜头和图像中,来自该国血液中心的呼吁是要大家捐血以帮助受害者。

阿里先生去了国家血液中心,发现它挤满了人。

“人群众多,道路拥挤,人们试图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停车和进入血液中心,”他说。
“每个人都只有一个意愿, 那就是尽可能帮助爆炸的受害人。

基兰·阿拉萨拉特南

基兰·阿拉萨拉特南是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 Business School)的教授, 当时正住在香格里拉(Shangri-La)酒店,其二楼餐厅被爆炸性地烧毁。

阿拉萨拉特南教授30年前作为难民移居英国,当时正在该国访问,以帮助建立一个社会企业。 当他听到像“雷声”这样的声音时,他就在他的房间里。

他告诉英国广播公司,他在绝望中从18楼往一楼狂奔逃命。

“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每个人都惊慌失措,到处奔跑,一片混乱,”他说。“人们的衬衫上有血,墙壁和地板都被血液覆盖着。”

这位41岁的幸存者说,如果他没有推迟去吃早餐,他很可能已在爆炸中遇难。

他目前在紧急避难所,他说:“看到孩子满身是血太可怕了。我30年前作为难民离开斯里兰卡,从未想过我必须再次看到这一切。”

西蒙·惠特马什

来自威尔士的55岁退休医生惠特马什正在斯里兰卡度假。 当他听到“大爆炸”时,他正在拜蒂克洛市附近骑车,突然看到“大约半英里外的天空冒烟”。

“然后我们看到了救护车,人们哭了,我们被告知离开该地区,” 他告诉BBC。

作为前儿科医生顾问,惠特马什先生说,他觉得他有必要去帮助那些受伤者,因而参加了当地医院的自愿服务工作。

他说,斯里兰卡当局在爆炸事件发生后实施全国宵禁,已经彻底清空了几小时前熙熙攘攘的街道和道路。

“现在是宵禁,没有车辆,没有人走路,什么都没有,”他说。 “’伦敦人说他们想回家,但在宵禁结束之前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HCT安妮编译

返回主页

 

时装公司焚烧衣服的传统怎样才能改变

品牌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因为他们必须保持这样的观念:自己的产品都是耗费大量时间和成本做的,得卖个好价钱才行。GETTY IMAGES

你有没有想象过,一家时装公司需要定期烧毁价值数百万英镑的产品,海量库存瞬间化为乌有。

这听起来非常疯狂,但对于全球服装制造业大佬们来说却是习以为常的事。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保持品牌价值最具成本效益的方式。

被烧掉的都是那些没办法以高价出售的衣服。时装公司宁愿把它们烧掉,也不愿看到它们被低价抛售。

知名服装公司博柏利(Burberry,也有译为巴宝莉)最近也被发现在这么做。 2017年,博柏利烧毁了价值2860万英镑的衣服——这一数字曾登上全球头条新闻。直到2018年9月,在舆论压力下,博柏利才宣布停止烧毁衣服。

没有人确切知道全球各大时装公司每年有多少未售出的库存会被付之一炬,但很多人都清楚这么做的商业意义。品牌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因为他们必须保持这样的观念:自己的产品都是耗费大量时间和成本做的,得卖个好价钱才行。

利兹大学设计学院的副教授辛哈(Pammi Sinha)解释道:“不断降价出售并不能解决问题的根源。”

但焚烧的后果非常糟糕。焚烧衣服势必会把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排放到大气中,从而加剧全球变暖。

英国议会委员会2月份发表的关于可持续发展和时尚产业的报告提到了焚烧对环境的各种影响。

报告指出:虽然通过焚烧库存能使企业从滞销的产品中得到些许恢复,但却进一步排放危害人类健康的废弃和空气污染物,加深了产品对气候的影响。

“焚烧由合成纤维制成的衣服可能会将塑料微纤维排放到大气中。”报告说。

报告还建议政府禁止燃烧或倾倒未售出的库存,尽可能重复使用或回收。

辛哈分析称,部分原因是时装公司从成立之初起,就只生产和销售服装。大多数未售出库存的唯一出路便是销,整个服装生产线正是以这个模型构建的。但这么做肯定会导致浪费。佐治亚州立大学的纳皮尔(Elizabeth Napier)说,全球每年生产1000亿件服装,产生了9200万吨废品。

但也有办法改变这种情况。如果时装公司设置一个专门负责回收未出售库存的部门,再在拆分之后重新设计成新产品,输送到市场上呢?

一些品牌的升级再造技术处于领先地位。 GETTY IMAGES

辛哈解释说:“大型奢侈品牌的声誉主要依赖于设计,他们完全可以为此安排一个专门的设计和制作团队。”

这么做不仅需要一些投资,且为了证明这一大胆尝试是值得的,公司必须确保重新再造的产品是受欢迎的,只有这样服装废品问题才不是被简单地踢掉,而是比简单的焚烧或倾倒往前迈了一步。

一些品牌的升级再造技术处于领先地位——未出售的服装被重新制作成受欢迎的新装,包括重复使用旧的工业面料和其他公司未售出的服装。

洛杉矶的一家公司就是一个品牌升级再造的例子,这家公司利用“无用库存”服装并把这些材料重新用在自己的设计中。公司几乎15%的织物改造均来自“无用库存”。

可生物降解的面料也值得关注。如果衣服能得到更好的分解就可能不需要焚烧,也会吸引许多关心衣物影响环境的消费者。

然而,只有时尚巨头们采取上述可持续发展策略才能取得明显效果。时装业的可持续发展不能只依靠初创品牌和定制品牌。这让我们进一步了解时装业可持续发展的另一个主要障碍。

归根结底,我们面临的其实是过度生产的问题。由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分析的世界银行数据显示,自2000年以来,服装销售额稳步上升,服装使用率却以相同的速度下降。这意味着每多售出一件T恤,它的使用率是20年前的一半。

辛哈说:“当前服装市场必然是供过于求的,我们必须重新思考。”

纳皮尔深表赞同。她说,时装公司可以通过更好地预测市场趋势避免烧掉这么多衣服,理论上可以减少浪费。设计并制作经久耐穿的衣服也是一个重要的举措。顾客当然也愿意投资耐穿的服装。

纳皮尔说:“这会让消费者购物感觉更好。”

她举了巴塔哥尼亚(Patagonia)的例子,巴塔哥尼亚是注重服装使用寿命的户外品牌之一。

辛哈和纳皮尔一致认为,只有通过时装公司重复使用和回收材料,才能终结对未售库存的焚烧。大规模生产服装的方式也必须改变。

更加重要的是,这些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品牌只会跟着市场走,如果公众真的重视保护环境,那么他们就必须明确想要生产可持续的服装。

纳皮尔说:“消费者如果没有这个需求,时装业的现状就不会改变。”

来源: BBC 作者: 克里斯·巴拉尼克

返回主页

“一带一路”债务是好是坏?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Hype or Hope?”

Editor’s note: 汉娜·赖德(Hannah Ryder)是总部设在北京的国际发展咨询公司Development Reimagined的首席执行官,曾任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地区政策和伙伴关系负责人。

When I was growing up, my parents warned me about two things: Boys, and Debt. I grew up strongly aware that I was to avoid both, and to approach them with a lot of skepticism.

在我还小的时候,父母曾告诉我要警惕两个问题:男人和债务。所以在成长过程中,我一直坚定地认为对这两者要避而远之,慎之又慎。

My husband, on the other hand, was told the opposite: search hard for a great partner, and – if you’re investing in your home and future, stretch and raise as much debt as you can possibly manage.

而我丈夫学到的东西则正好相反:要努力找个好伴侣;还有,如果是为家庭和未来投资,只要能力允许,可以尽可能地举债。

Now, happily married for 11 years, still working hard, having paid off our student loans, but still paying off our mortgage every month, I guess we found a healthy and happy balance to both partnerships and debt.

现在,我已经结婚11年了,生活幸福美满。我仍在每天努力打拼。虽然已经还清了学生贷款,但每月还要还房贷。我想不论是在婚姻还是债务方面,我们都找到了一种合理的平衡。

But what is a healthy and happy balance to partnerships and debt for the government of an entire country like Kenya, where I was born? Should countries be cautious or should they be proactive, and stretch themselves?

但是,对于我的出生地肯尼亚这样的国家来讲,伙伴关系和债务的合理平衡是什么呢? 各国处理这些问题时,是该小心谨慎还是该积极主动、不遗余力呢?

Well, here is the challenge. Africa NEEDS a great deal of new infrastructure – from trains to power stations. But African governments are not large or rich enough to pay for this by themselves – they need external help as loans from either the private sector or other international partners to at least 63bn U.S. dollars per year, according to an estimate by the African Development Bank. The continent will also face additional costs due to climate change of 20–30 billion U.S. dollars per year. Asian and Pacific countries also need more debt, their “infrastructure gap” is estimated at around 250bn U.S. dollars per year.

这就是问题所在。从火车到发电站,非洲每年需要新建大量的基础设施。但是,不论从规模还是财力上来看,非洲各国政府都不足以独立支付这笔巨资,它们需要外部的帮助。根据非洲开发银行的数据,非洲国家每年要从私有领域或其他国际伙伴那里获得至少630亿美元的贷款。由于气候变化,非洲大陆每年还将面临200亿至300亿美元的额外支出。亚太国家也需要更多的贷款。他们每年约有25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缺口”。

Just like my family, in order to grow, they HAVE to take on more debt.

就像我的家庭,为了实现经济增长,这些国家不得不承担更多的债务。

As an economist, I should know this. It’s been shown in many studies that the more that countries spend on infrastructure, the more their economies grow.

作为一名经济学家,我深以为然。许多研究表明,国家在基础设施上的投入越多,其经济增长也就越快。

The Chinese-built Maputo Bridge in Maputo, Mozambique, May 10, 2018. /Xinhua Photo

As a result, it’s not the AMOUNT of debt that matters, it’s the TYPE of debt that matters…In particular, is the debt going into projects that will be productive in the future?

因此,重要的不是债务的数量,而是债务的类型……尤其是,这些债务是否会用于为未来创造经济价值的项目之中?

That’s why the Kenyan president, in a recent interview with CNN said “What would worry me is if the debt was going into… paying salaries, or electricity bills, and so on. But what we have used our debt for is to close the infrastructure gap”.

这就是为什么肯尼亚总统在接受CNN采访时说:“如果债务真是用在了支付工资或电费等诸如此类的花销上,我就会觉着担心。可事实上,我们是用债务来弥补基础设施缺口的。”

The good news is there is no shortage of productive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for China or others to invest in. In African countries, where over 600 million people don’t have access to energy, renewable energy projects will enable young people to read and do their homework with light, enable factories to run better, without creating air pollution and climate change effects.

好消息是,有大量生产性基础设施项目需要中国或其他国家来投资。在非洲国家,有超过6亿人无法获取任何能源。可再生能源项目将使青少年能够在灯下阅读和做功课,使工厂能够在不污染空气、不加剧气候变化的前提下,实现更高效的运转。

In Asia, green inner and inter-city transport are great investments – enabling more people to move around to seek jobs. In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investment in tourism and transport will also deliver decent returns.

在亚洲,绿色的城内和城际交通都是绝佳的投资项目,有助于提高人口的流动性、促进就业,甚至也可能最后将货物派送到各个港口。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旅游和交通上的投资也将带来不俗的回报。

Are these productive investments being prioritized by China and others? Not necessarily, for three reasons.

中国和其他国家都在优先考虑这些生产性投资吗?并不一定,原因有三。

A lack of transparency can be the first reason. Governments should be conducting more due diligence of companies and companies themselves be more open. For instance, some companies – including from China – are still used for projects despite being on World Bank blacklists for corrupt practices. These blacklists may have shortcomings, but there are also opportunities for better performing companies to be chosen.

缺乏透明度可能是第一个原因。各国政府应该对公司开展更多的尽职调查。例如,一些公司(包括中国的公司)尽管因为腐败问题被列入世界银行的黑名单,但仍然参与了投资项目。这些黑名单可能有缺点,但也让政府有机会选择业绩较好的公司。

The second reason is “tying”. This is a policy used by many countries – including America, Japan and China – of requiring that loans or aid they give to other countries should go to a project that is built by their own companies. This type of securing “win-win” can be helpful to ensuring projects get done quickly and even avoid corruption. But tying can also create massive conflicts of interest, shifting the focus away from the poor people that the finance is meant to help. However, many countries – including the U.S. and Japan – are reluctant to stop tying.

第二个原因则是“搭售”。这是许多国家(包括美国、日本和中国)使用的一项政策,规定发放给其他国家的贷款须用在本国公司的承建项目上。这种政策虽然在工程建设速度和避免腐败方面可以确保“双赢”的局面,但也可能造成严重的利益冲突,而且不一定有利于贷款原本想要资助的穷人。但包括美国和日本在内的许多国家都不愿意停止这种政策。

The first Belt and Road Forum fo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was held in Beijing in May 2017. /VCG Photo

That said, through its most recent Foreign Investment Law, China has made a landmark move by opening up domestic government procurement to foreign firms. Hopefully this principle will also be applied to projects supported by China abroad and thereby “untie” them.

而通过最近颁布的《外商投资法》,中国向外国公司开放国内政府采购,这是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举措。希望这一原则也能适用于中国在海外支持的项目。

The third and final reason why the most productive projects may not be picked is a lack of leadership. Governments need to work much harder to prioritize the most sustainable and green projects that their citizens need and in a manner they want – including using local companies, local materials and local labor.

高效基建项目不被投资的第三个原因是缺乏领导力。各国政府需要加倍努力,优先开展本国人民所需的、最具经济前景和环保价值的项目,并自主选择项目的开展方式,包括发挥当地企业的作用,利用当地原材料和劳动力。

As the 2nd belt and road forum takes place here in Beijing, my hope is that the discussion about debt in poor countries will be less about debt from China or the amount, but more about better debt from everyone. Indeed, China’s offer of 100bn U.S. dollars a year is less than 10 percent of the total infrastructure gap for poor countries around the world. Poor countries will still have to look beyond China.

第二届一带一路峰会召开在即,我希望针对穷国债务问题的讨论不再集中于减少从中国或其他国家借贷这一话题,而是更多地关注优质债务的获取。事实上,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每年提供的1000亿美元资金只占全球最贫穷国家每年所面临的缺口的大约10%。所以,贫穷国家仍然需要从中国以外的地区寻求资金。

With the BRI, and new global funds like the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mericas new infrastructure fund called BUILD, and a new infrastructure facility for the Pacific from Australia, there is a great opportunity ahead for everyone.

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新的全球基金也纷至沓来,例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美国的BUILD基础设施基金,以及澳大利亚为太平洋地区提供的基础设施建设基金。这些将为所有国家带来巨大机遇。

Let’s not be as cautious as my parents told me to be. The world will not be able to meet the UN’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unless poor countries get more cheap loans. But like the loans that my husband and I took out to fund our future, let’s work hard to make sure the debt is productive as quickly as possible.

我们不必像我父母教我的那样谨小慎微。如果贫穷国家无法获得更多的低息贷款,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就无法实现。但是,正如我和我丈夫为我们的未来贷款一样,让我们共同努力,确保债务尽快转化为生产力。

来源:CGTN

西媒: 中国一带一路如何吸引了欧洲中立国家瑞士

017年5月13日,习近平会见到中国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瑞士联邦主席洛伊特哈德。Xinhua

继意大利之后,瑞士即将成为又一个加入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的西方发达国家。

在4月下旬北京举行第二届“一带一路”峰会期间,瑞士总统兼财政部长乌力·毛勒(Ueli Maurer)将与中国签署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两国合作谅解备忘录。

根据瑞士财政部公开的信息,这一备忘录旨在让中国和瑞士在一带一路上的第三国,加强贸易、投资和项目融资。

今年3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意大利,意大利签署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初步协议时,意大利官员就曾透露,另一个欧洲国家很快也将加入同一行列。

不过,瑞士宣布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并没有像意大利一样,引起“分裂欧洲”的评论和分析。这应该与瑞士独特的国际地位有关系。

如果说,意大利的港口可以更方便中国货物快速抵达购买力强盛的西欧腹地,意大利作为主要西方经济体国家参与“一带一路”也更具有政治影响力的话,那么不在一带一路沿线上的瑞士,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支持,其作用及影响也非比寻常。

瑞士在国际间以政治“中立国”著称。过去200年来,瑞士在纷乱的欧洲强国争霸中,为自己赢得“中立”的地位。

瑞士是国际组织总部的聚集地: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等都在瑞士设有总部。AFP

瑞士政府网站上有关于中立政策的基本原则:人道主义、绝不参与战争,绝不允许交战国使用其领土,也不为交战国提供雇佣兵部队。

瑞士在政治防卫事务上的中立,与其在外交领域的积极主动,被认为是相辅相成、取长补短的最佳选择。

正是因此,瑞士是最早承认中国并建立外交关系的西方国家之一。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并提议设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后,瑞士和英国一样,是最早成为意向创始国的西方国家。

2014年,瑞士中国自由贸易协定生效,瑞士成为“第一个与中国签署意义重大的自贸协定的欧洲大陆国家和世界经济20强之一”。

对中国来说,瑞士独特的国际地位,对“一带一路”倡议有极为重要的价值。首先,瑞士有国际间最富声誉的金融服务业;其次,瑞士是国际组织总部的聚集地。

有观察人士认为,瑞士对“一带一路”的支持,显示“欧洲国家对这一倡议适应得不错”,也有充分的理由这么做。评论认为“当世界上充斥中国产品,中国却没有接受足够多的外来产品时,支持一带一路倡议,是欧洲国家增加双边贸易的手段。意大利希望藉此打开中国市场,而瑞士则希望利用自己的全球最安全金融系统赢利。”

一带一路

今年是中国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第二次举行。中国以及外界都在关注这一两年一次的峰会会有哪些国家的什么级别的官员参加,因为这被视为“一带一路”倡议是否赢得更多支持的指标。

从最近的情况来看,峰会之前传出了不少对中国有利的消息:3月习近平访问意大利,双方签署了合作意向;4月,被称为“一带一路”在马来西亚旗舰工程的东铁项目,在停工近一年后,中、马也达成了修改协议,即将复工;4月底,瑞士总统到北京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意向书并进行国事访问。

不过,国际间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质疑也一直存在。

4月上旬,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the 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发表报告,列举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接受中国投资的七大潜在问题:

  • 国家主权被侵蚀
  • 缺乏透明度
  • 债务负担不可持续
  • 与当地经济需求脱节
  • 地缘政治风险
  • 环境负面影响
  • 严重腐败温床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本月在谈及意大利加入“一带一路”可能对北约带来的风险时,也提出了他的建议:“每一个国家都必须就如何对中国的债务陷阱式外交或中国以低于市场价格出售商品的问题自行做出决策。他们在交易中显然需要考虑安全因素。但是,每一个国家都需要做出自己的抉择。”

 

来源: BBC

返回主页

秘鲁前总统加西亚在警方腐败调查中自杀身亡。

据美联社17日报道,前秘鲁总统阿兰·加西亚在警方腐败调查中自杀身亡。

前秘鲁总统阿兰·加西亚的支持者在得知该前领导人自杀身亡后感到悲痛。(Martin Mejia / Associated Press)

现任总统马丁内斯·维兹卡拉证实,这位69岁的前国家元首在秘鲁首都利马的一家医院接受紧急手术后于周三去世。

当地电视节目“Hablemos Claro”报道说,当警察到达加西亚的住所逮捕他时,加西亚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开枪自杀,随即被送往医院抢救。医院给他做了紧急手术,但回天无力,加西亚去世。

周三,首都利马的JoséCasimiroUlloa医院发布声明说,加西亚在到达医院接受子弹伤后治疗约三小时就死了。

据报道,他因在头骨底部出现“无法控制的出血”,于上午10点05分被宣布死亡。

加西亚是一位民粹主义的煽动者,两次统治秘鲁,最近正在接受有关拉丁美洲最大贪腐案的调查。

检察官表示,他们相信这位前总统从巴西建筑业巨头莱切特(Odebrecht)那里获得了超过10万美元的贿款,而这位巴西建筑巨头,目前正处在席卷拉美的这场“反贪风暴”的中心。

加西亚宣称自己是无辜的,并说他是政治斗争的目标。

阿兰·加西亚于1985-1990年与2006-2010年间担任秘鲁总统。由于政府管理不善,贪污腐败现象严重,造成全国经济危机。

1992年,继任总统阿尔韦托·藤森立案追究加西亚在执政期间的贪污公款罪和非法致富罪。加西亚随即逃往哥伦比亚寻求政治避难。

2001年1月,他结束流亡生活回国。

2006年6月4日,他再次当选秘鲁总统,并于同年7月28日宣誓就职。在这一届任期,他一扫上一次的种种弊端,表现可谓可圈可点;卸任后继续担任秘鲁人民党党首。

HCT啟明在线

返回主页

巴黎圣母院火后大结构得以保存 马克龙宣布重建

BBC

吞噬法国巴黎圣母院造成屋顶上包括一座尖塔坍塌的大火,已在周二凌晨1点左右得到基本控制,建筑外围及底座得到保存,但消防人员仍在对留下的部分火势,及圣母院墙壁进行高压喷水救火。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将与全法民众一道,在世界民众的支持下重建巴黎圣母院。

这一被指在周一晚约18点50分左右发现的大火,在超过500名消防人员为期数小时的灭火抗争后,已于第二天凌晨得到基本控制。火势也没有像先前人们担心的那样,致使巴黎圣母院正面塔楼的坍塌。但在一线工作的消防人员仍在通过高压水枪作业,将部分于圣母院屋顶剩余的火焰,及着过火的墙壁喷水,以达到扑灭明火及预防暗火的目标。此外,巴黎警方已就大火起因展开调查,而调查的名义则是“非故意性火灾破坏”。由于事发前圣母院屋顶正在举行翻修工程,警方已经与施工方联系,并与相关工人进行接触和调查。

巴黎圣母院大火发生后,尽管官方关闭了附近的区域以便消防作业及维持秩序,但直至第二天凌晨,仍有不少信徒和民众守在圣母院的四周不愿离去。消防人员现已进入巴黎圣母院中,可以看到,尽管火势在教堂顶端造成严重损害,且由于尖塔的崩塌,圣母院屋顶有一个大洞,底部有不少残骸堆积,但大教堂根基的石柱等结构得到保存,正面的两座塔楼也仍然屹立。对此,消防部门的发言人介绍称,巴黎圣母院的结构总体来说得以保留,但三分之二的顶部都被火势触及。

马克龙在当晚向媒体表示,“ 我们将重建巴黎圣母院”。他说,“最糟糕的情况已经避免了”,这要归功于消防员的努力。他并通过推特强调,“我们将共同重建巴黎圣母院。这是我们法国命运的一部分,我将自明天起发起一个全国性的修复集资订阅,也希望境外的人们能参与进来”。马克龙还呼吁称,希望有才能的匠人们能帮助参加重建。已进入教堂内部的巴黎市长伊达尔戈介绍称,一部分教堂表面的工艺品已得到抢救。而位于巴黎圣母院底层正中的十字架屹立未倒。

除了官方宣布为重建筹集资金的项目外,很多民众也自我通过互联网集资要帮助重建巴黎圣母院。法国富商皮诺家族 ( Famille Pinault)宣布,将提供1亿欧元帮助圣母院重建。如果您希望以捐款的方式为巴黎圣母院提供帮助,这是法国遗产基金会(Fondation du patrimoine)相关的最新捐赠链接。

来源: 法广

 

返回主页

巴黎圣母院楼顶大火冲天 历史遭焚毁

图源: 法广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 著名法国文化遗产巴黎圣母院在周一傍晚18点50分左右发生严重火灾,起火位置在最高的顶部,现在救火行动正在展开。

来自救火队和巴黎圣母院发言人的信息显示:巴黎圣母院所有房顶房梁都起火,正在燃烧,火灾原因可能与正在进行中的房顶修复工程有关。这一火灾发生在即将到来的复活节前。

发生火灾后,巴黎圣母院的游人被迅速疏散,并开辟隔离一大片地区用于救火。巴黎救火队派出大量人力和救火机械,包括四个大梯子和两架空中升降机。负责安全的国务秘书前往现场。

图源: CNN

巴黎市长告诉外界:救火队正在全力控制火势,市政府正在全力协助圣母院,希望所有人遵守安全区域,不要越界。

法国总统马克龙已取消政策演讲正前往现场。他在推特上说道:“被火焰吞噬的圣母院,是整个国家的情感。”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一早些时候在推特上就火灾发表了推文。特朗普写道,“看到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真是太可怕了。也许可以用飞行的水箱把它扑灭。必须迅速行动!”

巴黎圣母院的房梁是12世纪的建筑,是全法国最古老的。巴黎圣母院的大钟是前些年新安装的。

HCT编辑安妮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