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表明科学家早就对冠状病毒的起源有定论

这项研究表明,科学家们发现,负责产生导致COVID-19大流行的病毒的血统已经存在于蝙蝠中。(iStock)

新冠肺炎疫情已在全球蔓延近10个月,仍有研究人员在调查新冠状病毒的起源以及追寻病毒从动物向人类传播的实际案例。根据发表在《自然微生物学》上的一项研究报告,一个科学家团队7日底可能就巳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据福克斯新闻网9月17日报道, 来自美国、中国和欧洲的科学家小组将导致COVID-19病毒的SARS-CoV-2,与其他病毒的突变模式进行了比较,并创建了相关病毒的进化史。结果在蝙蝠体内发现了负责产生导致COVID-19大流行病毒的可进化血统。

“总体而论,我们的分析表明,蝙蝠是SARS-CoV-2谱系的主要宿主。虽然穿山甲或其他迄今尚未发现的物种可能充当了促进向人类传播的中间宿主,但目前的证据表明,在蝙蝠中进化的病毒(sarbecovirus)可以在人类和穿山甲的上呼吸道复制,”研究人员在发表的报告中说。

科学家们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是从40到70年前的其他蝙蝠病毒演变而来的, 而“引起SARS-CoV-2的血统几十年来一直在蝙蝠中循环而不为人所知。”

在提供给福克斯新闻网的新闻稿中,研究人员表示,SARS-CoV-2在基因上与2013年在中国云南省的犀牛近亲马蹄蝠样品中发现的RaTG13冠状病毒相似(约占96%),但它于1969年脱离了RaTG13。

“解开重组历史,并估算分离的时间,是我们在这个合作项目中开发出来的技能,它帮助我们洞悉许多不同的病毒病原体,” 进化与计算病毒学系首席研究员莱梅(Philippe Lemey)在新闻稿中说。

科学家们发现, 新型冠状病毒与其家族中较老的成员在其刺突蛋白上的受体组合结构域(RBD)共享一个特征,即能够与人类受体细胞结合。它的受体结合基序对人类ACE2受体特异性很重要,而这似乎是蝙蝠病毒共有的祖先特征,而不是最近通过重组获得的。

该研究的合著者,英国MRC大学病毒研究中心的计算病毒学教授罗伯逊(David Robertson)解释说:“这意味着其他能够感染人类的​​病毒正在中国的马蹄蝠中传播。”

罗伯逊在新闻稿中建议说,需施行一些实时监控人类疾病的系统,更好地对蝙蝠进行采样,找出新的传染性微生物,并对那些容易感染人类的​​病毒进行优先排序。从而预防未来第二种SARS病毒的大流行。

HCT王昊

返回主页

除了牛津大学暂停临床试验 围绕新冠疫苗 还有那些新闻

原标题: 新冠疫苗:牛津大学因不良反应暂停临床试验,疫苗还要等多久

制药公司阿斯利康和英国牛津大学共同研发的新冠病毒疫苗的终期临床试验已经暂停,因为一名参与者出现不良反应。

REUTERS

阿斯利康称,因为出现了无法解释的病症,因此试验进入例行暂停状态。

全球都在密切关注疫苗试验的结果。在全球多种正在开发的疫苗中,阿斯利康和牛津大学的疫苗被寄予厚望。

该疫苗的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测试都很成功,人们对这种疫苗可能成为市场中首批使用的疫苗抱有很高期望。

最近几周,约有3万名参与者参与了三期测试,参与者分布在美国、英国、巴西和南非。疫苗的第三阶段试验通常涉及数千人,可能持续数年。

最先披露这一消息的网站Stat News称,英国参与者的不良反应细节尚不清楚,但援引消息人士称,他们有望康复。

分析:牛津大学疫苗试验的第二次暂停

BBC医学编辑弗格斯·沃尔什(Fergus Walsh)

乍一看,这个消息让人震惊。一项疫苗试验——不是一般疫苗,而是广受全球关注的疫苗试验被搁置。但是这类事件并非从未发生过,牛津的团队将其称之为“例行”。任何时候,当志愿者被送进医院并且未立即确定病因,研究就会被搁置。

自四月份第一批志愿者注射疫苗,这实际上是这种疫苗试验第二次暂停。“在大型试验中,偶尔会有疾病出现,但必须进行独立审查,仔细检查,”牛津大学的一名发言人说。

REUTERS

英国医药和保健产品管理局(UK MHRA)将最终决定是否重启试验,这可能只需要几天时间。但在此之前,英国、巴西、南非和美国等所有国际接种点都会暂停接种。

牛津大学团队认为,该过程表明他们致力于保证志愿者的安全,并在研究中遵守最高标准。

关于疫苗的安全担忧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希望在11月3日美国大选前有疫苗可以使用,但他的言论引起了人们担忧,即在加速推出疫苗时,政治可能会置于安全之上。

周二(9月8日),九家新冠病毒疫苗研发机构表示会在开发疫苗时坚持科学和伦理标准,希望以此安抚公众。

EPA

九家公司签署承诺书,承诺疫苗通过三期临床试验之后才会申请监管机构批准,阿斯利康是其中之一。

行业巨头强生、BioNTech、葛兰素史克、辉瑞、默克、Moderna、赛诺菲、Novavax也签署了协议。他们承诺“永远把接种疫苗者的安全和福祉作为我们的首要任务”。

疫苗还要等多久?

研制一款疫苗通常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时间。研究人员希望在几个月内时间完成相同数量的工作。

大多数专家认为,疫苗可能会在2021年中期被广泛使用,大约在新病毒(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首次出现后的12至18个月左右。

世界卫生组织称,目前有将近180种疫苗在全球进行测试,但都尚未完成临床试验。

世卫称,由于安全测试需要时间,因此如果疫苗要在今年内获批,预计疫苗无法达到有效性和安全性标准。

尽管如此,中国和俄罗斯已经开始为一些人接种国产疫苗,但这些都被世卫列为临床试验。

同时,美国国家监管机构食品药品管理局称,新冠疫苗可能在完成第三阶段临床试验前获批。上周,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还敦促各州放弃某些要求,以便在11月1日(即11月3日大选前两日)准备分发一种疫苗。

尽管特朗普暗示可能会在大选前推出疫苗,但其民主党对手拜登怀疑,特朗普是否会听取科学家意见,以及程序是否透明。

为什么疫苗非常重要?

新冠病毒很容易传播,全球大多数人仍然容易被感染。疫苗可以通过训练人们的免疫系统来对抗病毒,提供一些保护。

另外,疫苗可以让各国更安全地放松封锁和限制社交距离的措施。

来源: BBC

返回主页

香港大学证实有康复者二次感染新冠病毒 属全球首例

中新社香港8月24日电 一名新冠肺炎康复者自欧洲返回香港后,其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再次呈阳性。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团队证实,该患者是第二次感染新冠病毒,属全球首例。

综合无线新闻、香港01等香港媒体24日报道,被证实二次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为一名33岁男子,他于今年3月底确诊感染新冠病毒,4月中旬康复出院,8月初经英国到西班牙旅行,返回香港后接受检测再度确诊。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团队证实,该患者两次感染的病毒株基因排序明显不同。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团队表示,对比该患者第一次及第二次感染的病毒株基因排序,有24个不同之处,且该患者返回香港再度确诊后,入院时已检测不出其体内有抗体,因此确定其为康复后再次受到感染,而非“复阳”。这是全球首例康复后二次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

该团队还指出,以往就有证据显示,新冠肺炎患者体内的抗体水平会在其感染数个月后逐步下降。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临床副教授杜启泓认为,此次出现的二次感染病例,说明确诊新冠肺炎即使康复后,可能也并非“一世免疫”,新冠病毒或许会像流感病毒等一样,长期在人群中存在。他还表示,二次感染病例的出现也会对疫苗的研究有所启示。

对此,该团队建议康复者应继续保持防疫意识,并考虑将来接种新冠肺炎疫苗。

返回主页

2周约10万儿童确诊,特朗普却说“儿童免疫”?!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8月5日星期三在华盛顿白宫的詹姆斯·布雷迪新闻发布会上作简报, 称  新冠病毒儿童 “也许可以接受,但对他们的影响不大……他们的免疫系统非常强大,”美联社

截至美东时间13日晚8时,全美新冠确诊病例超过524万,其中超38万为儿童。更糟糕的是,美国儿科学会和儿童医院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最近两周内,美国约有10万名儿童确诊,而且这一数字仍在上升。这就是白宫屡次催促学校全面开学的后果。

一张拍摄于8月4日的照片,在美国社交网络上疯狂转发。照片中,学校走廊人满为患,却鲜有戴口罩者。还是这所学校,复课一周,出现9例确诊,如今不得已再次转为线上教学。

这不是个案。田纳西州某学校80名学生被隔离观察;密西西比州6名学生确诊;超100名学生居家隔离;印第安纳州、华盛顿州……复课造成的聚集性感染事件层出不穷。过去四周内,美国儿童新冠确诊数上升90%。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社论疾呼:“停止听从重新开学的错误声明吧!”

病例居高不下,疫情丝毫不见好转,究竟谁在逼着学校复课?

连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在公开场合和社交媒体上辩称“儿童对新冠病毒免疫”,试图推动学校复课,以带动美国经济的运转。但是,包括《美国医学会杂志》在内的多项科学研究早已证明,儿童传播新冠病毒的能力与成人相同。

然而,无论是研究、数据还是人民的呐喊,似乎都难以到达白宫。8月10日,总统特朗普再次宣称,儿童确诊是“小部分”,“他们很快就会好起来”。

如今在华盛顿,抗疫全靠“密宗”法门:总统演讲和行政压力。科学如今倒成了白宫的一门“隐学”。“谁来救救疫情下的孩子?”这不只是美媒的疾呼,也是白宫政客亟待回答的问题。

来源: 海外网  HCT 编辑: 安妮

返回主页

普京宣布首款新冠疫苗注册 世卫称需经过严格安全资料审查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莫斯科8月11日电 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首款新冠病毒疫苗在俄注册。

© REUTERS / ANTON VAGANOV

普京在政府成员会议上表示:“据我所知,今天上午已注册,新冠病毒疫苗全球首次注册。我希望,我们的外国朋友也可以推进相关工作,在市场上,在世界药物和疫苗市场上能够出现足够多的可用产品。”他要求卫生部长穆拉什科更详细地报告这一情况。

普京在周二的政府会议上指出,首款注册的俄新冠疫苗能让人产生稳定的抗体和细胞免疫。

普京指出:“虽然我知道这一疫苗相当有效,可以形成稳定的免疫力,我重申,疫苗已通过所有必要检查。” 普京希望世界上慢慢会出现更多新冠疫苗,他还希望新冠疫苗尽快投入量产。

普京称,他的一个女儿已试种俄新冠疫苗,感觉良好。

俄卫生部长穆拉什科表示,首款新冠疫苗将在两个平台生产,包括加马列伊中心。俄卫生部长表示,这款新冠疫苗表现出高效性和安全性。

穆拉什科在俄总统普京与政府成员的会议上表示:“目前疫苗在两个地点开始生产:一个是俄罗斯卫生部的‘加马列亚’流行病学和微生物学国家研究中心,一个在Binnopharm公司。与此同时,正在制定扩大生产规模所需的技术法规。

此外,据俄卫生部长称,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负责疫苗生产的投资及海外推广。他表示,将继续对这款疫苗进行有数千人参与的临床测试。

在俄罗斯今天宣称率先核准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苗后,世界卫生组织(WHO)随即表示,任何世卫核准的候选疫苗,需要经过严格安全资料审查。

法新社日内瓦11日综合外电报道, 世卫发言人贾撒列维克(Tarik Jasarevic)在日内瓦视讯简报中告诉记者:”我们与俄罗斯卫生当局保持密切联系,并就可能的世卫组织疫苗预审持续讨论,任何疫苗的预审包括严格审查和评估所有必要的安全与效力资料。”

根据世卫组织截至7月31日最新发布的报告,目前全球共有165支候选疫苗正积极研发,其中139支仍处于临床前评估阶段,其他26支进入不同阶段人体试验,当中6支疫苗进度超前,进入第3期临床试验。

俄罗斯的疫苗”史普尼克V”(Sputnik V)由莫斯科国家研究机构Gamaleya与俄罗斯国防部联手研发。

Gamaleya研发的史普尼克V,是26支正进行人体试验的疫苗之一,目前列为第1期临床试验。

资助史普尼克V疫苗计画的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Russian Direct Investment Fund)执行长德米崔耶夫(Kirill Dmitriev)表示,第3期试验将从12日展开,可望自9月起工业化生产,并称20个国家已预订超过10亿剂疫苗。

HCT编辑: 武梅

返回主页

夏天猛灌“水”竟肾结石?医师:别把咖啡、茶当水喝

把咖啡、茶当水喝,却很少喝白开水,长期下来身体处于缺水状态,会成为肾结石高危险群。图/Unsplash

最近天气炎热,肾结石好发于工作型态易流汗,体质尿酸偏高,水喝得少、啤酒喝多了的族群;台中一名35岁女上班族整天待在室内,一天喝2杯咖啡,也把茶当水喝,以为“水喝很多”,直到腰痛、下腹痛就医,肾结石超过1公分,才发现是喝太多利尿的饮料所致,经接受体外震波碎石后,摆脱腰酸痛的梦魇。

台中台安医院泌尿科医师简佑全说明,这名女患者把咖啡、茶当水喝,咖啡和茶都利尿,却很少喝白开水,长期下来身体处于缺水状态,也是肾结石高危险群。女患者经卫教后,每天出门都会带一瓶2000CC白开水出门,适时补充。

简佑全说明,水份补充够不够?可以看排尿颜色,淡黄色OK,深黄色代表水喝不够。成人至少一天适量补充2000公升水。肉类摄取适量,啤酒、火锅类高汤普林高都要少喝。

中央健康保险署资料统计,国人泌尿道结石的盛行率约9.5%到9.6%,也就是大约每十人就有一人。

简佑全说,生得结石风险约女生的2~3倍,且好发于30~50岁,在炎热的天气或是易流失水分的工作环境会增加结石的机会,近年来屡屡飙破纪录的高温更是助长尿路结石的发生。民众若足量喝水,可以减少结石发作。而近年来,更因饮食西化及肉类摄取的比例日增,尿酸型结石的比率节节高升,甚至可以高达2成的尿路结石是尿酸型结石。

他指出,输尿管的管径约0.5公分,保守治疗易排出小于0.5公分的结石,大约有近五成机会自行排出;输尿管结石直径超过0.6公分建议采用介入性治疗如体外震波碎石或内视镜手术治疗,其中体外震波碎石没有伤口、不用麻醉,不用住院,门诊处置即可,约一到二周回诊。

来源:《世界日报》

返回主页

研究: 高血糖冠状病毒患者死亡风险更高

图源: Getty Images

一项来自中国武汉的新研究表明,在患有COVID-19但事先未诊断出糖尿病的患者中,异常高血糖导致的死亡风险是血糖较低患者的两倍以上。

该研究是由华中科技大学联合医院(Union Hospital)和同济医学院的研究人员进行的,研究结果发表在《糖尿病学》杂志(Diabetologia 欧洲糖尿病研究协会“EASD” 的期刊)上。

这项回顾性研究评估了中国武汉市两家医院从2020年1月24日至2020年2月10日入院的所有连续28天均具有已知结果的COVID-19患者和FBG测量值。分析了两家医院的COVID-19患者的人口统计学和临床​​数据、28天结局、院内并发症和CRB-65评分。

科学家发现,血糖相对较高的人死于由病毒引起的并发症的几率是其他患者的2.3倍。

先前的研究已经确定,高血糖症(异常高血糖)与肺炎、中风、心脏病发作、创伤和手术等疾病的死亡风险升高有关。

多项研究还表明,糖尿病与COVID-19患者预后不良之间存在关联。

5月底一篇同样发表在《糖尿病学》的法国研究亦曾指出,感染冠状病毒的糖尿病患者,有1/10会在住院7天内不治身亡。

为什么高血糖会增加冠状病毒和其他疾病患者的高死亡率?研究报告的作者认为,可能原因包括高血糖症引起的凝血变化(凝血)、内皮功能(血管壁功能)恶化、以及免疫系统过度反应而产生的炎性细胞因子(细胞因子风暴)。

作者因此建议,即便COVID-19患者未有糖尿病史,也应向其推荐血糖测试和控制,因为大多数COVID-19患者容易出现糖代谢异常。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测量空腹血糖可以促进对高血糖症的预后评估和早期干预,从而有助于改善COVID-19患者总体治疗的效果。”

HCT 安妮编译/综合报道

返回主页

中国疾病防控中心主任高福当选2020年德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图源:路透社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院士于近日当选为2020年德国国家科学院(The Deutsche Akademie der Naturforscher Leopoldina; The German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院士。

高福主任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也是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美国国家医学科学院外籍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非洲科学院院士等,兼任国家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技术总师,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病原微生物跨宿主传播、感染机制与宿主细胞免疫研究以及公共卫生政策与全球健康策略研究。在包括Nature, Science, Cell, Lancet,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SCI国际刊物上发表论文500余篇,兼任中国生物工程学会理事长、中华医学会副会长。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一等奖、二等奖,国内外专项奖等30余项。

德国国家科学院源于1652年成立的利奥波第那科学院(Leopoldina),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科学院,以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一世命名,是德国最古老的自然科学和医学方面的联合会,也是世界上存续时间最长的学术机构(研究中心),学院总部现位于德国东部城市哈雷。

利奥波第那科学院根据不同的研究领域共设4个类别学部和28个学科组,拥有1500多位院士,包括自然科学、医学、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著名学者,他们大多是在高校或各大研究所工作的教授或研究人员。利奥波第那科学院选举院士要保证独立性和学术性,德国院士称号突出的是学术性和荣誉性,不与任何物质利益挂钩。章程规定科学院每年增选院士约60名,选举过程首先从提名候选人开始,正式提名只能由院士提交,经3轮选举后产生。选举过程严谨而复杂,完全以无记名方式秘密进行,成员要匿名填写意见表,参与学科组评选、类别学部评选以及主席团评选的人都是不同的,学科组有3040人,类别学部有10人左右,主席团有12人。候选人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被提名,整个过程就像诺贝尔奖评选一样,接到信函通知才知道自己当选。这就避免了任何个人或小团体对选举结果施加影响。有关专家强调,选举信息透明仅限于院士评委范围内,对外界则严格保密,蒙在鼓里的反而是最后的当选者,一般实际选出的院士在50名左右,待年满75岁则空出名额,可终身享受院士称号。现有的院士来自全球30多个国家,其中四分之三来自3个德语国家(即德国、奥地利和瑞士),四分之一来自其他国家。中国科学家路甬祥、武忠弼、卢柯、张杰等多名教授都曾先后当选德国科学院院士。

截至2011年,共有168名利奥波第那科学院院士获得了诺贝尔奖,其中,包括居里夫人(Marie Curie),达尔文(Charles Darwin)、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普朗克(Max Planck)、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eothe)、洪堡(Alexander von Humboldt)等享誉全球的科学大师。

来源: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官方网站        HCT编辑:武梅

 

全球240名学者联名上书要求世卫组织承认新冠病毒可通过空气传播

截止美东时间下午5点34分, 全球新冠肺炎确诊人数为 11,366,145。   截图

据《纽约时报》(NewYorkTimes)报道,来自全球32个国家近240名学者呼吁世卫组织重新审议有关新冠病毒防护指南,承认新冠病毒能够通过空气传播。空气传播是指通过直径更小的颗粒传播,这些颗粒可能在空中停留较长时间,这可能是病毒传播的重要驱动因素。

世卫组织目前证实,新冠病毒主要通过呼吸道飞沫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例如,当有新冠肺炎患者咳嗽或打喷嚏,飞沫便可附着在物体表面。

报道称,现在科学家宣布有证据证明新冠病毒能够通过室内空气中更小的颗粒传播。239名科学家签署联名信,要求世卫组织重新审议新冠病毒防护指南,这份联名信将于下周在科学杂志发表。

报道还指出,如果空气传播的确是新冠病毒传播的重要因素,那么为了防范必须采取一系列新的措施,例如室内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仍要佩戴口罩,医务人员佩戴专门过滤更小颗粒的口罩,公共场所使用空调以及可杀死病毒的紫外线灯。

来源:SPUTNIK

返回主页

全球首款新冠灭活疫苗受试者全部产生抗体

全球首款新冠灭活疫苗受试者全部产生抗体,专家称病毒新基因型不影响疫苗有效性

(科技日报北京6月16日电)由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制的全球首款新冠病毒灭活疫苗Ⅰ/Ⅱ期临床试验盲态审核暨阶段性揭盲会,16日在北京、河南两地同步举行。揭盲结果显示:疫苗接种后安全性好,无一例严重不良反应;不同程序、不同剂量接种后,疫苗组接种者均产生高滴度抗体,其中0/28天程序接种两剂后,中和抗体阳转率达100%。

国药中国生物介绍,此次新冠灭活疫苗临床试验为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Ⅰ/Ⅱ期临床研究。4月12日,该疫苗全球首家获得临床试验批件,Ⅰ/Ⅱ期临床试验在河南省武陟县同步启动。

在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主导下,临床试验连续进行66天,获得了新冠灭活疫苗两针接种后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对不同年龄、不同程序、不同剂量、不同针次的研究结果,均有较为完整的呈现。这也是迄今为止时间最长、数据最全面、效果最理想的新冠疫苗临床研究结果,为疫情防控和紧急使用提供了科学、可评价的数据。

国药中国生物方面表示,此次研究旨在评价新冠灭活疫苗在18—59岁健康受试者中,按照低、中、高剂量和0/14天、0/21天和0/28天不同程序接种后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重点关注疫苗接种后的细胞免疫变化情况,探索了疫苗接种的免疫程序、免疫剂量、安全性、免疫原性及体内抗体水平的变化趋势。截至目前,Ⅰ/Ⅱ期临床研究受试者共1120人,已全部完成两针次接种。

此次临床试验方案经过了周密设计,揭盲过程严格遵循科学性和严谨性,结果令人鼓舞。疫苗接种后安全、有效,接种疫苗组受试者均产生高滴度抗体,18—59岁组中剂量按照0/14天和0/21天程序接种两剂后中和抗体阳转率达97.6%,按照0/28天程序接种两剂中和抗体阳转率达100%。

针对北京近期新发病例通过全基因组测序发现病毒新基因型,有专家担心可能“会导致疫苗效果减弱甚至无效”,国家863计划疫苗项目首席科学家、国药中国生物董事长杨晓明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已经注意到了这一新基因型,但它“仍然在今天阶段性揭盲的疫苗覆盖范围之内”,所以不会影响目前灭活疫苗的有效性。

国药中国生物同时透露,正积极推进Ⅲ期临床研究的海外合作,与多个国家的企业和机构确定了合作意向。国药中国生物已率先建成了高生物安全等级生产车间,这也是目前全球唯一符合生物安全和GMP标准、从数量上能够满足紧急接种需求的新冠疫苗生产车间。

来源:科技日报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