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五个关键要点,揭开特朗普防疫失败内幕

特朗普总统周三在椭圆形办公室。 ANNA MONEYMAK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华盛顿 —《纽约时报》调查发现,特朗普总统和他的高级助手们在4月中旬为期几周的关键时段内,决定将应对新冠病毒的主要责任转移给各州,急于抓住大流行会逐渐消失这一过于乐观的预测,以便总统重启经济,并将精力放在自己的连任上。

调查显示,在那个关键时期,有关病毒处理的关键决定不是由更知名的新冠病毒工作组做出,而是由一小群白宫助手每天早上在总统幕僚长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的办公室开会时做出的。

他们的目标之一是为宣布抗击病毒胜利提供正当理由。在这项工作中,他们经常向备受尊敬的传染病专家黛博拉·L·伯克斯(Deborah L. Birx)博士寻求证实,而在白宫西翼,伯克斯是传染已达峰、病毒将迅速消失这一观点的主要推动者。

尽管州政府官员和其他公共卫生专家发出警告,特朗普还是坚持了一种精心策划的策略,在推出重新开放的指导方针后几乎立刻就把责任推给各州。随后他很快又敦促民主党州长们将自己的州从这些限制中“解放”出来,从而破坏了这些原则。

对20多名高级政府官员、州及地方卫生官员的采访,以及对电子邮件和文件的审阅,显示了4月中旬的关键时期如何使这个国家走上新的病毒激增之路,如今美国每天录得超过65000个新冠病毒新增病例。

以下是一些主要发现:

事发之室

白宫西翼的官员们认为新冠病毒工作组运转不良,他们日渐轻视美国最权威传染病专家安瑟尼·S·福奇(Anthony S. Fauci)博士以及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官员,认为这些人早期对病毒发展进程的判断是错误的。

因此,政府战略的重要内容是在梅多斯的日常会议上、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制定的,这些会议的出席者主要是白宫助手,他们大多没有应对公共卫生紧急情况的经验,并且听从总统的指示。

在4月新冠病毒危机肆虐的时候,这个小组每天早上8点开会。除了伯克斯,与会者还包括总统的国内政策顾问乔·格罗根(Joe Grogan);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的幕僚长马克·肖特(Marc Short);总统的代预算主管拉塞尔·T·沃特(Russell T. Vought);副幕僚长克里斯·里德尔(Chris Liddell)和总统高级顾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特朗普品牌监护人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以及高级经济顾问凯文·A·哈塞特(Kevin A. Hassett)。

在这些官话连篇的会议中,他们称自己的目标是促成一场“州权交递”。梅多斯会对大家说,“只有在华盛顿才会有人认为,自己掌握了适用于整个美国的答案。”

伯克斯:白宫的乐观主义者

白宫西翼内部认为,病毒已得到控制,传播正在下行,伯克斯对这一判断的形成所起到的作用,比世人所知要大。

但她基于模型做出的预估未能考虑到一个至关重要的变量:特朗普急于敦促社会回归正常,这会削弱保持社交距离以及其他抑制了各项数据的措施。

在梅多斯办公室的晨会上,伯克斯几乎总会说出新团队所希望的内容:“所有城市都在趋于稳定,”她会告诉他们,并称病毒在4月中旬左右已经达到“峰值”。她说,纽约地区的病例占美国总病例的一半。曲线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倾斜。“最糟糕的情况已经过去了。”

白宫新冠病毒工作组成员黛博拉·伯克斯博士和安东尼·福奇博士在4月中旬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在4月中旬的大部分时间里,伯克斯专心研究意大利的防疫经验。在她看来,这是一个特别有正面意义的比较,她告诉同事,美国正处于和意大利相同的轨迹——在意大利,感染和死亡人数接近于零之前出现了巨大的峰值。

伯克斯会在白宫内奔走,有时会分发图表来支持自己的观点。“我们已经达到了峰值,”她会说,这个信息会被传递给特朗普。

特朗普陷入了困局:更多的检测意味着更多的病

总统很快就觉得,自己掉进了重新开放指导方针的陷阱,处在一个自己创造出来的困局之中。

各州要重新开放,就需要病例数不断减少,或者至少要降低检测的阳性率。但是更多的检测意味着整体病例数量必然会上升而不是下降,这削弱了总统坚持的优先事项:让经济再次启动。

其结果是特朗普引人注目的反检测公众宣传行动进一步加剧,这是他拒绝担任知情领导角色的最生动例子之一。从中还可以看到,特朗普最终往往会与自己的政府专家和既定政策发生冲突。

特朗普先是强调美国所做的检测已经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接着又转变为嘲笑检测的重要性。到6月,总统经常发表一些荒谬的声明,比如“如果我们现在停止检测,我们的病例就会有很少,如果有的话。”

特朗普的转移责任带来了后

总统做出奇怪的公开声明,拒绝戴口罩,并且向各州施压,要求恢复经济,这一切都让州长和州政府官员们疲于应对领导真空,让他们抗击病毒的工作变得更加艰难。

其中一个事例是,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被告知,如果他希望联邦政府帮助他获得检测病毒所需的拭子,他必须亲自向特朗普索要并且表示感谢。

一天早上,库什纳与纽森的一名顾问交谈后,提出帮助购买35万份检测拭子,之后他明确表示,联邦是否提供帮助将取决于州长是否帮他一个忙。

“加州州长加文·纽森不得不打电话给唐纳德·特朗普,向他索要拭子,”奥巴马时代的白宫卫生官员、顾问鲍勃·科克(Bob Kocher)回忆。

今年5月,在总统就新冠病毒检测发表讲话后,特朗普的高级顾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离开玫瑰园。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迈阿密市长、共和党人弗朗西斯X·苏亚雷斯(Francis X. Suarez)说,白宫的做法只关注一件事:重新开放企业;却不去考虑如果病例再次激增,城市和州应该如何应对。

“这一切都是基于病例减少,开放,减少,开放更多,减少,开放,”他说。“他们从来不想想,如果在重开之后病例增加要怎么办?”

白宫迟迟才意识到自己错了

直到6月初,白宫官员才开始意识到,他们对疫情发展方向的假设被证明是错误的。

在特别工作组会议上,官员们讨论了整个南方病例的激增是否与因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而引发的人数众多的抗议有关,或者可能是阵亡将士纪念日聚会的短暂副作用。

通过研究伯克斯的新数据,他们很快得出结论,这种病毒实际上在5月份的几周里以无形的凶猛方式传播,当时各州在特朗普的鼓励下开放,许多州只差宣布胜利。

即使现在,对于让官员们公开承认现实情况有多严重,白宫内部也存在着分歧。

作者:迈克尔·D·希尔 (MICHAEL D. SH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