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看不顺眼” 逼哈里王子夫妇从王室“出走”

2016年,英国王室发表声明,确认哈利与美国女演员梅根·马克尔已约会了“几个月。他们2017年在多伦多因维克托运动会期间首次公开露面, 几个星期后, 宣布订婚。Pa Media

批评人士说,她太鲁莽、太直率、太不好相处、太美国、太多元文化。她不应该因为不愿意参加新闻媒体的名人游戏而疏远媒体。她不应该花那么多钱来翻修王室慷慨赠与她和丈夫的房子。

他们说,尤为重要的是,梅根·马克尔(Meghan Markle),也就是萨塞克斯公爵夫人,不应该像小野洋子那样,插在反对传统的丈夫哈里王子(Prince Harry)与他循规蹈矩的哥哥、王位继承人威廉王子(Prince William)之间一度亲密的关系中。

但是,公爵夫人面临英国人和英国小报的严厉批评的同时——前者希望王室成员尽职尽责、恪守传统,而后者则在消费、引导公众舆论——她在英国也遇到了生活上的种种问题。

“仅仅活下来是不够的,对吗?“去年,她在纪录片《哈里和梅根:非洲之旅》(Harry & Meghan: An African Journey)中哀伤地问道,当时她谈论的是英国人保持冷静的习俗,哪怕是在最激烈的情绪波动中也要不动声色。

梅根说,在加拿大家里的时光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Getty Images

“这不是生活的意义所在。你必须充满朝气,你必须快乐,”她接着说。“我真的试过英国人那种不苟言笑的情感。我努力了,真的努力了。但我认为,这种做法对人内在的影响可能是真正有害的。而这种互相看不顺眼,似乎正是这对夫妇周三在Instagram上宣布,他们将“辞去王室‘高级成员’身份”并“开创一个进步的新角色”背后的原因。这将如何实现,是大家都在猜测的事情。

在2019年6月,这对夫妇决定与剑桥公爵和公爵夫人分享的慈善事业分开,以建立自己的基金会。Getty Images

以前也有其他王室成员以各种方式离开。威尔士王妃戴安娜与查尔斯王子离婚后,于1996年失去了王室头衔。爱德华八世国王在1936年宣布要娶离婚的美国人沃利斯·辛普森(Wallis Simpson)后,放弃了他的王位。

去年,安德鲁王子与声名狼藉的金融家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的联系曝光后,差点被逐出王室。

哈里和梅根的这种情况是没有先例的。

在过去,没有任何一位王室高级成员自愿表示,他们希望在保持王室成员身份的同时又与这一身份保持距离。爱德华国王,也就是后来的温莎公爵,曾流亡国外,但渴望回家,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位高级王室成员在其他地方生活过很长时间。

哈里和梅根在声明中说,他们打算部分时间住在英国,部分时间住在北美,这一点似乎更加令人惊讶。

虽然其他离开王室虎钳般拥抱的家庭成员都非情愿,他们舍不得放弃王室的排场和收入,但哈里似乎对这样一个未来充满了热情——至少从他跟梅根在Instagram上的声明来看是如此。

声明称,这对夫妇不仅希望在王室中充当新的角色,而且希望“努力实现财务独立”。对于一个成员长期享受公共财政资助的家族来说,这确实是一种激进的想法。

重要的是,即使梅根和哈里竭尽全力在他们的声明中赞扬皇室,并承诺忠于哈里的祖母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及整个君主政体,来自女王那一方的反应依然濒临冰点。白金汉宫不喜欢突然袭击。

“与公爵及公爵夫人的讨论尚在初期阶段,”白金汉宫在自己的声明中说——这可能意味着,类似讨论是最近才开始的。“我们理解他们希望采取不同方式,但这些都是复杂的问题,需要时间来解决。”

梅根和哈里打破王室传统、放弃王室义务的愿望,直接反映了君主制所面临的挑战,女王现年93岁,统治期已至尾声。

查尔斯王子毕生都在等待成为国王,如今已经是71岁高龄。作为他的次子,哈里王子几乎没有机会成为国王。长兄威廉王子一直同继承父亲王位紧密联系在一起,哈里只能走上另外的道路。

他曾在英国军队服役10年,两次前往阿富汗,并为伤残者和退伍军人创办了“不可战胜运动会”(Invictus Games)。

在此过程中,哈里逐渐树立起了享受生活的名声。他早期的女友,至少是人们所知的那些,大多是来自他自己社交圈的年轻贵族女性。梅根·马克尔是一位离过婚的美国女演员,父亲是白人,母亲是非裔美国人。

有时很难判断英国小报是在引导还是反映舆论。从一开始,它们就与梅根不和,经常写她的上一段婚姻和离婚,写她父母的离婚,和她不同父母的兄弟姐妹,还有一些近乎种族主义的隐晦言论。

当他们还在约会时,哈里王子发表了一份异常尖锐的声明,谴责梅根遭受了“一波又一波的虐待和骚扰”,以及“评论文章中带有种族主义色彩”。

他们在2018年结婚,这桩婚姻显得既现代又传统,是过去与现在、美国与英国、英国国教与美国圣公会的结合。

但在这对夫妇的蜜月期过后,小报就找到了新的方式,对梅根进行无情的批评——她的衣服、她的直率、她习惯回美国举办众星云集新生儿派对等活动,人们觉得她渴望享受皇室的服饰和财富,却不愿意承担随之而来的责任。

特别是,她一直被认为不如本名凯特·米德尔顿(Kate Middleton)的剑桥公爵夫人,后者满足了人们对一位平淡庄重的王室成员的幻想,她表现完美,总是尽职而热情地出现在需要她出现的地方。

周三晚上,随着哈里和梅根的计划点爆了各种小报,谴责也随之而来。在《每日邮报》(The Daily Mail)上,一群记者重温了对梅根行为的一长串批评,还回顾了她的婚礼。

“梅根曾抱怨过圣乔治教堂的霉味,想在婚礼前喷点空气清新剂,” 该报报道,圣乔治教堂是两人举行婚礼的地点。“这样一位年轻女子显然不会平静地接受自己的职分。”

如果有什么人比毫不领情的王室新娘更让小报讨厌的话,那就是一个毫不领情、甚至根本不想住在英国的王室新娘。

作者:萨拉·莱尔 (SARAH LY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