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总编胡锡进谈记者香港遇袭事件

环球网记者付国豪本周早些时候在香港机场发生抗议示威期间进行拍摄活动时遇袭事件成为当前舆论关注的新闻热点,付国豪成为众多中国网民推崇的英雄。与此同时,付国豪的身份及其在香港从事新闻工作的合法性和中立性等问题引起北京 — 了一些疑问。 美国之音就这一事件电话采访了付国豪所属单位的领导、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

记者:付国豪,大家都对他的身份比较感兴趣,能不能证实下他的身份?

胡锡进:他就是环球网的记者,这么小的小孩,90后,他能有什么身份?对这个身份的怀疑完全是无厘头的,完全是一种找茬、编造,他就是一个普通的记者。
我昨天晚上跟他父亲通了电话,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他能有什么背景?非常肯定的告诉你他没有任何背景。他就是一个环球网的记者。刚开始去香港采访的都是《环球时报》的记者一些同志和英文版的同志,然后他们环球网希望加入进来,这样他们在现场,能有一个人给他们拍东西、拍视频更好用。所以他就加入进来,找了一个男生。就是啊,没有任何的…… 所以我们编辑部里,大家看到外边这种奇奇怪怪的议论,大家觉得非常可笑。非常可笑。

记者;现在他人怎么样?有受伤吗?

胡锡进:这个情况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他目前没有大碍,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应该没有。我跟他通过电话,听声音,还有说话,也都不错。没有受到很严重的伤害。

记者:那么他这次去香港采访、工作,他的签证是什么签证呢?

胡锡进:这我不太清楚,这是他们记者部的,我不清楚,他们能怎么方便,就怎么去。因为我们有很多人,轮换着,这个去完了另一个人去,应该不是用公务签。公务签那需要记者证,是正式的公务签,可能不是公务签,他能怎么进去就怎么进去了。这在中国媒体这种情况非常普遍,就是到一个地方,印一个……这个我也不太懂,我们记者办公室的同事比我更清楚。对我们来说,对报社来说,是非常正常的手续。对报社来说,他去香港,能怎么方便就怎么去了。和其他同志没有任何区别。把他特别单独的特别对待,根本没有。而且那天现场有好几个环球时报的记者。其他同事没有事情。不光有他一个环球时报的记者,还有别的记者,别的记者没有受到这个待遇。

记者:他当时没有拿出来正式的合法的记者签证或者工作签证,网上有人质疑。

胡锡进:他没有,他本身就没有记者证,因为他来环球网工作刚刚一年多,要取得记者证需要一套手续,那您都知道,他需要一套手续。在中国,没有记者证,记者是可以正常采访的。很正常。这个(情况)有很多。参加记者会,你问问大家都有记者证吗,年轻人你问他们,很多年轻人都没有记者证,这个没有什么特别的。把这个问题引偏了。我知道你们要找一些毛病,找一些茬出来。但是真的你们在不客观的报道,是把这件事情从它的原点往一个偏的方向去引。 你们拍拍自己的良心,想一想,就是这么年轻的一个孩子,年轻记者,到了香港,他挨了打,被抓住了,他当时表现的比较英勇,说了那么一句话,正好让人给录下来放到网上,内地老百姓一听觉得说的真好,一下子火了起来。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他是一个很普通的一个记者。

记者:刚才你也说了他没有记者证,也没有工作签证,他在那个地方进行采访的一些活动,这是不是违反了香港那边的法律呢?

胡锡进: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反正我们都这样做,有很多人都这样做,我们到香港去做采访。即使他违反了香港法律,跟这件事无关。跟暴徒打他有关系吗?你不是找茬吗?就是在找茬。他没有记者证,他怎么去的办什么签证我不知道,反正他没有记者证,我可以告诉你。

记者:其他《环球时报》的工作人员也都属于他这种情况吗?也都没有记者证,没有工作签证,在那边进行采访吗?

胡锡进:大部分都有记者证。他在香港记者里面是最年轻的。

记者:网上还有人说他为多维(网)工作,这个事情你能不能了解呢?

胡锡进:这个我不知道,我第一次听你说这个事儿哈。之前我没有听说过,我第一次听你跟我说这个事儿,我没有听任何人跟我提这个事儿。网上净是假消息。传一张照片,说他扮演香港警察,那照片根本不是他。网上净是这样的假消息,你都信啊。

记者:是,所以我们要跟您核实。

胡锡进:网上有很多假消息,你跟我核实,我也不知道。都不会知道那么多事。我们单位,付国豪他的工作和我的工作挺忙的,说实话。

记者:还有人说他的信用卡被搜出来,有人盗刷了他的信用卡,这个能不能证实一下?

胡锡进:听说有这么个事儿,但是我们没有去炒作这个事情。

记者:有人盗刷了吗?

胡锡进:我不知道。我听有人这么说,有这么个事儿。我也没问,我也没见他本人。有可能有吧,有的话,谴责这个人。盗刷的人很不对啊,我听说了这么个事儿,我没有细问。

记者:听说有人盗刷他信用卡的微博现在被删了,这个事情您能解释吗?

胡锡进:删也不是我们删的,我怎么知道?在中国经常有删帖,怎么怎么样,也不是我们删的。

记者:也是网上传的,我们不知道真假,向您求证下。

胡锡进:不知道真假就别问我了。

记者:有人说他是国安局的。把他的身份证号和其他代码放到网上去。

胡锡进:你要相信你就这么写,你要这么弱智您就这么写。我告诉你他肯定不是。中国国安局没那么多人,中国国安局也没那么多钱,谁都讲成国安局的,全都成国安局的了,照你这么说。很荒唐。

记者:他现在是在深圳还是准备继续在那儿工作,还是怎么样呢?继续参与报道香港这个事件的工作吗?

胡锡进:他自己希望这样,他应该有这个愿望。但到底是……我们再看看身体情况吧。我们有好多记者在那边,不光他一个,这都不重要。他去不去采访这不重要,我告诉你他是我们这些记者团队里很普通的一个。大家都轮流走来走去的。
我不再跟您电话了,我实在太忙了。

记者:我再跟您探讨一下。他作为一个记者,《环球时报》的记者,他拿着撑警的T恤衫,而且他被围住的时候,又说出支持警察这样的话,您觉得他作为一个记者,他采取立场不中立的态度,您觉得符合职业操守吗?

胡锡进:第一,他这个衫是装在包里的。他没有穿上,是被人给搜出来的,搜他包的那个人就是违法的,谁给他的权力搜这个包,他又没有穿这个撑警衬衫去采访,他没有问题。对吧。你的包里有没有各种各样的东西,你的包里搁的东西跟去采访的现场都是相配的一些东西吗?你自己说,摸着良心说,你包里有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对吧?第二,他说支持香港警察,他在什么情况下说的?是在他的手和脚被捆着,是他被挨打的时候说的。那时候他还是记者吗?他被当成记者对待吗?人被拷打,在这种情况下,我拿自己的立场,这有什么不对?他当时已经不是记者,他并不是用这种方式向对方进行提问了。是对方打他啊,在这种情况下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有什么不对?那些人根本没把他当记者对待。他怎么不中立了?他在那采访拍张照片,这就是中立。那些人没给他中立的权利,打他,正揍他,正打他。然后还倒过来问他,还说他不中立,违反了记者操守。说这些话的记者,脑子……

记者:就是跟您探讨,您不要激动。

胡锡进:脑子全是粥啊,你们。

记者:不要激动,我们只是探讨。在正常的情况下作为一个记者进行采访的话……

胡锡进:他是正常情况吗,正常情况环球时报的记者不会的,我看最不中立的是你们西方的这些记者。你们这些记者哪有点中立啊?在这采访。我们记者都是中立的,在现场采访,我们保持中立,保持专业。但是西方记者不给他写。你就把我说的这句话给写上好吗?把这些真实的情况写出去,拜托你。不再说了。不好意思,挂电话了。

来源:VOA

更多香港新闻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