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特朗普打击华为的策略失误何在

北京一家华为专卖店出售的手机。 FRED DUFOU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北京——本周早些时候,中国政府令人民币大幅贬值——这是迄今为止最能说明中国准备在贸易问题上与美国展开持久战的一个迹象。
货币贬值是一切报复手段之母。这一旨在抵消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征收的关税的措施,可能会刺激美国开始一场货币战争,这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将超过任何贸易战。它也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风险,包括资本外逃和通胀。
然而,中国政府似乎有信心经受住这些副作用。为什么?因为它根深蒂固的地位已经赢得了中国公众的支持。它成功地实现了公关上的壮举,将它与美国的贸易战描述为一场不仅针对中国,而且是针对中国人民的战争。特朗普总统的压力最大化策略,令中国政府的决心更加坚定,让美国更加难以赢得让步。
当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3月首次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时,中国的反应并不强烈。一些中国自由派人士甚至把特朗普视为某种救星,可能会迫使中国进行经济开放和改革。
但在2018年末,美国对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实施制裁后,许多人的态度发生了改变。应美国要求,加拿大当局逮捕了华为创始人之女、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美国对华为的调查在特朗普政府之前就已开始:早在2010年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任内,司法部的职业官员就在调查针对华为的案件。但正是特朗普让华为事件升级,把一个独立的法律案件变成他的广泛贸易战的一件代表作。
然而,正如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在美国取得了两党共识,现在中国的自由派和极端民族主义者似乎也一致认为,美国正试图损害中华民族自身的福祉。对于这种看法,中国消费者的反应是大量购买华为的手机——尽管该公司创始人任正非本人曾劝阻消费者不要认为购买其产品是爱国行为。
尽管中国经济放缓并受到美国制裁,华为今年上半年的销售额同比增长23%。据研究公司Canalys称,华为今年第二季度国内手机出货量同比增长31%。
但这种增长是对华为的特别支持。其他中国公司在中国的表现很糟糕。华为的国内竞争对手Oppo的出货量同期下降了18%;华为的另一个竞争对手Vivo的降幅为19%;同样是竞争对手的小米下降了20%(相比之下,苹果的出货量只下降了14%。)换句话说,中国消费者似乎是在支持一家被美国明确针对的中国公司,而不是支持所有中国公司。
美国人可能觉得,华为是中国政府的棋子或愿意与其合作的伙伴,但在许多中国人眼里,华为象征着高科技和创业精神,以及在政治逆境中取得的成功。
华为从来都不是中国政府产业政策的宠儿,巨龙和深圳电子集团等许多国有企业都没有进入特朗普的黑名单。然而,是华为,而不是其他公司,在下一代无线网络5G技术上领先,被美国视为国家安全风险。
华为的成功并不是因为中国政府的产业政策,而是因为克服了中国政府的产业政策。它是一家真正的私营公司,由员工所有。1990年代,当政府严格监管和限制人口流动时,华为很难为员工在深圳取得居住证。
华为进入欧洲是为了摆脱中国扭曲的商业环境,它之所以成为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是因为它学会了在竞争激烈的国际市场中茁壮成长。当然,没有一家中国公司能在没有政府支持的情况下运营。2004年,华为获得了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贷款,用于向发展中国家扩张。但只是因为通过了市场的考验,它才能获得中国政府的认可。
美国对中国感到不满,从而与之对抗,但是对华为采取强硬态度是对抗的错误方式——即使其中许多不满是完全合理的。
华为的确侵犯了知识产权,但它也在大力投资研发。根据欧盟工业研发投资记分牌(Industrial R&D Investment Scoreboard),2019年华为的研发支出在全球排名第五,超过了苹果(第七)。大约45%的员工从事研发工作。按照中国的标准,该公司是合作企业:在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的同时,它还一直在使用谷歌的安卓系统。它每年与美国公司签订的供货合同总额约为110亿美元。它的工作人员中有许多外国公民,包括高层人员。极为讽刺的是,中国人之所以为华为喝彩,似乎正是因为它所代表的价值观:积极进取的态度、独立的观点、向全世界开放——这些同样也应该能够引起美国人的共鸣。
特朗普政府的一项早期失误和另一家中国电信公司中兴通讯有关。2018年春,美国商务部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关键芯片。但特朗普政府后来推翻了这一决定,将中兴从破产边缘拉了回来。
与华为不同的是,中兴通讯是一家由中国政府补贴的国有企业,而且显然不受中国公众喜爱。它的实力弱于华为,因此更容易脱离轨道。先打击中兴本可以让美国把更有力的手段留待之后使用,在必要时通过针对华为来让提升力度。
相反,特朗普政府支持全面打击华为——威胁要将该公司列入黑名单,要求引渡孟晚舟。周三,它发布了一项规定,限制美国政府机构与华为以及其他中国公司(这次包括中兴通讯)之间的业务往来。
然而,这种施加最大压力的策略除了破坏中国公众及其自由派对美国的善意外,没有产生任何有意义的结果。美国应该缓和紧张局势,将华为问题与更广泛的贸易关切脱钩,帮助中国重返谈判桌。
赢得一场贸易战——现在有可能演变成一场货币战——并非易事。这需要对中国的现实建立更扎实的认知,在这一点上,特朗普迄今的表现是不足的。
来源:The New York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