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连环爆炸:26年战争恐怖并未被抛身后

周日,斯里兰卡各地的教堂和豪华酒店遭到爆炸袭击,死亡人数飙升至290人。

斯里兰卡曾经经历过长达26年的内战,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领导人在2009年被击毙后,斯里兰卡宣布内战结束。尽管这场内战造成近8万人的死亡,但随着时间的逝去, 人们已经开始将它淡忘;可星期天的恐袭,八个炸弹在教堂和豪华酒店爆炸,290多人的死亡, 使人们仿佛又感受到了当年战争的恐怖,大家的焦虑又回来了。

亲人遇难,悲痛欲绝。BBC

朱利安·伊曼纽尔

48岁的伊曼纽尔博士是一名医生。 他在斯里兰卡长大,现在和他的妻子孩子一起住在英国的萨里。

他们本周在科伦坡拜访了一些仍住在这座城市里的亲戚。 当其中一枚炸弹爆炸时,他们正在科伦坡肉桂大酒店的房间里睡觉。

“我们听到巨大的爆炸震动了我们的房间,时间是大约8点30分,”他说。 “然后我们被带到我们酒店的休息室,在那里我们被要求从后面撤离。这是我们看到伤员被送往医院的地方,我们看到酒店遭到一些损坏。”

“我在斯里兰卡度过了最初的18年,所以我看到了很多种族冲突。”

斯里兰卡曾受到僧伽罗人和泰米尔族之间几十年冲突的蹂躏,但自2009年以来一直相对平和。“ 我的孩子分别是11岁和7岁,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像战争这样的东西,我的妻子也没有。因此,对他们来说这很难。“

他补充道:“这真的令人很难过 — 我认为斯里兰卡已经把所有这些暴力事件抛在脑后了,但现在看到它再次回归,是令人遗憾的。”

乌斯曼·阿里

阿里先生住在科伦坡。 当“礼拜者匆匆从他家附近的罗马天主教堂撤离时,他发现了一些异常:通往市内主要医院的道路突然充满了救护车。 他检查了标签#LKA – Lanka – 并迅速了解了发生了什么。

在可怕的镜头和图像中,来自该国血液中心的呼吁是要大家捐血以帮助受害者。

阿里先生去了国家血液中心,发现它挤满了人。

“人群众多,道路拥挤,人们试图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停车和进入血液中心,”他说。
“每个人都只有一个意愿, 那就是尽可能帮助爆炸的受害人。

基兰·阿拉萨拉特南

基兰·阿拉萨拉特南是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 Business School)的教授, 当时正住在香格里拉(Shangri-La)酒店,其二楼餐厅被爆炸性地烧毁。

阿拉萨拉特南教授30年前作为难民移居英国,当时正在该国访问,以帮助建立一个社会企业。 当他听到像“雷声”这样的声音时,他就在他的房间里。

他告诉英国广播公司,他在绝望中从18楼往一楼狂奔逃命。

“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每个人都惊慌失措,到处奔跑,一片混乱,”他说。“人们的衬衫上有血,墙壁和地板都被血液覆盖着。”

这位41岁的幸存者说,如果他没有推迟去吃早餐,他很可能已在爆炸中遇难。

他目前在紧急避难所,他说:“看到孩子满身是血太可怕了。我30年前作为难民离开斯里兰卡,从未想过我必须再次看到这一切。”

西蒙·惠特马什

来自威尔士的55岁退休医生惠特马什正在斯里兰卡度假。 当他听到“大爆炸”时,他正在拜蒂克洛市附近骑车,突然看到“大约半英里外的天空冒烟”。

“然后我们看到了救护车,人们哭了,我们被告知离开该地区,” 他告诉BBC。

作为前儿科医生顾问,惠特马什先生说,他觉得他有必要去帮助那些受伤者,因而参加了当地医院的自愿服务工作。

他说,斯里兰卡当局在爆炸事件发生后实施全国宵禁,已经彻底清空了几小时前熙熙攘攘的街道和道路。

“现在是宵禁,没有车辆,没有人走路,什么都没有,”他说。 “’伦敦人说他们想回家,但在宵禁结束之前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HCT安妮编译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