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校招生丑闻:富人把孩子“买”进常春藤

周二,联邦检察官对50人提出指控,他们涉嫌参与通过行贿“购买”耶鲁、斯坦福及其它名校新生入学资格的无耻骗局。 STEVEN SENNE/ASSOCIATED PRESS

一个不会踢足球的女孩神奇地作为明星球员被耶鲁大学征募。她父母的花费:120万美元。

一名渴望进入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高中男孩被不实认定为学习障碍,以便他可以在串通好的监考员陪同下参加标准化测试,后者将确保他分数达标。他父母的花费:5万美元。

一名没有赛艇经验的学生成为南加大赛艇校队成员,此前别人在船上的照片被提交上去证明她的专长。她的父母给一个特殊账户汇入了20万美元。

在一场重大高校招生丑闻中,联邦检察官周二对50人提出指控,他们涉嫌参与通过行贿“购买”耶鲁、斯坦福及其它名校新生入学资格的无耻骗局。丑闻揭露出,一些富人家长为让孩子进入有竞争力的美国名校可以如何不择手段。

33名富有的父母在该案中被指控,包括好莱坞明星和著名商界领袖,检察官表示还会有进一步的起诉。

从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到维克森林(Wake Forest)再到乔治城(Georgetown),牵连其中的还有顶尖高校的体育教练,他们被控收受数百万美元,将不具资格的学生认定为高水平运动员,以便将他们录取。

官员表示,涉案家长包括电视明星罗莉·洛夫林(Lori Loughlin)和丈夫、服装设计师莫辛莫·贾恩鲁里(Mossimo Giannulli)、演员菲丽赛迪·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以及私募股权公司太平洋投资集团(TPG)合伙人小威廉·E·麦格拉申(William E. McGlashan Jr.)。

周二披露的这一骗局牵连之广、行事之大胆甚为惊人。作为司法部有史以来最大的高校招生诉讼,这项大规模的调查涉及全国200家代理机构,导致6州50人被控告。

这一波控告还突显出高校招生已变得如此残酷激烈,以致于一些人已寻求破坏规则。当局表示,全国最富有、最优越的一些学生家长寻求为孩子在顶尖高校“购买”席位,这不仅是作弊,还可能导致其他刻苦努力的学生失去接受大学教育的机会。

检察官称,在很多情况下,学生并不知道家长是通过篡改考试分数或撒谎让他们进的学校。联邦检察官没有控告任何学生或高校有不当之处。

“家长是这起欺诈案的首要行动者,”美国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安德鲁·E·莱林(Andrew E. Lelling)周二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他说这些家长利用他们的财富为自己的孩子创造单独的、不公正的入学通道。

“该案真正的受害者是刻苦努力的学生们”,他们被“资质远不如他们、由家人用金钱开道的学生”在录取过程中挤占了位置,莱林说。

这起庞大财务犯罪和诈骗案的中心人物是威廉·辛格(William Singer),他是又称“钥匙”(The Key)的大学升学机构边缘大学与职业网络(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的创始人。

当局称辛格利用“钥匙”及其位于加州纽波特海滩的非盈利分支机构“钥匙全球基金会”(Key Worldwide Foundation),帮助学生在标准化考试中作弊,并贿赂体育教练,后者能让学生以虚假的体育证书进入大学。

辛格用“钥匙”做幌子,使家长们得以将资金转入账户而无需支付任何联邦税费。

起诉书称,从2011年到2019年2月,家长们向辛格支付了约2500万美元,用以行贿教练和大学行政人员,以将他们的孩子指定为体育特长生,有效确保他们的录取。

周二,威廉·辛格出现在波士顿的约翰·约瑟夫·莫克利联邦法院。 KATHERINE TAYLO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辛格于周二下午在波士顿联邦法院出庭,承认犯有共谋敲诈勒索罪、洗钱罪、共谋欺诈美国罪和妨碍司法公正罪。

他身穿深色西装,一动不动地坐着,描述了自己如何就学生的SAT和ACT成绩作假——他把学生们送到休斯敦或洛杉矶参加考试,并贿赂那里的考试管理人员。他说,学生们认为自己的考试是合法的,但是监考老师会在考试结束后纠正他们的答案。辛格说,他会告诉监考者他希望学生得到的分数,他会准确地得到这个分数。

在证词中,他将自己的贿赂和洗钱体系称为“一道侧门”。

“如果打个比方,有一道正门是让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去的,还有一道后门是让人们通过学校的募捐系统,捐一大笔钱,但这些都不能保证他们进得去,”他说。“然后我设计了一道侧门,向那些家庭保证他们都能进去。所以这对很多家庭来说非常有吸引力,因为我创造了一个保证。”

检察官之一埃里克·S·罗森(Eric S. Rosen)说,辛格在一些案件中伪造了学生的种族和其他履历细节,以便利用平权行动。

辛格还描述了在他成为合作证人后,检察官和联邦调查局告诉他不能与任何人谈论这起案件,之后他向几个家庭透露自己被窃听了,并警告他们不要在同他谈话时自证其罪。

法官将判决日期定在6月19日,辛格以50万美元的保释金获释。

大多数精英大学都招收学生运动员,在这个过程中采用不同的录取标准,对这些学生的成绩和标准化考试分数要求往往低于其他学生。

辛格帮家长费尽心机把孩子伪造成教练希望招募的那种顶级运动员。

辛格伪造学生的体育“简历”,连同入学申请一起提交,其中包括学生没有加入过的球队和他们从没获得过的荣誉。当局称,一些家长提供了“孩子参加体育活动的登场照片”;辛格的同事还把申请者的脸用电脑合成到网上找来的运动员照片上。

“利用金钱在精英大学的入学竞争中获得优势的做法越来越普遍,本案就是一个极端的、公然的、非法的例子,”为申请者提供咨询服务的“大学入学导师”(College Essay Mentor)公司负责人克里斯托弗·亨特(Christopher Hunt)说。

在起诉书中详细描述的一个例子里,一名申请耶鲁大学的学生的父母向辛格支付了120万美元,帮助她被录取。这名学生从没有踢过足球,却被描述为南加州一个著名足球俱乐部的队长之一,以便被耶鲁大学女子足球队招募,辛格为此向耶鲁大学足球队的主教练鲁道夫·梅雷迪思(Rudolph Meredith)行贿至少40万美元。

起诉书称,在创建该学生的个人简介后,辛格把这份假的简介发给了梅雷迪思,随后,梅雷迪思尽管明知该生无法参加足球竞技,还是指定她为招生对象。

在内部称之为“校队蓝调行动”(Operation Varsity Blues)的调查中,政府将重点放在了33名遭到起诉的家长身上。根据起诉书,这些父母为每项考试支付1.5万美元到7.5万美元不等的费用给入学考试负责人员,那些人帮他们的孩子作弊,向他们提供正确答案、修改他们的答案,甚至让他人冒名顶替参加考试。

法庭文件显示,辛格至少让其中一位家长麦格拉申声称自己的儿子有学习障碍,以便让他有更长时间独自考试,时间从一天延长到两天。

政府表示,麦格拉申的儿子被告知要在两个考试中心选一个参加考试,而辛格跟其中一个考试中心的管理人员有勾连,这些人收受贿赂,允许学生作弊。辛格让麦格拉申编造理由,比如要参加婚礼,来解释为什么他们的孩子只能在其中一个地方参加考试。

根据法庭文件,麦克拉申的儿子不知道这个计划。

麦格拉申没有回复请求置评的邮件。德州太平洋集团表示已基于这些指控将麦格拉申无限期停职,立即生效。

根据法庭授权的电话窃听记录,去年6月,辛格向国际律师事务所威尔基-法尔和加拉赫(Willkie Farr & Gallagher)的联席主席戈登·卡普兰(Gordon Caplan)解释有关计划时,卡普兰笑着说,“这能行吗?”

辛格告诉卡普兰,他的女儿不会知道她的标准化考试成绩是假的。

“没有人会知道,”根据那份电话窃听记录,辛格说。“她自我感觉很好。她考了个好成绩,现在你可以帮她进好学校了。因为考试成绩不再是个问题。听上去挺合理的吧?”

“是的,”卡普兰说。检方称,卡普兰为这项服务支付了7.5万美元。

卡普兰和律所的发言人没有回复请求置评的邮件。

周二,各大学迅速对这些指控做出回应。起诉书称,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帆船总教练约翰·范德默尔(John Vandemoer)从一个中间人那里收取了帆船项目的资助款,作为交换,他同意为两名学生做入学推荐。

斯坦福周二表示,范德默尔已被解雇。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周二发表声明,称该校的男子网球教练迈克尔·山特(Michael Center)已被安排休假。南加州大学的运动项目高管唐娜·海内尔(Donna Heinel)和男女水球队教练约万·瓦维奇(Jovan Vavic)已被解雇。据联邦检察官称,海内尔受贿130多万美元,瓦维奇受贿约25万美元。

南加大临时校长旺达·M·奥斯汀(Wanda M. Austin)在给全校的一封信中说,“个别人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滥用自己在大学的职位,令人深感失望。”

与其他大学的管理人员一样,奥斯汀表示,她不相信招生官员知道或参与了这个计划,她把该校描述为受害者。

来源:纽约时报 By JENNIFER MEDINA, KATIE BENNER, KATE TAYLOR

翻译:李建芳 晋其角 杜然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