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枯木怪石”传现身佳士得 估价至少5735万美元

《枯木怪石》的米芾款跋。(取材自澎湃新闻)《枯木怪石》的米芾款跋。(取材自澎湃新闻)

《枯木怪石》是苏轼任徐州太守时,在今安徽省的萧县圣泉寺所创作的一件纸本墨笔作品。(取材自澎湃新闻)

《枯木怪石》是苏轼任徐州太守时,在今安徽省的萧县圣泉寺所创作的一件纸本墨笔作品。(取材自澎湃新闻)

佳士得拍卖行近日传出征集到宋代苏东坡画作《枯木怪石图》,估价最少4.5亿港币(约5735.5万美元)。作为“公认不超过3件的苏东坡传世作品”之一,这幅《枯木怪石图》真赝虽然仍存疑,还是引起高度关注。

澎湃新闻报导,佳士得表示,“很荣幸能够征集到这件极其罕有的作品,我们将之后进一步公布详情。”业界人士分析,此画清初藏黔南王沐府,或是在抗战全面爆发的1937年流入日本。

苏东坡盛名广传至今,然而流传在世的画作凤毛麟角,公认的东坡画作真迹只得两、三幅,一是《潇湘竹石图》,藏于中国美术馆;一幅是据传此次现身的《枯木怪石图》,在私人收藏手中;另传台北故宫亦有一幅。

《枯木竹石图》又名《枯木怪石图》、《木石图》,上有米芾、刘良佐题诗,以宋人记载苏轼的画风来看,被认定是苏轼的作品。此件作品是苏轼任徐州太守时,在今安徽省的萧县圣泉寺所创作的一件纸本墨笔作品。

据传,北洋政府管治之时,《枯木怪石图》与《潇湘竹石图》皆为“风雨楼”所藏。前者从山东藏家而来,后者则一直为这间京师古玩店的收藏。两画皆被军阀吴佩孚的秘书长白坚夫买下。

后因日子拮据,白坚夫把这两幅东坡真迹都卖出去。 《潇湘竹石图》卖了给《人民日报》社长邓拓,邓氏后来赠之予中国美术馆。据悉白坚夫曾留学东瀛,太太又是日本人,《枯木怪石图》相传卖了给日本藏家。此后一直未有消息,直到现在来到佳士得手中。

关于此画何时流入日本,中国观赏石协会常务理事俞莹先生在《雪浪名石忆坡翁》一文中提到,曾在北京保利2015年春季拍卖会专场图录,发现清末大收藏家龚心钊瞻麓斋之旧藏。其中有《枯木怪石图》照片两桢,旁有龚心钊1938年的题跋曰:“苏画米题墨迹,清初在黔南王沐府,奇品也。民国丁丑入于东瀛,余得影本存之。”由此判断,此画是在抗战全面爆发的1937年流入日本。

一些古书画研究者表示,“《枯木怪石》自从被贴上苏东坡的标签,是不是真迹已经不重要,因为现在也找不到更好的‘苏轼画’来替代它……然而相较而言,这件作品是最为可靠的。”

关键在于作品后面有苏东坡好友米芾的题跋,也有宋高宗赵构的收藏印。这两人一个与苏东坡同时代,另一个是比苏东坡晚一辈的人。不过至今仍有对米芾之跋的质疑,一些书法界人士认为用笔飘忽,与画作同样存疑。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