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宽:当代中国重彩写意山水画的领军人物

集画家、学者、教授三重身份的严家宽是中国当代著名画家、艺术教育家。他于2005至2014年任湖北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社会兼职为湖北省教育厅高等学校教育指导委员会常务委员,湖北省工艺美术大师评委,文化部第八届艺术节评委,中国知识产权文化大使,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美术大会特邀艺术家。他在世界各地举办个人画展次数高达十次以上,曾获2011年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特等奖,第六届全国中国山水画大展金奖,其作品被国际奥委会永久收藏。

严家宽同时也出版过多部作品:《严家宽画集》(1999年长江文艺出版社),《重彩写意山水画研究》(2004年中国文联出版社),曾在《美术》、《美术观察》、《画界》、《荣宝斋》、《艺术界》等杂志发表美术作品及论文500余篇。

纵观当今中国画坛重彩写意山水画,数严家宽个性突出,风格独特,所显现的独创性,因不可模仿而令人称奇。画坛诸家曾评论他说:“严家宽的天赋是因为他有与众不同的思维或劳作方式,促使他从博厚的混沌状态中艰难地复出。”

作为当代中国重彩写意山水画的领军人物,他不拘泥于世俗之见,敢于打破传统、创新发展。重彩写意山水,是他的标签;画出好的重彩写意山水画,是他的信念。有人说艺术不是技艺,而是对意境的把握,对此,严家宽却有着自己不同的见解——“按照传统的说法,艺术最高的境界是意境,我倒认为当代中国画更应该强调技法方面的突破。”他把构图、色彩、线条、写意笔墨融合在一块形成自己的创作技法,该技法超越了目前大多数画家绘画时使用的技法,也获得了行内人的肯定。

尽管严家宽的绘画对技法要求颇高,但他在创作时却是随性的、豪迈的、不拘小节的。他在创作大幅画作时,将画纸挂在墙上就开始创作。当问及绘画过程时,他边笑边回答道:“我画画就像是漫无目的的旅游一样,从家里出发,走到哪儿就画到哪儿。当然有时候也画坏了,画得不满意;但有时候在快失望的时候又绝处逢生,一下子把一幅画救回来了”。随性却不随意的作画,虽说是信马由缰的旅游,但心境却是十分通透。

严家宽善用墨用色,极具艺术独创性与感染力,挥洒其间犹如云层横动,让欣赏者视野中出现“大漠落日”、“山高月小”的壮观美境,墨色如歌,重彩如云,传递出山梁大地的浑厚与炽热。翻阅《严家宽画集》,透过《生命之源》、《绿崖》、《墨与色的交融》等作品,我们似乎看到画家正闯进传统中国画的一个禁区――以浓墨重彩,笔伴着风挥洒自如,点线面纵横方寸之间见天地,墨与色相生、相极、相依、相偎、相行,搏彩云端。

无论是表现青碧、绿地、山涧、森林、小溪、江河,还是表现疾风、烈日、大漠、苍山,还是表现生活的原生态乃至对传统文化、现代观念、未来取向的符号刻画,还是表现从宏观到微观的海面海底世界,他所有绘画语汇采用对话的方式,纵横深远,从远古到现代直指未来。激情中夹带着生活的独语和观念,带着批判的精神,于所有的文学和艺术大家一样,去关注人性的主题,在他的《开采宝石的老人》、《苗家女》中可以看到;生活中带着与生俱来的体悟和聪慧,带着很强的社会责任感,时而忧愤和伤感,时而自省自得,时而心灵忏悔,笔下挥洒对人性的关怀与鞭笞,在他的《奔腾的金沙江》、《窗前》可以感受到;审美中蔑视唯美,推崇另类,拓疆新界、开辟新域、注重内涵与价值取向,从他的画中可以看到凡高式的孤独和寂寞,不愿放弃独树一帜的生活态度与风格,他的《作品1号》、《山村晨妆》、《五彩河》等,甚至可以把人灼伤。

在当下现代化、都市化的文化语境中,严家宽通过他的浓墨重彩绘画语言所承载的是一种正能量的朝气蓬勃的为祖国山河立卷的辉煌巨著。凡事有创新才能有进步。严家宽正是深深地认识到中国绘画事业尚未打开创新局面,所以他在格外注重创新,在这方面下了苦功夫。就西方油画和中国画相结合进行创作来说,这几十年他也一直在努力。


严家宽虽年近古稀,但仍思维敏捷、精神矍铄,仍未放下手中的画笔,坚持实现自己未完成的绘画理想,那也是他的人生目标。所有的成功源于对事业的热爱,因为热爱所以能够坚持初心,因为热爱所以有动力前进。

HCT特约记者魏来专访报道        2018/12/21日于湖北武汉

返回主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