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魁省移民局废除18,000份技术移民申请

在国民议会马拉松似的漫长辩论后,改革移民制度的第9号法案被投票成为法律。虽然所有“魁北克未来联盟”议员都投票赞成,但所有反对党议员都反对。自由党已将该法案描述为该省形象的污点。 JACQUES BOISSINOT /加拿大新闻

经过19小时白天和夜间紧张辩论之后,魁省国民议会于6月16日凌晨4点以62票赞成42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第9号(Bill 9)移民改革法案。

由魁省执政党”魁北克未来联盟”(CAQ)力推的第9号法案,彻底修改了魁北克省移民法,废除了先前的18,000名技术工人的移民申请并退还了他们的费用,迫使他们重新开始新的申请流程,此举影响多达50,000人。

反对党称这项措施极端而且反民主,极大地损害了魁北克的声誉,但魁省总理莱格索特(Francois Legault)坚称他做的是正确的。

“我希望魁北克人能够理解的是,我正在做他们想做的事情,”莱格索特周六表示。

魁北克总理弗朗索瓦·莱格尔特于2019年6月15日星期六在国民议会发表讲话。Yannick Gadbois/Global News

新立法改变了魁北克 “先到先审” 移民申请流程,以确保新移民能够适应魁北克社会。

“我们改变了标准,并建立了一个新的魁省移民在线申请系统(Arrima),以确保我们选择的移民是我们在魁北克不同地区的公司所需要的,” 莱格索特说。

新的Arrima系统, 最终将一系列移民申请与可用工作相匹配,并把移民申请等待时间从36个月减少到6个月,以应对魁北克的长期劳动力短缺问题,他补充说。

在新的“Arrima”系统下,魁省政府将首先关注和处理与魁北克农村所需技能相关的申请,政府希望有更多的移民迁移到魁北克农村,而不是集中在蒙特利尔。

政府还将面临法语测试、价值测试、以及移民获得公民身份后想要进行的其他过程的问题, 这都将同加拿大联邦政府商讨以后再定。

尽管三个反对党齐心协力想让政府退缩,但有争议的第20条允许政府取消18,000份涉及约5万人的现有移民申请文件 – 其中许多人已经居住在魁北克 – 仍然是法律的一部分。

HCT啟明报道

 

 

返回主页

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停摆 用户无法撤资 (二)

加拿大最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QuadrigaCX,因首席执行官兼唯一董事科滕(Gerald Cotten)的突然去世导致用户无法撤资, QuadrigaCX于1月31曰向法庭申请债权人保护,以避免破产。

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停摆 用户无法撤资(一)

HALIFAX–加拿大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周二获得了法庭认可的债权人保护。加通社

据加通社2月5日报道, 该申请已于上周二获Nova Scotia最高法院认可。法官伍德(Michael Wood)判定QuadrigaCX有30天的诉讼保护程序。法庭认为这样做有利于该公司处理由其创始人去世而带来的系列问题,特别是该虚拟公司现无法获得的1.8亿美元的数字资产,这些资产据信被锁定在他的笔记本电脑中。

法庭文件称,QuadrigaCX交易平台的首席执行官兼唯一董事科滕,于12月9日在印度旅行时突然死于克罗恩病(Crohn’s disease), 年仅30岁。

他的妻子罗伯逊(Jennifer Robertson)在向Nova Scotia最高法院提交宣誓证词中称,科滕是唯一使用那台笔记本电脑的人。她说,他们位于Nova Scotia Fall River的家是科滕寻常经营公司的地方,她已把那里翻了个底朝天,但无法找到任何有关密码或商业记录。

按照12月份的市场价格,QuadrigaCX共欠其115,000名用户7000万美元的现金、1.8亿美元的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

QuadrigaCX的律师基亚松(Maurice Chiasson)认为,QuadrigaCX新任命的董事在1月28日关闭该网站的决定引起了“相当大的恐慌”,因此法庭30天的诉讼保护程序命令,给这个混乱的案件带来了必要的暂时稳定。

与此同时,Nova Scotia皇家骑警的发言人也证实,他们正在协助调查QuadrigaCX,调查由加拿大皇家骑警队的多伦多西部分队来领导。

基亚松在向法院提交的文件表明,接手处理该案对他的律师团队来说是个挑战,因为很难进入无管制和秘密的加密货币交易世界。首先要找到的是那些可能拥有属于QuadrigaCX公司数字资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搞清楚他们是谁,事实证明很难追查。

而查明谁是受QuadrigaCX资不抵债影响的115,000名债权人被证明是另一项挑战,因为那些以加密货币进行交易的人都是从匿名在线聊天室获取信息,而他们所获信息并不能告诉他们什么是真实发生的。

基亚松告诉法庭,QuadrigaCX可以获得大约3000万美元的银行汇票,但普通金融机构已明确表示他们对处理这些资金感到紧张。

然而,该案目前最大的问题还在于科滕的计算机。基亚松表示,尽管作了很大努力和做了大量的工作,但仍然无法全部打开那些加密文件。

这台计算机目前由一位退休的皇家骑警官员负责处理,该官员拥有加密技术方面的专业知识。

不受管制或受行业监督的加密货币通常以数字方式存储在连接到互联网的计算机服务器上,也可以存储在物理设备上,例如USB闪存驱动器,其保持离线以防止黑客入侵。

基于区块链技术的QuadrigaCX平台于2013年12月由科滕推出。在该平台关闭之前,它拥有363,000名注册用户。

QuadrigaCX及其附属公司在BC省注册,但除少数承包商外,在当地没有办事处,没有银行账户,也没有员工。公司的大部分工作都是由科滕和他的电脑在其它地方独立完成的。

 

HCT啟明在线

 

 

返回主页

 

 

警讯: 中国留学生试吸一口大麻 死在了回国的路上

别以为这玩意儿不会上瘾,它很可能毁灭你的人生

还有不到4天,大麻就要在加拿大合法了。到时候,年满18或19岁的“成年人”,就可以大大方方走进店铺,买上一些“烟叶”,让自己合法地嗨起来。或许,一些曾经抽过大麻的人会说:“这玩意,入门级而已,比抽烟还安全。”然而,今天想讲一个令人心碎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一个正值青春韶华的大学生,就是从这种“比抽烟还安全”的大麻开始,一步步堕入深渊,最后命殒回国路。

故事的主人公叫Roger Lu,山东人,今年才24岁,新西兰的留学生。不久前,他死于回国戒毒的路上。

这是16岁的RogerLu。他的妈妈说,高中的他,优秀,乐观,积极活泼,喜欢运动尤其喜欢打羽毛球。可是,几年前,Roger开始和朋友一起偷偷吸食大麻,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一开始,Roger只是和朋友一起大麻增加快感。



但是,快感是容易让人上瘾的。对于一个不足20岁的青年来说,很多事情,有第一回必有第二回就,第三回……慢慢地,Roger越陷越深,大麻的刺激已经不够了,他开始沾染合成毒品

Roger每周吸食毒品要花费$420纽币,他的收入来源是靠在微信上售卖电子音乐。

今年3月他第一次吸食合成毒品过量,导致昏迷。碰巧的是,他的妈妈当时正好发现了昏厥的儿子,Roger被紧急送往了基督城医院,接受了三天的治疗。这时妈妈才发现自己的儿子已经染上了毒品。

她查看了儿子的手机,发现他加入了一个有个三四个人组成的吸毒小组,里面都是他们在到处找寻毒源的信息。成员只要一有钱,就去买毒品聚在一起吸食,儿子手机的通话记录几乎都是与毒贩子有关。

妈妈感到非常愤怒,于是给对方发信息,不要再售卖给自己的孩子,没想到却因此收到死亡威胁

妈妈于是开始苦口婆心劝解Roger,Roger似乎也感受到了毒品对自己的副作用,开始尝试戒毒。但是坚持了3个星期后,Roger开始重新吸食毒品,并且把自己的手机密码更改,以躲避母亲的监管。

妈妈:“如果你不能立即停止,你会死的!”

Roger:“妈妈,我想死。”

这样的回答,让一个养育了孩子24年的妈妈来说,多么令人心痛!妈妈决定了,送孩子回国戒毒!

然而,Roger却并没有走完这十几个小时的路程——在去机场的路上,他借口上厕所,跑到麦当劳厕所里悄悄吸了一次;到了机场,又在机场厕所吸了一次。

飞机第二天抵达白云机场,转机期间,他又跑进了厕所……此时他已经开始意识模糊,甚至错过了飞往山东的航班。

他的古怪行为引起了机场执勤警察的注意,于是对他进行了盘问后将其送到了广州一家医院。在医院,他度过了人生的最后的48小时这期间他因为吸食过量出现严重幻觉,异常亢奋无法入眠,甚至称自己看到了恶魔,脑袋想要爆炸,激动地不停尖叫,最终他眼中的血管爆裂而亡

悲剧从第一口大麻开始

今日特别写出这个故事,因为下周三,加拿大的大麻就要合法化了。

19岁以上的人都可以购买娱乐大麻。19岁,很多人还在上大学。

当同伴把已经点燃的烟头递到你手里,告诉你:“吸一口,没啥大事,不会上瘾,反而会很快乐,何况已合法……”的时候,你确定你能抵挡这个诱惑或压力吗?

或者,你确定你的孩子能抵挡住吗?不说孩子,成年人呢?

我们再分享一个故事,从大麻到海洛因的距离,真的不远

A君在上海努力打拼多年,拥有自己的公司、房子、车子。妻贤儿孝,俨然一位通过努力奋斗获得成功事业、幸福家庭的励志哥。而这样的“成功人士”,最终走进了戒毒所。

一开始是公司业务需要,他经常飞往全国各地,五年前公司在新疆开设分点,作为负责人,他需要过去培训一段日子。在与本地人觥筹交错的应酬中,有人跟他提及有一种“好东西”比香烟更有料,这就是大麻。

大麻在中国仍属毒品,起初他还有一丝戒备,婉拒了陌生人的好意,但在接下来应酬的他经常听来客谈,“大麻这东西没瘾,吸一吸更来劲。”

或许是三人成虎,或许是为了更快的融入这个圈子,他放下戒备,抽起第一根大麻烟。

有记者问他:“大麻有瘾吗?”

他斩钉截铁:“当然有瘾啊,不然我为什么后面要去吸海洛因,为什么要来戒毒?”

原来,抽大麻这些年,他发现记忆极速下降,经常忘记第二天的开会、或是与客户的见面,每日意志消沉、精神活力缺乏。日久,便对公司、生活上的事情漠不关心,曾经的雄心壮志烟消云散,公司业绩一天不如一天,自己对老婆和孩子越来越冷漠。

他醒悟到不能再抽大麻了,却发现精神异常难受,苦不堪言。此时大麻圈中“好友”告诉他,海洛因可以戒大麻,并且愿意免费给他尝试。

“你不知道海洛因是毒品之王吗?”

当时没想那么多,只知道不吸大麻很难受。”

后面的故事不复多说。最终,A君从一个公司老总,从此深陷毒品泥沼,堕入人生的悬崖之底。这样的故事还有太多太多。

最后脱离故事,说说大麻成瘾。

关于大麻的成瘾依赖性和耐受性一直存在争议,许多观点是认为大麻的生理成瘾性小于香烟,可以忽略不计,主要是精神依赖性,即心理成瘾。但也有研究表明,D9-THC可以增加伏隔核多巴胺的释放,产生强化效应。

小量吸入或间歇使用大麻,戒断反应不明显,但是长期使用大麻,在中止吸食后的10小时后会出现包括震颤、出汗、恶心、呕吐、腹泻、激动、烦躁不安、厌食、失眠、体温下降甚至寒战、发热、震颤等轻到中等程度的戒断反应,与酒精成瘾的戒断症状相似。

如果身边有人对这把草跃跃欲试,请转这篇给他。

合法并不意味着必须去做

我们有权选择,也必须学会选择——珍爱生命,远离让人成瘾的一切。

来源: 加新网

返回主页

加拿大富二代连环命案引出弑父掠财真相

图片来溹:COURT EXHIBIT (法庭展示)

加拿大法庭最近判处德伦·米勒德(Dellen Millard)一级谋杀罪名成立。德伦枪杀父亲韦恩·米勒德(Wayne Millard),并谎称父亲是自杀身亡。

这一案件震惊了加拿大,因为德伦·米勒德是年轻英俊的富二代,同时还是一个连环杀手。正因为之前2起杀人案的暴露,才引出他冷血杀父的真相。

那么,德伦的生活轨迹是如何展开的呢?

德伦是一个80后,喜欢花天酒地,过刺激生活。14岁那年,他已经是加拿大直升机和飞机独自驾驶飞行纪录的保持者。到27岁,德伦已经坐拥几处上百万加元的豪宅,以及多辆跑车。美女、香车、豪华派对对德伦来说是家常便饭。但德伦的父母在他十几岁时离异,似乎给他的成长过程带来一些缺憾。

2012年11月的一天,德伦的父亲韦恩在自己的床上被发现倒在血泊中,头部中弹身亡。德伦对警察表示,父亲一生中经历巨大悲痛。如果不是另一起谋杀案的暴露,人们可能会认为韦恩是自杀。

谋杀陌生人

蒂姆·博斯马
蒂姆·博斯马成为德伦的受害人。图片来源:FACEBOOK (脸书)

2013年5月,德伦被指控对蒂姆·博斯马(Tim Bosma)犯有一级谋杀罪。

紧接着,又引出他涉嫌谋杀前女友劳拉·巴布科克(Laura Babcock)并焚尸灭迹的案件。

德伦也从一个风流倜傥的富二代变成一个涉及3起谋杀案的主要嫌疑人。

博斯马和妻子为了减轻经济负担在网上登广告出售为了卡车,这则广告正好被德伦和朋友斯密克(Mark Smich)看到。

2013年5月,德伦和斯密克来到博斯马住处,要求试车。博斯马陪同他们一起前往,但却从此一去不复返。

4天后,警察在德伦母亲的房产处找到了博斯马的卡车。虽然卡车已经被改卸得面目全非,但警方找到了博斯马的血迹以及枪击残留物。

同时,警方还在德伦农场的一个焚烧炉中找到一具被烧焦的尸体。办案人员只能用DNA来鉴别死者身份。

不久,德伦和斯密克被指控对博斯马犯下一级谋杀罪。

与此同时,警方开始调查另外2起未解案件:德伦前女友巴布科克的失踪以及德伦父亲韦恩的自杀案。

三角恋

前女友劳拉·巴布科克
前女友劳拉·巴布科克 图片来源:TORONTO POLICE (多伦多警察局)

巴布科克于2012年7月失踪,她和德伦在2008-09年曾有过一段恋爱关系。但据信,在两人结束恋情之后可能仍然保持性关系。

而德伦的新女友克里斯蒂娜·诺伽(Christina Noudga)据说曾为此事与巴布科克争吵。

德伦承诺克里斯蒂娜将摆脱巴布科克的纠缠。

同谋犯

德伦的朋友斯密克
德伦的朋友斯密克也是同谋犯。图片来溹:COURT EXHIBIT (法庭展示)

这两起谋杀案德伦都得到朋友斯密克的帮助。斯密克为此也被判处一级谋杀罪名成立。不仅如此,斯密克还为德伦杀父案提供了不在犯罪现场的证词。

德伦和斯密克结交于电子游戏。两人有时一起盗窃,完全是追求刺激和好玩。但当案情败露两人受到谋杀指控时,他们之间的友谊也走到了尽头。

巴布科克的父母出席聆听女儿谋杀案
巴布科克的父母出席聆听女儿谋杀案 图片来源:加拿大出版社 (THE CANADIAN PRESS)

在韦恩死后,德伦继承了父亲数百万加元的财产。在人面前,德伦扮演一个孝顺的儿子,但私下里父子二人的关系完全不一样。

据韦恩公司的一些员工讲,父子二人关系紧张。甚至有传闻说,德伦父亲看不惯儿子的奢侈生活方式,想把他从遗嘱中剔除。

在韦恩被杀的那晚,德伦谎称他在朋友斯密克家。他还向警察描述父亲那一段时间情绪低落。

但根据电话记录,德伦在发现父亲尸体前的数小时就一直呆在父亲家中。

此外,警方还发现德伦用非法手段购买的一支枪,就放在他父亲尸体旁,枪上有德伦的DNA。

德伦已经由于谋杀博斯马和巴布科克被判处2个终生监禁。预计,检控方将会以谋杀父亲罪名再次要求对德伦判处终身监禁。

与此同时,加拿大的法律禁止罪犯从犯罪中牟利。在被判定谋杀父亲罪名成立后,德伦将会丧失其遗产继承权。

 

来源: BBC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