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驻加大使卢沙野《国会山时报》署名文章:《不要让傲慢与偏见蒙蔽了双眼和灵魂》

原标题: 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在加《国会山时报》发表署名文章

2019年1月9日,卢沙野大使在加拿大《国会山时报》发表题为《不要让傲慢与偏见蒙蔽了双眼和灵魂》的署名文章,指出加拿大等西方某些势力一贯对华采取双重标准,法治只是他们实现政治目的的工具,他们的所做所为是对法治的嘲弄和践踏。

全文如下:

日前,两名加拿大公民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活动,被中方有关部门依法采取强制措施。一些加媒体及人士无视中国司法主权,纷纷指责中方做法是“任意拘押”,要求中方“立即放人”。而之前加方受美方指使,无端拘捕中国公民孟晚舟女士时,同样的人却发表了截然相反的言论,他们说,加方拘捕在机场转机的中国公民是“依法行事”,尽管她没有受到加方任何违法指控。

加方对自己公民的遭遇心存关切,这可以理解。但他们何曾对被加非法拘捕而被剥夺自由的孟晚舟女士表达过关心和同情?孟女士没有违反加任何法律,她只是在温哥华机场转机就被拘捕并被戴上手铐脚镣。在一些人眼中,似乎只有加拿大公民才应享有人道主义待遇,他们的人身自由才可宝贵,中国人则不配。

当中方要求加方释放孟晚舟女士,切实保障她的合法、正当权益时,在媒体上发表言论的精英人士口口声声称加是“法治国家”,“司法独立”,要“依法行事”。但当涉及本国公民在中国涉嫌违法被拘押时,他们则完全不顾中国也有法律,蛮横地要求中方“立即放人”。在他们眼中,加拿大等西方国家的法律才是法律,需要遵守,而中国的法律不算法律,不值得尊重。

加方一些人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大肆炒作“华为公司受中国政府控制,对加等西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中国法律要求中国企业协助政府从事间谍活动”。然而,他们却对有关国家设立“棱镜计划”、“方程式组织”和“Echelon”全球间谍网络并长期对外国政府、企业和个人进行大规模、有组织网络窃密和监听监控活动“选择性失明”,对有关国家凭借“爱国者法案”侵犯公民隐私视而不见,对“五眼联盟”国家政府公然禁止本国企业使用华为设备的“政府控制”行为摇舌鼓噪。中国制定的国家安全和情报方面的法律,大量借鉴了美国、加拿大和其他西方国家的相关法律条文。同样的事情西方国家做叫“维护国家安全”,中国做就是“从事间谍活动”。这是什么逻辑?

加拉上美、英等个别国家就以“国际社会”的名义向中国施压,要求中方“放人”。难道屈指可数的几个西方国家就能代表“国际社会”吗?在动辄以“国际社会”自居的某些人眼里,非西方国家都不是国际社会成员,国际事务也只有他们这几个国家说了才算。

最近我常听到一个词:霸凌。有人说,中国抓了两个加拿大人,以报复加方拘捕孟晚舟女士,这是中国对加拿大的霸凌。在一些人眼里,中国的任何自卫行动都是对加拿大的侵犯。“当别人打你的左脸时,你要把右脸伸过去”,他们这样对我们说。然而,我从来没见过他们自己这样做过。

某些人之所以习惯于傲慢地采取双重标准,归根结底还是“西方中心论”和“白人优越论”在作祟。在这样的语境下,法治只不过是他们实现政治目的的工具,是在国际上推行霸权主义的遮羞布罢了。他们的所做所为不是对法治的尊崇,恰恰是对法治的嘲弄和践踏。

来源: 中国驻加拿大使馆

HCT 编辑:武梅

 

返回主页

多伦多女人被发现卡在衣物捐赠箱内死亡

一名妇女在星期二早上在多伦多西端的一个衣物捐赠箱中被发现后被宣布死亡。 (Tony Smyth / CBC)

据CBC报道,一名妇女被发现部分身躯卡在位于多伦多西端的一个衣物捐赠箱内且没有生命迹象,于周二早晨被正式宣布死亡; 该事件促使市长要求审查这种收集旧货方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紧急救援人员于美国东部时间上午1点30分左右奉命赶到布洛尔街附近 Dovercourt路旁的一座公寓大楼的垃圾场,发现一名女子部分身躯被卡在一个衣服捐赠回收箱。多伦多EMS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医护人员对她进行了心肺复苏,但现场宣布她巳死亡。

目前尚不知这位30多岁女子是如何被困回收箱的。

有知情者表示,常有无家可归或收容所的妇女来这里试图从捐赠箱中取东西。

警方告诉CBC,事件发生的情况似乎并不可疑,死亡可能是偶然的。

该女子的死亡,促使市长托里要求市政府总务和执照委员会对捐赠箱系统的三个方面进行审查

1.是否是收集衣物的最佳方式。

2.盒子的位置。

3.箱子的安全性,能否防止人陷入内部。

服装捐赠箱/垃圾箱被称为“死亡陷阱”盒子 

上周,加拿大通讯社报道,至少有七名加拿大人在服装捐赠箱被卡住后死亡,BC省的一名律师因此称它们为“死亡陷阱”。

去年12月底,一名34岁的男子在西温哥华的捐赠箱内死亡,而在稍早11月底,一名安省32岁的男子被发现死在安大略省剑桥市的一个垃圾箱里。

捐赠箱的设计旨在防止捐赠被盗。但它们也可能使一名倾身过于向前者陷入箱内。 一连串的死亡导致一些人要求重新设计或拆除垃圾箱。

特伦45岁的女儿2015年被困在垃圾箱中去世,她上周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的《世界报道》,她为在西温哥华死亡的消息而哭泣。她说必须要对垃圾箱的安全风险做些什么。

“把它们全部关闭,”她说。 “把它们全部关闭,让设计师重新设计这些东西。” 在那名男子去世后,西温哥华现已关闭了所有的垃圾箱。

 

HCT晨风编译/综合报道

 

返回主页

 

 

辽宁高院将开庭审理加拿大男子涉走私毒品案

图片来源TCNA

路透北京12月27日 – 中国一家法院将在周六(12月29日)审理一加拿大公民走私毒品案。这一案件有可能进一步考验已然紧张的中加关系。

另据美国之音报道,中国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星期三说, 将在12月29日下午14时,在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六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上诉人罗伯特•劳埃德•谢伦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犯走私毒品罪上诉一案。

在加拿大应美国要求逮捕了华为财务长孟晚舟以后,中国先后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拘押了2名在华的加拿大人,又以签证为由行政拘留了1名在华教英语的加拿大人。

中国大连市政府的门户网站天健网说, 他们的独家可靠消息源证实, 谢伦伯格是加拿大公民,一审认定的走私毒品数量“巨大”, “公布出来会吓你一跳!” ,“中国刑法对毒品犯罪可是毫不容情,绝对的重重重罪啊!”

加拿大政府未立即做出回应。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不掌握有关的案情,建议对方向中方相关部门提问。

在中国,毒品犯罪会受到严厉惩罚。2014年,有3名韩国人因为走私毒品在中国被处以死刑。2009年,1名走私海洛因的英国人阿克毛(Akmal Shaikh)同样因为走私毒品被处以死刑。

 

HCT 编辑:武梅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证实,第三名加拿大人已被中国拘留

加拿大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周三报道, 第三名加拿大公民已被中国当局拘留。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周二对外公布此事,但没有将此事件与上个月加拿大高调逮捕一名中国技术高管联系起来。

全球事务发言人表示,他们“知道一名加拿大公民”已被拘留,但没有提供进一步的细节,引用了“隐私法”。

该办公室并未暗示逮捕与12月1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孟万洲被捕有关,后者是应美国官员要求由加拿大当局关押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则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没有听说此事。

自孟晚舟被捕以来,两名加拿大人 – 卡尔加里出生的企业家迈克尔·斯韦弗和前加拿大外交官迈克尔·科夫里格 – 被中国当局拘捕。

迈克尔·科夫里格(左)和迈克尔·斯韦弗(Michael Spavor)是加拿大华为执行官孟晚洲被捕后被中国当局拘留的两名加拿大人。 Julie David de Lossy通过AFP / Getty Images;美联社

国家邮报无法确认被拘留公民的身份。但据第三方消息人士表示,他们与该人的家人交谈时表明,这个人不是外交官,也不是在中国经营的企业家。

孟晚舟后被保释,并将于明年初重返法庭;这可能是一项延长的法律诉讼程序。

中国政府和国营媒体猛烈抨击加拿大逮​​捕孟晚舟。对孟的拘捕会令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与该国开展自由贸易谈判的野心受挫。

在“环球邮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中国大使卢沙野表示,对孟的逮捕是“误判”,因为她没有受到加拿大法律的指控。

“ 对孟女士的拘留不仅仅是一个司法案件,而是一种有预谋的政治行动,是美国利用其政权来猎杀一家中国高科技公司的政治考虑,” 卢说。 “美国所有欺凌行为背后的原因在于,它要依靠其在国家实力方面的巨大优势,追求对其他国家的强权政治 。”

孟的父亲是华为的创始人,华为是全球包括尖端的移动数据网络在内的最大的硬件和软件技术开发商之一。由于一些专家提到的安全风险,特鲁多政府一直面临着阻止该公司在加拿大开发其5G网络的压力。 全球事务部表示,领事官员正在帮助被拘留者的家人。

全球事务部表示,领事官员正在帮助被拘留者的家人。

HCT 安妮 编译/报道

返回主页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说,加拿大情报官员已听过卡舒吉被杀事件的录音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周一在加拿大驻巴黎大使馆对记者说,他没有亲自听过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 (Jamal Khashoggi))被杀的录音,但已经了解了他们的内容。 (加拿大出版社)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周一在加拿大驻巴黎大使馆对记者说,他没有亲自听过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杀事件的录音,但已经了解了它们的内容。

他说加拿大情报官员已经听取了沙特记者卡舒吉被杀事件的录音。

特鲁多是第一位正式确认其国家情报机构听取了音频的领导人。他说,加拿大的情报机构一直在与土耳其情报部门密切合作,讨论卡舒吉遭杀戮的事件。

卡舒吉是沙特阿拉伯与政府唱反调的记者,人们最后一次见到他在10月2日进入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之后便神秘失踪。

加拿大是所谓的五眼情报网络的一部分,该网络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共享信息。

特鲁多总理是在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纪念活动后在巴黎发表这番讲话的。

除了对卡舒吉事件的评论,他还对俄罗斯在乌克兰和其它地方的行动进行了批评。

此外,他也向美国明确表示,希望迅速解决有关钢铁和铝关税的纠纷。

他认为有些政客试图利用Twitter这样的平台来促进选民的两极分化和争议,严厉警告那些称自己是民族主义者的领导人,认为他们会给维护世界和平以及世界大战后建立的世界秩序带来问题。

再一次,没有提到任何名字,但警告似乎明显针对特朗普一再声称的他的“美国”民族主义。

HC一分钟新闻  启明报道

返回主页

 

 

 

百名加拿大CEO,呼吁安大略省政府保留基本收入保障项目

Humans of Basic Income (人类的基本收入) /Jessie Golem)

一百多名加拿大CEO和私营公司业主在一封公开信上签名,呼吁安大略省政府保留基本收入保障试点项目。公开信说,作为企业领导,他们相信基本收入保障政策有利于经济发展和企业发展,能够促进自由市场经济和创造就业。

这封公开信由一家软件开发公司的CEO马里奈斯库(Floyd Marinescu)执笔。他在接受CBC采访时说,签名者都是要为基本收入保障政策多交税的人,但是他们仍然支持这项政策。

公开信说,高度自动化,人工智能发展,全球化和巨头垄断等原因使经济结构发生巨变。过去二十年来,从事低薪工作的劳动者大幅度增加。大多数加拿大贫困人口是有工作的。陷于低薪贫困的加拿大人过多,最终会影响整个经济的发展,影响加拿大的经济竞争力。

安省基本收入保障项目自2017年4月开始在桑德贝、汉密尔顿等地试行,共有大约四千人参加。单身的参加者每年可领取16989加元的收入,一对夫妇可领24027加元。

该项目原定试行三年,但福特领导的进步保守党省政府上台后决定取消它。公开信说,如果福特政府真的相信基本收入保障会让人不想工作,就更应该完成试点项目,以获得数据支持。

来源: 加广     作者 吴薇

休闲大麻合法化 加拿大几家欢乐几家愁

渥太华加拿大议会大厦前招展的大旗把国旗上的枫叶换成大麻叶图形
渥太华加拿大议会大厦前招展的大旗把国旗上的枫叶换成大麻叶图形。GETTY IMAGES

从2018年10月17日开始,休闲类大麻在加拿大正式获法律认可,只要是持联邦政府证许可证的厂商生产的,就可以合法出售和购买。

关于休闲类大麻,世界上有4个国家的司法和政府堪称前卫,除了乌拉圭和加拿大,休闲类大麻在欧洲的荷兰和葡萄牙已经非刑罪化,即不再属于犯罪。

在美国,部分州已经通过立法将休闲类大麻合法化,包括加利福尼亚州、内华达州和马萨诸塞州。

合法化和非刑罪化的区别主要是后者虽然不再属于刑事犯罪,却仍可能触犯民事法律或相关法律,而前者有被法律承认、认可的含义。

加拿大休闲类大麻合法化背后有若干原因和驱动力。其中之一,它是世界上大麻使用率最高的国家,尤其是在青年群体中。

仅2017年一年,加拿大人花在医疗和休闲类大麻消费上的钱估计达57亿加元(46亿美元;35亿英镑),使用者人均花费1200加元。

加拿大参院批准合法化的休闲类大麻英文是Cannabis,是官方选择的词汇,也是大麻家族来自拉丁文的学名统称,包括植物学上的三大类大麻。

 

新法生效后可能出现什么后果,哪些可能成为赢家,哪些会是哭泣的输家BBC驻多伦多记者杰西卡·墨菲(Jessica Murphy)有以下分析

温哥华一个健康中心提供大麻
加拿大各地在新法生效前就陆续冒出未经授权的大麻供应点,主要是保健中心之类。 GETTY IMAGES

赢家1——律师

今后几年,很可能会出现大量涉及大麻的司法诉讼。

多伦多律师比尔·博伽特(Bill Bogart)是毒品与合法化问题专家。他认为,法律认可是第一步,接下来就要制订十分细致具体的规管框架。

这意味着大量规则细节,以及许多始料不及的灰色地带,包括法律漏洞。

通常总会有人挑战这些细节,也会有人钻空子。

方向盘
为大麻合法化作铺垫,加拿大制定了新的驾车规则。GETTY IMAGES

现在可以预见的一个重大问题是,评估酒后驾车已经有一套成熟的机制,但大麻合法化之后,警察如何评估“毒驾”?

还有,用来检测大麻中刺激中枢神经的成份THC(四氢大麻酚)的技术有多可靠,已经有人提出质疑,引发争论。

一些地方的警察部门已经决定不采用联邦政府授权的路边唾液检查仪,除了成本方面的考虑,也涉及仪器在低温环境下的可信度问题。

另外,涉及含大麻成份的可食用产品的监管规则如何制订,也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领域。含大麻食品并不跟休闲类大麻同时合法化,要晚至少一年。

另一个可能的“高危”区域是劳资纠纷领域,涉及工作场所的医疗用大麻的诸多相关问题。

魁北克一个工厂车间
有生产许可证的企业在法律生效前加班加点赶生产任务     REUTERS

赢家2——世界级品牌

不难想象,大麻市场规模巨大;世界级品牌和跨国大公司不可能放过这块大肥肉,也不难想象。

一旦休闲类大麻脱去不良声誉外衣,世界品牌的相关产品开发投资几乎就是顺理成章的事。

分析人士估计,休闲类大麻合法化之后第一年内,消费类大麻市场规模介乎42亿美元和87亿美元之间,消费者有340万到600万人。

跨国大公司已经盯上了这组数据。

温室里的大麻植物
关于大麻的研究历来主要集中在它对人的危害方面 AFP

赢家3——研究大麻的学者

关于大麻对人体的影响,还有许多未知领域。

对医疗和休闲类大麻使用的研究在加拿大长期陷于瘫痪,因为大麻属于受控制物质。即使大麻在医疗方面的使用2001年就合法化,这方面的研究仍有不少空白。

资金来源也是个大问题,因为涉及大麻的研究受到限制,而且这个领域的大量研究关注的是毒品的危害。

新法生效后,大麻的法律地位和声誉形象变了,预计有助于推动大麻使用的益处和害处两方面的研究和投资。

比如,大麻在精神疾病、神经系统发育、妊娠、创伤后应激症治疗、驾驶和镇痛等方面有什么影响和利弊。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兑现了竞选诺言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兑现了竞选诺言       REUTERS

赢家4——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2015年还在竞选时曾许诺,自由派政府一旦当选执政,立刻开始制定有关大麻合法化政策和大麻销售的监管规则。

3年后,他兑现了诺言。

特鲁多总理对此的解释是,这样可以保护加拿大年轻人,同时阻止犯罪分子通过毒品黑市牟利。

但社交媒体上围绕大麻合法化的社会成本和健康危害仍有激烈争论。

与此同时,跟新法配套的实施细则还要各个省市当局自行制定。估计许多地方官员和政界人士会因此倍感恼怒和无奈。

输家1——地产业主和房东

大麻合法化意味着使用、销售和种植大麻都合法,包括在自己家数量有限的种植。

房东和业主担心这可能会带来新的租客问题,或者房产遭到破坏。

阿尔伯塔省(又译艾伯塔省)一个拥有大量房地产的地主为了防患于未然,2018年9月先公布家法:它名下的楼内禁止吸大麻、种大麻。

各省当局负责规定允许合法消费大麻的场所,这就造成全国各地法规不一致的情况。

在安大略省,凡是允许吸烟的地方都可以吸大麻。

但在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纽布朗瑞克和萨斯喀彻温省,公共场合禁止吸大麻。

抗议者
部分消费者担心解禁后大麻会成为又一个被大公司垄断的商品,休闲大麻市场被大公司主宰。GETTY IMAGES

输家 2 – 大麻”作坊工匠“

有了市场就有竞争,就有大鱼小鱼虾米之分。跟那些股价扶摇直上、财大气粗的上市公司相比,小作坊式的生意还做得下去吗?独立工匠还有活路吗?

一些活动人士呼吁保障被称为“工匠”的小型制造商,提出的理由是确保这些小型供应商在市场上占一席之地可以扼制非法生产活动,也有助于保证零售休闲大麻供应充沛。

不过,作坊和工匠们面临各种障碍,包括资金、土地使用和区划限制。

一些小作坊业主和种大麻的农场主获得有限的许可,可以种植和加工医用大麻。他们同时也为地下黑市和所谓的“灰色”市场供货。

加拿大政府为了促进市场多元化,特别设计了“微种植”和“微加工”许可证。

多伦多市区资料图片
大麻合法化对地方财政的影响不光涉及税收,还有额外的市政和执法开支,关乎从联邦到市镇,新增税款和新增职责怎么分担分享。 GETTY IMAGES

输家 3 – 加拿大各地城镇

加拿大各地的市镇当局并不很开心,因为大麻合法化必然会掀起冲击波,而处于前线的地方政府首当其冲。

地方政府需要承担额外的责任,包括法律的实施、执法细则、城市区划的调整和零售网点规划、为家庭种植、商业许可和公共场合消费大麻等事项制定监管细则,等等。

但是,许多城镇当局到现在还不清楚大麻销售为联邦政府贡献的税款将以何种方式向地方财政涓滴渗透。

地方当局有一定选择空间,有些城市就决定自己辖区范围内禁止商店出售休闲大麻。

根据联邦政府的计算,休闲大麻合法化之后,每年税收可以增加4亿加元。渥太华跟省政府达成协议,新增的这部分税款,联邦政府分得25%,每年金额不超过1亿加元。

其余税款归省政府,省政府再从中拿出一部分拨给市政府。

 

来源: BBC 多伦多

返回主页

卢沙野大使与首都地区优秀华人教授座谈

2018年9月10日,正值中国第34个教师节,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邀请首都地区渥太华大学和卡尔顿大学华人教授代表文师吾、曹沪华、赵以强、王艳灵、陈智琦、刘蓉、于非做客大使官邸,就国际贸易、国际经济、材料科学与工程、区块链、人工智能、公司收购、公共卫生、城市化和区域发展、汉语教学等议题交换意见。

卢大使赞赏教授们在各自学术领域的杰出成就,勉励在加华人教授积极与祖籍国同行开展学术合作,悉心指导在加中国访问学者和学生,增进中加两国人民友谊。驻加使馆科技参赞王俊明和领事参赞高萍参加座谈。

来源: 中国驻加拿大使馆

 

返回主页

拿大枪枝管制有漏洞 网络黑枪轻易可得

加拿大枪枝管制有漏洞,通过网络高价买卖黑枪太容易。 星报

在加拿大可轻易通过网络高价买卖黑枪。有专家表示,本国枪枝管制有漏洞,官方管制态度松懈,导致合法购买的枪枝最终容易沦为非法犯罪工具。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咸美顿一位枪主在网上合法出售二手手枪,要价850元却有匿名买家出价1,800元收购,因为他没有合法枪牌。该枪主拒绝出售给该买家,认为非法持枪者很A易引发犯罪事件,但当她去警局报案时,却受到冷遇。
无牌买家愿出A价逾两倍购买。

警方表示,对方还未有犯罪行为,无法作任何处理。该枪主表示,虽然她拒绝了这项交易,但不代表别人不会接受。

按规定,在加拿大只有完成《加拿大限枪安全课程》(Canadian Restricted Firearms Safety Course),并通过个人及背景资料调查的人,才可获发拥枪证(Possession and Acquisition Licence)。

多伦多警方告诉加通社称,近年来在本国越来越多合法购买的枪枝被用于非法用途。有专家表示,加拿大的枪枝管制法中还有很大漏洞,问题就是国家并未尽力追踪犯罪案件中的武器来源。一方面国家数据库中缺乏枪枝方面的详细数据,另一方面加拿大枪械项目(Canadian Firearms Program)也没有持续追踪相关资料。
大部分黑枪来自加国。

此外,本国人民多年来都认为大部分非法枪枝来自美国,然而联邦公共安全部长古迪尔(Ralph Goodale)表示,更多犯罪用枪其实是来自本国境内。

来源:星报

安省男子利用地下铁路隧道偷运外国人进入美国

Image result for U.S. Canada border guard pictures

根据GlobalNews,据美国检查官办公室称,53岁的安省居民Juan Antonio Garcia-Jimenez帮助至少5人使用安省温莎(Windsor)和底特律(Detroit)之间的铁路隧道非法越境进入美国,据称从中获得数千圆的报酬。

Garcia-Jimenez来自Guatemala,住在温莎。周三他被美国边境巡逻人员逮捕,面临多项与走私外国人有关的指控。

对Garcia-Jimenez的调查始于3月19日,根据加拿大皇家骑警和美国边境巡逻队提供的信息。从3月18日到7月,边境人员逮捕了5个使用隧道进入美国的人。所有人都支付了1500元并指认Garcia-Jimenez。

本周早些时候,Garcia-Jimenez在美国法院首次出庭,并在周五参加了一个听证会。

星岛日报 Charleen编译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