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新冠 加拿大药物研发砸重金 然远水难解近渴 凸显疫苗生产短板

阿斯利康/牛津新冠疫苗在印度进行授权生产。图源: UN儿基会

与本月初发布的指南相反,加拿大国家免疫咨询委员会(NACI)现认为,对65岁或以上的人群也可使用阿斯利康的COVID-19疫苗。然而, 加拿大何时能有自已的疫苗呢?

(3月16) – 据加通社今天报道, 加拿大创新部长香槟(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表示,加拿大必须建立和扩大本土的生物制药设施,开发更多设备,以确保有更多疫苗和治疗剂来对抗COVID-19新冠病毒流行。

为此, 加拿大政府将向KABS实验室捐款5420万加元, 免疫生物溶液(Immune Biosolutions)1344万加元,以助其扩大在魁北克的业务。

政府也将向加拿大诺沃科制药(Novocol Pharmeceutical of Canada)提供高达3270万加元的资金,用于发展其在安大略省的生物制药设施。

此外, 渥太华还将投资1.5亿加元,帮助几家欲在加拿大生产候选疫苗的公司取得研发进展。

然而, 在世界多国相继推出多款疫苗以彰显国力的激烈竞争时刻, 加拿大似乎因无疫苗可推而被边缘化。

加通社在今年的2月4日曾报道, 加拿大采购部长阿南德(Anita Anand)周四(当日)表示, 她曾同去年夏天同加拿天政府签署COVID-19疫苗的一些生产商联系,以探讨他们是否可以在加拿大进行相关剂量疫苗的生产,然而所有人都回答做不了。

阿南德对下议院行业委员会说,她的部门就此事“主动并反复与领先的疫苗生产商进行了联系”。

阿南德说:“我们在谈判桌上与供应商讨论了这个问题,以确定他们是否能在国内从事这种药物制造的可能性。”

据报道,制造商们在审查了加拿大现有的生产条件后,得出结论,在合同签订之时即去年的八月和九月,该国的生物制药能力太有限,不足以证明投资和动用专业知识在加拿大开始疫苗生产的合理性。

尽管许多COVID-19疫苗生产商都在寻找合作伙伴来帮助他们生产产品,但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由于投资枯竭,加拿大的生物制药行业萎缩了太多。

加拿天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在二月初宣布,加拿大与总部位于马里兰州的诺瓦克斯(Novavax)签订了新合同,最终将在蒙特利尔的国家研究委员会的新设施中生产疫苗。

但是这座建筑物要到2021年的夏天才能竣工,而且新药最早也要等到深秋才有可能问世, 加拿大因而需要进口足够的疫苗以缓当下的燃眉之急。

加拿大预计2023年在萨斯喀彻温(Saskatchewan)大学的疫苗和传染病组织以及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精密纳米系统 (Precision Nanosystems)生产疫苗,可那与帮助加拿大生产今天急需的COVID-19疫苗又有多大关联呢?

HCT 华平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