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时期?加拿大逮捕三名超量种植大麻华人

原标题: 超量违规狂种大麻 加拿大逮捕三名华人

加拿大首都温哥华约克地区警方目前拘捕了3名华裔嫌犯,三人分别被指控持许可证的情况下却进行大麻超额种植,3人将被被控以多项违反加拿大大麻法罪名。

据《星岛日报》1月29日报道,被捕的三人,分别是43岁多伦多男子刘毅(Yi LIU)、56岁多伦多男子林光荣(Guangrong LIN),以及一名没有申报固定住址的43岁男子陈康其(Kangchai CHEN),3人均被控以过量种植大麻,并拥有可用以售卖的大麻等罪名。

图片来自星岛日报

当地警方介绍,24日接获多伦多北方的史托维尔市消防部门消息,指出一处室内大麻种植场,发现有人种植超额种植大麻,而且数量超出所许非常多。

图片来自星岛日报

约克地区当地警方随即对该大麻种植场采取行动,调查人员在10,000平方英尺的种植场内,发现原本允许种植1752株大麻,却种了超过6,000株,3名华裔男子在现场被拘捕。

图片来自星岛日报

当地警方指出,不法之徒利用管理条例的漏洞,大麻种植场在非持许可证者管理的情况下,绕过监管以低廉成本大量生产大麻,之后高价在黑市售卖谋取丰厚利润。

最后,当地警方呼吁公众举报任何可疑的大麻种植场。

 

返回主页

 

渥太华贺新春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研赏会圆满结束

中国人喜说“瑞雪兆丰年”,喜欢用大雪寓意好运和吉兆。昨早渥太华初始大雪纷飞,至中午雪停日出,天空晴朗,给欲参加下午在子婵国际艺术学院举行的“贺新春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研赏会” 的来宾委实带来了好心情。

研赏会高棚满座,除了几大协会负责人和数名博土,更有专家、医生、艺术家、商人、媒体人和在职研究生。他们专业不同,且来自中国的不同地方;他们相聚在这里,为着同一种热爱,那就是中国的传统文化艺术。

提供来宾研赏的除了收藏家李剑平先生和简虹女士的“错银弓箭”、“三镶玉如意掐丝珐琅”、“松花砚“,”绞胎粉盒“,还有张安民先生推荐的国画大师严家宽和姚宗泽的几幅随笔;让在场来宾大开眼界。

三镶玉如意掐丝珐琅

 

严冢宽: 夏水          更多严家宽
姚宗泽:云山自在图                      更多姚宗泽

喝美酒、品佳肴,研赏中国传统文化之奥妙,还有比这更惬意的吗?这是与会者共同的感受。

研赏会,5点半钟,在大家互拜早年的新春祝福中,圆满结来。

“贺新春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研赏会” 由渥太华收藏/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协会和渥太华华人科技协会共同主力,华创联谊会协办。

 

作者:吴扬           HCT编辑:安妮

 

返回主页

因对孟晚舟案不当言论惹祸,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麦家廉被迫辞职。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周六在-份声明中说:“昨晚,我要求麦家廉辞职,并接受了他辞去加拿大驻华大使一职。”

该声明并没有提供一个解职的理由;然而众所周知,麦家廉在过去的一周里,备受诘究,处境艰难。

上星期二,麦家廉在多伦多的一个华文记者采访会上说,他认为这位华为高级主管有强势的抗辩理由可反对美国引渡,例如象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就孟晚舟案所作的评论,以及加拿大并没有签约去跟随美国对伊朗实施同样的制裁等。

此言一出,立即在加拿大和美国引起强烈反应。加拿大反对党人士称麦家廉的言论是政府官员对孟晚舟案的政治干预,要求他澄清。

星期四,麦家廉在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我针对孟女士一案的司法程序所作的评论造成了困惑,对此我表示歉意。这项评论没有准确表达我对这件事的立场。”

然而第二天星期五,据报道,他告诉《温哥华斯达市报》(Vancouver StarMetro),如果美国放弃对华为高管的引渡请求,对加拿大来说将是“伟大的”。

对于麦家廉的第一系列评论,保守党领袖谢尔(Andrew Scheer)呼吁总理特鲁多解雇麦家廉。 当时特鲁多匆匆接听电话,说他的政府眼下的焦点是争取两位被中国拘押的加拿大人获得释放,召回麦家廉大使无助于这项努力。

特鲁多在声明中感谢麦家廉多年的服务,同时也暗示麦家廉没能将事件处理好。

特鲁多说,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特派团副团长尼克尔(Jim Nickel)将代表处理加拿大在华事务。然而未在声明中说明这是否为永久任命。

HCT启明在线报道

返回主页

 

 

退休加拿大男子企图诈骗银行及娱乐公司约2.4亿欧元澳门被捕

据报道,澳门司法警察局25日接到银行报案,称一名男子到柜台要求将澳门一间娱乐公司帐户的2.49亿欧元汇至香港,并出示该公司的委托申请书和汇款单。银行职员发现汇款单的签名与银行纪录不同,于是拒绝了男子的汇款要求,男子随即离开现场。

 

银行事后向相关公司查询,对方确认从未安排人员到银行办理汇款,因此怀疑有人使用伪造文件诈骗银行及娱乐公司。

 

据警方调查,涉案男子姓Leao,61岁,加拿大人,据称已退休。他涉嫌使用伪造的公司委托书和汇款单,企图诈骗澳门一间娱乐公司及银行约2.4亿欧元,折合约22亿澳元。

 

25日傍晚6时,该男子在离境时被澳门司警截获,并以伪造文件罪及相当巨额诈骗罪落案起诉。目前,该案已移交检察院跟进。

 

来源:《环球日报》

广告:智伴机器人

返回主页

 

 

美国正式寻求引渡华为执行官孟晚洲:环球邮报

图片: 星岛/加通社

(路透社) – 据“环球邮报”周一报道,美国已通知加拿大政府,它正计划提出引渡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洲的正式请求,指控其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

然而,根据环球邮报的说法,加拿大驻美国大使(David MacNaughton)麦克诺顿在接受采访时并没有说明何时提出正式的引渡请求,但截止日期是1月30日。

华为表示不会对正在进行的法律诉讼发表评论,而美国司法部官员无法立即就此发表评论。

HCT:启明编译

返回主页

中国驻加拿大卢沙野大使接受媒体集体采访实录

1月17日,卢沙野大使在使馆接受中外媒体集体采访。加拿大广播公司、加通社、加拿大电视台、《环球邮报》、《国家邮报》、《国会山时报》、《多伦多星报》、路透社、彭博社、《华尔街日报》以及我驻加媒体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新社和当地华文媒体新时代电视台、《七天》等20家媒体30多位记者参加。

卢大使阐述了对当前中加关系的看法,强调中方一贯重视中加关系发展,中国人民珍视与加拿大人民的友谊。卢大使同时表明了当前中加关系遭遇波折的症结所在,并就加方无端拘捕孟晚舟、中方依法对2名加公民采取强制措施、谢伦伯格走私毒品案、华为参与加拿大5G建设、中加自贸谈判、中加关系未来走向等回答了记者提问。

 

集体采访实录

卢大使:女士们,先生们,各位媒体朋友们,大家好!很高兴在使馆接待大家。我每年都有在年底或者年初同加拿大媒体界朋友聚会的传统。2017年年底的聚会是在我的官邸,我们就一系列问题进行了交流。2018年年底我也想跟大家见面。但是12月1日发生了华为公司高管孟晚舟女士被加方扣押的事件,我就集中精力在处理这件事,顾不上与大家聚会。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大家精力也都集中在那些事上,使馆也在媒体上发表过一些表态。今天我们终于有机会坐在一起,相信大家有很多问题要向我提问。

今天正好也是一个机会,向大家推荐新任中国驻加使馆新闻参赞和发言人张海涛先生。杨云东参赞已在加工作5年多,即将离任。他在这5年多的时间里工作非常勤奋、敬业,同媒体界的朋友结下了很好的友谊和合作关系。我相信张海涛参赞也会继续同大家密切交往,开展合作,也希望媒体界的朋友们继续给予他支持。现在请大家提问。

《多伦多星报》:我希望了解,在孟晚舟女士被拘押事件上中国为什么没有将反对声音主要指向美国?是美国指控孟女士涉嫌欺诈。加政府表示加必须遵守《加美引渡条约》,中国却为什么相信加总理对法院可以施加影响?

卢大使:对于加拿大在美国的要求之下扣押孟晚舟女士,我们不仅向加方提出交涉,也向美方提出了交涉,不存在矛头主要指向谁的问题。你有这个感觉可能是因为孟晚舟女士现在被扣押在加而不是美。至于有人说中方认为特鲁多总理或加拿大政府对加法院有影响力,这不是中方说的,这是加拿大的法律以及《加美引渡条约》有关条款显示出来的程序。毕竟现在加拿大是由自由党政府执政,作为一起外交事件,中国政府只能找一个主权国家的政府进行交涉。

《环球邮报》:您是否能说明中方逮捕加公民康明凯和斯帕沃尔是对加方逮捕孟晚舟女士的报复,或者中方在释放上述二人之前加方要先释放孟女士?您是否能说明去年12月1日孟女士被拘捕以来,中方拘捕了多少加公民?

卢大使:关于“中方对两名加公民采取强制措施是对加方逮捕孟晚舟女士的报复”的言论,这不是中方说的,而是加媒体说的。我本人无论是对媒体还是在双边场合,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恰恰相反,中方认为这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孟晚舟女士没有违反任何加拿大法律就被加拘捕,而两名加公民是因为从事了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而被中方采取强制措施。孟女士是无辜的,而从现在的报道看,两名被拘加公民是受法律指控的。至于孟女士被拘捕以来,中方到底抓了多少加拿大人,我没有数字。但我从加方报道中得知,有加方官员称,目前在中国有200多名加公民被拘押,同时在美国有900多名加公民被拘押。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不会随便抓人。任何国家的公民到了中国,只要遵守中国法律,他们的旅行安全是有保证的。

加拿大电视台:孟晚舟事件发生以来,您曾用很强硬的语言将加方反应比作“白人至上论”,中方认为应采取什么措施解决这个日益恶化的外交争端?这对两国贸易关系会造成什么影响?特鲁多总理曾访问北京,对开展双边自贸谈判充满希望。但目前谈判停滞了,是否要等孟案解决后才能开始?

卢大使:我注意到,加媒体对我上周发表的文章反应很大,主要是针对我使用了“白人至上论”这个词汇。请你们注意,我用这个词汇的时候不是以一种推崇、赞扬的口吻,而是以批判的口吻,而且我并非指责加整个社会,而是指某些人。我批评某些人的时候是有根据的,你们可以从我的文章里一条一条的看,哪一件不能印证某些人是具有这种过时思维的?我也知道加政府和社会各界都坚决反对“白人至上论”,但反对不意味着加社会不存在这个问题。有些人就是根深蒂固地存在着这种陈腐思想,一旦外部环境、条件发生变化,他们就会不知不觉地流露出来。前不久,加公共安全部长古德尔在里贾纳大学的讲话里明确指出,“白人至上论”是当前加社会的一个主要关切。

至于当前中加两国发生的一系列不愉快的事情会不会对双边自贸进程产生影响,我认为这是必然的。说实话,中加双方本来对推动自贸进程都持积极态度,而且进行了四轮探索性讨论,解决了大部分分歧。但后来出现了一系列新的因素,对该进程造成了干扰和破坏,这些因素都不是中方造成的。中加彼此是重要的贸易伙伴,应该说在贸易领域中国对加拿大的重要性比加拿大对中国的重要性更大一些。根据最新统计,2018年两国贸易额有望突破1000亿加元。加对中国出口的增速远远高于从中国进口的增速。加政府一直讲要推进贸易多元化战略,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加贸易多元化战略的一个主要方向。中国政府一向重视同加拿大的经贸关系,会一如既往地推进两国经贸合作。如果条件成熟,我们也愿意继续推进双边自贸进程。

中央电视台:我来加3年多有一个特别深刻的感受:中国人对加拿大人有非常良好的印象,在中国媒体上几乎看不到对加拿大的负面报道。但我来到加之后发现加某些主流媒体长期罔顾事实地诋毁、批评中国。对这种反差您怎么看?

卢大使:不只你有这种感觉,我也有这种感觉。来加之前,我对加拿大的印象非常好。我的印象来自于哪呢?来自于中国媒体的报道。事实上中国媒体对加拿大进行了广泛、客观、全面的报道,有时候甚至是美化。当我来加后读到加媒体对中国的报道时,有一个突出的感受就是相关报道同我对中国的了解和认识相差很远。2017年4月,我在多伦多发表了到任后的第一次对外演讲,其间公开表达了我的这一观点,即加媒体没有客观、公正地报道中国。我思考了其中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几方面:

一是加媒体过度地解读中国负面的东西。任何国家都有问题、缺点和不足,但决定这个国家形象和发展方向的是主流的东西。如果总是报道中国负面东西的话,给加民众的印象就是中国是一个很负面的国家。某个问题在中国是一个非常局部、微小的问题,但通过媒体被无限放大,加民众认为这就代表了中国的全部。甚至有时候我看到一些媒体报道,即使谈及中国正面的东西也使用负面的、调侃的语调和笔调。

二是某些媒体人脑子里有一种固有观念,认为中国不是一个西方民主国家,中国的所有东西特别是政治体制、意识形态上的东西一定是不正确的。不正确的东西怎么会产生好的结果呢?因此在报道中国的时候,如果中国的现实同他们脑子里所固有的观念不一致,他们在报道时就会修改这个现实,以便同他们的固有观念相一致。事实上,很多加拿大人,当他们去过中国以后就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我在看加媒体报道时没有获得中国的真实信息。由于媒体人脑子里对中国有一些固有的、陈腐的观念,因此在价值判断上就存在双重标准。这就是我在上周所发表的文章里讲的核心意思,即西方国家做的事情就是好的,中国做相同的事情就是错的。长期受这种舆论报道的影响,难怪很多加民众对中国有不好的印象或持批评态度,这种舆论环境也不利于两国开展友好合作。希望加媒体经常到中国实地参观、考察,也可以多派一些常驻记者到中国。当然,前提是你们要把你们所看到的东西,如实地向加民众传递。

新时代电视台:请问大使,最近发生的孟晚舟案、加中外交风波等会对在加华人有什么影响?加中两国的想法、立场多有不同,您对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有什么建议?

卢大使:在加拿大生活的很多华人,他们的祖籍国是中国,国籍国是加拿大。我们希望华人在加拿大生活得好,事业工作发展顺利,也希望在加华侨华人能够充当中加友好的纽带,为促进两国友好交往和合作发挥你们的作用,甚至可以为缓解当前两国关系的紧张发挥积极作用。当然,加是多元文化社会,相信华侨华人在这里的生活不会受到太多影响。

加通社:大使先生,很多加民众都在谈论加中两国司法体制的不同,您能否向加民众解释中方的司法体制?您认为中方需要多长时间才会就康明凯和斯帕沃尔是否违反中国法律进行裁定以及审判?此外,孟晚舟案在加得到公开庭审,目前她被保释并居住在家。但自从上述两名加公民在华被拘后,加方对二人的领事探视次数十分有限,二人也未再公开露面。对于这种不同,您有什么评论?

卢大使:中加两国社会制度不同,司法体制当然也有不同之处。但双方都表明各自国家是法治国家。中加司法体制有不同之处,也有相同之处。比如,加拿大坚持司法独立,中国也是,中国司法机关独立行使权力。加政府不能干预司法,中国行政机关也不能干预司法机关办案。加拿大讲究程序合法,中国同样也讲究程序合法。但孟晚舟案和两名加公民被拘是两个性质不同的案子,因此处理起来两国就有所不同。对于两名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加公民,中方指控他们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这不同于一般的刑事案件,中方需要进一步深入调查。所以,不能因中方对两名加公民采取的司法措施不同于加方对孟晚舟采取的司法措施就指责中方做法不对。中方是按照国际惯例和通行作法对待两名加公民。事实上,中方现在对两名加公民采取的、你们认为所谓不正常的司法措施,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处理类似案件时,都有类似做法。

《华尔街日报》:在当前形势下,您是否担心加拿大加入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禁止华为参与5G项目?如果加方禁止华为设备会有什么后果?对加中关系会有什么影响?

卢大使:我一直担心加拿大会作出与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相同的决定,我认为这种决定肯定是不公正的,因为他们的指控没有依据。我长时间跟踪这方面的报道,“五眼联盟”国家指控华为设备对他们的国家安全造成威胁,但从没有拿出证据。上个月,华为轮值董事长在对记者发表谈话时也感到很冤枉,他说美国都没用过华为设备,怎么知道华为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他说,如果美国有证据,哪怕不愿给华为看,也可以给有关国家及电信运营商看。西方国家的法律最讲究证据,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却不那么讲究证据。这让我怀疑有关指控是别有用心的。事实上,有的国家并非出于国家安全、而是出于其他考虑才提出禁止使用华为设备。仅仅建立在猜测基础上的指控是站不住脚的,也是不能长久的。我们希望加政府和有关部门能够做出明智的选择。至于如果加政府禁止华为参与5G项目会有什么后果,我不知道,但我相信肯定会有后果。

《人民日报》:大使先生,刚才您提到2018年中加贸易额有望超过1000亿加元。如果中加关系这种局面持续下去,未来会不会对中加经贸等领域合作产生影响?

卢大使:当前中加关系的现状确实对中加双方交往和合作造成很大冲击,这是我们所不愿看到的,责任不在中方。但中国政府愿同加政府共同努力、共同寻找有效的途径来解决目前面临的问题。但是解决问题需要诚意,需要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是非曲直搞清楚,要抓住问题的症结,分清彼此的责任,是谁的问题谁就要负责解决,而不能说自己的问题一笔勾销,却要对方解决自己的关切。我们希望通过双边渠道冷静地处理有关问题,而不要诉诸“麦克风”外交,这样把问题炒热反而无益于解决问题。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双方的相向而行、共同努力尽快把这些问题解决掉,使两国关系回到正轨。

新华社:大使先生,我注意到,昨天加拿大外长在接受加媒体采访时说,扣押两个加拿大人不是针对加拿大,而是针对整个国际社会。她下周要去达沃斯开会,要把这件事情在达沃斯经济论坛上提出来。对此,您怎么看?

卢大使:昨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已经就这个问题作了回答,事实表明,说中国是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威胁,这显然是不对的,不符合事实。我刚才也讲到,双方应该通过双边渠道,坐下来冷静地进行商谈,而不要诉诸媒体搞“麦克风”外交。同样,去拉一些国家给自己帮腔,也无助于这个问题的解决。多几个国家表态支持并不能改变问题的性质,公开地打“口水战”可能会激化矛盾,不利于问题的解决。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是个谈经济的地方,我们希望不要谈跟经济无关的事情。如果加方有解决问题的诚意,就不应该这么做。我们希望加方三思而后行。

《七天》:2018加中旅游年好像未如想象中的那么火爆,原因是什么?出现近期的情况后,您对此后加中旅游、两国人民双边交往有哪些评论?

卢大使:我也感觉好像中加旅游年并没有让双方旅游人数暴涨,但是从数字上看,还是增长了一些。在我的印象里,去年双方旅游人数增长了5%-6%,在加拿大的外国游客来源国里,中国是增长最快的,这是中加旅游年的功劳之一。另外,至少中加旅游年的开展,在两国民众中扩大了对对方国家的宣传。也许双方对去年旅游年的成果还不太满足,所以旅游年还没有结束,去年旅行年还没有举行闭幕式。我希望今年旅游年也许可以继续,当然我们也希望旅游年的开展有一个良好的政治氛围。两国人民间的相互了解和友情会不会反过来对两国政治家产生正面的影响,我希望如此。

中新社:在加拿大媒体上,有声音认为,在孟晚舟事件上,中方对加拿大的司法体制、加拿大国情还缺乏了解。还有声音认为,从历史和现实来看,加拿大是西方国家中对华最友好的国家,中方不应对华为事件“反应过激”。您对此怎么看?

卢大使:所谓在孟晚舟案上,中方对加拿大的司法体制不了解,潜台词就是希望中方应接受加方对孟晚舟案的处置方式。据我了解,加媒体还有另外一种声音,认为加方本不应这样处理孟晚舟案。很多加拿大、美国著名学者和评论家表示,如果认为孟晚舟案仅仅是简单的司法案件,那就太天真了。中方从一开始对此案的定性就没错,它是一个政治问题。中国政府一开始就对加政府的处理方式持批评态度,不是因为中方不了解加司法体制,而恰恰说明我们对加司法体制很了解。加拿大的确在中国人民心目中有非常好的形象。可以说,在西方国家中,中国人民认为加拿大是最好的朋友,比如白求恩医生就是一个中加友谊的象征。正因为中国人民把加拿大视为在西方国家中我们最好的朋友,所以在发生孟晚舟事件后,中国人民在感情上受到很大的伤害。在中国有一句俗话叫“为朋友两肋插刀”,但现在很多中国人的感觉像是“被朋友背后捅刀”。这种情况很不好。我刚才一再强调,希望能尽快妥善解决此案,修复两国关系,恢复两国人民间的友好感情。

加拿大广播公司电台:近期特鲁多总理同多国领导人通话,期间谈及中国及法治精神等,您如何看待特鲁多总理的这些沟通,中国会不会因此被孤立?

卢大使:中国不会在国际社会孤立。国际社会有那么多成员,中方不会因为仅仅几个国家的反对就动摇我们的立场。国际社会不是仅有西方国家,中国的朋友遍天下,横跨亚非拉都有。在国际上拉帮手无助于解决当前问题。这就像我刚才所说的,实际上会激化矛盾,还不如双方踏踏实实地坐下来,诚心诚意地来谈。

加拿大广播公司:您刚才提到目前加中应以真诚的态度、基于事实探讨解决问题。但孟晚舟女士的案子是公开透明的,那么中方对两名加公民的指控是什么呢?如果孟晚舟女士释放,中方是否会释放两名加公民?

卢大使:加方对孟晚舟女士没有任何指控,她没有违反任何加法律。从一开始,中方就表示两名加公民涉嫌参与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活动。我相信,随着调查深入,对两名加公民的指控会越来越清楚和明确,中方会严格按中国的法律和司法程序来处理两名加公民案件。至于你说的,如果加方释放了孟女士,中方是否会释放两名加公民,我在一开始就强调这两个案子是没有联系的。但既然要解决相互的关切,双方只有坐下来谈。

路透社:大使先生,您上周在《议会山时报》发表的文章中表示中方采取的行动属于“自卫”,您能否对此作进一步的具体阐述?

卢大使:两名加拿大公民涉嫌参与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活动,中方据此抓捕了他们,这就是“自卫”。

加国传媒:孟晚舟女士被无端抓捕后对中国影响严重,很多人对加拿大印象是非常恐惧,他们会担心在加人身安全是否有保障,尤其是企业家和留学生。您对他们有什么想说的吗?您对此有何看法?

卢大使:任意拘捕一个没有违反有关国家法律的跨国公司高管,这在世界上是前所未有的。这的确会对中国人尤其是商界人士造成很大冲击,他们难免会对到相关国家旅行的安全问题产生关切。正如中国政府日前发布的旅行安全提示中所说的,建议中国公民赴加旅行要多加注意自身安全。当然,我也注意到加政府也更新了赴华旅行提示。我要重申,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也是高度法治化的国家,我们欢迎各国人士赴华旅游、经商、就学,只要没有违反中国的法律,安全是绝对有保证的。

《渥太华生活》:大使先生,您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当前加中政府就解决近期案件的最新进展,双方交流的层级是哪一层?加方是总理还是外长在同中方沟通?另外,近期加公民谢伦伯格在中国被判死刑,加总理特鲁多和外长弗里兰均对此表达了关切,也请求中方宽大处理,请问谢伦伯格有无近期被行刑的危险?中方是否会考虑加方宽大处理谢伦伯格的请求?

卢大使:中加双方就近期事件保持着畅通的沟通渠道。我也曾与弗里兰外长几次通话。两国总理、外长因日程原因迄今尚未接触上。媒体上也没有看到相关报道,总理与外长级别应该是没有接触。通过目前中加双方的接触,双方对彼此的观点非常清楚,我希望双方的接触不能只停留在表达立场上,而应更进一步,展示解决问题的诚意。

至于谢伦伯格案,大家都知道,毒品犯罪在世界各国都是重罪,中国法院根据中国的法律对其判处死刑是合乎中国法律规定与司法程序的。我看到加媒体有很多说法,有人说中国对他判处死刑速度太快。但如果你仔细阅读中国法庭发布的有关文件,就能看出此次判决遵守了中国《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所有程序与时限要求。所以一项判决是否符合法律规定,不在于作出判决的时间长短,相信加方对此可以理解并且予以尊重。对于谢伦伯格先生而言,他还有上诉的机会。正如在一审判决后,他也提起上诉才有了现在的重审。至于该案的最后结果,要看下一步他是否会上诉,以及上诉后法院会作何裁决。

彭博社:孟晚舟案非常复杂,可能会拖延数月甚至数年,中国是否有耐心在等待该案判决期间不采取进一步恶化局势的行动?此外,加方认为加公民康明凯享有外交豁免权,为何中方认为他没有?

卢大使:中方认为,孟晚舟案从一开始就不具有合理性。从加拿大方面看,她没有违反加任何法律。从美国方面讲,美国指控她违反了所谓的制裁伊朗法案,而这是美国国内的法律。美国的“长臂管辖”没有任何国际法依据,这是将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如果所有国家都像美国一样用“长臂管辖”实现自身目的,世界就乱了。相信加方也不会希望某个加公民因吸毒或贩毒,当他在第三国旅行时被中国政府抓捕。所以孟晚舟女士的案子不应持续很长时间,应很快做出了断,就是将她释放。至于康明凯先生的外交豁免问题,中国也有很多国际法专家,他们研究了《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认为,从这次康明凯访华的身份、持有的护照、签证都意味着他不享有“外交豁免”。至于加政府讲的,在他任驻华外交官期间从事的活动具有所谓的“余效豁免”。实际上根据国际法和国际惯例,如其活动不是执行职务也不能享有“余效豁免”。《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规定,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不属于执行职务的行为。美国、加拿大以及其他西方国家有很多类似判例,都认为外交官从事危害驻在国国家安全的行为不是执行职务的行为。

来源: 中国驻加拿大使馆

返回主页

渥太华公交双层巴士撞进候车亭: 3人死亡 23人受伤

在周五下午3点50分的高峰时段,一辆渥太华双层公共汽车撞击了Westboro车站的公共汽车候车亭,造成三人死亡,二十多人受伤。

肈事车为269路公交车,当时正在西行前往卡纳塔 (Kanata)的过境公路上。

在星期五晚上的新闻发布会上,渥太华市长(Jim Watson) 沃森说,事件中有两名乘客和一名在平台上等候的人死亡,另有23人受伤。

渥太华医院说,在下午6点左右,它治疗了9名病情危重的病人。还有一人乘坐救护车前往Queensway Carleton医院,病情尚未公布。

沃森说,市政厅的旗帜已降至半旗。

照片展示了混乱的场景:

星期五下午,Westboro车站被一辆OC Transpo双层巴士撞击,造成3人死亡,多人受伤。 (@ karinawieser (Twitter)
在渥太华双层 公交车发生碰撞后,紧急救援人员被叫到渥太华的Westboro车站。 (@ gabesimages /Twitter)

渥太华警察局局长(Charles Bordeleau)波德罗在星期五晚上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公交车司机已被逮捕,并将接受警方的询问。 他说,事故调查将持续整个晚上和周六早上。

HCT 安妮在线报道

广告

 

返回主页

 

中驻加大使卢沙野《国会山时报》署名文章:《不要让傲慢与偏见蒙蔽了双眼和灵魂》

原标题: 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在加《国会山时报》发表署名文章

2019年1月9日,卢沙野大使在加拿大《国会山时报》发表题为《不要让傲慢与偏见蒙蔽了双眼和灵魂》的署名文章,指出加拿大等西方某些势力一贯对华采取双重标准,法治只是他们实现政治目的的工具,他们的所做所为是对法治的嘲弄和践踏。

全文如下:

日前,两名加拿大公民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活动,被中方有关部门依法采取强制措施。一些加媒体及人士无视中国司法主权,纷纷指责中方做法是“任意拘押”,要求中方“立即放人”。而之前加方受美方指使,无端拘捕中国公民孟晚舟女士时,同样的人却发表了截然相反的言论,他们说,加方拘捕在机场转机的中国公民是“依法行事”,尽管她没有受到加方任何违法指控。

加方对自己公民的遭遇心存关切,这可以理解。但他们何曾对被加非法拘捕而被剥夺自由的孟晚舟女士表达过关心和同情?孟女士没有违反加任何法律,她只是在温哥华机场转机就被拘捕并被戴上手铐脚镣。在一些人眼中,似乎只有加拿大公民才应享有人道主义待遇,他们的人身自由才可宝贵,中国人则不配。

当中方要求加方释放孟晚舟女士,切实保障她的合法、正当权益时,在媒体上发表言论的精英人士口口声声称加是“法治国家”,“司法独立”,要“依法行事”。但当涉及本国公民在中国涉嫌违法被拘押时,他们则完全不顾中国也有法律,蛮横地要求中方“立即放人”。在他们眼中,加拿大等西方国家的法律才是法律,需要遵守,而中国的法律不算法律,不值得尊重。

加方一些人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大肆炒作“华为公司受中国政府控制,对加等西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中国法律要求中国企业协助政府从事间谍活动”。然而,他们却对有关国家设立“棱镜计划”、“方程式组织”和“Echelon”全球间谍网络并长期对外国政府、企业和个人进行大规模、有组织网络窃密和监听监控活动“选择性失明”,对有关国家凭借“爱国者法案”侵犯公民隐私视而不见,对“五眼联盟”国家政府公然禁止本国企业使用华为设备的“政府控制”行为摇舌鼓噪。中国制定的国家安全和情报方面的法律,大量借鉴了美国、加拿大和其他西方国家的相关法律条文。同样的事情西方国家做叫“维护国家安全”,中国做就是“从事间谍活动”。这是什么逻辑?

加拉上美、英等个别国家就以“国际社会”的名义向中国施压,要求中方“放人”。难道屈指可数的几个西方国家就能代表“国际社会”吗?在动辄以“国际社会”自居的某些人眼里,非西方国家都不是国际社会成员,国际事务也只有他们这几个国家说了才算。

最近我常听到一个词:霸凌。有人说,中国抓了两个加拿大人,以报复加方拘捕孟晚舟女士,这是中国对加拿大的霸凌。在一些人眼里,中国的任何自卫行动都是对加拿大的侵犯。“当别人打你的左脸时,你要把右脸伸过去”,他们这样对我们说。然而,我从来没见过他们自己这样做过。

某些人之所以习惯于傲慢地采取双重标准,归根结底还是“西方中心论”和“白人优越论”在作祟。在这样的语境下,法治只不过是他们实现政治目的的工具,是在国际上推行霸权主义的遮羞布罢了。他们的所做所为不是对法治的尊崇,恰恰是对法治的嘲弄和践踏。

来源: 中国驻加拿大使馆

HCT 编辑:武梅

 

返回主页

多伦多女人被发现卡在衣物捐赠箱内死亡

一名妇女在星期二早上在多伦多西端的一个衣物捐赠箱中被发现后被宣布死亡。 (Tony Smyth / CBC)

据CBC报道,一名妇女被发现部分身躯卡在位于多伦多西端的一个衣物捐赠箱内且没有生命迹象,于周二早晨被正式宣布死亡; 该事件促使市长要求审查这种收集旧货方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紧急救援人员于美国东部时间上午1点30分左右奉命赶到布洛尔街附近 Dovercourt路旁的一座公寓大楼的垃圾场,发现一名女子部分身躯被卡在一个衣服捐赠回收箱。多伦多EMS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医护人员对她进行了心肺复苏,但现场宣布她巳死亡。

目前尚不知这位30多岁女子是如何被困回收箱的。

有知情者表示,常有无家可归或收容所的妇女来这里试图从捐赠箱中取东西。

警方告诉CBC,事件发生的情况似乎并不可疑,死亡可能是偶然的。

该女子的死亡,促使市长托里要求市政府总务和执照委员会对捐赠箱系统的三个方面进行审查

1.是否是收集衣物的最佳方式。

2.盒子的位置。

3.箱子的安全性,能否防止人陷入内部。

服装捐赠箱/垃圾箱被称为“死亡陷阱”盒子 

上周,加拿大通讯社报道,至少有七名加拿大人在服装捐赠箱被卡住后死亡,BC省的一名律师因此称它们为“死亡陷阱”。

去年12月底,一名34岁的男子在西温哥华的捐赠箱内死亡,而在稍早11月底,一名安省32岁的男子被发现死在安大略省剑桥市的一个垃圾箱里。

捐赠箱的设计旨在防止捐赠被盗。但它们也可能使一名倾身过于向前者陷入箱内。 一连串的死亡导致一些人要求重新设计或拆除垃圾箱。

特伦45岁的女儿2015年被困在垃圾箱中去世,她上周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的《世界报道》,她为在西温哥华死亡的消息而哭泣。她说必须要对垃圾箱的安全风险做些什么。

“把它们全部关闭,”她说。 “把它们全部关闭,让设计师重新设计这些东西。” 在那名男子去世后,西温哥华现已关闭了所有的垃圾箱。

 

HCT晨风编译/综合报道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