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孩子患 2 型糖尿病的越来越多

2 型糖尿病,本来是一种成年人的病,现在却有越来越多的少年儿童也患上了 2 型糖尿病。

加拿大广播公司法语部报道说,今天,在魁北克省,大约有 10% 的少年儿童被列为肥胖,而 20世纪80年代,这个比例是 2%,而且这个比例还在不断上升。

Photo : getty images/istockphoto/kwanchaichaiudom

肥胖导致糖尿病

肥胖大流行的后果,就是儿童患上2型糖尿病的人数大增。

众所周知,年龄增加、 活动减少、 超重或肥胖,都是导致 2 型糖尿病的风险因素,20年前这种病仅局限在成年人,现在则成了“老幼皆病”。

蒙特利尔大学儿童医院  l’Hôpital Sainte-Justine 设有一个青少年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预防中心 ( Centre Circuit du Centre hospitalier universitaire Sainte-Justine),弗朗斯·比龙 ( France Biron)是中心的协调员,她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的采访时说,造成儿童肥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  “肥胖与 2 型糖尿病之间确实存在直接联系”  。

France Biron accorde une entrevue sur un plateau de Radio-Canada.
France Biron Photo : Radio-Canada

数字惊人

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说,儿童患1型糖尿病,通常与遗传有关,儿童患2型糖尿病,则与超重和生活方式有关系。

l’Hôpital Sainte-Justine  医院的儿科内分泌专家梅兰妮·亨德森(Mélanie Henderson)医生说,2 型糖尿病患儿不断增多,这真的令人非常担忧。

Mélanie Henderson porte des lunettes et accorde une entrevue dans son bureau.
Dr Mélanie Henderson (Photo : Radio-Canada)

她说:如果看一下美国的数据,5年内检测到的有糖尿病先期症状的少年儿童增加了80% 以上。

影响寿命

Circuit de Sainte-Justine 中心的协调员弗朗斯·比龙女士说,现在的少年儿童,生活方式经常是久坐不动,打游戏,上社交媒体,这是能够解释儿童们患上2型糖尿病的因素之一。

她表示,在一个人的身体中,进来的能量需要与出去的能量平衡。

她说:应该让孩子们动起来,需要迅速采取行动,解决这个问题。研究已经表明,糖尿病会影响一个人的寿命。

马丁·朱诺医生是蒙特利尔心脏病研究所的心脏病专家。

Dr Martin Juneau ( Photo : Radio-Canada)

他说:现在,青少年中的2型糖尿病患者多于1型糖尿病患者,主要是因为很多人肥胖,食品中附加糖所带的卡路里过高。

弗朗斯·比龙指出,少年儿童活动不够,家长们往往因为工作太忙而并没有时间在家里做饭,带着孩子出去吃快餐,吃垃圾食品。

Radio Canada

比龙说,家长应该尽量在家里做饭,这才能监控入口的东西,减少糖和盐,为孩子们提供健康的食物。

蒙特利尔大学儿童医院  l’Hôpital Sainte-Justine的预防青少年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的中心诊所已经存在了将近 8 年,该诊所计划协助有5至17岁少年儿童的家庭改变生活习惯,改善孩子们的健康状况。

(RCI,Anne-Louise Despatie/ Radio Canada)

 

返回主页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说,加拿大情报官员已听过卡舒吉被杀事件的录音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周一在加拿大驻巴黎大使馆对记者说,他没有亲自听过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 (Jamal Khashoggi))被杀的录音,但已经了解了他们的内容。 (加拿大出版社)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周一在加拿大驻巴黎大使馆对记者说,他没有亲自听过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杀事件的录音,但已经了解了它们的内容。

他说加拿大情报官员已经听取了沙特记者卡舒吉被杀事件的录音。

特鲁多是第一位正式确认其国家情报机构听取了音频的领导人。他说,加拿大的情报机构一直在与土耳其情报部门密切合作,讨论卡舒吉遭杀戮的事件。

卡舒吉是沙特阿拉伯与政府唱反调的记者,人们最后一次见到他在10月2日进入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之后便神秘失踪。

加拿大是所谓的五眼情报网络的一部分,该网络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共享信息。

特鲁多总理是在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纪念活动后在巴黎发表这番讲话的。

除了对卡舒吉事件的评论,他还对俄罗斯在乌克兰和其它地方的行动进行了批评。

此外,他也向美国明确表示,希望迅速解决有关钢铁和铝关税的纠纷。

他认为有些政客试图利用Twitter这样的平台来促进选民的两极分化和争议,严厉警告那些称自己是民族主义者的领导人,认为他们会给维护世界和平以及世界大战后建立的世界秩序带来问题。

再一次,没有提到任何名字,但警告似乎明显针对特朗普一再声称的他的“美国”民族主义。

HC一分钟新闻  启明报道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