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部再次提醒赴加拿大中国公民不要“碰”大麻

携大麻穿越国境违法。                         图片:HC

继10日26日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就加拿大“大麻合法化”问题发文,郑重提醒领区广大中国公民,特别是广大留学生,不要接触或使用大麻后, 中国外交部领事司领事直通车今天,10月31日再发警讯, 警告赴加拿大中国公民要注意遵守有关大麻的法律规定。

以下为全文

2018年10月17日,加拿大《关于大麻以及修订管制药品物品法、刑法和其他法的法案》正式生效,在实施娱乐用大麻合法化的同时,对生产、销售、持有、使用大麻做了系统性规定。驻加拿大使馆提醒中国公民及时了解加拿大相关限制法规,同时充分了解吸食大麻的危害。具体如下:

一、加拿大法律限制措施。

加拿大联邦法律规定:

携带大麻入、出加国境均属违法行为,最高处以14年有期徒刑;

携带大麻乘坐国际航班违法;

在加国内旅行携带大麻不得超过30克;

吸食大麻后开车(以下简称“麻驾”),如果每升血液四氢大麻酚含量超过2纳克,将面临高额罚款甚至监禁;

未满18或19周岁(因省区而异)人员吸食大麻违法等。

在法律允许范围外拥有、生产或销售大麻仍可能涉刑事犯罪,刑期可长达14年。

以上只是加拿大联邦法律的部分限制性规定。此外,加各个省级和市级政府也出台法规做出某些限制,如提高合法使用者年龄,降低合法持有量,限制成年人吸食大麻场所等。

二、吸食大麻的健康风险。

有关研究表明,大麻对身体健康有害,对胎儿亦有害处;年龄越小、吸食越多,对大脑的伤害(主要是注意力、记忆力和学习能力)越大;吸食大麻可能会上瘾,年龄越轻越容易上瘾。

三、麻驾危害极大。

吸食大麻会影响人的判断力和反应能力,其影响可能长达24小时。加拿大交通伤害研究会研究报告显示,2011年至2015年,因吸食大麻致死的交通事故占致命交通事故的比例已上升至79.3%;从年龄看,16到19岁涉案人员占三分之一。

驻加拿大使馆特别提醒,大麻是联合国禁毒公约中的严格管制品,在绝大多数国家(包括中国)携带、吸食大麻仍属违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57条亦明确规定大麻属于毒品,在中国境内非法种植、持有和使用大麻是违法行为。请赴加中国公民,包括留学生、游客等,遵守法律,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查阅加拿大有关法律规定,请访问:https://www.canada.ca/en/health-canada/services/drugs-medication/cannabis/laws-regulations.html

 

除了中国,韩国和日本也对在加拿大旅行和学习的本国公民做出警告,甚至威胁说,他们有可能会因此被捕;据悉,墨西哥也在准备相关的提醒公示。

据观察网报道,本月4日,日本驻温哥华总领事馆发布通告,呼吁日本公民即使在国外,也绝对不要触碰大麻(包括含有大麻的食品及饮料)。日本《大麻取缔法》规定,持有或转让(含购买)大麻都算违法,将会受到处罚。该规定也适用于在海外的日本公民,违反该法规的日本人,最多将被判处10年监禁。

T.O.P, of South Korean boy band Big Bang, arrives at the Seoul Central District Court for hearing on his marijuana usage case on July 20, 2017 in Seoul, South Korea.
韩国男孩乐队Big Bang的T.O.P于2017年7月20日在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听证他的大麻使用案件。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随后在23日,《韩国时报》报道,韩国警方缉毒犯罪调查部门在一份声明中也表示,禁止本国公民(尤其是留学生)在加拿大吸食大麻。“无视这条规定的学生,回国后将被判刑,最高将被判入狱5年。”  韩国对住在海外的本国公民同样拥有域外管辖权。韩国警方缉毒犯罪调查部的一位发言人称,即便他们在‘大麻合法化’国家使用大麻,按照韩国法律的标准来说,也是非法的。没有例外。

Vice新闻网23日致电墨西哥驻加拿大大使馆,对方表示,“我们也正在准备相关用来提醒本国公民的文件。”

 

HC综合报道:安妮

 

返回主页

 

 

 

 

 

百名加拿大CEO,呼吁安大略省政府保留基本收入保障项目

Humans of Basic Income (人类的基本收入) /Jessie Golem)

一百多名加拿大CEO和私营公司业主在一封公开信上签名,呼吁安大略省政府保留基本收入保障试点项目。公开信说,作为企业领导,他们相信基本收入保障政策有利于经济发展和企业发展,能够促进自由市场经济和创造就业。

这封公开信由一家软件开发公司的CEO马里奈斯库(Floyd Marinescu)执笔。他在接受CBC采访时说,签名者都是要为基本收入保障政策多交税的人,但是他们仍然支持这项政策。

公开信说,高度自动化,人工智能发展,全球化和巨头垄断等原因使经济结构发生巨变。过去二十年来,从事低薪工作的劳动者大幅度增加。大多数加拿大贫困人口是有工作的。陷于低薪贫困的加拿大人过多,最终会影响整个经济的发展,影响加拿大的经济竞争力。

安省基本收入保障项目自2017年4月开始在桑德贝、汉密尔顿等地试行,共有大约四千人参加。单身的参加者每年可领取16989加元的收入,一对夫妇可领24027加元。

该项目原定试行三年,但福特领导的进步保守党省政府上台后决定取消它。公开信说,如果福特政府真的相信基本收入保障会让人不想工作,就更应该完成试点项目,以获得数据支持。

来源: 加广     作者 吴薇

休闲大麻合法化 加拿大几家欢乐几家愁

渥太华加拿大议会大厦前招展的大旗把国旗上的枫叶换成大麻叶图形
渥太华加拿大议会大厦前招展的大旗把国旗上的枫叶换成大麻叶图形。GETTY IMAGES

从2018年10月17日开始,休闲类大麻在加拿大正式获法律认可,只要是持联邦政府证许可证的厂商生产的,就可以合法出售和购买。

关于休闲类大麻,世界上有4个国家的司法和政府堪称前卫,除了乌拉圭和加拿大,休闲类大麻在欧洲的荷兰和葡萄牙已经非刑罪化,即不再属于犯罪。

在美国,部分州已经通过立法将休闲类大麻合法化,包括加利福尼亚州、内华达州和马萨诸塞州。

合法化和非刑罪化的区别主要是后者虽然不再属于刑事犯罪,却仍可能触犯民事法律或相关法律,而前者有被法律承认、认可的含义。

加拿大休闲类大麻合法化背后有若干原因和驱动力。其中之一,它是世界上大麻使用率最高的国家,尤其是在青年群体中。

仅2017年一年,加拿大人花在医疗和休闲类大麻消费上的钱估计达57亿加元(46亿美元;35亿英镑),使用者人均花费1200加元。

加拿大参院批准合法化的休闲类大麻英文是Cannabis,是官方选择的词汇,也是大麻家族来自拉丁文的学名统称,包括植物学上的三大类大麻。

 

新法生效后可能出现什么后果,哪些可能成为赢家,哪些会是哭泣的输家BBC驻多伦多记者杰西卡·墨菲(Jessica Murphy)有以下分析

温哥华一个健康中心提供大麻
加拿大各地在新法生效前就陆续冒出未经授权的大麻供应点,主要是保健中心之类。 GETTY IMAGES

赢家1——律师

今后几年,很可能会出现大量涉及大麻的司法诉讼。

多伦多律师比尔·博伽特(Bill Bogart)是毒品与合法化问题专家。他认为,法律认可是第一步,接下来就要制订十分细致具体的规管框架。

这意味着大量规则细节,以及许多始料不及的灰色地带,包括法律漏洞。

通常总会有人挑战这些细节,也会有人钻空子。

方向盘
为大麻合法化作铺垫,加拿大制定了新的驾车规则。GETTY IMAGES

现在可以预见的一个重大问题是,评估酒后驾车已经有一套成熟的机制,但大麻合法化之后,警察如何评估“毒驾”?

还有,用来检测大麻中刺激中枢神经的成份THC(四氢大麻酚)的技术有多可靠,已经有人提出质疑,引发争论。

一些地方的警察部门已经决定不采用联邦政府授权的路边唾液检查仪,除了成本方面的考虑,也涉及仪器在低温环境下的可信度问题。

另外,涉及含大麻成份的可食用产品的监管规则如何制订,也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领域。含大麻食品并不跟休闲类大麻同时合法化,要晚至少一年。

另一个可能的“高危”区域是劳资纠纷领域,涉及工作场所的医疗用大麻的诸多相关问题。

魁北克一个工厂车间
有生产许可证的企业在法律生效前加班加点赶生产任务     REUTERS

赢家2——世界级品牌

不难想象,大麻市场规模巨大;世界级品牌和跨国大公司不可能放过这块大肥肉,也不难想象。

一旦休闲类大麻脱去不良声誉外衣,世界品牌的相关产品开发投资几乎就是顺理成章的事。

分析人士估计,休闲类大麻合法化之后第一年内,消费类大麻市场规模介乎42亿美元和87亿美元之间,消费者有340万到600万人。

跨国大公司已经盯上了这组数据。

温室里的大麻植物
关于大麻的研究历来主要集中在它对人的危害方面 AFP

赢家3——研究大麻的学者

关于大麻对人体的影响,还有许多未知领域。

对医疗和休闲类大麻使用的研究在加拿大长期陷于瘫痪,因为大麻属于受控制物质。即使大麻在医疗方面的使用2001年就合法化,这方面的研究仍有不少空白。

资金来源也是个大问题,因为涉及大麻的研究受到限制,而且这个领域的大量研究关注的是毒品的危害。

新法生效后,大麻的法律地位和声誉形象变了,预计有助于推动大麻使用的益处和害处两方面的研究和投资。

比如,大麻在精神疾病、神经系统发育、妊娠、创伤后应激症治疗、驾驶和镇痛等方面有什么影响和利弊。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兑现了竞选诺言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兑现了竞选诺言       REUTERS

赢家4——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2015年还在竞选时曾许诺,自由派政府一旦当选执政,立刻开始制定有关大麻合法化政策和大麻销售的监管规则。

3年后,他兑现了诺言。

特鲁多总理对此的解释是,这样可以保护加拿大年轻人,同时阻止犯罪分子通过毒品黑市牟利。

但社交媒体上围绕大麻合法化的社会成本和健康危害仍有激烈争论。

与此同时,跟新法配套的实施细则还要各个省市当局自行制定。估计许多地方官员和政界人士会因此倍感恼怒和无奈。

输家1——地产业主和房东

大麻合法化意味着使用、销售和种植大麻都合法,包括在自己家数量有限的种植。

房东和业主担心这可能会带来新的租客问题,或者房产遭到破坏。

阿尔伯塔省(又译艾伯塔省)一个拥有大量房地产的地主为了防患于未然,2018年9月先公布家法:它名下的楼内禁止吸大麻、种大麻。

各省当局负责规定允许合法消费大麻的场所,这就造成全国各地法规不一致的情况。

在安大略省,凡是允许吸烟的地方都可以吸大麻。

但在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纽布朗瑞克和萨斯喀彻温省,公共场合禁止吸大麻。

抗议者
部分消费者担心解禁后大麻会成为又一个被大公司垄断的商品,休闲大麻市场被大公司主宰。GETTY IMAGES

输家 2 – 大麻”作坊工匠“

有了市场就有竞争,就有大鱼小鱼虾米之分。跟那些股价扶摇直上、财大气粗的上市公司相比,小作坊式的生意还做得下去吗?独立工匠还有活路吗?

一些活动人士呼吁保障被称为“工匠”的小型制造商,提出的理由是确保这些小型供应商在市场上占一席之地可以扼制非法生产活动,也有助于保证零售休闲大麻供应充沛。

不过,作坊和工匠们面临各种障碍,包括资金、土地使用和区划限制。

一些小作坊业主和种大麻的农场主获得有限的许可,可以种植和加工医用大麻。他们同时也为地下黑市和所谓的“灰色”市场供货。

加拿大政府为了促进市场多元化,特别设计了“微种植”和“微加工”许可证。

多伦多市区资料图片
大麻合法化对地方财政的影响不光涉及税收,还有额外的市政和执法开支,关乎从联邦到市镇,新增税款和新增职责怎么分担分享。 GETTY IMAGES

输家 3 – 加拿大各地城镇

加拿大各地的市镇当局并不很开心,因为大麻合法化必然会掀起冲击波,而处于前线的地方政府首当其冲。

地方政府需要承担额外的责任,包括法律的实施、执法细则、城市区划的调整和零售网点规划、为家庭种植、商业许可和公共场合消费大麻等事项制定监管细则,等等。

但是,许多城镇当局到现在还不清楚大麻销售为联邦政府贡献的税款将以何种方式向地方财政涓滴渗透。

地方当局有一定选择空间,有些城市就决定自己辖区范围内禁止商店出售休闲大麻。

根据联邦政府的计算,休闲大麻合法化之后,每年税收可以增加4亿加元。渥太华跟省政府达成协议,新增的这部分税款,联邦政府分得25%,每年金额不超过1亿加元。

其余税款归省政府,省政府再从中拿出一部分拨给市政府。

 

来源: BBC 多伦多

返回主页

警讯: 中国留学生试吸一口大麻 死在了回国的路上

别以为这玩意儿不会上瘾,它很可能毁灭你的人生

还有不到4天,大麻就要在加拿大合法了。到时候,年满18或19岁的“成年人”,就可以大大方方走进店铺,买上一些“烟叶”,让自己合法地嗨起来。或许,一些曾经抽过大麻的人会说:“这玩意,入门级而已,比抽烟还安全。”然而,今天想讲一个令人心碎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一个正值青春韶华的大学生,就是从这种“比抽烟还安全”的大麻开始,一步步堕入深渊,最后命殒回国路。

故事的主人公叫Roger Lu,山东人,今年才24岁,新西兰的留学生。不久前,他死于回国戒毒的路上。

这是16岁的RogerLu。他的妈妈说,高中的他,优秀,乐观,积极活泼,喜欢运动尤其喜欢打羽毛球。可是,几年前,Roger开始和朋友一起偷偷吸食大麻,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一开始,Roger只是和朋友一起大麻增加快感。



但是,快感是容易让人上瘾的。对于一个不足20岁的青年来说,很多事情,有第一回必有第二回就,第三回……慢慢地,Roger越陷越深,大麻的刺激已经不够了,他开始沾染合成毒品

Roger每周吸食毒品要花费$420纽币,他的收入来源是靠在微信上售卖电子音乐。

今年3月他第一次吸食合成毒品过量,导致昏迷。碰巧的是,他的妈妈当时正好发现了昏厥的儿子,Roger被紧急送往了基督城医院,接受了三天的治疗。这时妈妈才发现自己的儿子已经染上了毒品。

她查看了儿子的手机,发现他加入了一个有个三四个人组成的吸毒小组,里面都是他们在到处找寻毒源的信息。成员只要一有钱,就去买毒品聚在一起吸食,儿子手机的通话记录几乎都是与毒贩子有关。

妈妈感到非常愤怒,于是给对方发信息,不要再售卖给自己的孩子,没想到却因此收到死亡威胁

妈妈于是开始苦口婆心劝解Roger,Roger似乎也感受到了毒品对自己的副作用,开始尝试戒毒。但是坚持了3个星期后,Roger开始重新吸食毒品,并且把自己的手机密码更改,以躲避母亲的监管。

妈妈:“如果你不能立即停止,你会死的!”

Roger:“妈妈,我想死。”

这样的回答,让一个养育了孩子24年的妈妈来说,多么令人心痛!妈妈决定了,送孩子回国戒毒!

然而,Roger却并没有走完这十几个小时的路程——在去机场的路上,他借口上厕所,跑到麦当劳厕所里悄悄吸了一次;到了机场,又在机场厕所吸了一次。

飞机第二天抵达白云机场,转机期间,他又跑进了厕所……此时他已经开始意识模糊,甚至错过了飞往山东的航班。

他的古怪行为引起了机场执勤警察的注意,于是对他进行了盘问后将其送到了广州一家医院。在医院,他度过了人生的最后的48小时这期间他因为吸食过量出现严重幻觉,异常亢奋无法入眠,甚至称自己看到了恶魔,脑袋想要爆炸,激动地不停尖叫,最终他眼中的血管爆裂而亡

悲剧从第一口大麻开始

今日特别写出这个故事,因为下周三,加拿大的大麻就要合法化了。

19岁以上的人都可以购买娱乐大麻。19岁,很多人还在上大学。

当同伴把已经点燃的烟头递到你手里,告诉你:“吸一口,没啥大事,不会上瘾,反而会很快乐,何况已合法……”的时候,你确定你能抵挡这个诱惑或压力吗?

或者,你确定你的孩子能抵挡住吗?不说孩子,成年人呢?

我们再分享一个故事,从大麻到海洛因的距离,真的不远

A君在上海努力打拼多年,拥有自己的公司、房子、车子。妻贤儿孝,俨然一位通过努力奋斗获得成功事业、幸福家庭的励志哥。而这样的“成功人士”,最终走进了戒毒所。

一开始是公司业务需要,他经常飞往全国各地,五年前公司在新疆开设分点,作为负责人,他需要过去培训一段日子。在与本地人觥筹交错的应酬中,有人跟他提及有一种“好东西”比香烟更有料,这就是大麻。

大麻在中国仍属毒品,起初他还有一丝戒备,婉拒了陌生人的好意,但在接下来应酬的他经常听来客谈,“大麻这东西没瘾,吸一吸更来劲。”

或许是三人成虎,或许是为了更快的融入这个圈子,他放下戒备,抽起第一根大麻烟。

有记者问他:“大麻有瘾吗?”

他斩钉截铁:“当然有瘾啊,不然我为什么后面要去吸海洛因,为什么要来戒毒?”

原来,抽大麻这些年,他发现记忆极速下降,经常忘记第二天的开会、或是与客户的见面,每日意志消沉、精神活力缺乏。日久,便对公司、生活上的事情漠不关心,曾经的雄心壮志烟消云散,公司业绩一天不如一天,自己对老婆和孩子越来越冷漠。

他醒悟到不能再抽大麻了,却发现精神异常难受,苦不堪言。此时大麻圈中“好友”告诉他,海洛因可以戒大麻,并且愿意免费给他尝试。

“你不知道海洛因是毒品之王吗?”

当时没想那么多,只知道不吸大麻很难受。”

后面的故事不复多说。最终,A君从一个公司老总,从此深陷毒品泥沼,堕入人生的悬崖之底。这样的故事还有太多太多。

最后脱离故事,说说大麻成瘾。

关于大麻的成瘾依赖性和耐受性一直存在争议,许多观点是认为大麻的生理成瘾性小于香烟,可以忽略不计,主要是精神依赖性,即心理成瘾。但也有研究表明,D9-THC可以增加伏隔核多巴胺的释放,产生强化效应。

小量吸入或间歇使用大麻,戒断反应不明显,但是长期使用大麻,在中止吸食后的10小时后会出现包括震颤、出汗、恶心、呕吐、腹泻、激动、烦躁不安、厌食、失眠、体温下降甚至寒战、发热、震颤等轻到中等程度的戒断反应,与酒精成瘾的戒断症状相似。

如果身边有人对这把草跃跃欲试,请转这篇给他。

合法并不意味着必须去做

我们有权选择,也必须学会选择——珍爱生命,远离让人成瘾的一切。

来源: 加新网

返回主页

中驻加使馆痛批美设”毒丸”贸易条款

加拿大与美国上月30日达成共识, 签署《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该协议的第32章第10款(32.10)订明,任何美墨加贸易协定签约国一旦计划和”非市场经济国家”展开贸易协议谈判,必须在3个月前通知其他签约国;任何签约国若在和非市场经济国家签订贸易协定前,其他成员国可以审查协议内容;而任何签约国与非市场经济国家签署贸易协定,另外两个国家可以在六个月内自由退出,并自行达成双边贸易协定。

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星期五在路透社的采访中指称该条款为 “毒丸” (poison pill)条款,并表示“毒丸”条款合理,目的是为了试图弥补贸易协定中的漏洞, 这些漏洞使中国在贸易、知识产权及工业补贴上取得”合法”地位。

继美国副总统彭斯全面攻击中国的内外政策后,罗斯接力再度就中美贸易纠纷向中方施压,警告不排除在未来与日本及欧盟的贸易协议上,也加入类似《美国─墨西哥─加拿大贸易协定》(USMCA)的”毒丸”条款,以中国为非市场经济为由,阻止其他国家和中国签订贸易协定,在全球贸易系统孤立中国。

中国毫不怀疑该条款的目标是中国,表示了强烈不满。

中国驻渥太华大使馆在一份严厉的声明中表示,新的USMCA第32.10段相当于美国的政治支配行为,它指责美国在对加拿大和墨西哥追求自由贸易的否决权中插入中国。 中国大使馆发言人杨云东在致加拿大出版社的一份声明中称此举是“不诚实行为”,公然干涉其他国家的主权。

中国认为它是一个非市场经济体,并表示它是世界贸易组织的良好信誉成员。

“中国坚定支持以世界贸易组织(WTO)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系,支撑着开放的世界经济,”杨说。

“我们反对在WTO框架外杜撰 ‘市场经济国家’ 和 ‘非市场经济国家’ 等概念,实质上这是有关国家为推卸自身责任、拒不履行自己所做国际承诺所找的借口,是不诚信的表现。我们对有关国家公然干涉别国主权的霸权行径表示谴责,对有关国家经济主权受到损害感到悲哀。不管其他国家如何对华采取贸易限制措施,中方都将按照自己的节奏坚定推进对外开放,一如既往地与世界上所有对华平等友善的国家开展互利共赢的经贸合作。”

据CBC报道,加拿大保守党国会议员迈克尔 指责自由党在这项交易中放弃了相当程度的主权。

“我们现在必须要求华盛顿允许(我们)与某些国家签订贸易谈判, 美国将”它们“指定为非市场经济国家,” 他星期五说。”这确实使我们成为美国的附庸国。”

加拿大外交部长弗里兰则重申政府的观点, 即新的贸易协定中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加拿大加深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关系。

HC 编辑:武梅

 

加拿大将举行拯救世贸组织13国峰会, 沒有邀请美国

U.S. not invited to Canada's save-the-WTO summit of 13 'like-minded' countries
美国没有受邀参加加拿大拯救世贸组织13个“志同道合”国家的峰会
渥太华 - 加拿大新贸易部长表示,加拿大尚未将美国列入即将举行的旨在拯救国际贸易体系的会议,因为它不同意13个受邀国家的观点。

据CP 10 月4日报道,加拿大新任命的国际贸易多元化部长吉姆卡尔说,加拿大将在本月晚些时候邀请13个“志同道合”国家的高级部长,在渥太华进行为期两天的会议,集体讨论如何改革世界贸易组织。

加拿大尚未将美国列入即将举行的旨在拯救国际贸易体系的会议,因为美国不同意13个受邀国家的观点 。卡尔说,他所召集的国家集团最终希望说服华盛顿继续使用世界贸易组织,但目前最好的方法是让美国不在场。

“我们认为,对讨论进行排序的最佳方式是从志同道合人开始,而那是我们邀请的人,他们将会来参会,” 卡尔告诉加拿大出版社。 “那些认为以规则为基础的制度符合国际社会利益的人将会达成共识,然后我们将成为可能更具抵抗力的国家。

当被问到他同时向美国人传达了何种信息时,卡尔回答说:“基于规则的制度对他们也有好处。”

世界贸易组织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及其保护主义政府嘲笑的众多国际组织和协议之一。特朗普的最高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时常将世界贸易组织称为无效甚至“破裂”。

就世界贸易组织而言,美国的行为已超越敌对言论。它阻止为其争端解决机构仼命新法官,而这将有可能使该组织瘫痪从而无法作出决定。 “任命上诉机构成员的僵局有可能使整个争端解决机制陷入停顿,” 加拿大一份长达八页的讨论文件已经在13个受邀国家中分发。

加拿大出版社获得了一份尚未公开发表的文献副本。 卡尔表示,加拿大对寻找解决国际贸易争端的新方法持开放态度, “但重点是,我们认为世界贸易组织的改革和更新是重建基于规则体系的最佳方式。”

卡尔指出,如果加拿大在新近重新谈判的大陆自由贸易协定中没有保留争议解决机制,而重新命名为美国 – 墨西哥 – 加拿大协议,那么说服美国人注​​意这一点的努力将“更加困难”。 “你希望你的主要贸易伙伴承认你需要一个争端解决机制。”

总理贾斯汀·特鲁多上个月告诉埃德蒙顿广播电台,美国希望废除的独立争议解决机制需要保留,因为特朗普“并不总是遵循规则”。

加拿大将邀请澳大利亚,巴西,智利,欧盟,日本,肯尼亚,韩国,墨西哥,新西兰,挪威,新加坡和瑞士参加10月24日在渥太华举行的为期两天的WTO谈判。

加拿大的讨论文件为讨论提出了三大主题:保障和加强争端解决制度; 提高WTO监测职能的效率和有效性; 并使21世纪的贸易规则现代化。

关于后一点,该文件承认“老龄化贸易规则急需更新以应对现代全球经济的需求”,同时指出“优先事项存在分歧”。

该文件没有单独列出美国,但清楚表明国际贸易机构“越来越脆弱。 “多边贸易体系面临的挑战不能归咎于任何单一原因或任何一个国家,” 该文件称。“然而,破坏和瘫痪已经开始削弱对基于规则的贸易以及管理它的机构的尊重,从而为扭曲贸易的政策铺平了道路。”

HC安妮编译  华平编辑

返回主页

 

北美自由贸易:加拿大,美国,墨西哥以新名义达成协议

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每年相互之间的贸易额为一万两千亿美元

美国和加拿大的官员经过紧张的谈判,在美国制定的星期日夜里12点最后期限前的最后一刻,宣布达成贸易协议。

加拿大外交部长克里斯蒂亚·弗里兰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希特于周日晚发布联合声明,宣布新协议,该协议将被称为美国 – 墨西哥 – 加拿大协议(USMCA)。该协议将取代20多年前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加拿大和美国两国领导人对协议均感满意。

Justin Trudeau
Prime Minister Justin Trudeau leaves the Office of the Prime Minister and Privy Council after an agreement was reached in the NAFTA negotiations in Ottawa on Sunday, Sept. 30, 2018. THE CANADIAN PRESS/Justin Tang

“对加拿大来说,这是一个美好的一天,” 特鲁多在内阁会议后对记者说。 这是特鲁多总理在不到12个小时内取得的其政治生涯中最大的两次经济胜利之一,结束了一年多来对加拿大企业的不确定性。

另一个胜利则是几个小时前,彭博新闻报道,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领导的一个集团准备在周一宣布,它将继续推进加拿大400亿加元(310亿美元)的天然气终端,这是该国最大的建筑项目之一。

这些协议标志着加拿大的两个关键战线 – 贸易和能源都取得了重大成功,将有利于自由党反击反对党在下次选举前对其经济记录的攻击。这些战线在过去对加国经济起到了拖累作用。

而一位美国高级官员说,这是一个对美国非常好的协议,是特朗普总统的一大胜利。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推特上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缺陷和错误,极大地打开了我们的农民和制造商的市场,减少了对美国的贸易壁垒,并将把所有三个大国聚集在一起,与世界其他国家竞争。 USMCA是一项历史性的交易!”

美加墨三国之间的年度贸易额为大约1万2千亿美元。新的协议预计将在60天内由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国的领导人签署。

特朗普总统在2016年总统大选竞选期间把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批评作为一个主要竞选议题。

美国与加拿大达成的协议将使美国更容易进入加拿大的奶制品市场。奶制品市场在加拿大受到很大的保护。加拿大做出一些让步,从而可以免受美国针对加拿大生产的汽车及零部件加征关税。

HC编辑:武梅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