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前夕 加拿大情报官员因间谍罪被捕

渥太华: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周五表示,他们逮捕了一名涉嫌窃取敏感文件的加拿大高级情报官员。

奥蒂斯上星期四被捕。
奥蒂斯上星期四被捕。截图

周四被捕的奥蒂斯(Cameron Ortis)是前皇家骑警委员保尔森(Bob Paulson)的高级顾问,负责反间渫行动。

图源: G&M

奥蒂斯面临着可追溯到2015年以来的七项指控,包括违反信任,传达“特殊运营信息”以及获取信息以便将其传递给“外国实体”。

“他获取,存储,处理了敏感信息,有意向人们传达了他不应该传达的信息,” 检察官麦克法兰(John MacFarlane)在周五出庭后告诉记者。

然而,这些指控并未指明案件所涉及的是哪个外国实体或哪种类型的信息。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奥蒂斯是东亚问题、关键基础设施和在线“机器人”等方面的专家。

在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上,一个名叫卡梅伦 奥蒂斯(Cameron Ortis)的人的帐户表明,他于2007年获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和政治学博士学位后,便一直为加拿大政府工作。 该账户还说,他说普通话,这是中国的主要语言。

正在竞选连任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一次选举集会上对记者说:“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当局正在非常严肃地对待这一事件”,但没有作进一步评论。

他的对手,保守党领袖谢尔(Andrew Scheer)表示,“极为关注一名加拿大皇家骑警高级情报官员因泄漏国家安全信息而被捕。”

根据环球新闻报道,加拿大皇家骑警率先报道了逮捕事件,他们担心奥蒂斯窃取了“大量信息,而这可能会给大量的调查工作带来的危害。

有消息人士称,奥蒂斯是美国情报部门在调查另外一名嫌疑人的时候发现的。他的被捕被认为与北约盟国和五眼情报联盟一部分更广泛行动相关。

加拿大是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和美国“五眼”情报联盟的成员。

据消息来源称,作为加拿大皇家骑警战略情报部门的文职官员,奥蒂斯可以广泛和全方位的使用的作战情报。

一位消息人士说,由于他独特的角色,他了解国内外每一项重大的国家安全调查。

“如果这个人成功,这可能是我们在加拿大见过的最糟糕的间谍案之一,”卡尔顿大学国家安全专家兼助理教授卡文说。

HCT蓝天报道

返回主页

 

加拿大13岁男孩助警方侦破27年悬案

中新网9月9日电 据外媒8日报道,8月份,加拿大一名13岁的男孩在湖里发现了一辆汽车,并因此协助警方侦破了一桩长达27年的悬案,成为真人版“名侦探柯南”!

加拿大警方称,加拿大皇家骑警水下搜救队在湖中找到了一辆车,里面有一具成年女性的尸体。图片来源:加拿大皇家骑警官网。

据报道,日前,13岁的男孩马克斯·韦伦卡(Max Werenka)在格里芬湖划船时,发现有一辆车沉在湖底。他的母亲南希·韦伦卡向媒体表示,他们最初认为这辆车与2009年的一起事故有关,当时也有一辆车坠入湖中,所以并没有想太多。不过,第二天,他们还是向一位碰巧来访的加拿大皇家骑警提起了这件事。

8月21日,这名皇家骑警来到格里芬湖,乘船去看这辆车,但由于太阳的角度,水下的东西很难看清。于是,马克斯·韦伦卡拿出他的GoPro相机,亲自潜入湖中,近距离拍摄水下汽车的视频。

3天后,警方将沉在湖底的车辆拉出,而后发现车内竟然有一具成年女性的尸体!

据报道,这具尸体是来自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珍妮特·法里斯(Janet Farris),她于1992年秋天,独自开车前往阿尔伯塔省参加婚礼时失踪。

警方认为,法里斯当时应该是为了躲避动物或其他原因突然转向跌进湖中,才没有留下任何迹象而失踪的。

在韦伦卡和警方的努力下,被搁置27年的悬案终于告破,法里斯62岁的儿子乔治得知此消息后也感到非常欣慰。

加拿大皇家骑警在接受采访时也赞扬了小韦伦卡的努力,布莱克尼警官说:“他做了十分出色的侦探工作。”

“98度香 La La Noodle”

179 George St. Ottawa ON K1N J8S

返回主页

 

加拿大特鲁多政府敲定新任驻华大使

全球企业高管鲍达民 (Dominic Barton)是加拿大新任驻华大使。 (Paul Chiasson /加通社)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 今天报道, 特鲁多政府选择了一位值得信赖的经济顾问作为其新任驻华大使。

多米尼克 鲍达民(Dominic Barton)被任命为加拿大新任驻华大使

鲍达民是一家著名咨询公司的负责人,曾担任自由党政府的重要经济顾问 消息人士告诉CBC新闻,在中国政府正式接受他的任命后,巴顿将前往北京履新。

鲍达民现任加拿大财政部长经济增长咨询委员会主席,曾帮助特鲁多政府制定经济政策和战略。

作为麦肯锡公司全球管理合伙人,他在咨询领域也是颇有名气的。 根据在线发布的企业传记,鲍达民之前曾在中国度过;他于2004年至2009年在上海担任该公司的亚洲主席。

消息人士称,加拿大外长弗里兰上个月在曼谷举行的东盟峰会期间,在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的一对一会谈中,曾告诉过中国外交部长王毅, 鲍达民是加拿大下任驻华大使侯选人。

加拿大大选在即,联邦政府对选拔过程高度保密, 弗里兰事前也没有就这一问题与反对党进行磋商,担心北京在与加拿大的外交僵局中可能会拒绝渥太华的选择。

如果自由党在竞选中败,那么胜利方是否会让鲍达民继续担任这一职务尚不清楚。

自1月份特鲁多总理解雇加拿大驻中国前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以来,加拿大一直没有驻华大使。 这位前内阁部长因两次公开评论华为执行官孟晚舟的法律案件被解职。

HCT啟明在线报道

“98度香 La La Noodle”

179 George St. Ottawa ON K1N J8S

返回主页

剥夺英籍只能做加拿大人 英国处理双国籍圣战者惹加拿大愤怒

英国护照图。 路透社Francois Lenoir供图

法新社周日从伦敦发来报道称,今年24岁的杰克-来茨拥有英国-加拿大双重国籍,他此前皈依伊斯兰国恐怖组织。英国政府对他的身份做了处理,他已不再是英国人了。

此前,英国前首相特蕾莎-梅批准了剥夺其英国国籍的内政部决议,英国内政部对这一决议生效事宜拒绝置评,称“没有评价个案的传统”,但表示“剥夺双重国籍者的公民身份的决定,是基于官员,律师,情报部门,和所有已知消息的基础上做出的”,“这是英国打击恐怖主义威胁,保护国家安全的方式之一”。但来茨被英国剥夺英国公民身份的决定,引发了加拿大方面的不解和愤怒,加拿大认为,来茨和加拿大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连结,判处他被剥夺英国国籍,来茨就只能是加拿大公民,而加拿大与英国高层在即将到来的法国主持的本次工业七国集团峰会上即将见面,很有可能为了来茨国籍的问题而被蒙上阴影。

被剥夺英国国籍的来茨此前被库尔德武装势力在叙利亚境内被抓获,此前对媒体表示希望回到英国。他表示,“知道自己并不无辜,罪有应得,但只希望判决会是合理的,而非在叙利亚承受不成系统的惩罚”。

法新社指出,来茨早在16岁就皈依信仰了伊斯兰教,从位于中部英格兰的家中出逃,两年后加入了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来茨的父亲是加拿大人,母亲是英国人,两人在今年六月曾经被指控资助恐怖主义,原因是给当时已经身在叙利亚的来茨打过一小笔钱。但两人被判处不用坐牢。

来茨并不是第一个被英国宣布决定剥夺公民身份的人。今年二月,英国还宣布剥夺一名青少年的英国公民身份,着名青少年为了和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成员结婚,而前往叙利亚,剥夺这一青少年英国公民身份的决定在英国国内引发激烈探讨。

来源: 法广

返回主页

 

康明凯第10次会见加拿大领事 加外长强调加中关系充满挑战

加拿大政府周一证实,被中国关押的加拿大国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再次获准与领事官员会面,这是他自从去年12月和另一名加国公民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在中国被扣押以来的第10次。

被中国拘捕的加拿大人康明凯(右)和斯帕沃尔(左)。加通社

加拿大外长方慧兰周二(8月6日)在多伦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及她打算如何在被拘加人的案件上取得进展时表示,她上周参加在曼谷举行的外长峰会时,与中方外长王毅举行的双边会谈时提及此事,两人表示会“继续讨论”。

”方慧兰说“我能够与中方同行进行面对面的会谈,这是积极的进展,但我也要向加拿大人强调的一点是(加中)局势仍然充满挑战,我们会继续努力。” “现在加拿大政府的重点是让两名被拘的加拿大人获得自由。在康明凯获得第10次领事会见后,环球事务部没有交代会面详情,只是说,继续寻求进一步接触他们。

加拿大去年应美国要求,在温哥华拘捕中国电讯商华为的副董事长孟晚舟,触发加、中两国外交风波。中方拘捕康明凯和斯帕沃尔,被视为是报复的举动。总理特鲁多称中共拘留加拿大人是“武断的”,孟的案件将依法治处理。

加拿大外长方慧兰周二还与英国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会面,讨论贸易、人权和气候变化,感谢英国政府对被拘加拿大人的支持。她说:“我们非常感谢您和英国在这个棘手问题上的强烈及公开立场。”

截至目前,康明凯和斯帕沃尔两人已被关押8个月,被关押期间,不得见家人和请律师,只能每月与加拿大领事官员会见30分钟。7月初传出的信息曾经说:康明凯的老花镜被没收,使他无法看书看报。

来源: 法广

返回主页

 

 

加拿大警方将知名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带离国家微生物实验室

加拿大媒体今天(15日)曝出消息称,7月5日,“埃博拉”病毒治疗方法研发者之一、知名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及其丈夫和一些中国学生,被带离了她所在的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

该国联邦警察——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正以涉嫌所谓“违反相关政策”(policy breach)对其进行调查。

邱香果博士于2018年接受总督创新奖。她,她的丈夫Keding Cheng以及来自中国的其他不明身份的学生于7月5日在加拿大皇家骑警调查期间被加拿大皇家骑警从加拿大唯一的4级实验室带走接受 “政策违规调查 “。HCT CBC新闻截图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7月15日报道,NML为加拿大唯一的4级实验室,专门研究最严重、最致命的人类和动物疾病,是北美屈指可数能够以最高控制水平处理病原体的实验室之一,比如“埃博拉”病毒。

在该实验室工作的匿名消息人士称,邱香果夫妇和中国学生对实验室的安全访问权限已被取消。几个月前,实验室的IT专家曾在下班时间进入邱香果办公室,更换了她的电脑,她定期前往中国的行程也开始遭到拒绝。

在7月8日的一次会议上,实验室工作人员还被告知邱香果夫妇将离开一段时间,归期未定,这些同事被警告不要与他们联系。

邱香果来自中国天津,于1996年到加拿大读研,目前是该实验室“特殊病原体项目”的疫苗研发和抗病毒治疗部负责人,也是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医学微生物学系的兼职教授。

她主要研究免疫学,重点是“埃博拉”等病毒的疫苗开发、接触后治疗和快速诊断。

其丈夫程克定(Keding Cheng,音译)也是该实验室的生物学家,发表了关于艾滋病毒感染、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大肠杆菌感染和克雅氏病的研究论文。

加媒指出,邱香果是一名杰出病毒学家,帮助研发了治疗“埃博拉”病毒的药物ZMapp。2014年至2016年间,“埃博拉”病毒在西非造成超1.1万人死亡。

与邱香果共事的盖瑞·科宾格(Gary Kobinger)则是魁北克拉瓦尔大学微生物学和传染病学系的教授,也是该校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

加拿大总督创新奖官网显示,2018年,邱香果与科宾格因发现了一种“埃博拉”病毒的治疗方法而获得该奖项,加拿大第29任总督帕耶特(Julie Payette)亲自为她颁奖。

右边第二位研究科学家邱香果博士和前特殊病原体主任Gary Kobinger博士是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两位科学家,他们创造了埃博拉病毒治疗药物ZMapp。HCT CBC新闻截图

加媒称,加拿大警方于5月24日从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HAC)接手此案。

上周四,警方发言人罗伯特·塞伦(Robert Cyrenne)曾回复CBC:“根据迄今为止收到的信息,RCMP评估认为,目前没有公共安全威胁。”

加拿大公共卫生局负责媒体关系的主管埃里克·莫里塞特(Eric Morrissette)则在渥太华称,该部门将此事描述为违反相关政策和“行政问题”,并正采取措施“迅速解决此事”,目前没有人被逮捕或被限制在家中。

当被问及对最新细节的回应时,莫里塞特表示,“出于隐私原因”,不会发表进一步评论。

而加拿大卫生部长泰勒(Ginette Petitpas Taylor)的发言人承认,知晓实验室正在进行“行政调查”,但对此不予置评。

实验室方面也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发言人则表示,该部门不会证实或否认有人被捕或正在接受调查,只会在有关部门提出指控的情况下公开这些信息。

来源: 观察者网

返回主页

加外长不承认逮捕孟晚舟有错 中方: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司坤

2019年7月12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召开例行记者会,部分实录如下。

外交部发言人 耿爽
中国外交部耿爽: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

问:据报道,加拿大外长弗里兰近日接受采访称,加方遵守法治原则,依据加美引渡条约逮捕孟晚舟,其中不存在政治干预。她对当前加中关系面临困难感到痛心,但百分之百确信加方作出了正确决定,加前总理克雷蒂安关于加司法部长终止对孟晚舟案引渡审理的提议是错误的。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中方对加官员近来屡次就孟晚舟事件和中加关系发塔表错误言论表示强烈不满。中方在孟晚舟事件上的立场是明确的、坚定的。美加两国滥用其双边引渡条约,对中国公民任意采取强制措施,是对中国公民合法权益的严重侵犯,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一段时间以来,加国内不少有识之士就此发表了客观公正的言论,但加方置若罔闻,执意坚持错误立场。我们强烈敦促加方认真对待中方严正立场,纠正错误,立即释放孟晚舟女士,确保她平安回到中国。

 

返回主页

 

中国驻加大使卢沙野离任寄语:中加关系定能重回正轨

中新社渥太华6月26日电 (记者 余瑞冬)即将离任的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当地时间6月25日在渥太华表示,中加两国关系面临困难只是暂时的。破坏中加友好的声音终将成为历史的杂音。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中国驻加使馆当晚为卢沙野及夫人王立文举办侨学界离任招待会,邀请当地华侨华人、留学生和中资机构代表约400人出席。卢沙野在致辞时坦言,过去两年多时间,是自己外交生涯中“最为波澜起伏的一段经历”。

卢沙野回顾了在加拿大两年多来的工作经历,积极评价侨学界在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服务祖(籍)国和故乡建设、推动中加友好交流与合作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感谢侨学界对使馆及其本人工作的支持、帮助和信任。

卢沙野表示,希望加侨学界对祖(籍)国发展前景保持信心,对中加关系的未来保持信心。他说,上世纪70年代,在特殊历史条件下,两国老一辈政治家能够以非凡的政治勇气和远见卓识,冲破重重阻力,开启了中加关系的大门。当前两国关系面临困难,但他坚信,“‘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两国关系面临困难只是暂时的”,“中加友好有着深厚的历史基础,更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那些破坏中加友好的声音终将成为历史的杂音”,中加双方一定能够“不畏浮云遮望眼”,展现勇气和智慧,通过共同努力解决困扰两国关系的难题,使中加关系重回正轨。

卢沙野期望侨学界人士在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继续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力量,继续发扬自尊自强、爱国爱乡、精诚团结的优良传统,壮大侨社力量,为增进两国人民了解和中加关系发展添砖加瓦。

1964年10月出生的卢沙野于1987年进入中国外交部工作。他于2017年2月28日飞抵渥太华,出任中国驻加拿大特命全权大使。

返回主页

孟晚舟辩护律师说加拿大应该为“国家利益”结束引渡案

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律师今天发声, 促请加拿大司法部长终止对孟晚舟的引渡程序, 认为此举符合“加拿大的国家利益”。

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律师表示,终止对其客户的引渡程序符合加拿大的国家利益。 (Ben Nelms / CBC)截图

孟的法律团队今天要求渥太华通过终止对孟的引渡法律程序,以彰显加拿大独立于美国。

据CBC报道, 这些通常守口如瓶的律师表示,在前总理克雷蒂安(Jean Chrétien)提出渥太华应取消对孟的引渡以改善同中国的敌对关系后,他们向司法部长拉梅蒂(David Lametti )提出了这个论点。

前总理让·克雷蒂安建议加拿大取消对孟晚舟的引渡程序,以解除与中国的敌对关系。 Fred Chartrand 加通社

“尊重美国从加拿大引渡孟女士的要求, 使加拿大处于艰难的十字路口,因为孟的行为在加拿大不构成犯罪,” 律师们辩称。

“在我们的历史中,加拿大政府一直坚持加拿大的价值观,包括法治,即便这意味着背离美国的外交政策,也是如此。”

声明中说,企图引渡孟晚舟是基于政治目的,而非正当的执法理由, 与加拿大没多大关系。

该声明是由四位法律界重量级人物签署的,他们已准备好在明年1月开始的最高法院引渡听证会上为孟晚舟辩护。

加拿大外长华盛顿变口, 似为特鲁多G20峰会之行铺路

 

HCT啟明在线报道

返回主页

 

 

渥太华市欲将数百所老房列入保留遗产名单, 房主叫苦连天

渥太华市建筑遗产小组委员会正在考虑在登记册上增加2,345个房产。这份名单包括建于1790年至1978年间城市各处从私人住宅、高层建筑到教堂的所有建筑。

此举令房主们大为不满。 上周约有20多户居民在渥太华市政厅抗议,要求不要把他们的房产列于该市的遗产登记册。

“你想限制我的财产。我不想要它。我不想和遗产有什么关系。” 截图

他们担心房产被添加到登记册中会限制他们被允许对自己的房屋做什么,并因此降低他们的房产价值。

史密斯(Stephen Smith)在格里利郊区的家被加入登记册,他告诉委员会他不感兴趣。

“我收到了一封信,上面写着你们要把我的房子列入清单。想对我的房产施加限制。我不想你们这么做。我不想要遗产,” 史密斯说。

几乎每位发言者都表示他们担心遗产名录对他们的财产会产生什么影响。截图

“谁会打算购买遗产名单下的房产?”中国城的渥太华华人基督教会执事查尔斯·马(Charles Ma)问道。 “我们可怜地等待市政厅支配决定我们的命运。”

“为什么选择我?” 塔诺夫斯基(Yolande Tarnowski)问道,这座城市东端的加利福尼亚牧场式房屋被认为是一处遗产。 然而罗斯维尔高地 (Rothwell Heights)的每栋房子都是独一无二的。为什么选择我?” 塔诺夫斯基追问。

遗产登记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和市议员花了大量时间向担心的房主们保证,加入名单不会阻止他们进行装修。

但是,如果他们想要拆除登记册上的财产,他们将不得不提前60天发出书面通知,而不是通常的30天。

法律要求该市政府保持登记,工作人员解释说,这并不是要根据“安大略省遗产法来给予老物业完全的限定,而只是为了让它们成为具有文化遗产价值或利益的记录。

但代表客户发言的律师波罗文(Michael Polowin)则表示,被列入登记册可“并不像所描绘的那样轻松没事。”

波罗文认为,为期60天的拆迁通知实际上是给市政府时间来为一个房主想将其拆建的房产寻求全面的遗产保护。

他认为任何正式的遗产确定风险都会对潜在的购买者或贷方产生“寒蝉效应”。

然而,遗产委员会的市议员们不同意波罗文的评估。 “遗产很重要,” 市议员莫法特 (Coun. Scott Moffatt)说。“我们可以做的是提供一点缓解,也就是说,如果建议拆除某建筑物,我们至少可以去看一看,然后说,’这应该保留,或是可以放手?’ “

自2016年开始注册以来,渥太华市已收到10份拆除上市房产的申请。它都予以了批准,并没在它们之中指定任何官方遗产。

遗产登记册的新增内容需要在本月晚些时候获得市议会的批准。

HCT安妮在线报道

 

 

返回主页